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正文
| 繁体版

28.对峙.惩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砰”

    一份沉重的,写满了名字的名单扔在了娜萨眼前的地面上。

    在湿地的格瑞姆巴托,在被重新修缮的大厅中,昏暗的光芒照耀着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大厅,而娜萨的双手上捆束着沉重的锁链,就像是一个囚徒一般。

    “1457个平民,我信任你,才让你独当一面,我甚至打算将整个黯刃的情报组织都交给你来管理,然后,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信任...一场动乱?也许你少说了几个字...一场针对“平民”的动乱!”

    泰瑞昂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从上方的王座上传来,他轻声说:

    “在你的首肯中,这些无辜者死在了疯狂狼人的利爪之下,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把那些浓缩过的样本直接注入活人躯体里会发生些什么...告诉我,娜萨,什么时候开始,你也会用这样只知道杀戮和毁灭的疯狗去执行任务了?”

    面对这种质问,娜萨漂亮的脸上带上了一丝嘲讽的笑容,她抬起头,勇敢的直视着黑暗中的泰瑞昂,她轻声说:

    “我不是在向你学习吗?正义而伟大的陛下...”

    这一句嘲讽并没有让泰瑞昂的眼神改变,他平静的看着娜萨,他轻声问到:

    “哦?我怎么不记得我这样教过你?用无辜者的鲜血染红我的王冠?我不喜欢这样,你应该很清楚。”

    “你将沃尔夫扔进吉尔尼斯,让他在那个国家肆意传播狼人疫病的时候,你也会这么悲天悯人吗?我的陛下!”

    娜萨咬牙切齿的质问到:

    “你有考虑过那些被感染的平民会遭受到什么样的结果吗?”

    “别再扮演一个英雄了!泰瑞昂,你这张虚伪的脸让我感觉想吐!你和我没什么不一样!区别只是,你把自己的罪恶隐藏了起来,而我,我是光明正大的做。”

    尖锐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着,这种歇斯底里的气质让泰瑞昂皱起了眉头,他看着下方因为情绪的涌动而变得战栗不休的娜萨,他低声说: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难道我说错了吗?”

    娜萨的声音越发尖锐,她高喊道:

    “在你身边的时候,我学会了很多,泰瑞昂,你在有意的向我灌输你那阴霾下作的行事风格,你把我当成你的学生,把我当成你的试验品,你把一个单纯的暗夜精灵女孩变成了现在的我,变成了一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怪物!”

    “我难道不是你最优秀的作品吗?瞧,我做了你不敢做的事情,你对于未来伟大的规划,你的胜利,你想要的一切,那些你想做却被困于规则无法去做的事情,我帮你做了...这难道不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吗?成为你的影子,在光明伟大的英雄泰瑞昂身后,做一个邪恶的泰瑞昂之影。”

    “恐惧会击溃懦弱者的意志,恐惧就是黑暗最锋利的武器,我还记得你这样对我说过,不止一次...现在,我的老师,我学会了,你难道不应该感觉到骄傲吗?”

    “你这懦夫!你这...怪物!”

    “砰”

    泰瑞昂的拳头狠狠的砸在王座的扶手上,坚固的石块在这一刻纵生裂痕,黯刃之王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

    “够了!愚蠢!”

    “我教了你很多东西,娜萨,我教会了你毁灭与重建,但很可惜,你只学会了毁灭...你在质疑我亲手在吉尔尼斯布置的一切?那么让我来告诉你吧。”

    泰瑞昂大步走下石阶,他站在娜萨眼前,双手抓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黯刃之王高声喊到:

    “从沃尔夫行动到现在,被感染的吉尔尼斯人有14万,而在暴风城的仓库里,存放着21万份被稀释的月夜草药剂...只要吉尔尼斯的王权颠覆,只需要3天的时间,那个国家就会完全恢复秩序...我对我的计划可能造成的一切伤亡都有属于我的应对,告诉我,娜萨,你的行动呢?你有没有对行动里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有所准备?”

    “我给你们划了一条线,不允许你们越过它,我不允许你们屠杀平民,我束起我们的手脚,搁置亡灵最强大的武器,来和活人们作战,我不是一个疯子,娜萨,我明知道一旦亡灵大潮被完全掀起,整个大陆顷刻间就会落入我手中,但我没有那么做!”

    “因为我不想因为渴求胜利,就放任自己成为一个真正坠入黑暗的怪物,我为你们划下那条不可逾越的线,因为我不想让你们也变成怪物...我们已经够惨了,我们得有所克制,保留我们最后的感情,正是那些感情把我们和冷酷的怪物分离开。”

    “娜萨,看着我的眼睛!”

    泰瑞昂握着娜萨肩膀的双手越发用力,强迫守望者抬起头,在双目对视之中,泰瑞昂沉声说:

    “用无辜者之血作为代价,偷来的胜利我不稀罕!”

