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002章袭警、唇印、什么都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无论是明星还是大作家,或者科技新贵巨富,就意味着有很多高质量的妹纸会汹涌而来,他都不需要担心女朋友的问题。

    人生赢家根本就不需要女朋友,一大堆愿意当亲密女性朋友的女人会把女朋友的绝大部分工作做完。

    可是……神探系统?第一个任务,就是成为正式编制的警察?

    这简直让他崩溃。

    因为,罗伯特就是美国乡镇上的地方警察,他还是沙克福德小镇的谢尔夫。

    嗯,这不是说罗伯特姓谢尔夫。

    谢尔夫(sheriff)就是小镇的治安官,或者说警长。

    这种小镇警察和大城市的PD其实略有不同,也被称为治安员,属于镇民自己花钱请的私人警察。

    作为和罗伯特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亲人,路克对小镇警察的收入很清楚。

    罗伯特的年薪也才五万四千美元,这还是税前,他还是警长,小镇普通警员年薪最低的才三万二。

    即便罗伯特的薪水,供养一家人都显得有些紧巴巴的。

    幸亏德克萨斯的税负在全美都是最低的一类,生活消费也比较低,凯瑟琳还有一份教师工资,罗伯特一家子才不至于艰难度日。

    现在,这个破系统居然要让路克去当警察,这特么不是坑人么?

    既然是神探系统,为什么他不能去当私家侦探?

    那样干得好,年入几十上百万也是可能的,有系统辅助未必不能成为有钱人。

    可当警察有什么钱途?纽约警察局的一哥年薪也不到二十多。

    当然,高层真正来钱的路子不是薪水,退休后会经营的参与演讲出书游说,轻轻松松一年赚几十上百万,这是法律允许的。

    可路克今年才十八岁,猴年马月才退休。

    而且都七老八十了才开始有钱,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更蛋疼的是,路克三天前才因为工作的事,差点和罗伯特吵起来。

    因为……罗伯特想让他高中毕业了就来小镇警局当警察,路克果断拒绝。

    他的目标是当个有钱人。

    有系统在,哪怕需要成年后才激活,那按照美国法律二十一岁就绝对成年了,都能随意买酒了,能不算成年么!

    路克顶天了再等三年而已。

    可他没想到,他就等了三天,系统就激活了,还要他去当警察。

    这特么……造孽哦!

    路克心中默默垂泪。

    他倒并不是着急。

    罗伯特虽然不是他爹,但和亲爹的关系也没差多少。

    他要改口同意去当警察,罗伯特最多嘲讽他一通,最后还是会帮他的。

    传统德州佬,当过兵,干过牧场主,最后当警察的罗伯特就是如此直爽的一个糙汉子。

    路克带着极其复杂的心情,躺在病床上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间再次睡了过去。

    很久后,耳边传来呼喊声:“路克,起床了。”

    路克迷迷糊糊地嘟囔:“不要,克莱尔,让我再睡会儿,学校都放假了。”

    那个叫喊声果然就停止了。

    片刻后,一个略带沙哑的嗓音响起:“罗伯特,路克他应该没事了,但他赖床,我喊不醒他。哦,你等下过来?嗯,好的,我还要和莎莉她们出去野营,一小时后无论你来不来,我都会走。”

    然后,房间里就窸窸窣窣的响动不停,似乎有人在忙碌着什么。

    一小时后,一股香风传来,两片温热的嘴唇在路克脸颊上亲了下:“路克,祝你好梦,罗伯特要来了哦,我就先走了。”

    路克不满地嘟囔了两声,翻了个身继续睡。

    那个女声轻笑几声,就走出了病房。

    路克再次陷入了梦乡之中。

    梦中,他一手RPG,一手冒蓝火的加特林,左右开弓,打得无数外星人狼狈逃窜,他得意地哈哈大笑:“我就是超级警察!还~有~谁~”

    然后,他突然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晃动,如同十级地震一般,周围的房屋都开始倾斜倒塌,向他砸来。

    路克惨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

    嘭!

