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迎亲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单于将要迎娶芳德公主,整座营地里,周元宾反而是最着急的人,四处打探消息,想尽一切办法,试图阻止这桩意外的婚事,可他胆子太小,只敢在自家亲戚间走动,旁敲侧击,一直不敢当面向单于进谏。

  浪费了多半天,眼看着前往渔阳迎亲的队伍即将返回,周元宾只得又来找徐础。

  “真是不幸。”周元宾装出同情的样子,好像他从来没有为这件事情着急,“又有消息传来,说是已经接到芳德公主,正在回来的路上,天黑之前肯定能赶回营地。唉,明天就要成亲,即便是对贺荣人来说,这也太仓促、太草率些,单于……真是没将公主当回事啊。”

  “时移事易,天成朝廷苟延残喘,有求于贺荣部,单于自然不会太看重。”

  “徐公子一点也不着急?”

  “有办法而用不上的时候,才应该着急,束手无策的时候,着急也没用。”

  “呵呵,我不信。”周元宾坐到对面,盯着徐础,“徐公子心中已有妙计,对不对?刘先生临走前告诉我,徐公子可以信赖,让我遇事难以定夺时,找徐公子商量……”

  “可你直到现在才来。”

  周元宾瞪大眼睛,“这可冤枉我了,昨晚我来过两次,徐公子不记得了?还是我第一个通知你事态的变化。到了白天,我想先不麻烦徐公子,可是找了一圈人,谁也不敢劝说单于,反而都觉得单于迎娶公主是个好主意。”

  “单于大妻也这么觉得?”

  “七妹……我现在真是琢磨不透她了,之前她还劝说单于取消平山与公主的婚事,等到单于想娶,她却不肯再劝,当着单于的面,满口赞同,还说要与公主好好相处,今后亲如姐妹。唉,别人的事情劝得,自家的事情反而劝不得。”

  “周参军之所以琢磨不透单于大妻,原因非常简单。”

  “怎么说?”

  “周参军以为单于大妻的‘自家’是周家和沈家,其实是单于和两个儿子。”

  周元宾笑道:“这可不对,没有娘家做后盾,七妹凭什么……”周元宾脸上笑容逐渐消失,“这是从前的事情,如今的七妹已经不需要后盾,反而当娘家是累赘,可是……可是总还有亲情在吧?七妹的家人还都住在晋阳,她不帮我,有何颜面再与家人往来?”

  徐础只是笑,觉得没必要回答。

  周元宾摇摇头,暂时甩掉心中的疑惑,“不说七妹,徐公子可有办法?你一定有,刘先生相信的人,绝不会错。”

  “嗯……明天成亲。”

  “是啊,再不做点什么,生米可就煮成熟饭啦。我原本还不太相信单于真会倒向天成,现在看来是真的!暗中推动之人竟然就是七妹!”周元宾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时间紧迫。”

  “非常紧迫。”

  “周参军只有一件事可做。”

  “什么?”

  “前去劝说单于大操大办,成亲既然仓促,一定要在排场上弥补一下。”

  周元宾感觉自己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呆了一会,说:“徐公子在拿我开玩笑吧?”

  徐础摇头,“这种时候了,我哪有心情开玩笑?”

  “我来求问阻止婚事的妙计,你却要‘大操大办’?”

  “你去见过单于了?”

  “呃,没有,我还没想好怎么劝说,所以才来找徐公子。”

  “周参军不敢劝谏单于。”

  “那个……不是我不敢,是满营的人都不敢。”

  “劝单于大操大办,你敢不敢?”

  “这是让单于高兴的事情,有何不敢……哦,徐公子的意思是至少先跟单于说上话?”

  “对。”

  周元宾露出笑意,“是个好主意,然后呢?讨得单于欢心之后,我该如何转变话题?”

  “不必转变。”

  “嗯?”周元宾又糊涂了。

  “周参军劝阻婚事,是为自己?”

  “当然不是,我又不认得公主。”

  “为我?”

  “呃……算是吧——徐公子明知故问,我是为沈家,为晋王。”

  “既然如此,周参军只需到单于面前说些话,让外人以为你曾经做过劝谏,也就够了,何必弃易求难,非要阻止婚事?”

