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诡秘之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三章 霍尔伯爵的提议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0000镑……奥黛丽眨了下眼睛,用细微的表情变化展现出了自己的诧异。

  无需她开口询问,霍尔伯爵就察觉到了她的疑惑,呵呵笑道:

  “这是一个很有见识的人,他的有些想法给了我启示,让我产生了点共鸣,而且,不能因为苦难客观存在,很长时间内难以真正解决,就漠视它。”

  奥黛丽隐约听懂了父亲的话语,又感觉理解得不够清晰,微微点头,从搭配衣裙的手提包内取出自己的支票簿,写下了1000镑这个数目。

  ——这是慈善晚会,而且是在教堂侧厅举行,所以不会有跳舞,不会有太过奢靡的安排,不会有男仆和侍女跟随于身旁,只存在简单的自助和或多或少捐献一点的情况,女士们毫无疑问会带上自己的包。

  宾客们陆续将支票投入奉献箱后,分别去两侧长条桌拿了酒水或简单的食物,于大厅内来回走动,和别人交流,不再坐下。

  这更接近冷餐会的形式了。

  克莱恩则跟着埃莱克特拉主教,来到圣者安东尼的旁边,被介绍给了这位黑夜教会的高层。

  圣安东尼微笑回应了道恩.唐泰斯的问候,打量了他一眼道:

  “很好,我们为有你这样的信徒而骄傲。

  “女神教导我们,品格比地位更加重要,所以,你是一位足够高贵的绅士。”

  坦白地讲,面对这位圣者时,克莱恩心里是有点打鼓的,因为与“命运”领域存在关联的神灵或非凡者,都有可能看得出他身上的灰雾气息,比如,“怪物”途径的全体,比如,执掌着厄运的“黑夜女神”,而圣安东尼如果是“不眠者”途径的高序列,且已掌握厄运方面的非凡能力,那不得不说,他确实存在一定的概率能看出道恩.唐泰斯有问题。

  为此,克莱恩来参加这次慈善晚会前,有去灰雾之上占卜,得到了毫无风险的答案。

  既然女神都没说什么,那祂的大主教就算真能发现点问题,估计也会装作没有看见……克莱恩笑容和煦地回应道:

  “这段时间,我经常来教堂祈祷,听埃莱克特拉主教讲经,感觉心灵受到了洗礼,就连灵魂都仿佛得到了一定的净化,所以才能遵从女神的教导,将美好和希望传递给他人。”

  圣安东尼点了点头道:

  “在女神面前,所有的信徒只因品格而区分,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不管是男性,还是女士,都一样。

  “愿那些生活在不好地方的人们,远离恐惧,获得安宁。

  “赞美女神。”

  克莱恩和埃莱克特拉主教随之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

  “赞美女神!”

  见圣安东尼大主教转向了别的信徒,克莱恩准备去长条桌那里,拿一杯香槟,缓解口渴。

  就在这时,他看见位绅士靠拢过来。

  这位先生的皮肤已有点松弛,肚子明显鼓起,但可以看得出,他年轻时相当英俊,就算现在,他蕴含笑意的蔚蓝眼眸和漂亮的两撇胡须也让他不至于难看。

  克莱恩刚才已听马赫特议员介绍过,知道这是霍尔伯爵,上院议员,大银行家。

  当然,对他来说,这位贵族最重要的身份是“正义”小姐的父亲,而奥黛丽刚好跟在旁边,眸光明亮眼神专注地打量着道恩.唐泰斯,等待着接下来的绅士间的交流。

  这让克莱恩顿时又有点不自在了。

  我必须表现得符合道恩.唐泰斯的人设……一个出身普通,努力挤入上流社会的人,这一刻必然是有点紧张和局促的,一个喜好美色的绅士,面对贝克兰德最耀眼宝石的注视,紧张和局促也是不可避免的,但又会不自觉地展现自身的见识,展现自己有魅力的一面,有表达的欲望,嗯,一个经历丰富,从混乱中走出的富翁,肯定有着潜藏的骄傲、自信和底气,不管内心的感触怎么样,表面都会竭力平淡,敬而不卑……克莱恩思绪电转,脸上浮现出笑容,对靠近的霍尔伯爵致敬道:

  “尊贵的伯爵,我刚才恰好有看见您的支票,您的善良您的仁慈都让我极为佩服,可你却从不炫耀这些,不告诉别人自己捐了多少。”

  霍尔伯爵呵呵笑道:

  “不,这不如你,因为我承受的代价远远不如你。”

  他潜藏的意思是,15000镑可能是道恩.唐泰斯总资产的十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 10000镑对他来说,则只有千分之一,或者更少,很显然,前者承受的代价更高,愿意付出的心情更为纯粹。

