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正文
| 繁体版

406 坦诚相见,进出一番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老话说,细节决定成败。

    很有道理。

    又有老话说,越成功的人越在意细节,而越强大的人,越不在乎细节。

    也有一定的道理。

    冰渣子不能说是一个不在意细节的人,相反,她是个心思细腻的女人,李羡鱼在她胯下苦苦挣扎了二十年,愣是没发现自己姐姐是“超人”。

    在东北的时候也没看出来,要不是上次围剿万妖盟时,她多此一举往兜里塞了进化之肉,李羡鱼估计还是不会怀疑自家姐姐。

    后来的回家试探,也只是加深怀疑而已,没有绝对的把握。她气味隐藏、改变了,可见心思细腻。

    但高手过招,招招致命,稍稍有点疏忽,就会被对方抓到马脚。

    论鬼点子,冰渣子自小就不及弟弟。

    从她进来时,李羡鱼就悄悄把手机藏起来了,扯这么多废话,主要是削弱她的警惕和分散她的注意,另一只手偷偷拨打冰渣子的手机。

    姐姐的电话号码是李羡鱼人生里第一个会背的号码,以前家里的座机除外。

    当然,这一切都有前提,必须得建立在右护法真的胸大无脑的基础上。

    这个傻妞,竟然忘了问他要回手机。

    “哈,哈哈....”李羡鱼想叉腰大笑,念及刚才自己的一番话其实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便不敢表现的太得意,装作一脸委屈:“姐,你太过分了,居然瞒着我这么久。要不是我聪明,琢磨出你的身份。将来宝泽再来一场围剿怎么办?”

    冰渣子呵呵两声:“你好聪明哦。”

    这皮笑肉不笑的语气.....

    李羡鱼怕被揍,屁颠颠的过去,绕到她身后,殷勤的捏姐姐的香肩:“没想到你居然真是万妖盟的皇,可我居然一点也不意外,好奇怪,为什么呢?”

    他脸色茫然了片刻,突然醍醐灌顶,用力击掌,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怎样?”冰渣子侧了侧头。

    “因为我家姐姐是天下地下独一无二的仙子,就该这般威风凛凛,天人之姿。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啊。”

    这一口舔的很到位,冰渣子心里怒气稍减。

    “我生气是因为你隐瞒我?当然不是啊,我生气是因为姐姐这么厉害,却狠心的把我抛弃不管不顾,太过分了。”

    冰渣子女强人的心态得到巨大满足。

    “无双战魂在你身边,我不好现身。”她解释道。

    “哎,她现在都有新的曾孙了。不要我了。”说到祖奶奶,李羡鱼叹口气。

    “也不需要她了....捏重点。”

    “哦哦。”

    这一幕如果被外面的护法看见,母子关系就实锤了,皇除了战斗,平时很忌讳与任何人肢体接触,小迷妹右护法都没碰过她一根手指。

    又说了几句,李羡鱼思忖着自己差不多把姐姐舔舒服了,言归正传:“那你该跟我说些真相了吧。”

    “真相?”

    “别闹了,咱们该坦诚相见了姐。”

    冰渣子想了想,“进化之肉的确是你爸留下来的,不是留给你,是留给我的。”

    “你当时才两岁吧。”

    “两岁怎么了,我两岁的时候,能把你从卧室拖到洗手间,给你洗个澡,再拖回来,换尿布。”

    “......”

    李羡鱼哑口无言,这段家庭传说,他听养母说过好多次,用来夸赞她女儿的早慧。

    在李羡鱼还是襁褓里的婴儿时,某天上午,养母出门买菜,把熟睡的养子留在家里,李羡鱼因为在裤裆里拉了坨粑粑,把自己臭醒了,哇哇大哭。

    豆芽菜那么点大的冰渣子就把他从床上拖下来,一路拖到客厅,丢浴盆里搅拌两下,在拖回床上.....

    幸好当时是盛夏。

    这段传说被养母津津乐道了很多年,头几年她逢着亲戚就说这事。为什么是传说,因为传说总是经过艺术加工,养母自动忽略了李羡鱼后脑勺的大包。以及从洗手间到卧室的一条水渍。

    “好,换个问题,我爸怎么死的。”

    进化之肉留给谁的不重要,姐姐的就是我的,无所谓。

    “死在觊觎宝物的血裔追杀里。”

    “可得了吧,我爸的死不简单,他既然把进化之肉留给你,肯定有所交代。”

    “或许吧。”

    “或许?”

    “记不清了,我当时才两岁。”

    “.....”你妈嗨。

    “你直说吧,有什么是能告诉我的,有什么是不能说的。”李羡鱼叹口气。

    “你问吧,我看情况回答。”她说。

    她一定是在报复我刚才的挤兑。

    李羡鱼不说话,坐在一旁,吃烤肉,生闷气。

    看了他一眼,冰渣子终究还是疼弟弟的,轻声道:“太久以前的事别问我,问了我也不知道。你爸的死是有问题,没表面的那么简单。”

    李羡鱼捕捉到她话里的意思:“所以我爸....是真的死了。”

    “嗯。”

    “所以我复活,跟进化之肉压根没关系。”

    冰渣子:“!!!”

