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正文
| 繁体版

第472章 折腾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要说不期盼,那怎么可能?

  不过最近国事家事就没消停过,忙的脚打后脑勺,真忘了萧宝信也不好怪他。听他这么一说,可不就彻底放飞自我了吗?

  一把扑谢显怀里,大肚子一挺,愣是吓的谢显直往后躲。

  萧宝信都呆了:“你躲什么?”

  谢显:不躲?他儿子要给撞出来了。

  “别闹啊,你挺着个肚子……”萧宝信上前要抓他,他转身就跑:“别追啊。”

  一个跑一个追,居然就这么玩儿上了,绕了好些个圈,到最后两人回过味儿来相视一笑,都有点儿脸红。

  事实上比父母年纪都要大的‘朕’:幼稚。

  谢显为遮羞,反身轻轻抱住萧宝信:

  “卿卿,愿你长寿安康。”然后在她额间印上一吻,好像这是祝福的封缄。

  萧宝信:“愿我们白头偕老,恩爱如初。”

  朕:准奏。

  这死孩子,萧宝信干笑,拍了个肚皮,示意他安静。明明是浪漫旖旎的气氛,非要加个旁白解说,在这是破坏气氛。这是儿子,还是仇人?

  萧宝信知根知底,可谢显不明就里不干了:

  “不能拍肚子啊……”这是学他以吻封缄,她这以手拍肚子贴上封条?

  萧宝信眼神那叫一个说不清道不明,如果他知道真相是不是更想去拍?

  “没有,是他……在里面踢我,我让他——安静。”最后两个字咬牙切齿。

  谢显笑喷,他家娘子有时候可爱的已经像个小孩子了。怎么能想到这样和肚子里的儿子沟通的呢,能听懂就怪了。

  “那也不能拍,万一拍坏了我儿子可怎么办?”

  “你别管,我俩就是这么沟通的。我拍一下,他是有感觉的,然后……就不动了。”萧宝信摸着肚皮,笑若春风:“有时侯他踢我一下,我拍他一下,就这么传达感情,他也能懂的,不信你拍拍?”

  谢显琢磨着自家娘子那手劲那么拍都没事儿,他柔弱书生一个该也没问题的,便顺着萧宝信的意思拍了一下,主要也是体验体验和小胎儿沟通。

  朕:我踢。

  一脚把谢显踢乐了,居然真有回应。

  又拍一下,朕又踢一脚。

  还拍,还踢。

  这俩人弄到后来,萧宝信都给拍烦了,直翻白眼:“行了,站着怪累了,这么晚,早些歇息吧。”

  谢显尽管意犹未尽,也知道不能再拍了,怕给儿子累坏了。

  两人终于躺到榻上都快要半夜了,折腾的屋外值夜的采薇都服了。明明撒出去都是独当一面,霸气侧漏的人物,尤其郎主,那可是站那里就安定人心的存在,偏偏凑到一处怎么就这么幼稚。

  还一个跑一个抓,她们超过三岁都不带玩这个的了好么。

  终于消停了,她也能睡了。

  ……

  榻上的两人又日常抱到一起,只不过随着萧宝信的肚子逐渐变大,已经由面对面抱着,变成了谢显从身后环住住萧宝信,那感觉又温馨又禁欲。

  萧宝信迷迷糊糊中,又听到谢显的心声: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檄……”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萧宝信下意识接口。

  谢显一怔,顿时俊脸通红,幸亏萧宝信此时半梦半醒——只能说没有那么清晰地围观了他的窘态……能说是幸运吗……

  他也是那啥迷了心窍,居然将萧宝信听到人心声的技能都给抛在了脑后。

  谢显默默地将头垂下,抵在萧宝信的后背。

  但愿吧,但愿明早醒来,她都不记得。

  ###

  一大早,谢家整个府里就忙起来了,袁夫人已经四五年没办过生辰宴,这次又是谢母一力主导的,从上到下没人敢懈怠,连日常躺榻上养胎的蔡夫人都现身了。

  蔡夫人老蚌怀珠,只比别人更小心谨慎,谁说这样不行,那样不准,她奉若神明。

  有夫人跟她说怀孕了不让涂脂抹粉,她就不涂。

  其实不涂就不涂吧,但她怀相还不好,脸黄鼻头大,又因袁夫人生辰穿的衣裳也比较隆重,这就更显得人黑黄不精神,容貌直接折损一半还带拐弯。

  谢显还在参加朝会,一早便去了宫里。

  萧宝信则带着有梅和棠梨捧着装有半人高的玉观音木盒子直奔自在院,不想抢了别人的风头,婆母信这个,谢显就找了能工巧匠给用一整块玉给雕出来的,珍贵就珍贵到这里。甚至连开光都想好了,联系了高僧则日上府里来。

  礼物笨重,今日前来贺寿宾客众多,她也就不凑这个兴头了。

  进去自在院,连门帘子都没挑起来就听里面莺声笑语,谢婉早就到了,正与袁夫人说话。

  一见萧宝信来,袁夫人笑了:“得亏我日常起的早,不然让你们这俩孩子给堵屋里,可丢大人了。”

  尽管鬓边已经有了白发,但是容光满面,与往日清冷孤高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连眼神都放着光一般。果然宝妈不是吹的,为了儿子,一心向佛的袁夫人也粉墨登场了。

  就看穿衣打扮,看这精神面貌,浑然与平日迥异。

  在萧宝信看来惊奇,谢婉却是看到了之前的阿娘一般,心里高兴。

  怎么说袁夫人也才四十岁不到,作为女儿,她是真心不想看到阿娘生活的死水一般,终日青灯古佛,感觉剃了头就是个纯尼姑了。

  “给阿娘贺寿,阿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萧宝信屈腰就要下跪,才跪到一半就见袁夫人腾地从榻上下来,和谢婉几乎同时把她给架起来了。

  “可别,你呀好好保重身子,给阿娘生个健健康康的孙子,就是阿娘最大的心愿了。”

  ‘不对,最大的心愿是我儿长命百岁一世无忧……要不,并列最大的心愿吧。’

  作为素昧谋面的孙儿,袁夫人表示也不好就这么排在儿子后面。可是要把儿子排在后面,她这为娘了心里肯定是不舍得。

  不过是一句话,袁夫人自己先纠结上了。

  “你们都健健康康的,长命百岁。”袁夫人似乎只一会儿就纠结完了,露出心满意足的笑:“都幸福安康……阿婉也是,但愿亲事顺利,夫妻和睦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