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正文
| 繁体版

60.幽魂归乡(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法罗迪斯王子这一觉睡得很沉。

    这差不多是他被诅咒之后的一万年里,睡得最好的一觉了,这位精灵帝国时期的魔法王子在香甜的梦境中梦到了上古时代的过往,那些属于艾萨拉女皇统治下的浮华美景。

    在梦中,他回到了盛世繁华的金.艾萨拉,在女王华丽如天堂的宫廷中欣赏着美丽的夜景。

    他又去了苏拉玛,那精灵帝国的明珠,那独特的魔力之树与银月光晕笼罩下的大城市融为一体,那是让人流连忘返的风景。

    在畅饮美酒之后,他又通过连接帝国各个行省的传送门,来到了一片静谧的埃雷萨拉斯,在那满藏着宝贵知识与女王的珍藏品的林间城市中,和自己的同僚以及好朋友,管理埃雷萨拉斯的另一位魔法王子托塞德林探讨关于神秘魔法的晦涩知识。

    两人相谈甚欢,而在梦境中,他们更是如同许久不见一般,聊天中都带着一丝怅然,就这样忙碌了很久很久,最终,法罗迪斯王子回到了阿苏纳,那是他所管理的精灵城市,他的宫廷并不如金.艾萨拉那么富丽堂皇,但那爬满了藤蔓的古老宫廷,却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那里是他的家。

    在法罗迪斯宫廷的守夜人们的欢呼声中,法罗迪斯王子走入宫廷之中,美丽的侍卫小姐埃迪伸手接过他的手杖和披风,在他眼前,他最忠诚的卫队长萨德斯为他推开内廷的大门,他的宫廷礼仪大臣,颇具魅力的艾瑞瑟夫人为他端来一杯热饮,而内廷大臣艾德斯长老则迟迟不见踪影...大概又借着散布的名义,去勾搭那些平民小姐了。

    在法罗迪斯王子记忆中,那位从小教导他贵族历史的长老就是如此“风流”的人物。

    哦,对了,他记忆中应该还有一位颇具技巧的调酒师...他叫什么来着?

    法罗迪斯的记忆在这一刻变得模糊起来...眼前的一切美景,一切梦境都开始扭曲,站在他身边的艾瑞色夫人变得面目狰狞,就如同死灵魔法召唤出的女妖一样,她尖叫着朝自己扑过来,而法罗迪斯王子眼前华丽的宫殿,也在顷刻间变得古老而陈旧...就如同一片废弃于时光中的废墟一样。

    一切都破碎了...

    就如同破碎的碎片一样,法罗迪斯茫然的站在那一片混沌之中,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下一刻,他被那从脚下升腾起的黑暗彻底吞没。

    一切都破碎了...一切都失去了,那只是个梦...他记起来了,他亲手毁了这一切...

    他,杀人凶手!

    “不!!!”

    法罗迪斯王子的眼睛在这一刻彻底睁开,但映入眼帘的,却并非他每日都能看到的破败宫廷,而是一个披挂着丝绸的石质屋顶,看上去像是个城堡的房间,在他头顶的丝绸上,还绘制着一个黑色断刃的标志,看上去就像是某个组织的标志一样。

    从噩梦中惊醒的法罗迪斯王子从松软的床铺上坐起,他有些茫然的打量着四周,在周围石头的墙壁上点缀着很多装饰武器,还有些精心制作的标本和宝石装饰,以法罗迪斯王子高超的审美观点来说,这些装饰物摆放的位置完全不对,看上去就像是各种文明风格的宝物被胡乱的堆砌在一起。

    嗯,充满了一股暴发户的气质。

    但那些惟妙惟肖的标本,却代表着此地主人无法掩饰的赫赫武功...在那石质的墙壁边,在那木质的架子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虫人领主的脑袋,那双无光的眼睛里还反射着这狰狞生物临死前的恐惧,而在虫子标本旁边,则是一个被切开的末日领主的骸骨。

    还有一个用戈隆牙齿点缀的壁灯,以及一个用龙骨制作的相框,里面放着一张大领主家庭的合照,在沙塔斯城的广场上,傻丫头多尔南没心没肺的快乐笑容总能感染看到这照片的每一个客人。

    法罗迪斯王子站在这些特殊的“工艺品”旁边,得益于他受到的良好贵族教育,他谨守着一名客人应有的礼节,并不触碰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只是带着一种挑剔的审美观在审视着这些玩意,同时试图从这些收藏品中,分辨出此地主人的一些特征...最少是爱好。

    这种极具贵族思维的分析一直持续到一名侍从的到来。

    “砰”

    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一名穿着红色斗篷,黑色礼服的上层精灵出现在了法罗迪斯王子面前,辛德拉精灵目前的执政官,即辛德拉13领主之首的莫丹特.永影用一万年前的礼节对这位魔法王子微微俯身,他用嘶哑低沉的声音说:

    “请随我来,尊贵的魔法王子法罗迪斯阁下,此地的主人在等着你。”

    “嗯?”

