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百四十八章 广阳郡王在此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面对陈祖,这些人不管心中怎么想,却是不敢有丝毫托大,谁不知道陈祖在京中抱上了当朝左相蔡京的大腿,别看陈祖只是一名知县而已,可是就算是做为陈祖的上司的州府官员也都不敢得罪了有着大靠山的陈祖。

  也就是陈祖自身的资历不太够,不然的话,陈祖怕是要运作一番,前往苏州府、或者杭州府任职去了,那等繁华之地才是真正捞钱的好去处啊。

  不过如今陈祖心中也是万分庆幸,他庆幸自己幸好是没有前往苏州府或者杭州府,不然的话这会儿可能已经被那些叛军给扒皮抽筋了。

  送走了这些被邀请来的豪绅、富户,陈祖示意师爷前去将这些豪绅、富户所出之银钱带回府中。

  却说此时吴猛自陈祖府中离去,回到大营之中,营中几名心腹将领自然是迎了上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吴猛。

  其中一名大汉看着吴猛道“将军,知县大人怎么说,兄弟们的抚恤银子什么时候下发啊?”

  “对啊,这都过去三天时间了,兄弟们都有些急了。”

  “当初知县大人可是承诺只要打退了反贼攻城就会发放赏钱的……”

  说着几人还下意识的向着吴猛身后大营门口方向看去,似乎是在看在吴猛身后有没有跟着装了银钱的大车。

  然而大营门口方向却是什么都没有,而吴猛也是一脸的沉默。

  察觉到吴猛的一样,就算是几人反应再迟钝也意识到了不对,一人不禁开口道:“将军,难道说陈知县他想要食言不成?”

  一名小将冷笑一声道:“谁不知道陈知县人送外号死要钱,给他送钱可以,想要从他手中扣出来一枚铜钱那都难比登天,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一般,要他死可以,但是想要动他的银钱,休想。”

  大家不是不知道陈祖那死要钱的性子,毕竟陈祖的恶名在嘉兴城中那也算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然而那赏银却是陈祖当着一众将士的面所坐下的承诺,大家以为陈祖就算是再如何的死要钱,也不至于分不清楚轻重缓急,至少这赏银还是会给的。

  可是这会儿他们才发现,是他们太过高估了陈祖,小瞧了陈祖那死要钱的性子。

  众人面面相觑,突然之间,就听得一名壮汉怒声道:“狗官,真是狗官啊,我们拿命去同反贼相拼,他竟然连赏银都敢贪墨,既如此,我等还拼个什么劲,不如加入那些反贼算了……”

  吴猛闻言不禁呵斥道:“够了,这话要是传出去,那是要砍了脑袋的,陈祖虽食言,可是我等身为大宋将士,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城中百姓何辜……”

  凭借着自身威望,吴猛压下了几名心腹将领心中的不满,可是吴猛眉头却是一直紧锁着,这些心腹的不满他倒是能够压下去,可是数千将士心中的不满呢,他可没有把握压下去啊。

  果不其然,消息很快就在军中传开,一时之间,数千将士差点直接暴乱了,要不是吴猛早有防备的话,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有军中士卒成群结队的前去寻陈祖的麻烦了。

  就算是如此,吴猛花费了好一番口舌,才算是勉强镇住了这些对陈祖乃至对朝廷生出了不满的将士。

  这些士卒最是朴实不过,他们眼中,陈祖身为知县,代表的便是朝廷以及天子,而陈祖所承诺的赏银没有下发,那就代表着朝廷以及天子失信。

  也就是吴猛在军中一向威望极高,否则的话,真不知道这些士卒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陈祖派来的人自然是察觉到了军营之中的动静,第一时间便禀报给了陈祖。

  啪的一声,陈祖将一只茶杯狠狠地砸在地上,满脸怒容的吼道:“莽夫,真是一群莽夫,他们想要造反不成?”

  嘉兴城外,足足数万之多的摩尼教叛军将嘉兴城团团包围了起来,不过这些叛军虽然说人数不少,可是几乎九成的都是携裹的乱民罢了,真正拥有战斗力的也不过是上千名摩尼教信徒罢了。

  方武做为方腊的族人,尽管说一身武力很是一般,但是任人唯亲历来如是,所以方武却是成为了这一支叛军的头领。

  此刻方武正颇为恼火的看着前方的嘉兴城,方武本以为此番请命前来攻取嘉兴城,却是不曾想会几番攻打而不破,这如何不让想要在方腊面前显示一番自身能力的方武深感恼火。

  可是守城的官军竟然难得的敢战,尤其是那官军指挥使吴猛更是悍勇无比,一身武力之强放眼他所带来的人马之中,没有一个人是其敌手。

  也就在方武考虑着到底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够攻破嘉兴城的时候,突然远处隐隐可见漫天烟尘滚滚而来。

  看到那一幕,方武不由的呆了一下,要知道这里可是江南水乡,人数少了的话,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烟尘滚滚的景象。

  “难道说是大王对我迟迟攻不破嘉兴城心生不满,特意派了其他人前来攻取嘉兴城吗?”

