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半个丧尸来种田 » 正文
| 繁体版

番外四 富贵花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花云和风行成亲后,于花长念家来说,似乎与以前也没什么不同,只是家里多了个男人,晚上空了个炕位。

    花长念仍是忙着种地,万氏忙着带孩子,花雨忙着学医,反而是花冰经常跟着花云风行玩耍。一次被带到飞船里,花云给他讲脚下大地的故事呢,这孩子对着那颗美丽的蓝色包裹绿色的星球发了傻。

    “姐,我想到这些地方去看看。”

    花冰手指头点着某一处,花云漫不经心道:“那你先要造艘扛得住海上风暴的大船才行。”

    于是,花冰有了理想,他要造船,要远航。

    花云对此不置可否,也没要教给他任何东西。却交待他,若是过几年还有这个想法,让他直接进京去找郑达微,让郑达微帮他学习航海造船方面的知识技能。

    小花阳一天天长大,越来越可爱。只是花云虽然喜欢孩子,小花阳也喜欢往她身上钻,但,花云对他的感情远远比不上花雷三个。

    当日在这副身体上醒来,花长念和万氏不知所措,跪在李氏面前哭泣哀求,三个孩子守着她不许人碰,拼死护着她不被扔出去。或许,那个时候已经注定了,花云只将三个孩子当自己人,真心护着。花长念和万氏,也退了一箭之地。

    至于小花阳,虽然她见证了他的孕育出生,甚至为他的降生用了心思,可对着那软软婴儿,花云也只是对新生命的欣喜。到底,他们没有共同经历过什么。

    花云便明了,自己与这一家人的缘分,也只在花雷花雨花冰身上。

    于是,过了年,花雷准备了一年下场,顺利取得秀才功名。花云与风行辞别家人,四海云游。

    花雷身上有了功名,自然便能将家里撑起来。而两人“神仙”的身份已经渐渐传开,在各种各样人上门膜拜或相求前,两人挥一挥衣袖,跑了。

    一家人并未阻拦,心里知道花云“恢复”以前记忆时,就不该留在他们这个凡人小地方了。只是,不免伤感。

    “以后,我们会经常回来。”花云安慰。

    再过几年,花雷进京赶考,金銮殿上得唱名,皇帝钦点状元。

    不是看花云风行面子,而是人家花雷确实有此才华本事。众位阁老也对明显超越榜眼探花一大截的文章赞不绝口,言之有物,行文优美,且有新思想,还不冒进。

    此子大才。

    花雷被点了状元,并不骄傲。自从想通回到书院,他潜心读书,并时不时随先生游历考察民生。他出身农家,生活艰难,后经过磨难见过高官皇帝,心态便跳脱出农门小子,后又见识人间百态,虽然才二十岁,却显得比大他十岁的人都老成稳重。

    琼林宴上,年纪轻轻又一表人才的状元花雷自然万人瞩目,不知多少未嫁女儿都在偷偷瞟他,更有诸多夫人频频点头。花雷岿然不动。

    皇帝心里微叹一声,为了不让多少女人心碎,故意开口:“状元郎年少多才,不知可成亲?”

    成没成亲,皇帝当然知道。

    花雷忙起身回话:“尚未。不过,微臣父母已与微臣恩师有了约定,只待金榜题名,微臣便与师妹成亲完婚。”

    花雷的未婚妻,是蒙阳书院大儒齐先生的幼女。性子爽朗,聪慧过人,对花雷一见钟情。花雷也觉得她很好,便禀了父母。

    花长念和万氏起先担心,自己到底只是农门,人家可是书香,哪攀得上?他们还是乐意找个身体健康,勤快能干的长媳。大儒女儿,一听就是娇娇女,他们连怎么伺候都不知道。

    齐先生猜出他们心思,故意带女儿去五里村采风。齐家小女儿不只识文断字,女工针黹厨艺管家样样精通。更难得的是,人家一点儿不眼高于顶,对着花长念万氏,对着几个孩子,甚至与村里人都是和和气气大方谈笑。

    齐先生一番促膝长谈,两家便定下了这门亲事。

    花雷提起小师妹,略显冷淡的眉眼顿时浮起一层温柔爱恋。

    啪啪啪,不知碎了多少颗女儿心。

    珠帘后,长成婷婷少女的四公主怅然若失,旁边的芸嫔白了脸,小心看着女儿脸色。

    皇后将两人神色看在眼里,不免嗤笑。当年花雷帮四公主讨药,便是优势。后来因贵妃和三公主大闹,两人算是共同患了难。若不是因为当时三公主太小,花雷已经十五,年长八岁。皇帝必然当场赐婚。

    皇后觉得只要四公主日后不长歪,未尝不是一场好姻缘。她当时便看出花雷不是个普通的,可不是吗,二十岁的状元郎,又有那个背景,谁不抢着嫁的?