    法罗迪斯王子回过头,那虚幻的脸上闪过一丝好奇,他看着眼前这个标准的上层精灵,他低声问到:

    “你认得我?你之前见过我吗?”

    莫丹特.永影抬起头,那双血红色的眼睛让法罗迪斯王子皱起了眉头,显然,眼前这个上层精灵被某种偏向于负能量的力量污染了,但也许还保留着神智。

    “是的,法罗迪斯王子,在埃雷萨拉斯的图书馆里,我不止一次见过您,当然,一万年前的我只是个魔法学徒...我见过你,但你肯定记不住我,这没关系,一万年的时间已经改变了太多东西,对于我们这些上古遗民而言,看到每一个还幸存的同胞,都是一种莫大的慰藉。”

    永影枯瘦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冰冷而真挚的笑容,这个辛德拉萨莱茵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随我来吧,魔法王子,请不要让大领主等待太久。”

    “好吧。”

    法罗迪斯王子伸手整了整自己虚幻躯体上的魔法长袍,他拿起自己从不离身的魔法权杖,跟在莫丹特身后,走出了这城堡的房间,虽然身为诡异的鬼灵之体,但法罗迪斯王子行走的姿态依然和常人无异,作为鬼灵中少有的清醒者,他和他那些被困于记忆断层中的可怜同胞并不相同,他清楚的知道这一万年的时光是如何的难熬。

    “你叫什么名字?辛德拉精灵。”

    法罗迪斯王子轻声问到,永影则头也不回的说:

    “我叫莫丹特.永影,法罗迪斯阁下,我曾是托塞德林王子的魔法师,可惜托塞德林王子在万年的苦囚中,因为太多的接触被榨取的邪能魔力而变得疯狂,我不得不亲手终结了他可悲的生命。”

    “你!你居然杀了自己的主君!大逆不道!”

    法罗迪斯王子在这一刻握紧了手里的魔法权杖,他内心闪过一丝怒火,但永影却并不在意:

    “我知道托塞德林王子是您的至交好友,法罗迪斯阁下,但恕我直言,时代已经变了,如果你亲眼看到托塞德林堕落成了什么样的怪物,我相信,你一定会亲手杀了他...他已经不是上层精灵睿智的魔法王子了,在那具腐朽的躯壳之下,他已经变成了和恶魔无异的怪物。”

    “辛德拉在万年的苦囚之后终于自由了,我们现在没有主君,没有阶级,我们是联邦治下的种族之一,我们的人民已经享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抹自由之光,他们生活的很快乐,很充实...因此,我并不后悔刺出那一剑,或者说,那是我这一生做的第一件正确的事情。”

    永影的脚步停在了眼前大厅的大门边,他回头用血红色的目光看了一眼法罗迪斯王子,他轻声说:

    “辛德拉已经自由了,法罗迪斯阁下,也许,你的族人也会得到自由,从这个鬼灵的诅咒里...当然,这就要看你的选择了...去吧,大领主在等你。”

    “看在过去的事情上,法罗迪斯阁下,不要触怒他。”

    ——————————————

    黯刃军团在死之界的城堡的内部装饰并不奢华,比起一处舒适的居住地,这城堡更像是一个标准的军事单位,即便是用来会客的大厅,也显得非常的朴实,有一个在燃烧的大壁炉,一条铺满地面的红地毯,以及在大厅正面的墙壁上悬挂的巨幅画像。

    那是黯刃军团的死亡领主和遗忘诸王们的画像,这是一种地位的表明,也是一种纪念。

    在法罗迪斯走入大厅的时候,泰瑞昂正坐在壁炉边,在温暖的火焰的映照中,查看着一份军事报告,那是黯刃的3个军团在诺森德大陆的行动汇报,整个嚎风海湾和灰熊丘陵的巨大部分地区都已经落入了黯刃的控制中,那里的维库人“叛乱”也已经被扫平。

    作为指挥官的达纳斯.托尔贝恩正在灰熊丘陵范围内寻找重要的目标,从荒野半神乌索克的灵魂里脱离的碎片而形成的“灵魂熊”,当然,黯刃的战争贩子们正在策划一场对更西部祖达克地区的入侵行动,据说他们已经将那地方的霜巨魔信仰的数个洛阿神作为了战略目标。

    泰瑞昂一般是不干涉这种军事行动的,但他作为首领必须掌握全局,所以现在基本上他每天的工作,就是阅读这些报告和军事计划,时不时提出一些自己的意见,一个完整的官僚体系的好处就在于,很多事情都不需要首领亲力亲为,麾下们会将事情按计划的办好。

    “嗯,你醒了?”