  看到那滚滚烟尘,方武心中不禁生出这般的猜测来。

  不过方武倒是没有忘记派人前去查看,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就见几名方武手下的心腹面色惨白的跌跌撞撞跑过来,冲着方武便道:“将军,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啊,官军来了,官军来了啊……”

  方武豁然起身,一脸惊愕的看着手下喝道:“什么官军哪里来的官军?”

  随着杭州城被攻破,可以说杭州四周的官军早已经形成不了什么规模,要么是龟缩在县城当中依靠着城墙苦苦支撑,要么就是被摩尼教大军所消灭。

  如今他那手下竟然告诉他有朝廷大军前来,方武不感到惊讶才怪。

  看着心腹手下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方武冷哼一声道:“传我命令,点起人马,随本将军前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装神弄鬼的冒充官军。”

  反正从心底,方武是不信来者是官军,反倒是认为是其他人在冒充官军。

  很快在手下的簇拥之下,方武便出现在了大军阵前,在方武身后则是黑压压一片乱糟糟的叛军。

  摩尼教叛军乍一看的确是人多势众,可是仔细去瞧的话,叛军一方只能说毫无秩序可言,许多人根本就是胡乱的站在那里,一点纪律性都没有,看上去就像是一群拿着武器又不知所措的农夫。

  而在叛军前方里许远处则是黑压压的一片官军,不用说这一支算得上是孤军深入江南之地的官军不是别人,正是楚毅所率领的朝廷平叛先锋大军。

  一身戎装的鲁达虽然说光着脑袋,可是一身的煞气,自然而然所流露出来的军伍气息再是清楚不过,一看就知道鲁达乃是军伍出身。

  只是扫了对面一眼,鲁达眼中便露出不屑之色道:“真是一群乌合之众啊,也就是在这腐朽的江南之地这些乌合之众才能够威胁到那些提不起刀枪的官军,若是放在西军之中,随便一营西军兵马便可以在这些叛军当中杀个七进七出。”

  林冲听了鲁达之言不禁眼睛一亮道:“鲁提辖,那西军将士果真这般精锐不成?”

  鲁达哈哈大笑道:“其他将领麾下将士究竟如何,我自是不知,可是老种相公手下的将士绝对都是能够压着西夏人狂揍的精锐。”

  说话之间,对面却是有人冲着他们高声呼喝道:“我家将军乃是方武大人,尔等乃是何人,报上名来。”

  却是方武派了手下前来询问楚毅一行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楚毅看了杨志一眼,杨志似乎是沉吟了一番,眼睛一亮向着楚毅道:“提督,我想到了,此人若是方武的话,那么他倒是方腊的族弟,深得方腊信任,只是自身能力差了不少。”

  东厂的情报能力或许比之皇城司扎根天下百余年要差了不少,但是如果有人小觑了东厂的情报能力的话,那就太低估了东厂了。

  只看杨志能够在这短的时间内想起关于方武的情报来就足可见东厂的情报能力了。

  知晓了方武的情报的楚毅嘴角露出几分笑意看了几人一眼道:“谁替本督拿了方武来!”

  众人闻言顿时精神为之一振,只听得关胜捋着胡须向着楚毅道:“提督,就让我前去吧。”

  关胜开口,众人倒也没有同关胜去争,楚毅冲着关胜点了点头。

  一夹身下骏马,关胜当即冲出,手提大刀,纵马奔腾而来冲着方武等人高声喝道:“某家乃是朝廷平叛先锋大军校尉关胜是也,方武,还不给本将军滚出来受死。”

  方武闻言不由一愣,高声道:“尔等果真是官军不成?”