    国师和国师夫人成亲那一年,皇后想起花雷,还隐晦与芸嫔提了句,若是她愿意,她这个皇后愿意跟皇帝提一声,先定下也不错,有这样的娘家,婆家又简单,四公主以后日子好过不得了。

    芸嫔左思右想,思前想后,回绝了。

    皇后冷笑,嫌人家门户低?如今你看他不起,日后他让你高攀不起。烦了芸嫔的势利眼,皇后再没想过这事。虽然她瞧着四公主还不错,比打发远嫁的三公主强的多,可如今看来,有个那样的娘,也强不到哪里去。再说,她亲老子都不操心的,她个嫡母操的哪门子心?

    芸嫔后悔了,悔大发了。

    不提状元的功名,前朝动向后宫也是能听到一二的。花雷,在所有阁老大人嘴里,就是要展翅的的大鹏,一飞冲天呐。

    芸嫔又动了心思,如今的花雷,配得上四公主。两人又有那样的前缘,花雷以后仕途有四公主帮着,必然不会亏待了四公主。

    亲自求到皇后跟前,皇后只俩字:晚了。

    现在,芸嫔彻底死了心。她没那个能力去帮女儿抢女婿。早知道,早知道…当年就该求了皇后娘娘。

    四公主只觉得心里空得慌,那日被花雷牵着走的情景突然重现脑海,无比清晰。那只温暖的大手,那关切的神情…晚了…

    皇帝给了花雷假期,回去迎亲,再来京上任。在京里住的地方都选好了——国师府。

    风行只进过几次,花云一眼都没瞧过的国师府。当然还给二人留着,每天都有人打扫,只是没主子住。花雷住进去,也算是暖屋了。

    花雷没有推辞,风行的就是花云的,他是给妹妹看宅子。

    回到茴县,花雷迎娶齐幼娘,夫妻恩爱。

    花长念和万氏拒绝搬家去京城,舍不得家业,舍不得家乡。

    花雷便带了新婚妻子赴京,年节再赶回来。没几年,膝下便有了儿女。

    而花雨,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学成,成为一代女医。接了顾老的班,不是行诊就是坐堂,医术日渐精湛。

    有不识趣来踢馆挑刺或冲着人别有用心的,都被孙小戟利落处理了。

    当年孙小刀伤好后,孙虎媳妇便带着儿子们归家,孙小戟舍不得没追到手的小媳妇,但也没借口留下,不得不离开。后来,被他想到法子又回来赖着不走了。

    风行和花云成亲时,孙家一家子又来了,这次,孙小戟留下长住了。理由是,他突然对行医感兴趣,磨着他爹娘厚着老脸与花长念万氏商量,非得跟着花雨一道学医。

    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

    花长念又气又委屈:“才嫁了一个闺女。怎么救他家儿子,还得赔上自己闺女?他学个屁医,连蒲公英和刺耳草都分不清,治病还是杀人呐?啊?还要住咱家,这是日夜缠上雨儿了?”

    有这样追媳妇的?粗人,一家子粗人!

    还是花云看着花雨各种支使孙小戟的热闹,一边劝花长念:“让他在村里另找住处,跟着就跟着吧。不就是看上咱家花雨了,爹娘留着当个跑腿的使唤。觉得他不好,就赶出去。他要是敢对雨儿动手动脚,冰儿,你直接戳瞎他眼砍断手脚。有什么事,我兜着。”

    花云这话是当着花长念家和孙家所有人说的,众人无语,孙小戟一头冷汗,但还是坚定不移的嬉皮笑脸,这个小媳妇他娶定了。

    花雨才明白孙小戟的“阴暗”心思,当即挑眉冷笑:“想娶我?谁说都没用,过不了我这关,我亲手弄死你。”

