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诡秘之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五章 梦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有人潜入?克莱恩没有立刻翻身坐起,只是侧过身体,将右掌探入枕头底下,悄然握住了“丧钟”左轮,与此同时,他缓慢舒张左手五指,让“蠕动的饥饿”处于待激发状态。

  ——知道回贝克兰德后难以给“蠕动的饥饿”找到食物,他提前在迪西海湾康纳特市潜入监牢,找了个死刑犯,确认罪行无误,投喂给了手套。

  “玫瑰学派”的人锁定我了?不,不可能那么快,再说,如果是他们,肯定不会贸然上门,而是等待机会,争取在我经过偏僻的地方时,一击得手,免得惊动了贝克兰德的官方势力……我在月亮弥撒上捐献的金额太多,被犯罪分子盯上了?嗯,一位初来贝克兰德出手阔绰的外乡富翁,确实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目标……当然,也可能是“值夜者”做例行性的排查……一个个念头转动间,克莱恩听见有很小的动静从隔壁半开放房间的大阳台传来。

  紧接着,锁芯微响,落地窗近乎无声地被拉开。

  克莱恩仔细倾听,察觉有脚步声穿过半开放的房间,进入走廊。

  稍有停顿,这脚步声向着主卧室走来,然后越了过去,拧动了贴身男仆那个房间的门把手。

  走错地方了?或者说,就是来找理查德森的?克莱恩心中一动,松开握住“丧钟”左轮的右掌,伸向了相距不远的铁制卷烟盒。

  他解除掉“灵性之墙”后,一道穿暗红外套戴陈旧三角帽的虚幻身影瞬间浮现在旁边,走入了全身镜内。

  当塞尼奥尔这个“怨魂”秘偶跳跃至理查德森房间的玻璃窗上时,正好看见一道肤色棕黄,轮廓柔和,头发乌黑的身影走出房门,而理查德森无声地坐在床沿,身体前倾,背部有所拱起,就像融入了黑暗里。

  他表情时而恐惧,时而为难,时而流露出软弱的感觉,最终归于沉寂。

  果然是来找理查德森的……形象特点接近南大陆人种……身手敏捷,行动熟练,应该不是普通人……这是理查德森在南大陆那个庄园时认识的朋友,或者说,他母亲那边的关系?理查德森只是个年薪35镑的贴身男仆,有什么事情需要找他帮忙?克莱恩一边借助塞尼奥尔的视角观察,一边在心里做着猜测。

  这一刻,他忽然有点明白理查德森为什么擅于观察,喜欢在阳台上打量来往行人了。

  他害怕被某些人找到!

  希望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要影响到我的计划……等下做个占卜……如果理查德森总是不能解决麻烦,那就得找个借口将他解雇……克莱恩见贴身男仆已重新躺下,遂收回了“怨魂”秘偶。

  …………

  与此同时,住在平斯特街7号的伦纳德.米切尔又一次进入了笼罩在雾气里的沉睡贝克兰德。

  他之前已在梦中询问过《每日观察报》的迈克.约瑟夫记者,得出夏洛克.莫里亚蒂并非主动卷入兰尔乌斯事件,而是受雇佣才参与的结论,这让对方的嫌疑直线下降。

  若非这位大侦探的身影还出现在卡平事件的边缘,并与丰收教堂的埃姆林.怀特有密切关系,伦纳德.米切尔都想放弃调查,继续追寻因斯.赞格威尔的下落。

  因为夏洛克.莫里亚蒂在克拉格俱乐部交好的朋友不多,一个已在埃德萨克王子事件里死去,一个就是迈克.约瑟夫记者,所以,伦纳德当前的目标只剩一位:艾伦.克瑞斯医生。

  “从内部资料看,这位医生也卷入过一起非凡事件,涉及‘怪物’途径……在被调换过物品后,他不再倒霉和做噩梦,生活回到了正轨……呵,夏洛克.莫里亚蒂认识的人大部分都与非凡有牵扯啊,这位侦探肯定不简单……”伦纳德一边想着,一边拉响了象征艾伦.克瑞斯梦境的门铃。

  进入梦境,他随意找了张沙发坐下,看着对面的艾伦医生道:

  “你具体讲一下你和夏洛克.莫里亚蒂认识的经过吧。”

  梦中的艾伦没有隐瞒,从玛丽太太介绍夏洛克.莫里亚蒂加入克拉格俱乐部,自己受邀作为推荐人开始,一直讲到大侦探建议他将遇上的不寻常事情告诉黑夜女神教会的主教。

  真像资料里描述得那样,夏洛克.莫里亚蒂对官方势力的态度相当亲善,并得到了艾辛格.斯坦顿的背书……伦纳德看了一眼艾伦医生具现出来的大胡子夏洛克,收回目光,继续倾听。

  艾伦详细讲完相关的事情,末了道:

  “他前往南方度假,一直没有返回,我始终很担心。

  “不过,他是一个充满智慧,又有爱心的大侦探,我想他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希望他来得及参加我孩子出生后的庆祝宴会。”

  “也许吧……”伦纳德怀疑夏洛克.莫里亚蒂不会再回到贝克兰德了。

  他随即礼貌告辞,走出了艾伦医生的梦境。

  前行几步,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栋有花园的房屋内,一个个代表梦境的迷蒙光球交错,塞满了全部空间,没有任何问题。

  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身上有了点变化……伦纳德低语一句,转身飞向平斯特街。

  他视线所及,下方迷雾浓郁,一盏盏煤气路灯黯淡而苍白。

  突然,伦纳德停止了飞行,将目光投向了一栋建筑。

  那房屋内,五六个迷蒙光球静静地悬浮,与周围其他建筑没什么不同。

  可是,伦纳德的灵感里,屋中似乎存在着一个能吸纳所有光线的黑团。

  而且他发现自己不认识这片街区这条街道。

  他一阵心悸,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事物,忙收回视线,准备脱离这里,向自己身体所在的地方赶去。

  就在这时,那栋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建筑物内响起了一道戏谑的声音:

  “不如进来坐一坐,喝一杯茶?”

  伦纳德脑海内所有的念头瞬间爆炸,想都不想就高速飞行了起来。

  他的灵感里,后面的联排房屋、花园小楼们一个接一个变大,门窗化成嘴巴,向他咬了过来!

  附近铁黑色的煤气路灯杆则嗖嗖往上生长,将周围变成了一片钢铁丛林,似乎在阻拦伦纳德。

  伦纳德没有停止,没有回头,只觉背心的阴冷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浓郁!

  他身体渐渐有些僵硬,仿佛被无数看不见的手抓住了身体。

  就在他以为自己快支撑不住时,前方熟悉的房屋熟悉的窗户熟悉的灯光齐齐映入了他的眼帘。

  伦纳德忙屏住呼吸,猛地下落,坠入了自己的梦境!

  呼……他一下苏醒过来,满头冷汗。

  “老头,我刚才究竟遇到了什么?”伦纳德缩回架在书桌边缘的双腿,后怕地问道。

  他脑海内那道略显苍老的声音过了几秒才回应:

  “我不清楚。”

  伦纳德眼帘顿时半垂了下来,没有再问。

  他旋即将目光投向窗外,只见夜晚的贝克兰德灯火处处,安宁静谧。

  …………

  伯克伦德街160号,道恩.唐泰斯府邸内。

  “先生,瓦哈娜.海森女士来了。”理查德森进入房间,对克莱恩说道。

  克莱恩闻言,放下报纸,抬起脑袋,看了自己贴身男仆一眼,发现他依旧少言寡语,沉默内敛,畏畏缩缩,没丝毫的异常。

  如果不是占卜结果还好……贸然解雇也容易引人怀疑……克莱恩无声嘀咕了半句,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一样站起身来,让理查德森帮自己穿上外套。

  一刻钟后,他拥着礼仪老师瓦哈娜.海森,学起另一支社交场合常用的舞蹈。

  “我感觉我过几天就会失业了。”过了一阵,瓦哈娜含蓄地表扬了道恩.唐泰斯的进度一句,末了道,“不过你还是有点拘谨,虽然不需要你像因蒂斯男人一样,总是和女士贴得很紧,但也不用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偶尔的接触很正常,你现在这样显得太生硬和呆板。”

  克莱恩将对方拉近了一点,含笑回应道:

  “我害怕失礼。”

  这是指和女士贴得太近是失礼的行为?也包含我很有魅力,贴太近他会出丑的意思?这是含蓄的恭维……瓦哈娜思绪一转,浅笑道:

  “你学得不错。”

  跳舞继续进行,克莱恩望了眼瓦哈娜.海森的脸庞,随意闲聊般温和问道:

  “女士,你似乎有些烦恼?”

  瓦哈娜低头笑道:

  “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我丈夫是个商人,最近和一些人有了点小矛盾,我们能够解决。

  “嗯,你刚才的问题太直接了,在双方还没建立起友谊的情况下,尽量不要去问别人遭遇了什么,除非她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

  比起出入不同上流社会家庭,认识不少夫人小姐的你,刚到贝克兰德的富商确实没什么人脉资源……克莱恩轻轻颔首,笑着说道:

  “我以为我们已经不是陌生人。”

  他旋即带过这一话题,说起了自身的经历和周围的邻居,瓦哈娜一边听着,一边回应几句,让克莱恩更多地掌握了邻居们的特点和喜好。

  等到瓦哈娜离开,克莱恩立在门口许久,侧头对管家先生道:

  “瓦尔特,弄清楚瓦哈娜女士遇上了什么麻烦,如果她没办法解决,我们及时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