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诡秘之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八章 成长的各自(祝大家中秋快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好。”埃姆林非常平静地答应了下来。

  马里奇没再说什么,身影陡然消失。

  他知道具体的行动计划不可能一下就商量出来,埃姆林.怀特也得先回去征求血族高层的意见,所以未做停留。

  这或许就是我获得神性,成为伯爵的机会……埃姆林噙着笑容,看着马里奇这“怨魂”悄无声息离开。

  他还未消化掉“深红学者”的非凡特性,所谓成为伯爵的机会指的是拿到免费仪式的承诺或者相应魔药的配方。

  马车继续前行,停在了丰收教堂门口,埃姆林满意地看了眼半空灰白的雾气,按着丝绸礼帽,不快不慢地走出车厢,通过大门。

  换好褐色教士服,他拿上一张抹布和一桶清水,认真擦拭起两侧的烛台。

  等到似乎又高大了一些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做完清晨的布道,埃姆林才停止劳动,抱怨了一句:

  “为什么要放欧内斯回去?”

  “他只请求了做一个月义工。”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对埃姆林最近一段时间时不时就会重复的问题,没一点厌烦,显得很有耐心。

  想到自己的遭遇,埃姆林顿时有些不平衡,忍不住又嘀咕道:

  “他是被迫做义工,不是主动做义工,不能由他来定期限,至少得做半年啊!”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微笑回应道:

  “他做得还不错,那一个月里一直在努力做事,引导信徒,抄写圣典,我能明显感受到,他已能体会生命的可贵,丰收的可喜。”

  埃姆林脸庞肌肉略微抽动了一下:

  “他也,不,他快成为‘大地母神’的信徒了?”

  “没有,我也没打算强迫他改信。”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温和说道,“我只是让他清楚了母神的教义,感受了生命的点点滴滴,希望他以后感觉迷茫时,能想起有这么一个心灵的归宿,母亲的怀抱。”

  埃姆林嘴唇翕动了几下,最终什么也没说,埋低脑袋,继续擦拭。

  …………

  乔伍德区,某栋房屋内。

  佛尔思坐在高背椅上,目光略显发散地看着面前书桌上的空玻璃瓶。

  她前段时间终于消化掉了“占星人”魔药,今日在休的看护下,用阿斯曼之脑和古老怨灵的诅咒物调配成“记录官”魔药,鼓起勇气,喝了下去。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在飞快膨胀,灰色的褶皱和凸起正疯狂增加,而身体逐渐虚化,分解成一个个细胞。

  那些细胞带着光晕,仿佛组成了一个围绕大脑的“门”。

  隐隐约约中,佛尔思又听到了熟悉的呓语,但这非常飘渺,非常模糊,根本无从分辨具体的单词,对有着丰富经验的她来说,没造成任何影响。

  不知过了多久,佛尔思终于找回了对大脑和细胞的控制,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

  几乎是同时,大量的知识回荡在了她的脑海里,让她明白了该怎么使用“记录官”能力:

  异变的“大脑”重现目标使用的非凡能力,然后驱使活化的部分细胞构成相应的符号、花纹和标识,完成存储。

  这就是“我来到,我看见,我记录”,以精神为笔,以灵体为纸!

  目前只能记录一种拥有神性影响的非凡能力,对方序列越高,我失败的概率越高,即使序列4,十几次也未必能成功一次……序列6和序列5的非凡能力可以记录8个,效果是原本的一半,序列7到序列9可以记录20个,效果接近原本……等到魔药进一步消化,各方面还会有提升……佛尔思结合那些知识和自身的感受,无声自语了几句。

  这看起来和“莱曼诺的旅行笔记”作用重复,但佛尔思觉得没谁会嫌非凡能力太多,而且,两者也存在互补之处,毕竟她能将“莱曼诺的旅行笔记”租赁给塔罗会成员,以非凡能力为报酬,却不可能将自己租出去。

  “到了序列6,‘学徒’才算拥有了足够的战斗能力!”佛尔思将思绪拉回,侧头对旁边的休感慨了一句。

  她旋即拿过桌子另外一侧摆放的纸笔,刷刷刷开始写信:

  “尊敬的老师:

  “很高兴告诉您,我终于成为了‘记录官’,距离‘旅行’的梦想只差一步了……”

  佛尔思刚写了几句,眼角余光就看见休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连忙喊住对方道:

  “诶,不一起去找家好的餐厅庆祝一下吗?”

