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他从暖风来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六十章 洞房花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深夜的营地。

    长安搀着醉意醺然的严臻走进宿舍。

    “经……经理,别为难……为难严排长……他骗你……也是……是想让……让你高兴……他为了你……可是耗干了脑油……这……这些点子都是他想的……都是他操持的……我……我们就是搭把手……”赵铁头扒着门框,舌头捋不直了还要啰嗦,一旁的王焕奇实在看不下去,一把将他扯下台阶,顺手将门关上。

    “经理,你们早点睡!”

    “不……不能走……严排长万一挨……挨打了咋办……”

    “挨刀子也轮不到你心疼,走!你这个不长眼的!”

    “骂……骂人!我日……”

    外面的音浪渐小,脚步声也渐渐消失,不多一会儿,外面就恢复了以往的安静。

    长安把严臻扶到床边坐下,刚撒开手,他就像个不倒翁似的‘咚’地仰面倒在床上。

    她扶着额头,无奈地叹了口气,上前,半跪在床上,将搭有红喜字的枕头拿过来,垫在他的脖子下面。

    他紧锁眉头,嘴里不时哼唧两声,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

    她跪在床边,伸手在他挤成川字型的眉间揉了揉,想减轻他的痛苦。

    他果然不动了,浓眉一展,卷曲的睫毛像扇面似地颤了颤,嘴里发出轻微的鼾声。

    她松了口气,身子一软,软泥一样倒在他的身边。

    太累了。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好像从知道有这场婚礼开始,就自动陷入一种混沌错乱的状态中去了。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与他成婚,可细细思量后,又觉得没有哪一种婚礼形式能像今天一样把她感动到泪流不止。

    正如徐海晏致辞时说的,她和严臻在工作征战的公路线上喜结连理,将人生最重要的时刻留在了奉献青春的地方,这是一个令人无比自豪,无比骄傲的时刻!

    比起城市里那些豪华璀璨的婚礼现场,工地临时搭建的礼台显得有些寒酸,有些微不足道。这里没有衣衫鬓影,华灯香槟,可这里有蓝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有自信淳朴的工友,有热火朝天的在建工地,在他们看来,婚礼的实际意义远比那些虚假的表面功夫更实在,更值得人铭记终生。

    可幸福的波浪随着喜宴的尾声渐渐褪去之后,她却变得比以前还要忐忑和不安。

    她不敢想象远在苏州的宋志娟,若是知晓婚礼的事,会被气成什么样子。

    她挨几句责骂没关系,可就怕把两位老人气着了,气出个好歹来,到时才真的是罪不可赦。

    严臻虽然擅于揣摩人的心思,却根本想不到,宋志娟对她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同她一样,他选择用另一种不理智的方法同他母亲抗衡。

    说白了,他是个只注重结果不注重过程的人。

    之前在部队工地,他能绕过表白那道环节,出人意料的向她求婚,不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可能军人都有这个通病。当既定目标明确之后,他不会考虑那么多的细枝末节,只追求一个结果。可生活的大树却偏偏是由这些细枝末节生成的,没有枝杈的树干,外强中干,又怎能扛过风霜雪雨的侵袭。

    可事到如今,木已成舟,米已成炊。

    一切都已成为不可改变的定局。

    她只能接受现实,努力趟过宋志娟那道坎儿。

    可是,真的好难啊……

    好难。

    “你这个冤家……”她苦笑着捏了捏严臻高挺的鼻梁。

    “嗯……”睡梦中的他感觉到不舒服,甩甩头,脸侧向她这边。

    柔和的灯光下,那桀骜不驯的头发和靑虚虚的胡茬儿,棱角分明的下巴,浓黑纠结的眉毛,让她不禁回忆起两人初见时的情景。

    那样戏剧化的一幕,小说也虚构不了的情节,却真实地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她探出手,虚虚描画着他轮廓硬朗的五官。

    他的眉毛又黑又浓,睫毛像两个黑色的扇面,微微卷曲,看着竟比假睫毛还要精致几分,他的鼻梁像是陡峭的山峰,又高又挺,他的嘴唇饱满红润,像是剥开壳的石榴,新鲜诱人,嘴角……

    咦!

    刚觉出一丝异样,她就被骤然压下来的黑影罩住了,紧接着,惊呼声就被那石榴一样饱满红润的嘴唇紧紧的堵住,连同呼吸,一起被夺了去。

    他竟然没醉!

    故意骗她!

    “唔唔……”

    喉咙里逸出低浅的颤音,身子如同堕入火炉,炙热难当……

    不知过了多久,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亮得如同山野丛林里吃人的猛兽,紧盯她礼服领口处白皙的肌肤,倒吸口气,抱起她,一边亲吻,一边朝门口那边挪。

    她拉住他的衣袖,迷蒙的眼睛不解地看着他,“你干什么去?”

    他不说话,手一伸,啪地按灭照明灯的开关,又朝门上踢了一脚。

    “哧哧……”门外响起促狭的笑声,过了一会儿,脚步声才渐渐散去。

    长安在黑暗中捂着脸,闷头窝在他的胸前,再也不肯抬头。

    严臻咧开嘴,无声地大笑,而后,抱着他最亲爱的新娘,稳稳地朝床上一抛……

    “严……唔唔……”

    *************************

    不论对男人还是女人来讲,洞房花烛夜都是人生中最不容易的时刻之一。

    尤其是女人,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一般要承受比男人更大的压力。

    清晨。

    “长安,醒醒!”

    耳畔熟悉的呼唤把长安从梦境中脱离出来。

    她动了动眼睑,声音沙哑地咕哝道:“几点了。”

    “七点。”

    她把脸扭到一边,“我困,再睡会儿。”

    “小何打了几个电话……”

    长安一个激灵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床,“呀!”

    只见她面红耳赤地倒在枕头上,一双浓眉皱成川字型,手里却拼命拽着被头,遮掩身体上的痕迹。

    严臻眸光一暗,坐在床边,把她连同被子一起抱住。

    作势就要亲下去,却被她挡住嘴。

    “没刷牙。”

    “我不在乎。”

    “手机!”她捂着嘴唇,不让他得逞。

    怕耽搁正事,她眼光急切,神情已显焦急。

    他哧哧笑着,把安静的手机在她眼前晃了晃,“这下清醒了吧。”

    她愣了愣,伸手拧了他一下,嗔怪怒道:“你又骗我!”

    他哈哈大笑,隔着被子拍了拍她的屁股,“快起床,带你去个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