    一声闷响后,病房里路克头晕眼花地又倒了下去,罗伯特面无表情地收回了摇晃路克肩膀的双手,摸了摸被撞得很疼的额头:“很好,看来你很精神,一大早就敢袭警。”

    路克慢慢缓过劲来,但还是龇牙咧嘴地揉着额头,口中下意识地嘲讽道:“罗伯特,我可不是罪犯,也不是你的下属,好么!”

    话说完,他突然一僵。

    完蛋了,和罗伯特吵嘴吵习惯了,这下怎么办?

    系统的第一个任务可是成为正式警察,还限时一个月。

    也就罗伯特能让他在一个月能成为正式警察,因为罗伯特就是小镇的治安官,同时也是唯一的警长。

    路克真当了警察,那罗伯特还真就是他的上司。

    不过,似乎因为他现在躺在病床上,罗伯特没有如以往那样和他争论一番,反而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路克:“如果不算刚才这下,那我想我没事了,就是有点饿。”

    罗伯特:“那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说着他就转身要出去。

    路克连忙喊住他:“别,我没什么问题了。罗伯特,载我回家吧,我想吃凯瑟琳做的早餐了。”

    罗伯特扭头:“你确定没问题?”

    路克:“我们都不是专业的,我要离开的话,肯定要医生同意吧。”

    罗伯特一想也是,干脆就出去找了医生来。

    医生过来,只是随便问了两句,就表示路克没什么大问题,可以出院了。

    但是,走之前这位医生忍不住提醒了句:“虽然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但你昨晚进来时可没脑震荡的迹象。”

    路克无奈地以手扶额,那里刚才和罗伯特的大脑袋狠狠地撞了下,确实有点疼。

    他只能无奈点头:“知道了,医生。谢谢你的提醒。”

    片刻后,路克和罗伯特坐上了F150,一路向沙克福德行去。

    开了一段路后,路克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罗伯特,我想给你说件事。”

    罗伯特看着路面,随口道:“哦,什么事?”

    路克:“嗯,我经过这几天的考虑,觉得你说的话很对。”

    罗伯特:“啊?”满脸茫然地侧头看了他一眼。

    路克:“所以,我决定了,留在镇上当警察。”

    哗啦啦!

    一串砂石翻滚摩擦的声音,公路上的F150突然歪了下,直接冲下了公路,开进了路边的荒地里。

    几秒中后,车才完全停了下来。

    幸亏这里的路边只是平地,F150也不怕这略微颠簸的荒地,车没有任何翻到的危险。

    罗伯特松开了刹车,满脸震惊地看向路克:“你……还在发烧?”

    路克翻了个白眼,他发烧那是因为系统昨晚在与他的大脑进行同步,又不是烧成智障了:“没有,医生刚才念体温你没听么?”

    罗伯特:“那你怎么会改变主意?你不是说,打死都不留在这里当警察,还说当个小警察只能穷得吃土么?”

    路克:“呵呵,说说嘛,谁让你把警察形容得好像白发工资一样。”

    罗伯特瞪起眼:“你要说去诺克斯城当警察,那真要忙一点,大城市的警察更是忙成狗。可在我们小镇上,你在我手下当警察,你以为有多累?”

    路克无奈点头认输:“好吧,我承认这点我错了,罗伯特,你是大佬。所以我这不是就准备听从你的意见了么?”

    罗伯特瞪着他片刻,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巴掌拍他肩膀上:“哈哈,你终于认输了一次!路克,记住哦,这次你认输了哦。”

    路克:“呵呵,只要您高兴,请随意。”

    接着,F150再次开上公路,一路疾驰回家,路上只有罗伯特时不时地大笑声。

    到家后,路克也懒得等罗伯特,径直推门进屋:“凯瑟琳,我回来啦。”

    一个小脑袋就从客厅那边探出来:“咦,路克,你病好了?”