  “在我看来,只要能帮助到那些渴望用知识改变命运的贫民,所有的捐款都是足够善良足够仁慈的,从这个角度来讲,10000镑和15000镑的差距只有5000镑。”克莱恩努力让自己表现得诚恳,并故意不着痕迹地瞄了旁听的金发少女一眼。

  他知道,正常的“不着痕迹”在“观众”那里的意思是“非常明显”。

  奥黛丽噙着浅淡的笑容,安静地听着父亲和道恩.唐泰斯对话,似乎并未察觉到那位绅士的偷看,这让无从收获反馈的克莱恩“表演”得不是太有底气。

  霍尔伯爵则笑了笑道:

  “那就各自保留看法,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我们都在赞美对方。

  “看得出来,你曾经有过艰难的时刻,也经历过那种贫民的生活。”

  克莱恩点头说道:

  “我并不回避这些过去,它们是我宝贵的财富。”

  “而这也是我和我的朋友们欠缺的。”霍尔伯爵笑着点了一句,“正因为这样,你具备独特的智慧和观点,希望将来有与你合作的机会。”

  “这也是我所期待的。”克莱恩恰当且真诚地回应道。

  霍尔伯爵指了指旁边:

  “一些朋友正等着我过去,愿你的善行,愿你的财富越来越多。”

  克莱恩没再啰嗦,于胸口画出绯红之月:

  “赞美女神。”

  “赞美女神。”霍尔伯爵和奥黛丽同时在胸前顺时针点了四下。

  目送着他们越过自己,走向别的地方,克莱恩不由暗中松了口气。

  突然,他又紧绷了起来,自然地环顾起大厅,将门口的阴影纳入了眼中。

  那条金毛大狗依旧蹲在那里,安静,无声。

  …………

  返回皇后区的马车上,看似闭目养神的霍尔伯爵忽然侧头,望向自己的女儿:

  “奥黛丽,你之前不是说想进入教会的某个慈善组织做事吗?

  “有没有兴趣加入这个慈善助学基金?”

  “啊?”奥黛丽在教堂中就已察觉父亲可能存在这方面的想法,此时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了诧异与茫然。

  “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慈善基金。”奥黛丽的兄长,希伯特.霍尔为妹妹抗争了一句。

  霍尔伯爵笑着摇了摇头:

  “我问过几位主教,今晚的总计捐款已达到10万金镑。

  “你们认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

  希伯特.霍尔微微皱起眉头,边思考边说道:

  “收买?”

  与此同时,奥黛丽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知识与选举资格的下沉?”

  霍尔伯爵点了点头,叹息一声道:

  “没有什么事物是必然存在的,包括人类本身,包括贵族。”

  他又看了看奥黛丽,笑着说道:

  “你不用强迫自己,我可以找别的人加入这个助学基金,我只是希望你能因此见识到更多,不将某些事情视作必然,永远不会改变,呵呵,错过了这个,还有其他慈善组织嘛。”

  “爸爸,我考虑一下。”奥黛丽认真地回应道。

  听完道恩.唐泰斯讲述的那些贫民故事,她内心其实已经想加入助学基金,为募集捐款、联络政府、组织活动贡献一份力量,她犹豫的地方在于,她觉得那位中年绅士有点问题。

  回到家中,奥黛丽立刻找来苏茜,关上了房门。

  “你对那位道恩.唐泰斯先生有什么看法?”奥黛丽直接询问道。

  金毛大狗蹲坐于对面,想了想道:

  “他似乎认识你或者你身上的某件物品,还有,他很多时候都是在表演,有一定的痕迹……他好像有点防备我,非常敏锐……”

  “嗯,我也有发现,他可能是非凡者,他表演得很好,但依旧是在表演,不过,这也很正常,我们在社交场,在面对不同人时,都会扮演不同的角色,进行着相应的表演。”奥黛丽思索着说道,“最大的问题依旧是,他为什么看见我会惊讶,甚至有点吓到,还有,他竟然连续卷入了两起案子,尤其辛德拉斯男爵那件,似乎有非凡因素存在,有引导的痕迹……”

  苏茜张了张嘴巴,找不出足够确定的解释,只好“汪”了一声。

  奥黛丽则转开了思路:

  唔……得找人调查一下道恩.唐泰斯,等确认没有大问题,再加入那个助学基金……啊对,快周一了,可以在塔罗会上委托佛尔思和“月亮”先生,他们都在贝克兰德……

  …………

  周一下午,三点整。

  一道道深红的光芒于宏伟宫殿内蹿起,定格为模糊的人影。

  “正义”奥黛丽快速环顾了一圈,望向青铜长桌最上首,微笑行礼道:

  “下午好,‘愚者’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