    泰瑞昂将手里的文件合起,放在桌子上,他对身后的法罗迪斯招了招手:

    “来,坐在这里,我们聊一聊。”

    法罗迪斯王子没有拒绝,他以一个上层精灵贵族应有的得体姿态,坐在了泰瑞昂身边的椅子上,他打量着泰瑞昂,在看到了大领主与众不同的尖耳朵之后,魔法王子低声说:

    “你也是个精灵?上层精灵?还是暗夜精灵?”

    “嗯,愚蠢的血脉论。”

    泰瑞昂好不掩饰自己对于这精灵分类的厌恶,他从一边的酒柜里取出一瓶血酒,在其中加了冰块,然后将两杯殷红的酒液端起,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法罗迪斯:

    “但如果你非要刨根问底的话,我会告诉你,我是个高等精灵,介于上层精灵与暗夜精灵之间的一种...你可以认为我是上层精灵的退化物,毕竟达斯雷玛当初决定创造太阳井的时候,可没想到那东西会对他的后裔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魔力永久的改变了我们的外形,以及灵魂。”

    法罗迪斯点了点头,他看着大领主递过来的酒杯,以及那火光中酒杯里的美酒折射出的七彩光晕,他有些黯然的摇了摇头:

    “并非拒绝你的善意,但我是个鬼魂,我没有实体...我享用不了这东西。”

    “哦?”

    泰瑞昂缀饮了一口冰凉的酒液,他眯着眼睛,品味着美酒在味蕾中荡起的美好感觉,看着法罗迪斯,他轻声说:

    “睿智如你,居然还没发现吗?法罗迪斯王子,当你站在我面前的时候...你已经重新拥有了躯体...不用谢。”

    在泰瑞昂的提醒下,法罗迪斯王子这才低下头,看着自己在温暖的火光中显得越发凝实的灵魂体,除了没有血肉之外,那种鬼灵不正常的虚幻已经在他躯体上消失,在他没发现的时候,他甚至已经能感觉到壁炉中燃烧的火焰所带来的温暖。

    那种陌生的感官,是他在过去一万年的灵魂苦囚中所没有感觉到的。

    这一刻,哪怕是精灵帝国时期最睿智的魔法王子,法罗迪斯也显得有些茫然,他伸手接过泰瑞昂递来的酒杯,感觉着那杯子在手指尖映衬出的微微冰冷,他就像是一个土包子一样,将那红色的美酒放在鼻子下嗅了嗅,那种带着一丝血腥气的诡异清甜,那种陌生的嗅觉甚至让魔法王子的味蕾都爆开了。

    最终,他微微颤抖着,将手里的美酒放在嘴边,感受着那冰冷的液体顺着舌头流入嘴中,那种混乱的味觉让他在这一刻猛地瞪大了眼睛,就像是如遭雷击一样。

    这种呆滞的姿态维持了近十秒钟,直到泰瑞昂的咳嗽声将他惊醒,法罗迪斯王子在这一刻没有了敌视,没有了警惕,他重新的碧绿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泰瑞昂,他涩声说:

    “你...你到底是谁?艾萨拉女王的诅咒,居然被你...被你...”

    “艾萨拉,艾泽拉斯历史上最强大的女人,我承认她借由潮汐之石所施加的诅咒的复杂程度是我无法理解的,那个诅咒的原理非常晦涩,我解不开它,我承认。”

    泰瑞昂摇晃着酒杯,他看着法罗迪斯王子:

    “但我也不需要解开它,你们是鬼灵,死灵生物的一种特殊变种,但你们依然是死灵...只要是死灵,就得服从我为这片大地定下的规则...”

    大领主将剩下的酒液一口饮干,他放下杯子,带着笑意看向法罗迪斯王子:

    “那么重新认识一下,我,泰瑞昂.黎明之刃,这片地狱的...统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