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夫人持剑 » 正文
| 繁体版

第12章 说不出口的真相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自己的外甥,纵是有什么小打小闹对不住的,也不至于怕成这模样吧?

    汪氏看了方大舅两眼,袖子一甩。

    “看来舅老爷是有什么要紧的事瞒着我!既然是瞒着我,还让我帮忙说话作甚?!岂不是害我落了埋怨?!哼!我可真是多管闲事,这便去了!”

    她拉了史氏就走,当大舅可吓了一大跳。这是路没走通不说,还得罪了人了!

    方大舅心慌慌,急急慌慌上前要去拉汪氏,伸了手才想着不合礼数,急道:“亲家太太,不是我有意隐瞒,是这事真的说不得啊!是我犯下的错呀!”

    汪氏转回了头去,眼中闪过得意,嘴上却道:“舅老爷这是有苦衷?若是能说,我也好帮忙呀!”

    方大舅这“苦衷”在心里多少年了,本是万万不想说的。可小儿子的命悬在铡刀上,现在也只有汪氏这条路可走,不说也得说啊!

    他叫了壶茶,将儿子和史氏请出去,把事情告诉了汪氏。

    汪氏本就好奇,这下听了方大舅的话,心头快跳了出来!

    天爷,她再也想不到的!

    难怪方家再不敢跟韩家来往,难怪韩瑞闭门不见方家人!

    只是,韩烺果真如方大舅所说,因此事才记恨的吗?

    那绝对不是!

    汪氏确信,韩烺根本不知道!

    韩烺离府那一回,那两个婆子就是她派去说话给韩烺听得,韩烺听了可不就大发雷霆,跑到韩瑞那里去质问!侯府没有管内宅的,她的眼线立时来跟他回报,韩烺父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跟她说了。

    她清楚得很,韩瑞压根就没提方氏真正的死因,而韩烺不过是以为韩瑞没有给他娘请大夫,罢了!

    汪氏心下砰砰跳,真是上天助她!

    这么个要处被她捏在手里,若是还不能让这父子反目,那可就是她的蠢笨了!

    方大舅将头垂到桌面上,汪氏看着,心里拿定了主意。

    “竟是这样!竟是这样!可这,也不能全怪舅老爷啊!舅老爷又不是神仙,哪里料得,会出现这样的事?!”

    方大舅顿了一下,慢慢抬起头来。

    这么多年,他一直后悔自责,从不敢向外说出一个字,现在无可奈何说出口,本想着放低了姿态,求了汪氏办事,只要能救下小儿子,他难堪也是愿意的!

    只是没想到,汪氏居然说不能全怪他!

    “亲家太太......愿意帮我家去跟侯爷游说?”

    方大舅问了,汪氏却摇了摇头,方大舅心头一紧,刚要说什么,就见汪氏开了口,“舅老爷何须去求侯爷,侯爷这架势,是不会原谅的!”

    “那、那我还能如何?!我妹出事,侯爷他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我只能凭此找他。可我那外甥,恐怕是恨极了我!”

    方大舅几乎要哭了出来,只是汪氏的话,让他瞬间愣住。

    “舅老爷怕是弄错了吧!你家外甥,他根本就不知道此事!”

    “什么?”方大舅有点不信。

    汪氏却是言之凿凿,“舅老爷当时没来韩家,不晓得。弟妹出事之后,侯爷就锁了院子,将烺哥儿也赶了出去,直到弟妹去了,该当烺哥儿摔盆,才将他叫进院子来,对外说弟妹得了急症殁了,对烺哥儿,也是一样的说辞!”

    “所、所以......”

    汪氏一字一顿,“所以,他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那他为何从不同方家走动?”方大舅脑子有些糊。

    汪氏笑着提醒他,“还不是方家在弟妹走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来?”

    “这也不能全怪我家,是侯爷不让我们来,话说的狠,说不要方家再害了外甥!”

    方大舅恍惚,汪氏却全都明白了。

    韩瑞全部瞒了韩烺,没有说出实情,也不让方家与韩烺再来往,只是他又觉得自己在方氏之死中,确有过错,所以即便韩烺指着鼻子骂他,是故意害死方氏,韩瑞也一句没有辩解。

    于是,才有了现在这个局面。

    这么多年,韩瑞都没说,是不会再说了吧!

    他也后悔呢!

    汪氏得了这么大的真相,简直神清气爽,心里盘算的更快了。

    “舅老爷,还是去求你那外甥吧!”

    方大舅还是有些瑟缩,“他真不知道?可万一被他知道了,我们岂不是更完了?”

    “怎么会呢?”汪氏笑了,“侯爷懊悔思过,是不会说的,我不说,你不说,他怎么可能知道?”

    “可这么多年不往来,他难道不会觉得我心虚,查到我头上来吗?”

    “那舅老爷就在他查之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啊!”

    “什么解释?”

    汪氏又笑了,“舅老爷怎么忘了?不是侯爷不让方家同韩家来往的吗?”

    方大舅愣了一阵,有点回过神来。

    “是啊,是啊!不论如何,是侯爷我们同他来往的,侯爷既然不帮忙,也就不能怪我往他头上推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毕竟我儿,没多时就要问斩了!”

    他嘀咕着,突然又问,“若是烺哥儿找侯爷对峙,侯爷也不会说破吗?”

    汪氏笃定地看过去,“不会的。难道侯爷在这事里,就没有错吗?他怎堪说?况且从前就闹过,侯爷一个字都没透漏!”

    方家大舅越听心中越定,又问了几遍汪氏此事果真可行,汪氏就一句话。

    “只要你不说破原委,只往侯爷身上推脱,此事必成!你就等着回家与儿子团聚吧!说不动以后,这锦衣卫指挥使的外甥,不仅认了外家,还将你当作父母一般呢!”

    这话说得方大舅胸口起伏。

    他虽然也考过举做过官,可从没有那个时候,头脑如此清楚!

    这汪氏真是不得了,几句话就把她点醒了,只是汪氏如何就这么好心?

    方大舅小心看了她一眼,“亲家太太教我这般,岂不是误了侯爷和烺哥这父子情?”

    汪氏没想到这糊糊涂涂的方家大舅,竟然醒悟了几分,当下高看他一眼,却也不怵,笑哼一声。

    “我只问舅老爷,是你家儿子要紧,还是人家儿子要紧?”

    “自然是我家儿子要紧!”方大舅想都不想。

    汪氏起了身,“那舅老爷还有什么要问的?”

    方大舅不说话了,脸上堆了笑,“是我唐突了,还望亲家太太,大人不记小人过才好!亲家太太快请坐,我再让人上一壶好茶来,咱们仔细推敲一遍!我这脑子,不如亲家太太好使呢!”

    *

    *从不走动的舅家,说不出口的真相。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被掩盖的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