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207章给小费,喝咖啡(2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路克才进去,就见雷托妹妹正在用一把小刀割双手上的绳子。

    可惜小刀不太锋利,她手的姿态也很别扭,用不上劲。

    路克莞尔一笑:这小姑娘还是很顽强的嘛!

    他也不耽搁,过去后一把抽走了她手中的小刀扔开,顺手一个黑布袋就把她脑袋笼起来,扛上肩膀,射出钩索,升上天窗。

    两分钟后,路克带着小女孩出现在了几百米外的小巷中。

    割开她被捆绑着的双手和双脚,他再把刚才从大汉K2身上摸来的手枪塞到她手中:“祝你好运!孩子。”

    他的身影就越过了边上的围墙,消失不见。

    小女孩一把扯下头上的黑布袋,四下打量,却看不见任何一个人。

    再看看手中的手枪,她咬咬牙,把它揣进怀里,飞快地离开。

    路克此刻站在她不远处的楼房屋顶,看着那小小的背影远去,笑了笑,扭头注视着那个街头堡垒。

    片刻后,轰隆轰隆的几声巨响,然后就是大片的火焰升腾而起。

    看着那陷入了火海中的加工车间,他笑了起来,射出钩索,快速离开了这里。

    找回那辆破车,开到十八区,他给丹尼尔打了个电话:“过来接我,地址发给你。”

    丹尼尔:“嗨,你有没有搞错?这可是夜里两点,我又不是夜车司机!”

    路克:“两千欧。”

    丹尼尔:“好吧,我马上来。”两千欧比他忙活几天都赚得多,鬼大爷才会拒绝。

    而且他看了那地址,以他的车技,过去最多几分钟。

    十分钟不到,丹尼尔的出租车嘎吱一声在他面前刹车。

    路克上车:“去蒙马特公墓。”

    丹尼尔笑呵呵地开车。

    片刻后,车到了地方,路克把一卷欧元从递钞口塞了过去:“多的算小费。”然后他起身下车,很快消失在路边的黑暗中。

    丹尼尔接着驾驶台上的微弱灯光,飞快地数了下那卷钞票,突然骂了起来:“该死的,两千零五十分,你特么就给了五十分硬币当小费!”

    路克的视力和敏捷,当然早就把钞票数清楚了,多出来的那五十分硬币还真就是故意的,反正说好的两千欧他可没少给。

    顺便用上从打劫小混混手中弄来的五十分硬币,做下试验。

    使用掉这硬币后,系统完全没有扣积分的意思。

    显然,打劫那些打劫者,系统给予了认可。

    慢慢走在黑夜的巴黎街道,他看了下清剿贩子团伙的收益。

    任务:击毙塔哈团伙首脑,摧毁违禁药品及加工车间。

    任务总经验2500,积分2500。

    任务贡献率为100%,获得经验2500,积分2500.

    果然,销毁违禁药品和其加工环节,也是有经验积分的。

    这样刷个一星期,他怕是都能再升一级,学习初级自愈了吧?

    但想想这几天他连续搞出大动作,塔哈团伙更是区域排名前三的大团伙,再继续清洗这些贩子团伙,引起戒严之类的就麻烦了。

    他要在九十三省大肆清洗个十天,那时就不光是这里的团伙,很可能全体民众都会受不了。

    一路回到公寓楼,他开门进屋,脱衣后就坐在床上,按照老规矩,对今晚的行动进行复盘。

    就在这时,浴室那里的小门被轻轻敲响。

    他脸上露出笑容:“进来吧,门我没扣。”

    伊莲娜的脑袋就从浴室那里的门中探出来:“你……不赶快洗个澡?外面下雨,你才回来,不冷么?”

    路克笑着点头:“谢谢你,伊莲。我刚休息好,正准备洗澡。”

    伊莲娜看着他,犹豫了下,还是问道:“我这里有咖啡,洗完澡过来喝一杯?”

    路克微笑点头。

    伊莲娜却总觉得今晚的路克有哪里不对的样子,她笑了下,就退了回去。

    路克起身洗澡。

    伊莲娜在自己屋里那小厨房煮着咖啡,口中喃喃道:“到底是什么呢?嗯,就好像……从那天早上的太阳光,突然变成了今晚带着雨水的冷风一样。对的,就是这种感觉。”

    这样说着,她又摇头:“还是我自己想象力的问题,或许他是冷到了呢。谁吹冷风久了,都不会满脸阳光吧。”说着她失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路克洗漱完毕,换上一套干净衣物,敲了敲浴室小门,得到她的回应后,推门进来。

    这就是这两间小公寓的有趣之处。

    两边可以通过那个浴室带卫生间变成俩个看似单独,却又能很亲密的空间。

    路克穿着一件长袖T恤,下面是一条运动裤,屋里有空调并不算冷,他的体质穿这么多已经足够。

    伊莲娜笑着招呼他坐下喝咖啡。

    不得不说,在这种寒冷的雨夜,听着天台外那淅淅沥沥的小雨砸落在外面各种物件上的细碎响声,手中却是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边上还有个笑意盈盈的小美人,那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路克和伊莲娜两人坐得很近,这种小屋里的桌子只是给单人使用,伊莲娜还弄的是个小圆桌,两人就坐的更近,几乎是耳鬓厮磨的感觉,在那里低声谈笑着。

    一小壶咖啡喝完,路克还是起身告辞。

    虽然,伊莲娜没有开口赶他走的意思。

    而在法国,别人请喝咖啡,也是一种很明显的暗示。

    但,明天或许还有事,甚至后天也可能有,他不能如此急躁。

    在伊莲娜满是失望的目光中,路克回去了。

    而伊莲娜只是沮丧了片刻,突然却又轻笑起来。

    虽然路克的离开让她隐约感到失望,但也很符合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温和,风趣,礼貌,很乐意与她亲近,却又没有毛毛躁躁地动手动脚。

    比起一上来就想着撒播生命的某些男人来说,路克更愿意和她有着情感和思想上的交流,这感觉她其实很喜欢。

    想着想着,她也没了睡意,干脆把画架摆了过来,重新开始勾勒起一张新画来。

    四周安静得只有细碎的雨声。

    随着时间推移,画的整体轮廓显现,上面依旧是一个路克版的天使。

    但这个路克神情冷漠,眼神平静如死水,手中握着一把……长枪(spear),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尖锐的长枪举起,仿佛下一刻就要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