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说好的末世呢 » 正文
| 繁体版

第612-613章 官人不要!【1更+2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山城火车站外马路对面,几个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要饭花子跪成了一排,顶着炎炎烈日喊着走过路过的叔叔阿姨们行行好吧。旅客出站经过,每每都能讨得一元两元,买一袋奶。倘肯多磕几个响头,便可以买一个面包,或者几个馒头,做下奶物了。如果肯滚到车轮子下碰瓷儿,那就能吃大饭店。但这些乞丐,多是贪生怕死好吃懒做,大抵没有这样卖命。只有穿西服的,才滚到车轮子下碰瓷儿,又哭又闹,命都不要。

  卢明辉是跪着要饭而穿西服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西服,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

  他对人说话,总是军队里的专用术语,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卢,据说以前是当参谋的,要饭花子们就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做卢参谋。

  卢明辉一到,所有要饭花子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卢参谋,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

  卢明辉也不回答,对路过的旅客喊:“走过路过的叔叔阿姨们行行好吧!”

  那要饭花子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碰瓷儿了!”

  卢明辉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碰了军车的瓷儿,吊着打!”

  卢明辉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碰军车的瓷儿不能算碰瓷儿……碰瓷儿!军人的事儿,能算碰瓷儿么?”接下来便是军队里的专用术语,什么“拉出去打靶”,什么“曲线救国”之类,引得要饭花子们都哄笑起来,人行道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卢明辉讨得一元钱,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卢参谋,你真当过参谋么?”

  卢明辉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得:“那你怎的在这里要饭呢?”

  卢明辉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军队里的专用术语,一些不懂了。

  在这时候,要饭花子们也都哄笑起来,人行道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轰隆隆……”一辆辆白车牌的机甲军车组成的车队开过来停在了马路对面,它们就像是钢铁巨兽,连公共汽车在它们面前都显得弱不禁风。

  “你当过兵么?”卢明辉问身旁的要饭花子,那要饭花子略略一点头。

  卢明辉说:“当过兵……我便考你一考,你知道那些机甲军车是怎样的?”

  要饭花子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卢明辉等了许久,很恳切地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机甲军车应该记着,将来碰瓷儿的时候要用……”

  我他妈又不碰瓷儿!要饭花子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平时的时候是装甲车,打仗的时候就能变形成机甲么?”

  卢明辉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破碗,点头说:“对呀对呀!机甲军车有四种型号,你知道么?”

  那要饭花子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转过去。这时“嘭嘭嘭”的关车门声传来,驾驶机甲军车的机师们都下来了,清一色的都是校级军官,为首的肩膀上还扛着两颗金星,顿时有要饭花子叫道:“那是咱们西南军区的副总司令王守渝!卢参谋,你不是当过参谋吗,认不认识王将军?”

  卢明辉便显得很高贵冷艳的样子:“我当参谋长时,他还只是个营长!”

  要饭花子们又说:“那为什么他现在是副总司令,你却是要饭的呢?”

  卢明辉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再说罢……”

  火车站里走出来一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少年将军,一身笔挺的将校呢军装,脚踏黑皮军靴,腰挎黑色火焰,肩扛一只烤鸡,身披将军披风。

  王守渝他们立即快步迎上去,整齐划一的向着那位少年将军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又恭恭敬敬的把少年将军请上了机甲军车,在少年将军登上机甲军车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向着马路这边的要饭花子们扫了一眼。

  “原来是贝将军!”

  “地球上最年轻的四星上将,沙俄军区总司令,被誉为华夏之龙的贝将军!”

  “怪不得要王将军亲自来接,如果没有贝将军,咱们地球都被外星人占了!”

  “贝将军扛着的烤鸡是带回来的外星土特产吧?一定很好吃,吸溜儿……”

  要饭花子们议论纷纷,又有人问卢明辉:“卢参谋,你不是当过参谋吗,认不认识贝将军?”

  但卢明辉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头埋在膝盖,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当过参谋长的人,你怎的在这里要饭呢?”

  卢明辉低声说道:“犯错误,犯,犯……”

  他的眼色,很像恳求那要饭花子不要再提,要饭花子们便都笑了。等机甲军车都开走后,卢明辉端着破碗,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灰溜溜离开了。

  卢明辉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要饭花子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有人说:“卢明辉长久没有来了,还欠我一个馒头呢!”

  另一个要饭花子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

  “哦。”

  “他总仍旧是碰瓷儿,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碰到储奇门酒哥车轮子下去了。储奇门酒哥的瓷儿,碰得的么?”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写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后来打折了腿了。”

  “打折了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

  要饭花子们也不再问,仍然都跪着要饭,到了年关也没有看见卢明辉。

  大约卢明辉的确死了。

  ……

  贝龙自然也看到了混在要饭花子中间的卢明辉,上次贝龙去阿甘达布坝营救欧洲十国大使团,听说就是卢明辉在暗地里给欧洲人通风报信,所以卢明辉被以叛国罪扫地出门。或许是有人为了让卢明辉生不如死,没有把他处以死刑,而是没收一切财产。背着叛国罪的卢明辉自然没人敢拉他一把,卢明辉就只能沦落成了要饭花子,有时还碰瓷儿。

  卢明辉是没有希望东山再起了,贝龙也懒得再理会他这个卢瑟。大家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现在的卢明辉对于贝龙就是能一指头碾死的蚂蚁。

  贝龙被王守渝接回了军区开会,开会之后贝龙就先去唐家堡找唐樱了。

  他固然很思念老爸老妈,但他这次回来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要说动吕良玉前往武仙星,当然最好是天外天五大神门都去,吕良玉这边他自己就可以搞定,但万毒宫唐锦那边贝龙觉得还是请唐樱出面更有把握。

