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正文
| 繁体版

51.直面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砰砰砰”

    地面之上摇曳不断的响动让奥杜尔最深处的地窟中都回荡着低沉之音,这和尤格-萨隆的最后封印只有一墙之隔的晦暗地穴里,之前那副鲜血淋漓的样子早已经被勤劳的黯刃骑士们打扫干净。

    在此地的每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士都很清楚,自己的老大是个喜欢干净的人,他厌恶一片狼藉的战场,那会让他心情糟糕,而在目前的艾泽拉斯,还没有哪个疯子,会愿意看到老大心情糟糕时候的样子...那是必须避免出现的情况,尤其是在眼下这个时刻。

    最受信任的死亡领主们守在外围,保证不会有任何家伙闯入这片已经彻底戒严的地区,泰瑞昂则坐在自己用死亡能量塑造出的幽蓝色王座上,直到现在这个时刻,大领主还在忙着一些公事,他手里捧着一份只有代号,没有名称的计划书,正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这是一次黯刃情报局策划的行动,大领主只是提了目标,根本没有插手其中。

    而在他手边用寒冰制作的单脚桌上,还摆放着另外几份计划书。

    所以说,首领,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职位,哪怕在即将提刀开片之前,他也要先处理好自己手边的工作。

    而在大领主的王座另一侧,在这地穴更深处的地方,大守护者莱,正在和效忠于尤格-萨隆的最后一位克拉西斯将军维扎克斯在进行一场“友好”的“谈话”。

    双方谈的非常投入,谈的血花四溅,谈的骨肉横飞,谈的摧枯拉朽,谈的惨绝人寰...

    在两万五千年之前,就是维扎克斯的两个兄弟在尤格-萨隆的黑暗命令下,在提瑞斯法林地杀死了莱的兄弟提尔,那是目前所知的,唯一一个英勇战死的守护者,这个消息让苏醒的莱异常痛苦,那种难以忍受的自责在这黑暗的地穴里转化为了无法遏制的愤怒与绝对的杀意。

    莱并非一个喜欢用武器解决纷争的人,他和自己的兄弟,好战的奥丁完全不同,但就是这样一个理智的守护者,在愤怒上头之后,表现出的战斗力和那冷漠的屠杀与打击,也着实让人大开眼界...至于维扎克斯将军,谁又会为它的死而感觉到悲伤呢?

    就连它的主人尤格-萨隆都不会,黑暗而堕落的生物的最后结局就是这么惨...连死了,也无人怀念,当然,考虑到克拉西斯独特的生命形式,就算了真正下了狠手的大守护者莱,想要彻底摧毁它,也需要花一番功夫,但没关系,这就是莱想做的。

    只有在眼前丑陋生物的血肉横飞之间,在它的惨叫声中,大守护者才能感觉到那被压得喘不过气的心灵得到一丝稍微的放松...他并不是一个恶毒的灵魂,他并不以残忍为乐,但现在,他愿意将这处刑延长一些,并不是为了折磨对手,而是要让眼前这克拉西斯成为一块磨刀石,将莱的锋芒磨砺的越发锋利,直到...直面尤格-萨隆!

    然后再将他内心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愤怒,所有的茫然...统统发泄出去!

    但,任何事情,不管是快乐,还是痛苦,它都是一个过程,而有过程,就有结果,有开始,就有结束,在惨叫了近30分钟之后,无恶不作的黑暗生物终于迎来了最后的解脱...莱“仁慈”的挥剑切断了它的脖子,然后将那连带着鲜血淋漓的脊椎的丑陋头颅从这克拉西斯躯体上提了下来。

    那白色的脊椎拖在地面上,在莱行走之间,发出低沉的碰撞声,还拉出了一条绿色的,充斥着腐蚀液体的痕迹...看上去分外诡异。

    莱缩小了自己的躯体,他提着那同样被缩小的颅骨,他那金属组成的手指活动着,他看着靠在王座上,翻阅着复杂文件的大领主,这一刻,大守护者看向大领主的眼神变得很复杂。

    “我...打算把它送给你。”

