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正文
| 繁体版

37.凋零者.隆重登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鹿盔去了德鲁斯瓦?”

    在暴风城大会议厅的地下密室中,全副武装的泰瑞昂一边整理自己随身携带的各种药剂,一边头也不回的问到,面对他这个问题,站在他身后的瓦格里阿加萨点了点头:

    “准确的说,是通过翡翠梦境,以梦境的姿态进入了德鲁斯瓦,凋零者德鲁伊们向我们共享了一一些翡翠梦境的节点,好让我们能监控隐藏在他们的翡翠梦境里的世界裂痕的活动,而按照你给我的画像对比,我可以肯定,数个小时前的那个陌生的进入者,应该就是范达尔.鹿盔。”

    “很好!”

    泰瑞昂点了点头,他从眼前的木盒里取出了一根红色的,顶端装饰着金色繁星雕饰的魔杖,放在眼前反复审视着。

    这是辛德拉的鲜血领主在今天早些时候送过来的,是莫丹特.永影和泰瑞昂的约定之物,这东西据说是当年艾萨拉女王的收藏宝物之一,在万年前由记忆最精湛的上层精灵奥术工匠制作出的精品,上层精灵们给其中掺入了一些特殊的材料,来保证这根魔杖可以实现能量的转换。

    大领主手持魔杖,像他记忆中那些奎尔萨拉斯的法师学徒一样,将红色的魔杖向外甩动,在死亡能量渗入其中的瞬间,一发蓝色的星光魔力就从魔杖顶端飞射而出,将他眼前的雕塑手中捧着的花篮砸翻在地。

    “这精准度...”

    泰瑞昂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黑暗里漫天飞舞的花瓣,他原本瞄准的,可是那雕塑的脑袋...

    大领主一边摇着头,一边将魔杖插在腰带上,他肯定用不到这玩意,这东西是给小幽灵尤娜准备的,虽然这可能不是当初尤娜丢失在阿古斯的星星魔杖,但好歹...在上层精灵工匠的努力下,它也确实能发射出奥术属性的星星了不是吗?

    在时间到达某个整点之后,一扇突然在空间中裂开的黑暗裂痕出现在了大领主眼前,这玩意就像是地地道道的地狱通道一样,在裂痕中闪耀着诡异的蓝色光晕,就像是燃烧的蓝色火焰一样,但却没有一点点温度,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风顺着通道流动,它吹拂的整个密室里都响起了诡异低沉的声音,那是死之界的风...

    在那通道另一侧还时不时有清脆的笑声传来,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显得越发渗人,那清脆的笑声不断响起,就像是在召唤泰瑞昂前往另一个世界一样。

    小幽灵尤娜已经在通道另一侧等他了,在拿到玩具熊努尔之后,尤娜可以在死之界的任何地方暂时的张开通往现世的通道,而两个人约好了时间,他们将会从上次记录的地理节点开始继续向深处探索,直到在死之界的荒原上找到一个适合建立前进基地的地方。

    在第49次踏入死之界的前一刻,泰瑞昂回头对瓦格里说:

    “继续监控德鲁斯瓦的翡翠梦境,重点放在鹿盔和茉雅娜身上,但不要太过深入凋零者的体系里,就让它继续保持中立...我需要这个组织保持中立,明白吗?”

    “了解!”

    阿加萨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这是从泰瑞昂这里学来的,而在大领主踏入通道之前,阿加萨又问到:

    “其拉虫...那些怪物准备对人类帝国动手了,按照我们了解到的消息,这应该和那位第五古神有关系,需要我们插手吗?”

    “我早已经插手其中了,阿加萨。”

    泰瑞昂头也不回的踏入了死之界的裂痕中,他的最后一句话伴随着裂痕的关闭传入了阿加萨的耳朵里:

    “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就让人类小子们吃个苦头吧,我听说,在合力“击退”我一次之后,他们最近似乎挺狂妄的...”