    惊觉一不小心又被套话了,她咬牙切齿道:“你再跟我明里暗里的给我下套,我今儿一定打死你。”

    李羡鱼得到了答案,复活的事果然不简单。她应该是知道原因的,或者知道一点,但不告诉他。

    虽然不是亲姐弟,但他和冰渣子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基于这层关系,她不说,肯定有她的原因。而不是单纯的卖关子。

    “好,那就不问我爸的事,说说你。”李羡鱼盯着她:“你想干什么?”

    “自保。”

    “敌人是谁。”

    “不清楚。”

    这个回答不能让李羡鱼满意,哪有不知道自己敌人是谁的,你在和空气斗智斗勇么?

    “你这么聪明,不如你帮姐分析一下。”冰渣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听不出是请教还是考校。

    李羡鱼坐直身体。

    “你要思考几个问题:你爸是怎么得到万神宫钥匙的?怎么打开石门的?”冰渣子问。

    “背后有人在支持他。”李羡鱼说。

    这事儿他想过的,进入万神宫时,他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单凭生父一个人,打不开万神宫。

    “你爸从万神宫得到宝物的消息是怎么泄露的?”

    “他从万神宫里带出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很长时间,李羡鱼没有再说话,他低着头,眉头紧锁。

    “最后一个问题:你爸在恐惧什么?哪怕有无双战魂,有佛头,他仍旧悲观的选择死亡,甚至不愿牵连两位极道。”

    “解开这几个问题,你就知道真相了。”冰渣子说,顿了顿,她沉声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你爸恐惧的东西一直存在,即便过去二十年,牠仍然在阴影里注视着你。”

    “这就是我在警惕的敌人。我不知道牠是谁,但我猜他就隐藏在血裔界。”

    听完,李羡鱼后仰,靠在椅子上,望着洞窟顶,吐出一口浊气:“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啊。”

    我以为我已经强大了,可以摆脱血裔界各大势力的阴影,可谁能想到,更大的阴影藏在幕后。

    “有怀疑的对象吗。”

    “有很多,最值得怀疑的是你们宝泽的大老板。”

    “不可能!”李羡鱼眼睛一瞪,猛的坐直身体:“我爸死的时候,他才多大?”

    “对某些东西来说,时间和身份毫无意义。”

    “姐,你说清楚点。你的依据是什么。”

    但冰渣子没有回答,转移话题:“其实早点被你发现也好,这些事本来就是你自己的事。你需要去调查,李羡鱼已经死了,你需要换一个身份。在暗中调查此事。”

    “我祖奶奶.....”

    冰渣子冷冷的打断:“无双战魂只跟着曾孙。在我还没有踏入极道前,你最好不要暴露。如果你不想惊动隐在幕后的存在。”

    “暂时抛弃李家传人的身份吧,我会想办法给你安排一个新的身份。”

    李羡鱼纠结了很久,事情如果真如冰渣子所言,他最好的选择是以另一种身份,暗中调查。

    “好。”他点点头:“那,万神宫现在怎么样了。”

    万神宫的事没有结束,在他死的时候,那个悬挂在天空的神宫,还没有向外界展露它的面目。

    “我以为那里能得到答案,但那里什么都没有。”冰渣子难得的叹了口气。

    吃完饭,李羡鱼被安排在一个紧挨着冰渣子“闺房”的小洞窟里,有一张石床,一个衣柜。他的手机、皮夹子都在这里。

    躺在床上,点上一根烟。

    橙黄色的灯泡光芒里,青烟袅袅,他没抽,只是在思考的时候习惯性的点一根。

    她是有保留的,自己这个姐姐,就是不肯跟他坦诚相见。衣服脱啊脱,脱到就剩一套蕾丝,然后她拒绝继续脱下去。

    她笃定有幕后黑手,却不肯说出自己判断的依据和排查怀疑对象的条件。这点很正要的啊,你怎么知道自己的判断依据就一定正确?

    可看她的模样,似乎有十足的把握。

    这里,就说明她知道一些内幕,却不告诉他。

    然后,不让他以李家传人的身份出现,虽说有利于暗中调查,可言语之间,似乎对复活这件事颇为忌讳。

    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复活会牵扯出某些很重要的秘密?

    真的是可恶,你把蕾丝脱掉又怎么样嘛,我就蹭蹭,又不会进去。

    咱们二十年的感情.....让我进出一番又怎么样呢。

    “万神宫里.....什么都没有?”李羡鱼叼着烟,闭着眼,喃喃自语:“她觉得万神宫里会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