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谋娶军妻 » 正文
| 繁体版

222鹿死谁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轩昀霆进了屋,脸色还是不好看。

    轩正琛和吕婉还没回来,饭虽然做好了,但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开餐。

    楚一跟轩瀚霆一前一后的进屋。

    看到轩昀霆一直阴着脸,轩瀚霆找了一个远离他的位置,坐下。

    而楚一,看到有轩昀霆这个靠山在,轩瀚霆就不敢跟自己犟嘴。

    于是,难得的,直接坐到了轩昀霆身边。

    轩昀霆假装着没看楚一,但脸色,却明显好了许多。

    人精似的轩瀚霆,把轩昀霆的反应,看到眼里。

    马上明白了,自己被当成了一把炮灰。

    他不得不在心里后悔,为啥要犯贱,在门外等他们一起进屋?

    有了之前的教训,轩瀚霆直接吃水果,把自己的嘴巴堵上,不想再惹祸。

    知道轩昀霆现在心情不佳,不能再惹,楚一也很聪明的,没再跟轩瀚霆找茬。

    又等了一会儿,轩正琛和吕婉回来了,全家人坐到餐厅,开始吃晚餐。

    平时,轩昀霆也很少跟大家一起聊家常,所以,他不开口,全家人也都不在意。

    可轩瀚霆嘴贱的毛病,一见到楚一,就管不住。

    “楚……”轩瀚霆刚说出一个字,就感觉到,来自轩昀霆警告的眼神。

    “嫂子,你看了何晴的新闻没?”轩瀚霆问。

    何晴嘴巴里刚好塞了食物,一听说跟何晴有关,她马上把食物咽下去。

    然后,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轩昀霆。

    “先吃饭。”轩昀霆说了一句,就接着吃饭。

    可楚一,有些等不了。

    就又把视线,转向轩瀚霆。

    “我知道的,都不算新闻了,电视、报纸上都报道了。你要是想听最新消息,还是问问哥吧。”轩瀚霆马上说。

    他可不会傻到听不出轩昀霆的意思,就是所有消息,都由他来跟楚一说。

    楚一趁着轩昀霆低头吃饭的空档,对着轩瀚霆递出一个鄙视的眼神。

    与挨揍的风险相比,轩瀚霆不会把楚一这种小鄙视,当回事。

    一边留意着轩昀霆的表情,楚一八卦的心思,着急火燎的。

    看了一下轩昀霆碗里的饭,楚一赶紧加快了自己的吃饭速度。

    平时,如果不是轩昀霆迁就她的吃饭速度,楚一是怎么都赶不上他的。

    所以,为了能早些听到想知道的八卦,楚一用了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将饭吃饭。

    在轩昀霆放下碗筷,转身走上二楼时,她也终于把最后一口饭,扒进嘴里。

    匆匆跟轩正琛和吕婉打过招呼,就紧跟着轩昀霆的身后,回了卧室。

    “何晴怎么了?”楚一一下跳动轩昀霆面前问。

    “你想知道什么?”轩昀霆问。

    “你都知道什么?”楚一像是在跟轩昀霆说绕口令一样地追问着。

    轩昀霆又看了她一眼。

    简单地将在公安局,碰上何晴的事,跟楚一说了一遍。

    “她跟人开房?”楚一不敢置信地问。

    轩昀霆没出声,只是看着楚一。

    “不太可能吧?虽然她这人性格有些怪,但还不至于嫁入安家后,再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吧?”楚一说。

