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怪物聊天群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87章 第二张面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扶桑若木是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带着一副游戏中并没有多少人带的眼镜,穿着一套魔法教授的时装,一手法杖一手魔法书。

  按照云飞的描述,苏墨很快就锁定了这个人。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攻击扶桑若木,而是先攻击这十五个人里面看起来像是治疗的一个男人。

  按照云飞的说法,这个人技术非常好,经常挽救队伍于危难之中。

  如果不先解决了他的话,杀其他人有难度。

  万一哪里处理的不好,就很容易被对方翻盘,毕竟血色战旗的这些人现实里打架很厉害——曾经,到了游戏里也需要一个适应过程,目前其实都算不上高手。

  那祭祀同样穿着时装,如果不使用技能的话看起来和法师也没什么区别。

  而他的站位也很讲究,并不是最后面——那是治疗才站的位置,法师一般会朝后站,但是不会朝最后面站。

  然而,他依旧成了优先目标。

  扶桑若木其实也想跑,看到这么多面具怪人进来他就已经想跑了。

  可是他的心思比较多,一会之长,临阵脱逃算什么事,而且假寐的例子也证实了不太容易跑的掉。

  于是,他做了一件事情——把面具存放到了公会仓库里。

  苏墨他们杀光了这些蓝钻贵族的玩家,并没有发现面具掉落,于是心里就是一沉,只能发信息询问云飞。

  “麻烦了,现在怎么办?”

  狙杀蓝钻贵族的人,前前后后收获了好几十件装备,人均掉落一件半,几乎全都是不错的白银装备。

  这收获非常的不错。

  “面具在他们公会仓库里,估计一时半会都不敢拿出来了。”云飞也很无奈,他现在就是一个二五仔,被人发现就玩完了。

  “那你就在他们公会里呆着吧,什么时候拿到面具什么时候回来。”苏墨呵呵一笑。

  “呃……”云飞无语了。

  虽然面具不在了,可是该算的账依旧得算,于是血色战旗的人就一边做搞破坏的任务,一边偶遇蓝钻贵族的玩家。

  血色战旗的人也并不是没有死过。

  一般情况下,十几个人对十几个人的团战,真想搞死一两个那是很简单的事情,不过,只要对方来不及捡东西就无所谓。

  而开启公会仓库放东西,也必须在脱离战斗的情况下才能进行。

  假寐:这没法玩了,我掉了四件装备,备用的都不够用了。

  胖宝宝:呵呵,我都掉六件了,每一次都遇到面具怪人的大部队,我也没说啥,假寐老大你昨天不是赚了一千多金币,今天损失的这点不算什么吧。

  假寐:滚一边去,哪有一千多,就六百多,还分了一些给倔强青铜。

  倔强青铜:七十二个金币,六百的零头。

  胖宝宝:呵呵。

  寒蝉秋风:假寐老大,今天晚上还去打劫吗,带我去呗,我不嫌七十二金币少。

  假寐:就一个面具了,还怎么打劫。

  扶桑若木:今天晚上我去打劫算了,打到的钱平分给今天损失装备的弟兄,假寐,你明天再去吧。

  胖宝宝:就是,别光顾着自己。

  云飞扬:呃,大家都少说两句吧,我觉得咱们今天还是别蹲守面具怪人了,他们显然有了准备。

  扶桑若木:飞扬说的有理,就先这么着吧。

  发过来的这段聊天记录,苏墨看了一下之后就明白了云飞的意思,这显然是打算晚上趁扶桑若木打劫的时候动手了。

  晚上云飞通知的时候,苏墨还在杀海盗。

  杀之不尽的海盗其实是一个练级的好去处,可惜愿意来这边的人并不多,主要还是因为冷清和单调。

  耐得住寂寞才能成为游戏高手。

  这简直就是任何玩家进入游戏之后早晚都要明白的真理。

  三十三级!

  苏墨舒了口气,开始读条回程。

  目前玩家最高等级三十五,苏老爷估计连前十万名都排不进去,不过只要没拉开太大差距,他早晚都能追上前面的玩家。

  上次给的经验丸他一颗也没吃,后面又给了不少他也没用。

  只要能抽出时间,他都会争分夺秒的练级,反正苏墨和来福不同视角是独立的体力计算,他可以比其他玩家有更多的在线时间。

  “他们计划好了抢一个药店,里面据说只有一个老年NPC,白天有两个伙计,但是都会下班,地点我回头发给你。”云飞详细的讲述了一下蓝钻贵族公会的计划。

  蓝钻贵族就是一个普通的公会,领导者的保密措施做的并不完备。

  云飞这样昨天才进入他们公会的人,都可以全程参与他们所有的活动计划,云飞甚至还帮着完善了一下。

  比如砸开钱箱直接搬走,丢给其他的同伙让他们去研究开锁,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免得被闻讯赶来的NPC卫兵给堵住,据说上一次假寐他们就差一点被堵住了。

  “五号,六号,就位了没?”

  苏墨已经来到了这个镇子,他就在药店对面的裁缝铺里,一边漫不经心的和裁缝谈生意,一边开始布置人手。

  “五号就位。”

  “六号就位。”

  “七号,八号……”

  “就位!”

  “车站有情况的话,随时汇报。”

  “收到。”

  过了不多时,车站那边就汇报说见到了扶桑若木,而且还有其他几个该公会的玩家,人家堂堂一会之长,自然不可能孤身一人前来。

  可惜面具他们只有一张,能够动手的也就只有扶桑若木一个人。

  其他人确实可以对NPC动手,不过却要考虑一下打劫NPC的后果,不戴面具的打劫,身份直接就显露给NPC,接下来面临的就是整个联邦的通缉。

  “看到他过来了,七号你开始往药店走,自然一些。”苏墨话音刚落,伪装成路人的七号就开始在扶桑若木前面走进药店。

  这个时候药店里就有了三个血色战旗的玩家。

  这么晚了,药店里还有三个玩家,这有些奇怪,却远远称不上异常,所以扶桑若木并没有想太多。

  他先是朝里面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异常,然后后退两步到了药店外面。他在药店门口张望了片刻,看到周围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飞快的带上了面具。

  “八号,你也过去吧。”

  “收到。”

  在扶桑若木进去之后,又一个玩家从不远处走向药店,正常的玩家去药店买药,并没有人会怀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