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诡秘之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六章 要命的歌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听见“倒吊人”的话语,克莱恩内心突然咯噔了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没去拗什么人设,放下马灯,从衣兜里掏出两张便签纸,揉成团状,分别塞进了左右耳朵内。

  见格尔曼.斯帕罗没做询问,直接照做,阿尔杰忍不住松了口气,于内心感慨和经验丰富的家伙合作真是省心又省事,哪怕有疯狂称号的冒险家,也听得进合理的话语,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他正要将手里还有点温度的死老鼠扔向迷幻风铃树,吸引对方去捕捉,忽然看见旁边灌木杂草摇晃,钻出了一只黄皮黑纹的老虎。

  叮叮当当的优美风铃声里,那老虎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前方的奇怪树木,它动作正常,目光呆滞,有种无法描述的邪异感。

  阿尔杰见状,垂下手臂,暂时放弃了丢出那只死老鼠的尝试,忍着剧烈的头痛,冷静地看着那只黄皮黑纹的老虎在越来越急越来越响的悠扬声音里,走到了迷幻风铃树前方。

  它蹲了下来,抬起右爪,啪地弹出尖利的指甲,往自己脖子上划了一下。

  鲜血汩汩流出,而这老虎仿佛失去了痛觉,继续拉扯爪子,让伤口变深变长,然后,它开始一点点剥去自己的皮毛,露出血肉模糊的“赤裸”躯体。

  风铃声渐渐平息,那些枝丫突然活了过来,向着下方蔓延,一根根扎入了老虎失去皮毛保护的,让人不忍直视的身体内。

  早就做好准备的阿尔杰当即抽出腰间的短刃,张开嘴巴,嘶哑高歌道:

  “冲激,冲激,冲激,

  “大海啊,冲激灰而冷的岩石!

  “冲激,冲激,冲激,

  “大海啊,在岩石脚下崩裂!”(注1)

  他的歌声粗犷豪迈,但又完全不再调上,与人类与生物的正常认知完全违背,并自带噪音般的有金属质感的轰鸣声,充满了让人烦躁让人恶心让人头痛的力量。

  那株迷幻风铃树的枝丫同时颤抖了一下,齐齐往后收回,似乎要蜷缩在一起,随之响起的美妙铃声少许地充淡了可怕的噪音。

  阿尔杰旁边的克莱恩虽然用纸团堵住了耳朵,并主动收敛了灵性,这一刻也额头血管暴跳,心里瞬间冒出想弄死歌唱者想毁灭眼前一切的冲动。

  而且,他的脑海有被撕裂的感觉,皮肤下的肌肉和血管轻微地自行蠕动了起来。

  别人唱歌是要钱,“倒吊人”先生唱歌是要命啊!克莱恩用吐槽对抗着内心的暴躁。

  “冲激!冲激!冲激!”

  阿尔杰每一个单词的迸发逐渐靠拢了浪潮拍击礁石的声响,一道又一道银白的闪电随之落下,仿佛一阵又一阵的喝彩。

  银白相继亮起,齐齐劈到了迷幻风铃树表面,劈得这奇异的树木止不住地颤动,劈得它枝条的摇晃僵硬混乱,难以发出整齐的催眠之音。

  阿尔杰抓住这个机会,丢下死老鼠,向前伸出了手中的短刃。

  呜的风声乍响,一道道无形的利刃嗖嗖嗖奔了过去,斩在迷幻风铃树最顶端最靠近躯干的那根枝丫上。

  喀嚓!

  那拳头大小的,没有颜色的半透明果实直直掉落,被一股强风卷起,飞向了阿尔杰掌中,那表面布满眼睛般裂缝的树木随之凝固,剩余的枝丫同时垂下,失去了活力。

  果然,只要事先搜集和掌握了正确的情报,灵智相对不高的超凡植物比同样层次的动物要好对付……阿尔杰拿出预备好的金属小筒,收好了迷幻风铃树的果实。

  然后,他侧身转头,看向格尔曼.斯帕罗道:

  “我们继续……”

  他的话语突然中断,“往前”对应的词组消失在了他的喉咙里。

  这一刻,他看见格尔曼.斯帕罗冷峻的脸庞略有扭曲,棕色瞳孔般的眼白微微染红,似乎随时会爆发,随时会向自己动手。

  阿尔杰的精神一下紧绷,缓慢吸了口气,将刚才的话语补充至完整:

  “我们继续往前。”

  “走吧。”格尔曼.斯帕罗低哑回应,率先绕过进入枯萎状态的迷幻风铃树,走向黑森林深处。

  他没有去弄树皮、枝干等富有灵性的材料,因为后续肯定还会遇上不少超凡生物,而他又没有所谓的储物神器,当然要保留空间给更有价值的收获。

  再说,身上带的东西太多太沉重,明显不利于发挥“小丑”的敏捷。

  可惜啊,那都是没生命的材料,没有自己的血液,没法进入《格罗塞尔游记》……倒是可以用秘偶将它们带进去,但这非常麻烦,不利于后续的探索……克莱恩一边无声感叹,一边平复情绪,从“倒吊人”歌声的残余影响里摆脱了出来。

  这是他前后两段人生听过最难听最刺激的歌唱!