    “而且,何晴又不是不长脑子,以安家的影响力,她可能前脚才进宾馆,安家后脚就收到消息了。”楚一继续说。

    “你也不算笨吗!”轩昀霆的意思,也不知是夸奖还是贬低楚一。

    “轩昀霆!”楚一一下就炸毛了。

    看到不能再逗了,轩昀霆马上收手。

    他用一只胳膊,将楚一夹起来,一个用力,就把两个人摔到了床上。

    担心摔疼楚一,轩昀霆用自己做了肉垫。

    楚一趴在轩昀霆身上,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感觉还不错,也就没急着起来。

    “何晴是被人算计了?”楚一突然说。

    “嗯。”轩昀霆给了个回应。

    “谁跟她这么大的仇,不担心得罪了安家?”楚一问。

    “两天前,安侨昇已经跟她离婚了。”轩昀霆说。

    这个情况,楚一倒是没想到。

    可能是太意外了,她呼的一下,从轩昀霆身上爬起来。

    眨巴着大眼睛,定定地看着轩昀霆。

    “都是安侨昇早就安排好的。”轩昀霆只好将答案直接公布。

    与之前的震惊相比,这次,楚一倒是显得镇定多了。

    以楚一对安侨昇的了解,他做出再龌龊的事儿,她都能接受。

    本来,在知道安侨昇娶了何晴之后,她还跟轩昀霆说,真是天生一对。

    都是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

    但现在看来,很明显,何晴根本不是安侨昇的对手。

    这么一想,楚一竟有些同情何晴了。

    不想楚一在别人的事情上,分太多心思,轩昀霆立即就转移了话题。

    “明天回公寓,看看婴儿房还缺什么,都买齐了。”轩昀霆说。

    一听轩昀霆这么说,楚一刚刚还分析安侨昇设局的心思,立即就被轩昀霆拉了回来。

    眨眼间,楚一脸上,剩下的只有严肃了。

    “你那天是抽什么风,突然之间就决定,布置婴儿房,买婴儿用品的?”楚一问。

    轩昀霆的想法,之前没跟她商量,也没有一点儿透漏。因为这个,楚一跟轩昀霆闹别扭,连话都不想跟他说。

    所以,两个人还没对要孩子这件事,认真商量过。

    看着楚一认真的样子,轩昀霆也不再避而不谈。

    “我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不管男孩还是女孩,一个身体里流着我们俩血液的孩子。”轩昀霆说。

    “为什么突然有了这个决定?”楚一只好耐着性子问。

    轩昀霆不是那种头脑一热,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人。

    但这个突然的决定,对于楚一来说,还是一时难以消化。

    “或者你不打算要孩子?”轩昀霆问。

    “没有!”楚一立即澄清。

    虽然她对轩昀霆突然之间的决定,有些不能理解,但也从没想过,不要孩子。

    而且,楚一也很喜欢孩子。

    虽然结了婚,要孩子是再普通不过的事儿,但对于还毫无心里准备的楚一来说,就如在她平静的生活中,投下了一枚炸弹。

    “你是还没准备好?”轩昀霆问。

    之前,因为楚一排斥的意味那么明显,轩昀霆以为,她是不打算要孩子。

    现在,知道楚一并没有这个想法,轩昀霆暗暗地松了口气。

    又看了轩昀霆一眼,楚一点了点头。

    虽然两个人早就领了结婚证,可仔细算来,楚一的心,真正向轩昀霆敞开,也没有多久。

    现在就要孩子,她真的是还没想好。

    “没关系,一切有我。”轩昀霆又说。

    在确定楚一并不是不想跟他生孩子,对于轩昀霆来说,所有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而楚一以为,轩昀霆这么耐心地跟她讨论这个问题,在知道她心里的矛盾后,会体贴地说,等她考虑好。

    可轩昀霆刚刚的话,明显就是,已经对这件事,做了决定。

    这个想法,让楚一一下就充满了怨气。

    之前,轩昀霆还答应她,有事,两个人商量着解决。而且,之后,他确实不再像楚一刚认识他时,那样霸道了。

    可现在,他的毛病好像又犯了。

    看到楚一脸上,已从晴转阴,有变成阴雨的趋势,轩昀霆马上,将楚一搂进怀里。

    “一一,你觉得爸现在每天过得开心吗?”轩昀霆问。

    正在气头上的楚一,根本没心思回答他的问题。

    “原本,你没出嫁前,他每天回到家,还有你陪着。可现在,你也不能时常陪在他身边,回到家,孤孤单单的就他一个人。”轩昀霆一边说,一边留意着楚一的表情。

    被轩昀霆这么一说,楚一才醒悟到,他说的是楚瑾然。

    楚一没懂轩昀霆突然提自己的爸爸,是什么意思。

    但一想到,楚瑾然每天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一个人在那个空落落的家,一股酸涩,就从心里往出涌。

