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诡秘之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七章 新的“天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看见弗兰克的笑容,嘉德丽雅的情绪颇有点复杂,旋即将目光收了回来,投向“未来号”所在港口附近的渔村。

  没人能想到,这里是摩斯苦修会一个重要据点。

  为躲避极光会可能的追查,“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和她的舰队最近一段时间内都停留于这里!

  她没急于让船只起航,而是预备登岸,利用渔村内的设施与留在拜亚姆监控“工匠”夏尔夫的手下联系,从而确定情况,做好方案。

  有了这样的前提,“未来号”才会启动,去数天航程外的罗思德群岛首府,拜亚姆。

  ………

  七月的贝克兰德,天亮得格外早,但整体气温不算炎热,甚至没超过30摄氏度。

  埃姆林用礼帽遮住穿透层云的阳光,走下马车,进入了丰收教堂。

  他一眼望去,就看见身穿褐色教士服,头戴神职人员软帽,宛若一座山峰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立在生命圣徽前方,向早晨来祷告的几位信徒布道。

  埃姆林没有多瞧,径直走入教堂后方,来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房间,熟练地换上了教士袍。

  他一边擦拭起烛台等事物,一边等待那些信徒离开,大概二十来分钟后,终于找到机会,坐至乌特拉夫斯基主教旁边,望着生命圣徽,自言自语般道:

  “神父,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

  眉毛稀疏,眼眸浅蓝,几处皱纹明显的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微笑回应道:

  “说吧。”

  埃姆林停顿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将昨晚反复思考过的话语讲了出来: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个关系疏远的亲戚欺骗了你,让你和你的朋友陷入危险,差点丢掉生命,而这件事情又不适合上法庭,你会怎么惩罚他?”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哪怕坐着,也如同一座小山,他嗓音低沉而柔和地说道:

  “首先需要确定那个亲戚是疏忽大意,犯了错误,还是故意欺骗你,引导你踏入陷阱,如果是前面那种情况,你需要做的是告诫他,提醒他,教导他,而不是只想着惩罚他,如果是后面那种情况,你还要确认这是否他一贯的行事风格。

  “是,就清除他,否则,他必然会危害到别的人,危害到无辜者。将他的生命终结,送回大地,重启轮回,是一种怜悯是一种净化……”

  ……清除……神父说起杀人竟然比“世界”更平静更自然更祥和!埃姆林脸庞肌肉微动,赶紧打断了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的回答:

  “不,他平时没有这样的行为,只是基于某些缘由,才针对了我这么一次,我,我并不想因此杀掉他。”

  话音刚落,埃姆林就僵在了那里,他似乎大概可能表明了受害者是自己,表明了这件事情是血族内部的问题。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侧头看了他一眼,露出欣慰的笑容道:

  “不错,你已经懂得了生命的可贵。”

  埃姆林强行笑道:

  “所以该怎么惩罚他?”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望向前方的生命圣徽道:

  “我并不提倡将问题诉诸暴力,你可以将他带到这里来,让他听我布道,阅读圣典,体悟生命的可贵,感受母神的慈和,为所犯下的罪行劳作。”

  这不就是我所遭遇的一切吗……埃姆林怔了怔,随即觉得这个办法非常符合他的心意。

  这既不会让欧内斯.博雅尔死亡,也非单纯揍对方一顿,索取些赔偿可以比拟,更为重要的是,这没有上升到争斗的层面,不会引发血族内部的矛盾!

  当然,任何办法都存在缺点,于埃姆林而言,如果想这么做,最大的问题是:

  怎么把欧内斯.博雅尔带到丰收教堂?

  从他在这里做义工开始,贝克兰德所有血族都知道了要远离这片区域,欧内斯.博雅尔也不例外,没可能被骗进来!

  而如果以暴力强迫,埃姆林自问有始祖莉莉丝赐予的指环,而且能从“魔术师”小姐那里租赁到神奇强大的“魔法书”,要战胜欧内斯.博雅尔子爵不会太困难,可想控制住对方,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毕竟那是一位血族子爵,相当于序列5的非凡者,另外,欧内斯虽然年纪不是太大,但收藏还是有一些的。

  这种情况下,直接出手,难以把握程度,一不小心就会酿成血案,与埃姆林的初衷违背。

  也许需要合作……在贝克兰德,塔罗会有好几位成员,若彼此配合,应该能轻松控制住欧内斯……呃,不能因此暴露自己的身份,协作最好分阶段进行,互相不见面……思绪纷呈间,埃姆林做出了决定,打算下周塔罗会上颁布任务,寻求帮助。