    既然动了这心思,那么做不好,或者半道不做了,她花雨为了自己名声,也容不得他好好活着。

    孙虎呲牙,这个儿媳妇,厉害呐。

    孙虎媳妇还是笑,对花雨满意不得了。这才是能把家撑起来的女人呐。

    孙小戟坚定不移:“这辈子,除了我谁想娶你,除非踏着我尸体走过去。”

    就这样,孙小戟名正言顺跟在了花雨后头。学医,或者说添乱。有了孙小戟,花雨闭着眼都能分出各种草药来,她实在是怕了这蠢货各种药草傻傻分不清,乱放一气。

    后来,花雨十八岁那年,孙小戟膝盖都跪烂了,终于求得她点头,把人娶了回来。成亲那天,激动的孙小戟愣是哭得把要哭嫁的花雨惹毛了一顿打。

    花雨严格遵守花云的话,二十岁之后生孩子。孙小戟也不急,头上哥哥们的儿子女儿泛滥成灾。况且,他还想跟花雨二人世界多过几年呢。

    有了各种护短各种嚣张的孙小戟在,花雨的御赐行医的金牌,一辈子也没机会亮出来,实乃一大憾事。

    花雨对着偶尔回来一趟的花云甜蜜抱怨,花云笑她,说孙小戟才是个合格的丈夫。男人就该站在女人前头遮风挡雨。

    花雨就笑花云,没觉得姐夫站在她前头呀。

    花云骄傲,我站在顶峰了,你姐夫往哪儿站?

    风行也骄傲:咱俩肩并肩。转身调戏花云:面对面,嘴对嘴更好。

    花冰仍是想扬帆远航,花雷夫妻进京那年,带了花冰一起。郑达微出面,为花冰引荐了工部一位师傅,正是精通水行之人,又为他搜集各种有关资料。

    没有花云点拨,但见过飞船的花冰,最后与工部折腾出铁皮大帆船,几经改造试航,终于下海远航。那一年,花冰同样的二十岁,作为朝廷大使,带着皇命,满船货物,根据已有的航海图和在花云那里见过的海陆图,出使各国。热爱上大海的花冰娶了位异域公主,一生大多数时候都在海上漂泊,将国朝威仪与文明带到世界各处。国朝与许多国家建交,贸易来往,博得众长,逐步屹立在世界顶端。

    花雷花冰长期在京,思念儿子的花长念万氏最终搬到京城,花雨也因为皇后疗养的机缘,与孙小戟搬来京城。

    花云和风行自身有异能,又有飞船作弊器,在世界各地乱晃。一开始是国朝,后来,是国朝周边的国家,再后来,另一块大陆,另一片大洋。每隔一段时间,便回去看看家人。

    一开始是一年,两年,后来隔的时间便长了起来。一家人也看出什么,虽然第三代的孩子接连出生,但花云都淡淡的,而且,无论多少年,花云和风行始终是原来模样。心里越来越清楚,花云与一家人之间的缘分便是如此了。花云不在的时候,花长念和万氏对孩子们说,要惜福,要感恩,不可贪心,不可妄想。

    孩子们纷纷点头,说自己懂得。

    小花阳却是遗憾颇多,头上哥哥姐姐们与大姐情谊深厚,到自己却相处也没得几天。不过,也没有不忿,只是在花云回来时,格外珍惜的相处。

    花云更加放心了。

    一年又一年,花长念万氏相继离世,花雷花雨花冰也日渐苍老,花云心情很不好。

    风行便道:“不然,咱们找个地方隐姓埋名,收养几个孩子?”

    异能者身孕艰难,花云又有那样的变异,两人有孩子的机会太艰难。

    花云只道:“我想想吧。”

    风行便知道她不愿意,钻在飞船里鼓捣多日,对她道:“不然,我看看,能不能找机会回去?或者,能进入别的位面看看?”

    花云呆了:“能这样?能量够吗?”

    风行笑:“能量不够就收集呗。这个星球上没被发现的能量石可是丰富得很。便是我们自己能量不够,天体运动激烈时,我们也能借力打力。老婆,下令呗。”

    花云忽然笑了:“我想想。万一有危险呢,你带着我,一头扎进黑洞怎么办?”

    风行吹了声口哨:“管扎哪里去,反正我们永远在一起。”

    花云抱住他,风行紧紧回抱。

    我们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