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谜图武探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四十四章 二女相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江程在调查取证的途中,沿街看到一处美味的小吃,忽然想起了蓝姑娘,这几天都是陆勤在照顾她,自己却跟着陆老板忙着到处搜寻证据。

    他摸了摸口袋里有些钱币,于是连忙买了一些带走有小礼包的甜品,准备给蓝姑娘带回去。

    走在街上,却迎面来了黄包车,两辆黄包车摩肩接踵似的擦肩而过,一个女人立刻跳之起来,开始咒骂,那天从名秀茶楼一闪见过,最近在调查取证的过程当中,也见到了此女的照片,他认出这人正是张朵,就是张地主的女儿,如今她已经嫁到城区。

    路过她的时候,此女毕竟如今算是附近名媛的朋友,他们都互相打了一下招呼,江程轻轻的劝道:“张姑娘,还有这位女士,就不要再生气了,你们两个同时相撞的,谁也怨不得谁,不如化干戈为玉帛……看看你们都温文尔雅的装扮,而这位女士,衣着华贵……都如此名贵身份,也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而生气,也没有受到什么伤,不过是老黄包车,蹭破了一点皮而已,这车本来就年久失修的,你们说对吗?”

    车上下来那位女士,不过二十五六岁,看起来却未经风霜的脸蛋,那头饰是已经嫁过人的,似乎是婚姻不如意,自己在街上溜达,她的心情本来就不佳,听到江程如此说,本来想还嘴几句,但是打量看见这男人可人的长相,手里拎的糕点礼物,那包装带着花朵的形状似乎是送给女人的,却抿嘴笑了:“怎么?凭你三言两语的就想打发我走吗?你是否认识她就偏向呢!让我原谅也可以,你把手中的礼物送我一半儿,我就可以放你们走。”

    张朵是个小暴脾气,却暴跳如雷的指着她说:“你少在这里要挟我们!我跟这位小少爷不过有一面之缘,也不算是熟人,他今天不过是就说了一句公道话而已,你在这里确有要挟,他这礼物指不定是送给哪个心上人的呢,送给你,成何体统,看你这样子,也像是嫁过人的吧!”

    这一番话却激怒了那位女子,她生气的走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张朵与江程。身上的香粉味道尤其浓重。

    反复思量,江程觉得,还是不要让她们二人打起来的好,于是,掂量一下手里的礼物,取出了一半,递给了眼前的这位女子:“不知这位女士如何称呼,万一将来有机会见面,好有一个问候。”

    女人唇红齿白的笑了,接过礼物:“街角的老黄太太家的,三闺女就是我了,你应该对我有所了解。”

    那个守墓的老黄太太,大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会使双枪,曾对打鬼子十几个,枪枪毙命,十分厉害,她家里的闺女们,都是厉害的主,可是听人说,三闺女还未到二十岁,就已经加入了军阀的家庭做人家丫鬟。未婚生子,都让她经历过,可惜孩子被军阀抱走了,男人后悔,打算要娶她,后她就逃婚,一直都没有回来,听说精神不好,就消失了一段时间,如今竟然回来了,没想到,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还是昨日里陆老板和陆勤当笑话似的,给他讲听的,因为看武小梅跟她的精神状态有点类似,他们二人讲这些东西的时候,是希望轮流看护的他们能好好照武小梅。

    武小梅的精神状态还比较好治疗,十天半个月就可以睡好觉,不出三个月应该就可以治愈了,趁着病情还轻,现在还来得及,只是听他们说老黄太太家这个闺女,可就走火入魔似的了。

    可是眼前所见,此女却并不像是一个精神病人,反倒精神十分的清醒,跟张朵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似乎比张朵,还有一点通情达理,只不过想找一个台阶下。

    可谁曾想,那张朵竟然是咄咄逼人的,当看到老黄闺女接过来这礼物的时候,她竟然翻了脸,伸手就过来抢:“你这疯婆子,怎么可以拿别人的礼物呢!你知道这位少爷这东西要送给谁呢?你这么厚颜无耻,而且这位少爷不是说了吗?咱们两个黄包车是同时相撞的,按理也应该送我一半。”

    张朵的花拳绣腿,立刻对着老黄闺女就挥手打过去,老黄闺女毕竟练过几下子,于是反手将她制服,礼物凌空抛出去,江程连忙伸手接住,随后老黄闺女又一把夺下,张朵又扑过来抢夺,如此一来二去的,那礼物似乎都要散了架子。

    江程:“你……你们两个真是让我无言以对了。”罢了,他将礼物对半分了,给她们一人一份,这才闭了口。

    他扬长而去,摸摸口袋里,钱已经不够了……罢了,等下次再给蓝姑娘买一份礼物吧。

    他办完事后,才赶回武校,手里拿着取好的一些资料,隐藏好了放在从屋子里走出,发觉陆勤他们都已经吃完了。

    陆勤故意的笑道:“今天真是酒足饭饱啊,蓝姑娘亲手下厨给我们做的饭菜,你再不去吃可就凉了,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忙,还是刻意的去疏远她,蓝姑娘幸亏大度,要不然换作一般的女孩子,早就要对你有怨言了。”

    江程连忙给他打了声招呼,奔向厨房,却发现,碗筷都已经刷洗干净。厨房里面空无一人,看看怀表,时间到了晚自习的时候了,武校的学生们,有的出去走走,有的就在教室里温习当天的功课。

    走到侧院,却发觉蓝笙独自一人在那里练习着长棍,几招下去,那木头人儿,被打的稀落,才发觉她的眼角竟然挂着泪珠。

    江程连忙上前,一把接过来她的木棍:“你有气,就直接对我说,不要在这里生闷气。”

    “你这个大忙人,怎么忙里偷闲来看我了?我这棍法岂不是让你耻笑,你还是去忙你的吧!”

    陆勤静悄悄的躲在墙角观看着,一边用最小的声音嗑着瓜子,犹如看好戏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