    “如果我们要胜利,我们会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去拿!这一次,你做错了事情。”

    娜萨看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她能看到那双眼睛中闪耀的痛苦与失望,这种神色让娜萨的意志变得摇曳起来,下一刻,她疯狂的挣开泰瑞昂的束缚,她手腕上的锁链骤然开裂,两把锋利的鲜血之剑在她手心迸发,交叉着抵在了泰瑞昂的脖子上。

    “但我...已经是怪物了。”

    “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娜萨,我也不会成为你想象中的她,我不会成为你想让我成为的那种人,在你亲手把我变成怪物的时候,泰瑞昂,我恨你...那种憎恨从未湮灭过!”

    鲜血守望者咬牙切齿的说:

    “别试图再影响我的意志,别再用你那该死的感情来试图改变我,我不需要感情,我是个冷酷的守望者,我不需要...”

    “是吗?”

    泰瑞昂突然向前一步,锋利的血剑擦破了他的皮肤,在黯刃之王冰冷的鲜血滴落在娜萨手上的那一刻,她就像是接触到了灼热的岩浆一样,惊慌失措的将手中的血剑扔在地面,然后任由泰瑞昂张开双臂,将她抱在怀中。

    “你真的恨我吗?我以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

    泰瑞昂在娜萨耳边轻声说,就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一般:

    “我以为,你在我一手塑造的世界里活的很快乐...原来你一直这么痛苦吗?但你需要感情,每个人都需要,不管他是死是活。”

    被抱在怀中的鲜血守望者手脚冰冷,在听到泰瑞昂的声音之后,一种被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开来,她就像是被折磨的女孩一样,疯狂的挣扎着,用双手试图推开自己的陛下,她尖声喊道:

    “我恨你!我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我不会!”

    “泰瑞昂,我恨你!”

    “你改变了我的一切,你让我体会到了守望者严厉规则之外的自由,你让我能自由的争取自己想要的一切,你把一个伟大的使命交给了我,让我的人生有了新的意义,让我能全心全意的投入其中并且感觉到存在的意义,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成为一个怪物...”

    “呜呜呜...”

    在情绪爆发的抽泣声中,娜萨的声音低沉了下来:

    “我只是想...我只是想帮你,人类帝国内部的团结一旦被打破,你就能轻而易举的击溃他们,但你不能那么做,因为有很多眼睛在看着你,你不能做出违背黯刃意志的事情,我知道,但我可以...我可以帮你,用那些你永远不会去用的手段,我可以帮你...我只想帮你。”

    “我...在一点点的失去我的坚持...一点点的靠近你,在我自己都没发现的时候!”

    “玛维的影子一天一天在我心中消散,但我确信,那不是爱,不是喜欢,对吧?...你对我施了魔法,对吧?这不是真的,对吧?”

    娜萨抬起头,哭的梨花带雨的脸上,那双血红色的双眼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泰瑞昂,后者看上去很平淡,但他眼中错乱的思绪隐瞒不了娜萨的注视。

    娜萨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她推开泰瑞昂,她骄傲的擦了擦眼泪,对泰瑞昂说:

    “我能看到,你不需要回答我,你把我从你身边支开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害怕自己的感情会背叛奥蕾莉亚...我知道...但我赢了,我赢了,泰瑞昂...你输了。”

    “够了!”

    黯刃之王沉声打断了娜萨疯癫的诉说,他冰冷的的手指放在了鲜血守望者脖子上,他看着那双眼睛。

    “到此为止了,该说再见了,不会放任你沉沦于黑暗,我宁愿你以自由的姿态归于永寂,既然是我塑造了你,那我就有责任亲手结束这一切。”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想你的,娜萨。”

    娜萨的脸色越发苍白,她感觉到了扼住脖子的手越发冰冷,但她的气息却以一种不正常的速度变得混乱了起来,在萨莱茵的力量伪装消散之后,泰瑞昂面色微变。

    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了娜萨的虚弱,但这不是因为他收紧的手指,他沉声说:

    “你!对自己做了什么?”

    “唔...”

    娜萨倒在泰瑞昂怀中,她捂着肚子,艰难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生吞圣水的感觉...可真痛苦,你千万...不要,尝试...”

    她伸出手,抚摸着泰瑞昂的脸,她低声说:

    “你是国王,你要有自己的威严...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我本来是要你做决断的,泰瑞昂...但还好,最少,最少我说出了我想说的...”