    ——————————————————————————————

    剃刀高地,这是位于贫瘠之地最南端,和千针石林的悬崖交汇处的一处山谷。

    之所以叫剃刀,就是因为这座山谷的背面,就像是被一把剃刀直接截断,再往前,就是数百米落差的,横跨大陆中部的大峡谷,而剃刀高地还有个奇特的风景就在于这山脉的顶部缠绕着巨量的黑色荆棘藤蔓,就像是覆盖着大地的特殊“植被”一样,这层坚韧的藤蔓就像是盾牌一样,在保护着野猪人最后的堡垒。

    而即便是对于目前控制了大半个贫瘠之地的兽人来说,剃刀高地和另一侧的剃刀沼泽都是一处凶险之地,因为这里是野猪人的大本营,在这山谷和山谷的地下隧道中,生活着近60万野猪人,从群体的力量来讲,野猪人应该是贫瘠之地除了兽人之外最强大的力量。

    就连野蛮的半人马在最强势的时候,也不敢正面挑衅这些生性狂暴的野猪人。

    但野猪人却并不是蛮族,或者说,这个奇特的文明是介于文明和蛮族之间的灰色地带,他们有一套完整的社会体系,但本身的文明强度却很弱,勉强能维持住文明的传承,但自身文明的很多优势都在漫长的时间磨砺中消散了,换句话说,这是个不断后退的文明,也许再过数十年,野猪人就会沦落到和半人马一样的蛮族地位上。

    不过,野猪人的文明问题,并非无法解决。

    “野猪人,这曾经也是一个高贵的种族。”

    换了一套长袍的范达尔.鹿盔,在凋零者全体出动的大德鲁伊们的簇拥中,在几名野猪人德鲁伊的带领下,正行走在布满了荆棘的山洞中,他的目光时不时会落在山洞两侧那些充满了原始风格的“壁画”上。

    这里是野猪人的大本营,尽管名字里有“野猪”两个字,但野猪人却并非和野猪的生活习性一样肮脏,实际上,这座山洞被打理的非常整洁,到处都安置着粗糙的火盆,那些跳动的火焰将这座山洞烘烤的非常干燥,野猪人们还开出了专门放置垃圾的山洞,让这座规模巨大的地下洞穴里也没有太多的异味。

    在一路前进的过程中,博学的大德鲁伊们也在说着关于野猪人的文明故事。

    “我还记得,在9000多年前,我们那个时代,上古之战刚刚结束,野猪人信奉的半神,强大的阿迦玛甘战死在了对抗恶魔的战争里,它的战死让整个文明世界都感觉到悲伤,而野猪人失去了自己的“神灵”,更是对他们的文明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狼人大德鲁伊拉莱尔.牙火充满怀念的抚摸着手边的墙壁,他轻声说:

    “但那时候,野猪人们还维持着氏族的文明,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文字,自己的歌谣,他们的战士高贵而强大,他们的身体里流淌着神圣的阿迦玛甘之血,在世界之树诺达希尔种下的时刻,野猪人们还派来了代表,参与那盛事。”

    “但现在,看看他们!”

    牙火扭头看向山洞深处的那些野猪人,他们如同猪型的脑袋上梳着丑陋的辫子,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茫然和愚昧,即便是那些地位高贵的野猪人祭司和战士们,身上穿着的也是手艺粗糙的皮甲和长袍,使用的是石质的武器,那些早年间被口口相传的歌谣和文字,也变成了他们无法辨认的“先祖学识”。

    “野猪人的文明崩溃了,他们快要变成野人了...这是为什么?范达尔,告诉我,在我们离开之后的9000年里,卡多雷们到底在干什么?”

    拉莱尔.牙火终于问出了内心里深埋数年的问题,他认真的看着范达尔.鹿盔,他质问到:

    “不仅仅是野猪人,我在库尔提拉斯和一些海商们交流过,他们告诉我,在遥远的诺森德,我们曾经的神圣盟友,那些信奉乌索克兄弟的熊人们,也已经回落到了部族时代...他们也只是比野猪人的文明稍好一些,为什么呢?当年那些荒野半神们为我们的世界而战死,在伟大者离开之后,难道暗夜精灵就任由曾经的盟友落魄至斯吗?”

    “卡多雷难道已经遗忘了荒野半神们为上古之战做出的贡献吗?我们连半神们遗留下来的眷族都护不住吗?”