  如果“倒吊人”再持续一两分钟,他不敢保证自己还能控制得住殴打对方的冲动。

  仅凭纸团堵住耳朵和收敛灵性,只能减弱影响,没法真的隔绝……就算是失聪者,也一样能听见,这包含了灵性层面的“交流”……这应该就是“海洋歌者”最难以防御的能力,再加上一旦出现,肯定已躲不开,只能提前规避的“雷击”,这个序列5也相当强啊……不过,“倒吊人”先生的歌唱感觉为什么和精灵歌者夏塔丝的完全不一样……克莱恩一边总结和分析刚才的经验,一边产生了些许疑惑。

  这个时候,提着马灯走在他旁边的阿尔杰也忍不住考虑起一个问题:

  “就连格尔曼.斯帕罗都无法长时间忍耐我的歌声,我该怎么扮演‘海洋歌者’……”

  沉默的氛围里,两人在长满蛇鳞般的粗大树木间快速往前,向那片古老遗迹靠拢。

  有“航海家”在旁边,克莱恩省下了卜杖寻路的精力,专心地戒备着周围可能突然出现的攻击。

  幽黑无声,很有恐怖故事感觉的环境下,两人不知前行了多久,发现黑森林内的树木开始有规律地逐渐稀疏。

  这与他们之前遇上那条半神级羽蛇时的状况并不一样,那里是树木一下稀疏,显得很突兀,这边是渐进式的,给人一种快离开黑森林的错觉。

  “穿过这片区域,就到那古老遗迹的边缘了。”阿尔杰打破安静,说了一句。

  他顿了顿,状似随意地补充道:

  “根据我的经验,越靠近那里越危险,我之前发现的半神级超凡生物痕迹都是在这附近找到的,不过,很奇怪的一点是,那古老遗迹的边缘,完全没有超凡生物活动留下的线索,至于它的深处,我就不知道了。”

  这大概率是那古老遗迹内有更加恐怖的存在,那片区域是它的“领地”,所以其他生物不敢靠近……克莱恩在咕哝道。

  他对这次探索的危险程度是有预感的,事前也在灰雾之上做了相应的占卜,得到的启示是,有波折,有问题,但安全离开的可能不小。

  等“倒吊人”说完,克莱恩低笑了一声道:

  “你应该能知道我的猜测是什么。”

  他没有多说什么,进入了杂草丛生树木稀疏的区域。

  阿尔杰默然走于旁边,愈发相信自己对格尔曼.斯帕罗的判断是正确的:

  又冷静又疯狂!

  前行几十米,他们忽然看见马灯光芒的尽头出现了一双幽蓝色的眼睛。

  那是一只蹲在树木枝干上的黑色狒狒,它毛发天然卷着,头部长出了一片又一片黑色的晶体,这些晶体往上生长,没有规律地簇拥成了奇异的冠冕。

  一看到这黑色狒狒,克莱恩和阿尔杰就同时有了想低下脑袋的冲动,似乎不敢直视对方,只觉那是这片森林的主宰,是自己的领主。

  领主……阿尔杰依靠“精神之鞭”戒指带来的剧烈头痛,摆脱了影响,忙往左侧迈步,试图让开正面,将这不知品种的超凡生物留给格尔曼.斯帕罗。

  这是他们之前的约定。

  可是,他明明是往左迈步,最后却成了往前行走,而且双腿一瘸一拐,似乎突然就需要拐杖了。

  下意识间,阿尔杰抽出短刃,让一片片锐利的风刃嗖嗖嗖奔向了那黑色的卷毛狒狒。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狒狒咧开嘴巴,露出了笑容。

  半空的风刃突然变向,或向左偏,或往右飘,或向上浮,或往下沉,完美没避开了目标。

  克莱恩看到这一幕,放弃了用正常办法靠近的计划,左掌手套一下变得透明,身体也随之无形。

  阿尔杰停止了应激而发的行动,看见格尔曼.斯帕罗戴半高丝绸礼帽的身影陡然浮现于黑色卷毛狒狒的身后,双方的距离不到5米。

  紧接着,那黑色的卷毛狒狒身体霍然僵硬,仿佛失去了大半控制权,它甚至艰难地抬起手掌,半挖向自己的眼睛半试图扭曲着什么。

  而格尔曼.斯帕罗已趁它迟缓,抬起了右手握着的铁黑色左轮,用深邃幽暗的枪口瞄准了它的头部。

  然后,这位疯狂冒险家没什么表情地扣动了扳机。

  注1:节选丁尼生《冲激,冲激,冲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