  周参军一愣,随即笑道:“刘先生出这样的主意,我不意外,徐公子……嘿嘿,我不是那种人,徐公子还有别的办法吗?分析利弊、权衡得失,让单于醒悟,与沈家结盟才是最好的选择。”

  “贺荣部意在问鼎中原,单于既存此心,与天成结盟便是唯一的选择,你劝得越多,单于越会坚定,此所谓劝无可劝。”

  “为人臣者,遇事当尽心竭力,知其不可而之,单于难劝,我也要劝上一劝。天成虽有皇帝之名,但是反复无常,不值得相信,沈家与贺荣数十年通婚往来,亲如一家,这就是我要对单于说的话。我不打扰徐公子了,告辞。”

  周元宾昂首离去,要做一名“忠臣”、“谏士”,徐础心里却明白得很,周元宾一定会按自己的指点,假装劝谏,实为奉承。

  在外人眼里,徐础镇定自若,似乎完全不将婚事放在心里,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急,他在等一个消息,它却迟迟没有到来的迹象。

  按刘有终的说法,他昨天就应该与正在赶来的晋王汇合,劝他速返并州,率兵出塞,偷袭贺荣部巢穴。

  晋王如果真被说动,消息应该迅速传到贺荣部才对。

  劝说刘有终时,有一件事徐础谨慎地没有提起,但是他相信,以晋王之智,必然能够想明白:晋军不必真的出塞,那样会将晋阳老家置于危险之中,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晋王只需做出样子,传播将要出塞的消息,就能迫使单于重新做出选择。

  单于的骑兵太诱人,也太可怕,没人愿意真与他翻脸。

  可消息一直没有传来,昌言之常去打听,每次回来都是摇头。

  这一次,昌言之终于带回消息,却不是好消息,“迎亲的队伍回来了,大家都去围观,据说单于要让公主从车里走出来,步行入帐,当众展示她的美貌。单于真是……没将小郡主当回事啊。”

  昌言之习惯了“小郡主”这个称呼,经常还会冒出来。

  “这是单于大妻的主意。”徐础小声道。

  一名仆隶掀开帘子,冷冷地说:“左神卫王要你去一趟。”

  徐础被带到营地门口,贺荣平山与一群大人也在,他转身道:“待会让你与公主见一面。”

  徐础不语,心里在琢磨着他能做点什么,如果出塞的消息迟迟不来,或者晋王另有主意,他所能利用的手段只剩下老单于之死,这算不得妙招,他若在营地里散播传言,固然能令强臂单于难堪,却也将自己置于必死之地……

  至少还有一个晚上可以等,徐础只能如此劝慰自己。

  皇帝张释虞站在对面,与单于并肩,周围也都是贺荣部大人,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不是为妹妹,而是为他自己,在他心目中,皇帝应该是万物帝那种样子,无论走进谁家,都能自然而然地摆出主人的架势,他现在却要与一群粗俗的异族人混立,莫说“主人”,连“贵客”都算不上。

  寇道孤站在单于身后,他个子高,不必踮脚,就能露出多半张脸孔,看到徐础,他微微点头致意。

  天色将暗,营地里已经点起火把,通道两边的人都想看到芳德公主的真容,他们的好奇心被冠道孤的描述高高挑起,迫切地需要得到满足。

  迎亲的队伍出现在道路上,前驱骑兵一批批地赶来,通报公主将至,每次都能引起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虽然迎接的是公主一人,马车却有二十多辆,除去载人,剩下的全是嫁妆。

  张释虞远远望见暮色中的车队,稍松口气,他真担心妹妹一意孤行,因为受迫而摆出冷脸,令他难堪,长长的车队似乎表明她已经认命。

  “皇帝尚且不得自由,何况你呢?”张释虞在心里默默地劝说,打算找个机会与妹妹私下见一面,一是安慰,二是劝说她尽心讨好单于,帮帮他这个倒霉的皇帝哥哥。

  车队停下,强臂单于呜里呜啦地说了一通,再次引来欢呼,然后迈步走向车辆,要亲自请公主下车。

  车辆周围的护送者纷纷退下,他们都是渔阳官兵,垂头不敢观看,稍远一些的贺荣人则努力往前挤,希望早一眼看到公主。

  强臂单于走到车后,咳了一声,抬手掀起帘子,认真地看了一会,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他是满意还是失望。

  单于放下帘子,看一眼皇帝,又看一眼诸大人,似乎有事情难以委决。

  难道妹妹故意打扮丑陋以惹怒单于?张释虞的心猛地一跳,急忙上前,想要解释一下,“公主年纪还小……”

  单于抬手,阻止皇帝走过来,然后再次掀开帘子,探身进去,从车里拽出一个人来,是拽,而不是“请”或者“抱”。

  周围的人一开始没看清,觉得公主有些僵硬,等到单于将“公主”高高举起,他们才认出来,那不是真人,而是一具纸糊的人形,脸上粉黛俱全,颇为妖艳。

  张释虞啊了一声,后退两步,险些摔倒。

  徐础也是一惊,他知道芳德公主胆子大,可是大到这种地步,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强臂单于大声说话,愤怒而激昂。

  贺荣平山扭头向徐础译道:“大军立即出发,明早踏平渔阳城,鸡犬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