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009章新人金句,是否亲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路克手上动作飞快,给自己的吐司抹上厚厚的一层花生酱。

    今天肯定会很忙,早餐不吃饱一点,他怕自己中午饿得腿软。

    他口中却习惯性地挑刺:“那你的意思是,只要过了今天,我就能迟到了?”

    罗伯特口中的吐司差点没喷出来,干咳了好几声,勉强灌下一口牛奶,才缓过劲儿来。

    他斗嘴很少能斗赢路克,因为他的思路总是不如某人清奇。

    两人的嘴炮仅止于此,今天一大堆事要忙。

    罗伯特吃完吐司,喝完牛奶就起身催促,路克几口喝光了牛奶,拿着一半没吃完的吐司就出门。

    那边凯瑟琳连忙走出来:“中午不回来吃饭么?”

    罗伯特:“不了,随便在外面买点就好。”

    路克却嘿嘿笑着,飞快地从凯瑟琳手中接过一个牛皮大纸袋,再用残留着面包屑的嘴给她额头来了一口:“哦,那真是太好了。感谢你给我一个人准备的午餐。”

    罗伯特脸顿时就黑了。

    原来凯瑟琳刚才就多做了一点,想让他们带上,饿了就能吃一点。

    看着两个男人一个黑着脸,一个嘻嘻哈哈地上了车,凯瑟琳脸上露出了微笑。

    两人一起去工作,感觉安心了很多。

    都是她最在乎的人,相互照顾下,应该能减小危险吧。

    当然,现在或许还是罗伯特照顾卢克,但以卢克从小到大的表现来看,很快他就能和罗伯特彼此照应了。

    凯瑟琳从来就不怀疑这一点。

    警车飞快地向诺克斯行去。

    小镇并没有法医,因此要作尸检只能送去诺克斯的鉴证科。

    不过诺克斯的鉴证科也就一般般,要是解决不了,就看小镇是否把其送到更专业的鉴证科去,比如休斯顿。

    美国和中国不同。

    他们的行政区划分从大到小依次是州县市,接下来才是更小的镇和村。

    但执法体系却是倒着来的。

    村镇警局和城市警局不管的,才是县治安官和州警的管辖范围。

    而且,镇警局并不归市警局管,更不归县警局管,而是直接对镇民负责,镇上警员的工资也是镇上的行政系统划拨。

    因此,警局之间抢案子的事屡见不鲜。

    毕竟全国各地警局都没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哪怕FBI去全国各地办案,都经常被案件当地的警局怼,觉得他们是来插手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

    镇警局只对小镇居民负责,一旦发生什么案子,最好是自己破获。

    除非无法解决,又影响恶劣,否则一般地方警局是不会把案件处理权交给其他部门的,无论这个部门是FBI还是其它警局。

    罗伯特这样急匆匆地赶去诺克斯看尸检,就是想尽快确定这个案件的性质。

    如果是那女孩自己不小心溺死,那和警局的关系不大。

    如果是人为,他就必须尽快破案。

    小镇可是好些年没出过命案了,特别是死掉的就是本镇居民的女儿,这就更不能放松。

    越快破案,才越能体现小镇警局的警员们不是薪水小偷。

    一路疾驰,不到一小时警车就到了诺克斯警局。

    不过鉴证科并不在警局内,而是在隔壁的一栋四层小楼中。

    至于这是不是因为诺克斯的警察也不想地下室里有个停尸间,就不得而知了。

    下车后,罗伯特没有立刻进去,而是看向路克:“你知道,刚刚当警察需要注意什么吗?”

    路克沉吟片刻,答道:“多听多看少说少乱动?”

    罗伯特:“……该死的,你哪儿听来的?嗯,这话真是太特么对了,还很简洁。决定了,以后这话你不准对其他人说,我要拿来训我的手下。”

    路克:……我能说,这是上一世看过的官场文里,最常用的新人金句么?

    报上了自己的姓名职务,罗伯特带着路克,根据接待处大妈的指引,找到了三号房。

    所谓三号房,也就是第三号尸检房。

    罗伯特也没什么顾忌,只是在房门上敲了几声,就推门而入。

    里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见罗伯特只是点了点头:“你来了,先等一会儿,让我喝完这杯现磨咖啡。”

    罗伯特:—_—!

    路克:(⊙_⊙?)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路克感到深深的怀疑,难道自己来的地方是咖啡厅?

    罗伯特面色不怎么好看,却没发作,反而压低声音:“他就这德行。早上开工前,非要自己弄一杯什么现磨咖啡,说不喝这一口,他一天都会提不起精神。”

    路克把声音压得更低:“你确定他说的是喝咖啡?”

    罗伯特面颊抽搐了下:“他从不沾那些玩意儿,包括杂草。我觉得,咖啡对于他来说,感觉就和杂草差不多,他对这玩意儿有瘾。”

    路克默然。

    但这还没完。

    在等待现磨咖啡弄好期间,那个中年男人打开了办公桌上的音响,声音不算特别大,但在这安静无比的尸检房里很清晰。

    是一首小提琴曲,具体是哪一首,路克听不出来,他对这东西没什么兴趣。

    不过,曲子意外的很好听。

    足足三十分钟,那个中年男人才不紧不慢地把弄出来一小杯咖啡喝了,完全没有和罗伯特两人分享的意思。

    罗伯特却也不再急躁,他知道眼前这位的脾气,那是打死都不急。

    谁让人家有本事呢!好吧,事实上是这家伙是诺克斯城唯一的正式法医。

    中年男人把自己那套喝咖啡的家伙什全收好,这才打量了路克片刻:“新人?”

    罗伯特:“我家小孩,路克。他也是一名警察,今天第一天上班。马尔斯,你能不能快点开始?”

    中年男人啧啧称奇:“呵呵,第一天上班就带我这里来,你确定是他亲生的?”

    路克微笑不语,贯彻自己少说的方针,边上不是还有罗伯特在么。

    果然,罗伯特面色黑了下来:“马尔斯,不要拿我的家人开玩笑。”

    这个叫马尔斯的中年男人一愣,歉意地笑了笑:“对不起,和局里那些贱人开习惯了玩笑。你知道,之前汉克……呃,算了不提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