  至于其他几个门派,见剑仙宗和万毒宫去了,多半也就在地球待不住了。

  也不知道樱樱想没想我……贝龙不禁怀念起“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日子,唐樱那仿佛熟透了的水蜜桃般的身子真是让他食髓知味,回味无穷。而且自从猎户星一番盘肠大战之后,贝龙枪都锈了……

  闯入生死雾,贝龙看到了唐银和唐琳琳这对见不得光的小情侣正藏在生死雾中野战,他只是一笑而过,连手机都没有拿出来,更没有打开摄像头现场直播。

  再越过毒龙潭,贝龙看到豁牙子的龙王,他再次一笑而过,没问龙王为什么少了一颗牙,也没问是谁打的。他一路马不停蹄的来到了五花洞……

  让他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听到唐樱那宛转悠扬的箫声,反倒在响着轻柔舒缓的音乐,并且似乎还有女人在柔声细语的讲解着什么,贝龙就更奇怪了,要知道这五花洞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唐樱也不爱听什么现代音乐。

  什么鬼?

  贝龙便先给金毛鹦鹉打了个闭嘴的手势,然后悄悄的飘到了五花洞口,扒着往里一看,只见原本都没有什么现代化设备的五花洞里竟然安装上了大屏幕,此时大屏幕上正有一个女人在一边做着动作一边解说。

  大屏幕正对着紫色湘妃竹构建的竹床,唐樱趴在雪白的北极熊皮上,双臂和双膝分开,一边吸气一边拱起背部,双腿跪着高高撅起肥臀,头部向两臂中间弯,直到看到肚脐儿,然后一边呼气一边恢复之前的姿势,又一边吸气一边抬高上身,一边呼气一边后撤身体直到再度趴下……

  从贝龙的角度看去,唐樱就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舒展着她曼妙的身姿。

  看得贝龙小腹一团火热,一把将金毛鹦鹉远远丢出去,身形一闪就到了唐樱身后,刚好这时唐樱又把肥臀高高撅起,贝龙便熟练的把住了舵盘。

  “官人?”唐樱回头见了贝龙不禁又惊又喜,却又把肥臀一摆:“官人不要!”

  “错了一个字,我来惩罚你!”贝龙笑眯眯的试图控制住她,唐樱又羞又恼的摆动着肥臀躲避着贝龙的双手:“官人不要!做操的时候不要……”

  “做操?”贝龙一愣:你堂堂武帝还做什么操?《初升的太阳》还是《时代在召唤》?

  可是唐樱也不是爱开玩笑的性格,贝龙这时忽然听到大屏幕里的女人说:“骨盆振,也叫做猫姿。可以缓解腰痛,并能锻炼腹部肌肉,更好的支持变大的子宫,也可以放松骨盆的关节和肌肉,让它更柔韧,帮助顺产……”

  “顺产?”贝龙整个人都惊到了,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唐樱:“谁要生孩子?”

  唐樱秀美绝伦的小脸儿上浮起两朵红云:“当然是我了!”

  贝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的问道:“我,我,我的孩子?”

  唐樱贝齿轻咬着樱唇,狐媚大眼水汪汪雾蒙蒙的斜乜贝龙一眼:“你说呢?”

  “嘶……”贝龙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冷气:我的孩子?我这就要当爸爸了?

  虽然贝龙的身体年龄才十九岁,但他重生之前还有二十年,从心理上他早就到了当父亲的时候。两世为人这还是贝龙第一个孩子,贝龙呆滞了片刻之后欣喜若狂的一把抱住了唐樱,激动地道:“我要当爸爸了?”

  唐樱一双藕臂圈住了贝龙的脖子,狐媚大眼中泛滥着甜蜜,柔声道:“是呢!”

  “哈哈哈……”贝龙不禁放声大笑,他搂着唐樱好一番亲吻,然后又放开了唐樱,趴在她的小肚子旁边,视若珍宝的轻轻掀起大红袍,露出了那已经小有规模的小肚子,撑开的肚皮雪白粉嫩晶莹剔透,菱形的肚脐眼儿仿佛甜蜜源泉。贝龙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着唐樱的小肚子,就好像摸到了自己的孩子,又把耳朵贴在了唐樱的小肚子上,仔细倾听。

  “我听到了!他在动呢!”贝龙兴高采烈的抬起头来看唐樱,唐樱抬起青葱玉指把鬓角白云般的发丝挽到了耳后,看着贝龙激动的样子嫣然一笑:

  傻瓜!

  “对了官人,”唐樱一边温柔的用粉红指甲轻轻梳理着趴在自己肚子上的贝龙头发,一边关心的问道:“你从武仙星回来,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

  “没有什么比你们母子更要紧了!”贝龙耳朵贴在唐樱的小肚子上,倾听着孩子的声音,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我先带你去见你的公婆!”

  不能再拖了,唐樱的肚子都起来了,贝龙必须让她融入到自己的家庭里去。

  唐樱霞飞双颊的抿着小嘴儿点点头:为了贝龙和孩子,是时候回到人间了……

  于是,一天之后,贝龙带着唐樱就出现在了已经被刷成网红的贝嫂火锅店。

  贝嫂火锅店门外排得老长队伍的食客们看到唐樱都惊呆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国色天香之人!”

  “我的天哪!这么神奇吗?贝嫂火锅店走了黑玫瑰和雪莲花,又来了一朵彼岸花!”

  “为什么是彼岸花?”

  “这辈子能看到一个这种红颜祸水级的大美女就算是死了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