  他轻轻颔首,回应了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刚才的提议:

  “听起来还不错。

  “我打算先平静几天再做决定。”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点了下头,微微笑道:

  “果实从播种到收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耐心等待,你看起来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当然,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埃姆林下巴微微仰起,习惯性合拢双手,对着生命圣徽,做起祈祷。

  …………

  佩斯菲尔街22号,“鲁恩慈善助学基金”所在地。

  奥黛丽将手中的文件放回桌面,抬头看了眼理事办公室墙上悬挂的壁钟,精神始终难以放松下来。

  她已和伊思兰特约好,下午去斯蒂芬.汉普雷斯的家里见面。

  很显然,这意味着将有一场考验,如果那个心理炼金会小组足够谨慎,甚至可能已经把事情汇报上去,暗中或许会有位评议团委员观察一切。

  根据自身的层次和能力,奥黛丽虽然还无法确认高序列“观众”有多么恐怖,但已能想象他们在某些领域会有怎样的表现,这让她难以遏制地有点紧张,害怕被“看”出问题。

  “其实,我应该再拖延一段时间的,虽然我选择的时机和展露的情绪,都符合心理学逻辑,再延迟见面肯定会引人怀疑,但比起一点点怀疑,还是等‘世界’先生从南大陆回来更加重要,那样一来,我就能直接约他们在基金会见面,不用担心高序列‘观众’会发现什么……哎,奥黛丽,你还是考虑得不够深入呀……”奥黛丽无声感叹了几句,给自己丢了一个“安抚”,平复了情绪。

  午后,她没急着离开“鲁恩慈善助学基金”,坐在办公室内,埋低脑袋,合拢双手,小声向“愚者”先生做起祈祷。

  完成了这件事情,她才带着女仆安妮和大狗苏茜,登上自家马车,前往家具商人斯蒂芬.汉普雷斯的家。

  马车刚刚驶动,奥黛丽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绚烂的光柱。

  光柱里,一个沐浴着金光背生十二对翅膀的天使徐徐降临,用火焰组成的羽翼将她层层包裹,又层层消散。

  奥黛丽的视野很快恢复了正常,眼角余光不着痕迹地扫过贴身女仆安妮和金毛大狗苏茜,发现她们对刚才场景的皆无察觉。

  和以前的天使有点不一样呀……“愚者”先生复苏更多的同时,祂的天使也更进一步恢复了?嘴角微动,奥黛丽收敛住笑意,内心变得异常笃定。

  不到半个小时,她的马车停在了斯蒂芬.汉普雷斯的门口。

  将手递给女仆安妮后,奥黛丽走下马车,行至门前,看着随从拉响了门铃。

  没过多久,伊思兰特前来开门,与以往一样,直接引着奥黛丽前往一楼的起居室,女仆安妮和大狗苏茜她们则被佣人带入客厅等待。

  来到起居室门口,伊思兰特伸掌按住把手,颇为郑重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奥黛丽隐约有了点猜测,但表面却不动声色,缓步通过了伊思兰特打开的房门。

  伊思兰特没有进去,在外面合拢了起居室的门。

  奥黛丽随之望向前方,只见起居室正对门口的一张单人沙发上,静静坐着一位老者。

  这老者身穿衬衣、马甲、正装三件套和有条纹的蓝灰色长裤,打着暗红色的领结,头发已然全白但依旧茂密,气质温和而儒雅。

  他有一双似乎藏满智慧和知识的蓝色眼睛,除了抬头纹较重,其他地方基本没什么皱纹。

  奥黛丽认识他,这是王室顾问,赫温.兰比斯!

  当然,奥黛丽早就在塔罗会上知道了这位老先生暗中的身份:

  心理炼金会评议团委员!

  她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因为她确实很惊讶,虽然她猜到赫温.兰比斯很可能过来,却以为对方不会直接出面,只做暗中的观察,让希尔伯特或者斯蒂芬代表他与自己谈话。

  “你很诧异?”赫温.兰比斯微笑问道。

  他旋即起身,行了一礼道:

  “很高兴见到你,奥黛丽小姐。”

  奥黛丽故意张了张嘴巴,又重新闭上,接着才笑意复杂地回应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了。”

  赫温.兰比斯呵呵笑道:

  “和往常一样。”

  他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道:

  “坐下再聊。”

  奥黛丽悄然做了个深呼吸,噙着浅淡的笑容,不快不慢地走了过去,坐至沙发,与对方保持着不远也不近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