  休严肃地回应道:

  “你灵性外溢的情况还比较严重,需要好几天的时间通过一次次冥想来控制,呃,不能抽烟,不能喝酒,不能太过放纵情绪。”

  叮嘱完毕,她又补了一句:

  “我还有委托要做,我就快攒够兑换‘法官’配方的贡献了。”

  “……好吧。”佛尔思摊了下手。

  出了家门,休解开锁链,上了一辆专为少年设计的自行车,向希尔斯顿区骑去。

  据她之前得到的情报显示,斯特福德子爵在那里的一家豪华餐厅订了午餐。

  抵达那间餐厅后,休将脚踏车锁在了一根煤气路灯杆上,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观察人来人往。

  不知过了多久,弥漫的稀薄雾气里,一辆马车驶了过来,上面绘刻着一个由一朵花两个指环组成的纹章。

  休的注意力一下高度集中,看着那辆马车停到了餐厅门口,看见戴白色发套年过四十的斯特福德子爵率先下来,绅士般将手递给了后面的乘客。

  那一位披着暗红斗篷的女士。

  休无法看清楚那女士的脸孔,只注意到对方下巴线条柔美,皮肤白皙。

  …………

  北苏尼亚海,“幽蓝复仇者号”上。

  阿尔杰.威尔逊双脚离地,漂浮于船长室的窗户后,凝望着外面的甲板和远处的波涛。

  已消化了部分“海洋歌者”魔药的他,在两周前,向风暴教会报备,用之前积累的功勋换到了一份“风眷者”魔药并成功服食,也就是说,他在官方的资料里,序列已提升至6,当然,他得重新消化“风眷者”魔药了,但这不算困难。

  最大的问题还是“海洋歌者”魔药消化的动静太明显了……我应该买下那根“海之言”手杖的,每次唱了歌就推到它身上……阿尔杰无声叹了口气,并没有太过后悔,因为就算他当初决定要买,也没那么多金钱。

  而且,他也初步摸索出了消化“海洋歌者”魔药的办法。

  再过段时间应该就能拿到资料,确认“愚者”先生要调查的那个弗萨克海军军官是谁……阿尔杰收回视线,半浮半飞地返回了摆放黄铜六分仪的书桌。

  这个时候,两名水手打着酒嗝,从甲板上经过。

  “这片海域好像有海妖,晚上总是能听见他们的歌声……”其中一位水手不太确定地说道。

  他的同伴顿时嗤笑了一声:

  “怎么可能?海妖的歌声哪有那么难听?

  “肯定是什么海怪发出的动静!”

  …………

  白银城,不像“白天”那么热闹的训练场上。

  一堆幽蓝的冰块堆在那里,如同小山。

  戴里克未携带自己的武器,空着双手立在冰山前方,虔诚地祈祷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诵念完尊名,说出了请求,他看了眼等在远处的“六人议事团”首席科林.伊利亚特,迈步走向了那堆冰块。

  背负双剑的科林见状,手拿一瓶散发出光和热的金色液体,靠拢过来,看着戴里克发力钻进了冰块堆里,将自己彻底掩埋,没留下一点缝隙。

  幽深朦胧的黑暗骤然降临,哪怕高空有闪电划过,也无法照亮这里。

  瞬息间,难以言喻的涌动出现在了周围,仿佛有一双双眼睛从黑暗深处投来了目光。

  科林.伊利亚特能清楚地感觉到戴里克陷入了深眠,即使被正常无法融化的冰块冻得脸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也没有醒来。

  他不再犹豫,向前扔出了那瓶魔药,一个怨魂幽灵般的透明身影随之浮现,将它包裹。

  这身影穿过幽蓝色的冰块,来到戴里克撑出的那个狭小空间内,取出魔药,将它灌入了戴里克的嘴里。

  这个动作刚一完成,它立刻后退,离开了冰堆。

  刷!

  科林.伊利亚特突地拔出直剑,斩向右后方,斩出了一股黄色的脓液和一具浑身腐烂长满眼睛的怪物。

  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

  就在这时,科林.伊利亚特看见那堆幽蓝的冰块里,一轮炽烈的光芒冉冉升了起来,向着周围抛洒出不同于闪电的纯净光芒,热烈,温暖,明亮,充满生命力。

  这映满了科林的眼眸,就像从深暗时代之前照来。

  这位白银城首席专注地看着,久久未动,直到又一个怪物从黑暗中冒出。

  …………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内。

  “小‘太阳’也到序列5了……”克莱恩松了口气,将目光从代表“太阳”的深红星辰收回,投向了另外一颗。

  那象征着“正义”小姐,她这一个多月里完成了心理炼金会多项任务,能换取“梦境行者”魔药配方了。

  这意味着她将再次面对赫温.兰比斯。

  PS: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