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241章回家报道,两女一对(1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路克只能说道:“那你平时上班别穿这外套出去啊。”

    赛琳娜:“你当我傻,一万多刀的衣物穿去上班?我又不是那些女明星。”

    路克想想也是。

    赛琳娜这才转换了话题:“这次没拍照留念?上次伊莲娜的那些照片很漂亮啊。”

    路克呵呵:“没有,拉斯维加斯没啥特色,我拍照技术很差的。”

    赛琳娜想想也是,上次的照片是伊莲娜照的,学画画的艺术生确实有些水平,拍出来很漂亮。

    路克自己拍的……嗯,还是算了,看着辣眼睛。

    她不知道,边上的某人心中正在嘀咕:这次可是兴趣来了就瞎拍一通,现在一大堆存储卡都在储物空间里放着,根本没区分,鬼知道会不会突然蹦出几张太过和谐的照片。

    这两天,他和那两个软妹子共游拉斯维加斯各地,其中有多少需要和谐的地方,他都不清楚。

    飞机很快回了洛杉矶,两人开上机场停车场上路克的配车,迅速回家。

    赛琳娜一到家,立刻就脱下新外套,宝贝地拿衣架挂到衣柜中去了,还专门腾了一个空格给这件镇“柜”之宝。

    她之前全部的衣物鞋帽服饰加起来,都没这玩意儿贵,当然宝贝得紧。

    路克随手把行李箱扔到房间里,就拨通了艾尔莎的电话:“头儿,我回来了,给你说一声。”

    艾尔莎:“说三天就三天,你真是一点都不急啊。”

    路克呵呵。

    身揣三百多万能光明正大花销的“巨款”,随时还有两个知识丰富多样,身体柔软,体力充沛的舞蹈系妹纸,为什么要着急?他又不傻。

    艾尔莎也就抱怨了这一句,就立刻说到了正事:“回来就好,明天早点来,我这里已经压了两个案子需要你去办理了。”

    路克哦了一声,也不问,问了怕是对面某中年妇女就要唠叨一大堆的案情分析。

    “好的,头儿,明天我提前半小时到你办公室。你也早点睡,不然会有黑眼圈的,拜拜。”作死成功,他火速挂掉电话。

    艾尔莎听着盲音,憋气无比,但忍不住拿起桌上倒扣着的镜子照了照,立刻啪地一声又把镜子扣了回去:“不行,今晚真的要好好休息下,不然明天肯定要被这小子嘲讽的。”

    但她有什么办法?才升职,当了个小组长,她一定要做出点成绩,不然屁股下的位置可不太稳。

    路克很快洗漱完毕,和赛琳娜互道晚安,各自睡去。

    拉斯维加斯,凯撒皇宫酒店某间套房中,崔妮蒂醒了过来。

    她感到浑身舒适,被清洗得干净滑爽的皮肤摩擦着那洁白的床单和被褥,带来无比贴心的感觉,就是浑身懒洋洋的,一点都不想动。

    她微眯着双眼,半睡半醒了片刻,突然嘴角一翘,笑了起来,却是想到了某人,想起他总是带着微笑,眼神中偶尔闪过恶作剧光芒的样子。

    初见时,她以为他是一个很正经很正气凛然的好人。

    两天下来,却发现他其实是把爱玩闹的性格,隐藏在了温和的外表下。

    不过,这样更招人喜欢。

    崔妮蒂想着这两天的事,就在那里一个人发呆,时不时还轻笑一下。

    突然,她感觉一个滑溜溜的身躯压到了她的身上,嘴也被轻啄了一口。

    崔妮蒂无奈地睁开眼:“兰琪,不是说过,不要学路克的么?”

    此刻,兰琪也醒了过来,正趴在她的身上,笑眯眯地看着她。

    听见这话,眼中闪过恶作剧的光芒,双臂搂住了崔妮蒂的头,狠狠地一个深吻。

    崔妮蒂无力地挣扎着,却也难以摆脱。

    她现在浑身都软绵绵的,仿佛跑过了马拉松后,休息了一小时的感觉,那是又舒服又没劲。

    兰琪的体能比她好不少,现在处于体力上风,自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足足三十秒,兰琪才松开了气喘吁吁的崔妮蒂,舔着嘴唇道:“为什么你的嘴是甜的?”

    崔妮蒂恼怒:“你买的蜂蜜,还问我?”

    兰琪呵呵轻笑,眼神灵动中带着妩媚:“你不喜欢吃?”

    崔妮蒂语塞,片刻后无奈:“好吧,味道还行。”

    兰琪又低头亲了她一下,才安慰道:“那不就结了。”

    崔妮蒂无奈点头:“好吧,你总是那么聪明。嗯,你别动,这是什么?”她有点疑惑地伸出手,摸上了兰琪的左耳,那里似乎有东西在昏黄的灯光中闪动了一下。

    摸了一下,崔妮蒂愣了愣:“你什么时候戴耳环了?”

    她们天天跳舞,很少戴首饰,因为不方便运动。

    和路克玩这几天,她们只是电话和领队报备平安,根本就没回去,身上除了电话和小挎包,其它什么东西都没带。

    兰琪轻笑着从她身上爬了起来,按开了床边的台灯。

    屋内之前只有两盏昏黄小壁灯照明,一切都很模糊,现在床边一圈亮了起来。

    兰琪又趴了回去:“别说我,你自己不也戴着耳环么。”

    崔妮蒂下意识地摸了摸右耳,也触碰到了一个略微冰凉的东西。

    兰琪笑着拿开她的手:“我帮你取,你帮我取。”

    片刻后,两人手中各自拿着一只耳环,面露古怪之色。

    这……该是某人留下的临别礼物吧?可谁送耳环不是送一对的,为什么偏偏送她们的是一人一只?

    而且,两人都不用仔细看,就知道是一对耳环,却被分别戴到了她们的耳朵上。

    这是什么脑回路?两女心中有些嘀咕。

    但兰琪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有点明白了,轻笑起来,又亲了崔妮蒂一下:“看见没,他这是什么意思?明摆着说我们是一对啊。”

    崔妮蒂有点迷糊:“啊?是这意思么?”

    兰琪:“肯定是,不然各自送我们一对耳环也不难吧?嗯,我去找找,这家伙最喜欢偷偷做点小动作。”说着她爬起来,光溜溜地在床的四周看了片刻,最后拿了自己的小挎包回来。

    坐回床上,她把小挎包拉链一拉,然后向床上一抖,哗啦啦地落了好些杂物出来。

    小镜子,粉底盒,口红,眉笔,眉夹,睫毛膏,刮胡刀,钥匙串,几张卡和证件,几个硬币,几张零钱。

    (注:看有人说最讨厌什么和什么混合了,提醒一句,我可没傻到要去混合两个宇宙观。有这本事也不会一直是个扑街作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