    莱轻声说:

    “这是一件战利品,在泰坦们留给我们的记忆中,赠送战利品,是表示友善的方式,因为如果没有你,这一切...新的目标,新的使命,快意的复仇以及职责的真正履行,都无法实现...我感谢你,泰瑞昂,我的所有兄弟都会感谢你。”

    大领主瞥了一眼莱手里那属于克拉西斯的颅骨,他摇了摇头:

    “感谢,我心领了,这玩意,你自己留着吧...它,不怎么符合我和我妻子的审美观,我要是把这玩意挂在卧室里,孩子会被吓得睡不着的。”

    大领主的回答,让内心中涌动着复杂情绪的大守护者莱囧了一下,但考虑到大领主也许说的都是实话,所以莱也并没有表现出很愤怒的样子,他左手一抓,墨绿色缠绕着雷光的钢铁战剑便出现在了手中。

    他将手里的颅骨以一种粗鲁的形式摁在剑柄上,在雷光跳跃的灼热火焰的吞噬下,很快,那克拉西斯的颅骨便被“印”在了这把剑上,在塑造者之力的涌动中,它便成为了这把宽刃战剑独特的装饰,那细长的白色脊椎顺延在剑身中央,给这把本就狰狞的利刃,更增添了一丝霸道。

    “嗯,多少有点战士的样子了。”

    大领主旁观着这一幕,他用左手撑着下巴,轻声评价着:

    “就是要这样,放任你的怒火流淌,让你卓绝的力量为你所用,让那个崇高的目标成为你的动力,然后干脆利落的斩杀拦路的一切...这样的你,已经有资格与我同行了。”

    “那么我的兄弟奥丁肯定很符合你心目中的战士形象。”

    莱挥舞着手里的战剑,在呼啸中带着雷光的破风声中,他轻声说:

    “他是我们中最好的战士,他的一些理念也和你很相似,在解决了奥杜尔的麻烦之后,也许我们就该去将他从那长久的囚禁中释放出来,他也会为我们正义的事业奉献出力量,他不会拒绝的。”

    “奥丁?”

    听到这个名字,大领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讥讽,他摇了摇头:

    “不,他不合适,他只是一个暴君,一个表面上的战士,我不信任他,我会用我的方式...改造他。”

    “嗯?”

    莱的眼神眨了眨,他问到:

    “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呢?”

    “因为我信不过一个能亲手扭曲自己养女的怪物!”

    大领主不带一丝烟火气的重新捧起文件,他靠在王座上,轻声回答到:

    “什么样的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丧心病狂的举动?如果他对自己的亲人都没有感情,我还能指望他有多爱这个世界,有多爱他未来的战友?你明白吗?莱,我确实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坏蛋,恶棍,但我也有自己的底线...而你的兄弟奥丁,他...没有!”

    “我以为你和海拉之间是敌对的关系。”

    莱沉默了片刻,然后问道:

    “你也会怜悯她吗?”

    这个问题让大领主翻看文件的动作停了停,他看着眼前文件上附带的那张破碎群岛,冥狱入口处的魔法影像,他低声说:

    “这和怜悯无关,除去那层疯婆子的外表,以及她所掌握的危险力量之外,海拉也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被自己崇拜的父亲亲手摧毁,被迫为一个伟大的目标作出牺牲...呵呵,有时候我真的会觉得,你们这些守护者,就像是一群没有心的怪物!”

    “而奥丁,是你们之中最像怪物的那个...”

    “那你会怎么处置他?”

    莱的声音中多了一丝凝重:

    “奥丁所掌握的力量甚至比我还要更强,我不希望看到共同守卫艾露恩的力量因为内斗而被削弱,所以如果可以,你也许可以让我先去和他...”

    “不!”