    “很抱歉,但我,我看不到你真正坐上王位的那一天了...最后,你说的没错,在黯刃的日子,我很...快乐。”

    “砰”

    紧闭的大门在这一刻被猛地推开,从黑暗神殿通过传送门急速赶来的,披着猩红色披风的奥蕾莉亚面色焦急的冲入了被死亡领主们团团围起的大厅里,她看到了弥留之际的娜萨,她狠狠的瞪了一眼泰瑞昂,俯身将娜萨抱起,一转身,就化为鲜红色的鲜血蝙蝠消失在了原地。

    泰瑞昂缓缓从地面上站起,在他脚下,是一团沾染着炽烈圣光的冰冷鲜血。

    他从未想过,一场谈话最后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而在门外,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露米娜斯胆怯的躲在麦拉身后,看到娜萨的痛苦结局,看着眼前这个她从未见过的泰瑞昂,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死亡领主,她出奇的...害怕了。

    “这就是越界的代价。”

    泰瑞昂看了一眼门外沉默的死亡领主们,冷冷的扔下了一句话。

    他转身走入了黑暗之中,这是黯刃高层内部第一次见血,这惨烈的一幕必然会留在死亡领主们心中,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最少在近期之内,娜萨的教训会让他们紧守泰瑞昂布下的那条禁忌。

    当然,这是为了他们好。

    “奥金顿战团、霜火岭战团、黑铁战团、暴风战团、卡兹莫丹战团、尖啸者军团、狂暴者战团、巨像联队...开始集结!向湿地进发!”

    泰瑞昂冰冷到极致的声音在死亡领主们内心响起,得到命令的死亡领主立刻神色一凛,转身匆忙离开,而其他死亡领主也挺直了身体,等待着一道道下发的命令,包括露米娜斯在内,所有人都知道。

    极有可能是因为娜萨的遭遇,让泰瑞昂开始厌烦软刀子割肉的游戏了。

    他要...掀桌子了。

    但愿那些人类,已经做好了准备...

    ———————————————————

    “我...我死了吗?”

    娜萨眼前悬浮着一片诡异的光晕,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一样,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的轮廓,脱离了躯体之后,灵魂似乎的变得轻飘飘,而且四周还不断有灵魂可以吞噬的养分,在维持着她的灵魂不会消散。

    而面对她的问题,很快,鲜血主母的声音就似乎在外界响起。

    “不,你没死...但你的鲁莽举动让圣水从内部破坏了你的躯体,很麻烦,大巫妖和其他巫妖正在试图净化你的躯体,但情况不容乐观,在我们找到方法之前,你得以这种姿态待在灵魂熔炉里...不得不说,娜萨,你让我很失望!”

    奥蕾莉亚的声音并没有太多责备,但娜萨却羞愧的低下了头:

    “对不起,主母,我并不是...我只是以为我死定了,在临死前,我想说出那些...但我不是故意破坏你们的感情,我没有这个想法,我很尊敬您。”

    “我觉得失望并不是因为你对我的丈夫袒露心扉,而是你因为这些小事去伤害自己。”

    奥蕾莉亚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挫败,她低声说:

    “有一个优秀配偶的麻烦就在这里,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第三者,而你,可怜的娜萨,你让我根本恨不起来,而且...从好处来想,你最少是知根知底的人,而不是随便什么地方跑来的小野猫。”

    “在他死后,你陪着他的时间,要比我更久,也许,我才是第三者...”

    “不!不是这样的,主母。”

    娜萨急忙说道:“陛下从来没有回应过我,即便是在最后时刻,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纠结,他对您很忠诚,我...我很羡慕您。”

    “好了,这些话留着等你复原之后再说吧,但你清楚一点,娜萨,对外你已经死了!泰瑞昂的威严必须得到维护,黯刃的秩序也必须得到维护!包括你的姐妹之外,鲜血守望者的编制将被彻底撤销,她们将归于我直接管理...你们将成为我的鲜血侍女,如非必要,否则你们不能再出现在其他死亡领主面前。明白吗?”

    奥蕾莉亚的话让娜萨在灵魂状态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片刻之后,她轻声说:

    “活在阴影里,正统守望者们就是这样生活的,遵命,主母。”

    在黑暗神殿的灵魂熔炉之外,奥蕾莉亚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她回头看着背后的瓦格里阿加萨,她低声说:

    “谢谢你的帮助,阿加萨,没有你,娜萨可能已经...”

    “没关系,泰瑞昂的配偶。”

    阿加萨大大咧咧的挥了挥手,她抬头看着黑暗神殿高大的穹顶,她说:

    “这座堡垒让我想起了瓦拉加尔,很不错,我喜欢这种风格,它还和瓦拉加尔一起悬浮在天空,很棒!以后这里就是我的新家了。”

    鲜血主母却没有分享阿加萨的喜悦,她的眼中闪耀着女人的疲惫。

    “娜萨...可能还有伊瑞尔,天呐...我的心真累,还好露米已经找到了麦拉,否则,我真要头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