  关胜纵马而来,极短的时间内便冲到了近前,双方相距数十丈,方武已经清楚的看到了关胜。

  眼见关胜那一副神武非常的模样,方武心中顿时一紧,几乎是尖声教导:“射,给我射死他啊。”

  眨眼之间,就见一片箭雨向着关胜狠狠的射了过来,大有凭借着箭雨将关胜拦下的架势。

  然而关胜何等的修为,手中大刀猛地一挥,顿时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这一片刀光,而向着他袭来的那众多的箭矢当场便霹雳啪啪的掉了一地。

  一个踏步,大地微微震动,关胜无视了那向着自己袭来的刀枪剑戟,护身罡气猛然震动,顿时拦在其身前的一众反贼一个个的被震飞了出去。

  以关胜的修为,也就是同为天人的强者才有可能将其拦下来。然而叛军之中虽然不敢说方武的修为最强,可是却没有天人强者啊。

  方武也不过是大宗师的修为罢了,此刻面对一尊天人级别的强者,关胜当真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眨眼之家便杀透了方武身前的数十名护卫的阻拦,直接杀到了方武面前。

  “给我束手就擒吧!”

  就见关胜那蒲扇一般的大手向着方武抓了过来,方武面对关胜这一击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力当场就被关胜给抓到了手中。

  身形几个起落,关胜便带着方武回到了官军一方,这个时候叛军一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

  关胜冲着楚毅一礼道:“提督,末将不负所命,方武在此。”

  方武被关胜推到楚毅近前,噗通一声身不由己的跪倒在地,抬起头来正看到楚毅,可是看到楚毅的时候,方武愣了一下,实在是楚毅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名统兵的大将,反倒是一名书生意气的文士。

  楚毅居高临下的看着方武,在方武惊愕的目光当中缓缓开口道:“你可想活命?”

  方武被关胜所擒,心中自讨此番是必死无疑,心中已然存了死志,可是楚毅的话一下子让方武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当即便道:“要杀就杀,想要我投降的话却是休想。”

  看方武那一副心中明明害怕的可以却又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楚毅只是笑了笑道“本督要你带话给方腊,他可愿接受本督招安!”

  说完这些,楚毅凌空一指点在方武身上解开了方武身上被封的穴位,感觉到身上回归的力量,方武一脸不解的看向了楚毅。

  摆了摆手,楚毅一副赶人的架势道:“莫要忘了我所说的话,若是带不到的话,下次本督必取尔性命。”

  方武只看到在朝廷大军的一阵猛冲之下,他手下明明比之朝廷兵马还要多出几倍的手下竟然如同一张白纸一般,轻轻一捅便破了。

  兵败如山倒便是如此,明明叛军一方的人数要比官军多出好几倍来,可是却被官军给追杀,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哀嚎、哭泣,投降的叛军。

  至于说嘉兴城当中,城墙之上无精打采的守军被下方的变故给吓了一跳,虽然说先前远远的也曾见到一支人马接近,但是因为距离的缘故,守城的官军根本就不敢相信那赶来的人马会是朝廷的援军,更多的是同方武先前的想法一样,是前来攻打嘉兴的叛军。

  然而这会儿站在城墙之上的吴猛以及其手下的将领此刻皆是一副见鬼了的模样看着那正追杀叛军的官军。

  一名将领愕然道:“不是吧,我没有看错吧,城外的数万叛军竟然败了!”

  虽然所做梦都想将这些叛军给打败,可是他们也清楚,单凭他们不过数千人马,能够守住嘉兴已然是仗着城池厚实的缘故了,真的让他们出去同叛军硬拼的话,只怕是有去无回的下场。

  吴猛更是眯着眼睛,向着那正追杀叛军的官军看过去,其中旗帜众多,而吴猛所看到的更多的旗帜上都绣着一个大大的楚字。

  “奇怪了,朝廷之中什么时候多了一位楚姓将领啊。”

  如果说这真的是朝廷援军的话,那么能够被朝廷派来江南之地平叛的统帅必然不是无名之辈才是。然而吴猛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听都没有听说过军中有一个楚姓的将领。

  就在吴猛思索的时候,其手下一名将领不禁跃跃欲试的向着吴猛道:“将军,不如趁机杀出去,大家里应外合,一举歼灭了这些叛军。”

  吴猛微微颔首道:“传我将令,抽调三千人马,随本将军杀出城去。”

  很快城门开启,一队人马在吴猛的率领之下出而来城门,一边追杀叛军一边向着帅旗所在方向接近。

  大军之中,帅旗所在自然是一军之主帅的所在,所以吴猛直接奔着帅旗所在而来。

  就在吴猛接近帅旗的时候,突然一声如同惊雷一般的炸响传来,只听得武松喝道:“来者何人,广阳郡王在此,还不速速前来见驾。”

  吴猛听了先是一愣,口中嘀咕着广阳郡王,猛然之间,吴猛睁大了眼睛,一脸愕然之色的看向帅旗之下那一道迥异不俗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