    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大领主断然拒绝,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机械表的时间,又抬头看着上空不断摇曳的地层,他看也不看大守护者,他说:

    “我在试图找到一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处理方式,但其中绝对没有一种是派人去求和...区区奥丁和英灵殿,还不配让我派出使者,凡人们的工作即将进行到最后,告诉托里姆,可以开始准备解除封印了。”

    “是时候和尤格-萨隆阁下好好聊一聊了。”

    大领主放下文件,他那冰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愉悦:

    “我相信,尤格-萨隆阁下肯定已经因为无比的期待,而等的不耐烦了。”

    眼看着大领主似乎不愿意过多的讨论关于奥丁和海拉的问题,大守护者莱便知道,在大领主心中,肯定已经有了个处理的方式,在片刻的思索之后,他还是决定不参与其中,因为泰瑞昂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

    莱曾见过海拉,那时候的海拉还是个乖巧,而充满勇气与荣耀的海女巫,是泰坦造物中最有灵性的第二代,但现在,海拉却成为了恐怖的冥狱女王,这其中发生的事情的残酷程度,必然是要超过大守护者的想象的。

    而且,他很熟悉自己的兄弟奥丁的性格,那不是一个愿意屈居人下的守护者,但现在看来,最少在拯救世界的事情上,泰瑞昂已经做到的事情,早已经远远超过了奥丁的规划,最重要的是,艾露恩信任泰瑞昂,而并非奥丁。

    “是的,尤格-萨隆确实等的很“不耐烦”。”

    莱看了一眼眼前那被四重封印封闭的囚室大门,他拄着那白骨战剑,他低声说:

    “在过去45分钟里,它一直在尝试突破我的兄弟们为意志熔炉内核布下的保护封印,它已经尝试了足足175次,但好在这些让人惊讶的凡人勇士为我们赢得了足够的布局时间,看得出来,这头上古邪物在害怕,就像是一条被逼入绝路的野狗...呵,这可真罕见。”

    “啊,我的朋友莱。”

    大领主站起身,背后的王座飞快的消散为纯粹的死亡能量重新融入他的躯体,他活动了一下手臂,他转过头,笑着对莱说:

    “不要这么贬低我们的对手,这样很不礼貌,虽然我也认为它在害怕...它确实应该害怕,对吧?”

    “既然说起这个了,我就忍不住要问一问。”

    莱一边和大领主齐步向前,走向那已经开始消融封印的大门,他一边问到:

    “我在死界的囚笼里看到过克苏恩的灵魂,我不认为你感觉不到它的变化...那狡猾的上古之神其实并不像它看上去那么“虚弱”,我猜,你就那么放任不管,大概是也是在谋划些什么?对吧?”

    “啊,你真是个...嗯,大机灵鬼。”

    大领主的两只手腕向外甩动,晦暗而沉重的灰烬使者出现在他左手,而阴霾死寒的天启,或者叫死亡使者,出现在他右手,他感受着已经许久没有握持过的武器的重量,一层阴冷的死亡之力缓缓覆盖在大领主的躯体之上。

    在那蓝色雾气的涌动之间,一套闪耀着死亡灵光的黑暗之龙盔甲出现在了大领主的躯体之上,而在他头顶上,一顶寒气四溢的冰霜宝冠悬浮于灰白色的长发之上。

    他用低沉的声音说:

    “是的,曾经的克苏恩、现在的尤格-萨隆,还有未来的恩佐斯,它们有属于它们的命运,而那个命运,将由我亲手编织,我很好奇...堕落的泰坦,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憎恨虚空。”

    “它们也将成为我的武器,也将成为我的士兵,成为我的先锋...不管它们愿不愿意,这就是它们在未来的命运!”

    说完,在大领主眼前闪耀的四重古神封印在这一刻如飘散的光芒一样骤然消散,而泰瑞昂上前一步,一脚踹在了眼前的封印石门上,在那黑色的,雕刻着暗红荆棘和颅骨花纹的战靴接触到封印之门的那一刻,就如同一颗大当量的炸弹在这石门之上爆开。

    “哐”

    飞散而出的石块朝着封印内部的空间轰鸣着飞散开,而手持黑暗双刃的大领主迈步踏入了那已经尘封了数十万年的囚笼之间,他就像是打招呼一样。

    “尤格-萨隆...你的好朋友艾露恩托我来问个好。”

    “抓紧时间吃点东西,然后...”

    “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