    面对牙火的质问,鹿盔长叹了一口气:

    “我的兄弟,这9000里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我们的同胞也曾做出过错误的决定,你要理解,长生不死有时并非一种赐福,在失去对时间的敬畏之后,很多人都变得不再关注世界的变化,不再关注曾经的盟友,曾经的一切...信仰团结了我们,但也束缚了我们的脚步。”

    “9000的时间,你们就一直生活在圣山中...难以想象。”

    人类大德鲁伊“荆语者”奥尔法,这个从数千年前活到现在的,带着骨质面具的库尔提拉斯人类平静的说到:

    “暗夜精灵的文明确实缺乏探索精神,也缺乏作为最古文明的责任感,你们在这片大陆上生活了一万年,却没有影响到这片大陆的历史变迁,甚至从未有插手的痕迹...你们的文明形态,真的是让人难以想象,简直如同...”

    “一潭死水,对吧?”

    凋零者大牧首茉雅娜轻笑了一声,她接过奥尔法的话头,低声说:

    “我以前从未这样思考过卡多雷的文明,但现在回想起来,我在海加尔圣山的那些同胞们,确实每天过的清汤寡水,更可怕的是,连他们自己都已经习惯了这一潭死水的生活...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尽管那对于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你们就从没想过改变吗?”

    奥尔法扭了扭头,在骨质面具之下,人类大德鲁伊的双眼审视着身边的四个暗夜精灵,而面对他的问题,丰收男巫奥斯汀发出了一连串不知是嘲讽,还是自嘲的笑声,他说:

    “荆语者阁下,如果有一天你获得了长生不死的恩赐,你会主动选择拒绝吗?长生不死如绚丽的谎言剧毒,蒙住了所有人的双眼与心灵,让人们埋首于不死的池水中饮了又饮...而树木本身是感受不到深秋降临的,只有当所有树叶都落于地面之后,它们才会开始瑟瑟发抖...”

    说完,这暗夜精灵低下头,喃喃自语般的说到:

    “但寒冬的落雪会埋葬一切,然后在一片寂静的春天中,新的风景又会出现...改变终会到来的,但不是现在...”

    “我们到了!”

    茉雅娜的呼唤声让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洞穴中,这里是剃刀高地最下方的深邃洞穴的最深处,也是野猪人文明哪怕到了最后的凋零时刻,也不愿意放弃的神圣之地...这里是荒野半神,强大的野猪半神阿迦玛甘陨落的地方。

    在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里,那全身披满了荆棘,蛮力无穷而充满斗志的荒野半神就是在这里和强大的大恶魔,破坏者玛洛诺斯所统帅的恶魔军团死斗,在杀死了无数恶魔之后,强大的阿迦玛甘最终力竭而亡。

    传说在它死后,野猪半神的鲜血洒满了大地,这让片高地寸草不生,它身上披挂的荆棘盔甲最终散落,然后形成了包裹剃刀高地的黑色荆棘藤蔓,这里是野猪人的圣地...这些文明的失落者从未放弃过复活自己神灵的举动,但它们日渐减弱的力量无法支撑起这样的“伟业”。

    “在第一名野猪人德鲁伊加入凋零者之后,我们从他那里了解到了野猪人用邪法试图复活阿迦玛甘的举动。”

    茉雅娜看着眼前封闭的石洞,她轻声说:

    “我们派人阻止了野猪人的冒险,它们的方法太过原始,根本不可能将阿迦玛甘的灵魂从翡翠梦境里唤醒,而它们手里也缺少足够的生命能量,来为半神重塑现世的躯体...哪怕失去了一切,但它们却依然没有放弃拯救自己的救世主的使命。”

    “可惜只有暗夜精灵的翡翠梦境同时拥有这两种必备条件,但哪怕已经过去了一万年,精灵们也从未想过复活那些为世界而战死的半神们,而是任由它们的灵魂在翡翠梦境里虚度光阴。”

    “那是个愚蠢的错误!”

    已经成为凋零者大德鲁伊之一的范达尔.鹿盔上前一步,他看着眼前封印着阿迦玛甘残躯的石洞,他沉声说:

    “而现在,这个错误该被弥补了...生命之种有足够重塑半神躯体的生命能量,我会在此地布置唤醒阿迦玛甘灵魂的法阵...但诸位,我需要你们的力量。”

    “阿迦玛甘只是个开始...既然塞纳里奥议会不愿履行自己的使命,那就让我们来吧...让半神们重新回到这个世界,让那些可敬而伟大的灵魂,重新回到维持世界的生死循环的神圣战争中!”

    “千年之后,重新开启的流沙之战我们不会再输了!”

    “因为这一次,荒野神灵们,将与凋零者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