    路克走过去,拍拍这个小脑袋:“好了。约瑟夫,你在干嘛?哦,你惨了,偷偷玩游戏。”

    小脑袋的主人撇撇嘴:“凯瑟琳同意我玩一小时的。再说,你又不是克莱尔,你不会告状的。”

    路克耸耸肩:“那好吧,我不会告状,但你答应了凯瑟琳,那就要按时休息。”

    约瑟夫有点不满,但还是点头:“知道了,啰嗦。”这才坐回了地板上,继续对着电视机玩游戏。

    这时,凯瑟琳从厨房中走了出来,满脸关切地看着路克。

    路克走上去,抱了她一下:“我没事了,只不过现在好饿。早餐准备好了么?凯瑟琳。”

    凯瑟琳尤自不放心,对着刚进门的罗伯特看去。

    罗伯特和她心有灵犀:“没问题了,我问过医生的。”

    凯瑟琳这才笑了起来:“那就好,快点过来,我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扭过头来,她忍不住又笑着指了指路克的脸:“不过,在吃早餐的时候,我想知道,你这小子又去勾搭了哪个年轻护士了。”

    路克莫名其妙,最后走进餐厅后,才从铮亮的不锈钢餐具上,看到了自己脸颊上似乎有一团红艳艳的东西。

    他仔细打量了下,发现那是一个鲜红的口红印,顿时无语。

    他从医院出来到家,还是和好些人打过照面的,不少人都对他面露微笑。

    之前他也没在意,沙克福德这种小地方大家彼此态度都比较友善,最多是他帅一点,别人愿意对他微笑而已。

    现在才明白,他大早上的顶着脸颊上那个鲜艳的口红印出来,所有人还会想到什么?

    那些眼神,明显是“年轻真好”的意思。

    他没有急着擦掉那口红印,反而仔细又打量了片刻,再回放了下昨天到今天的记忆。

    那边罗伯特也满脸揶揄地看着他:“怎么?想起是哪位护士小姐了么?”

    路克神色微妙:“我好像记得,前两天克莱尔和她的同学为了参加这次的高中毕业舞会,特意去买了一支口红。”

    罗伯特可是警察,还是警长,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再打量了下那唇印,顿时满头黑线:“这个疯丫头!”

    路克耸耸肩,扯出一张面巾纸,两三下就擦掉了那个唇印。

    凯瑟琳也把他的早餐端了过来。

    不过,只有路克一个人的。

    罗伯特上班前就吃过了,他只是趁着上班时间去接路克回家而已,反正这里地方小,就当顺便出来巡逻了。

    凯瑟琳则是陪约瑟夫吃的,小孩子要按时吃饭,不可能等到现在。

    路克从微波炉里拿出热好的牛奶,倒进麦片,才说了声:“嗯,我可以开始了吗?”

    凯瑟琳微笑点头:“可以了,对了,想起是哪个护士小姐了么?”

    路克淡定自若,一旁已经从冰箱里拿了罐Dr。Pepper喝着的罗伯特却扑哧一声,把口中的碳酸饮料喷了出来。

    好在他坐在路克的斜对面,喷出来的饮料并没有波及早餐。

    路克不紧不慢地拿起早餐,一份火腿生菜吐司吃了起来。

    德克萨斯有句俗话,那就是德克萨斯什么都大。

    比如眼前的这份吐司,两片吐司比普通吐司厚一倍,切面也大了一半,里面一厘米厚的火腿切片也很扎实,加上两片生菜,还有凯瑟琳自己腌制的小黄瓜切片,面包的香味,肉的香味,还有酸甜爽口的蔬菜,很对路克胃口。

    路克即便在上一世,也很喜欢吃汉堡吐司这些东西,而且不是为了省事,他是确实很喜欢那种口感。

    因此,这辈子在德克萨斯生活了十八年,路克却也没什么不习惯。

    再说了,德克萨斯居住的华人并不少,特别是休斯顿和沃斯堡,偶尔让人从那边带点中国调料回来也并不麻烦。

    在吃这一点上,他和德克萨斯很投缘。

    一份吐司连肉带菜接近一斤,几下就下了肚子,顺便把温热的牛奶燕麦片也喝了个精光,他才满足地拍拍肚子:“好舒服,回来前可把我饿惨了。”

    那边,罗伯特已经压低声音给凯瑟琳说明了那个口红印的来历,让凯瑟琳笑了起来。

    听见路克这话,她奇怪:“罗伯特没给你先买个汉堡什么的。”

    路克:“那东西哪儿有凯瑟琳你弄的东西好吃,我宁愿让罗伯特送我回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