    看着渲染的气氛差不多了,轩昀霆才准备接下来要说的话。

    “要是我们有了孩子,每天陪着爸,他一定会高兴得合不拢嘴,哪里还有时间孤单?”轩昀霆说着。

    他停了停,给楚一留了一些消化的时间。

    “我常年在部队里,你的工作也一定会越来越忙。要是我们陪在爸身边,都不现实。但是,如果我们有了孩子,留给爸带,虽然累一些,但他一定会很高兴的。”轩昀霆继续说。

    之前还完全没有商量余地的楚一,不知不觉中,已经在考虑轩昀霆的话了。

    看着楚一没有像刚刚,立即就反对,轩昀霆知道,自己的方法用对了。

    趁热打铁,轩昀霆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他接着跟楚一说,除了父母,就算孩子跟自己最近了。不管到什么时候,孩子都是自己的,别人抢不去。

    这话,确实打动了楚一。

    在没嫁给轩昀霆之前,楚一的亲人,只有爸爸。

    即便现在有了轩昀霆,偶尔受到一些小事刺激的时候,楚一也不免在想,这个世上,只有爸爸不会丢下她。

    现在,被轩昀霆这么一说,楚一立即就有些动心了。

    孩子是从她身体里生出来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是更改不了的事实。

    母子之情,是谁都代替不了的。

    “我们就顺气自然,不再做防护措施,什么时候有,咱们就一起迎接他。”轩昀霆的声音,从未有过的温柔。

    楚一的眼神,还有些犹豫。

    可轩昀霆哪会给她退缩的机会?

    在有了要孩子的打算后,轩昀霆就自己偷偷了恶补了一下,准爸爸和准妈妈必知常识问题。

    随之,又针对书上没理解透的问题,专门请教了妇产科专家。

    之所以今天跟楚一开诚布公地讨论这个问题,主要是,他算过了,这两天正好就是楚一的排卵期。

    而从未关注过这方面问题的楚一,对这些,根本就是“医盲”。

    第二天上午,轩昀霆就拿到了所有,安侨昇算计何晴的计划,包括那份被动了手脚的录像。

    又隔了一天,安氏集团少主离婚的消息,传遍了帝都名人界。

    随即,有消息传出,安家少奶奶被净身出户。

    一时间,安家再次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八卦。

    “都以为嫁进豪门是好事,现在看看,才新婚,就被抛弃了,连一分钱都没拿到。”

    “安家也太不厚道了,不管怎么说,也是明媒正娶的,就这么给撵出门了?”

    “真是欺负人,这不就是仗着他们安家有钱有势,在帝都一手遮天吗?”

    可能是因为安家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也可能是仇富的人太多,在传言里,何晴成了百分之百的弱者。

    这对于一直躲在家里,不敢露面的何晴来说,算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了。

    就在何晴躺在床上,为自己用可怜博得了大众的同情,对安家造成的舆论压力而沾沾自喜时,媒体上一篇《被豪门拒之门外的丑闻》的报道,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这个头条的女主,正是何晴。

    新闻里,刊登了何晴,跟人开房的照片和视频。

    所有照片和视频里,因为拍摄角度的原因,男主都是后背和头顶,而何晴,角度都是刚刚好,连表情都清晰可见。

    一时间,差不多整个帝都,都哗然了。

    对于有钱人来说,绯闻已不再算什么惊动的大事儿。

    尤其,像一夜情、出轨这些,在豪门里,更是再平常不过。

    不过就是,家家做烧酒,不漏是好手。

    然而,何晴的这些**,一爆出,就受到这么高的关注度,主要是因为,之前,她一直是被同情的一方。

    现在,事情发生了逆转。

    而且,安侨昇还主动接受了媒体采访。

    画面里的他,异常的憔悴。

    “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毕竟曾经是夫妻。我不想多对此事进行评价,只请大家对她包容,不要再为难她。”安侨昇说得很动情。

    于是,之前一直在骂安家为富不仁地那些人,马上变队,站到了安家的一方。

    在安侨昇接受采访之后,何晴那些绯闻债,都被扒了个精光。

    先从她与安父不清不楚的送别墅事件开始,再到她被安侨昇扫地出门,又有了她跟别人开房这件事加油。

    整个事件,不用安侨昇说,大众立即就捋出了其中的原委。

    “原来是受不了她水性杨花的本性,安侨昇才不得不离婚了。”

    “一定是安侨昇早就发现了她的不守妇道,忍无可忍才离婚的,不然,怎么会让她净身出户?”

    半天时间,网络上都是骂何晴的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