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265章全家团聚,围观塔图姆(5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福特车旁,比利正在拖动一个被捆起来的中年男人,口中还在说着话:“……尼尔,你的老婆是个荡货。你管不住她,让她像个哔哔养的哔哔一样,在我们城里四处勾搭男人。最后她和我爸爸睡一块儿时,被我妈妈抓了个正着。”

    那个叫尼尔的中年男人满脸痛苦恐惧之色,呜呜了两声,立刻就被比利一拳打在肚子上:“闭嘴。都是你这无能的家伙,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住。我妈妈就这样悄悄地离家出走,连一封信都没给我留下,我成了个孤儿。”

    尼尔痛苦地喘息着。

    “那天晚上,我们又看见了你那哔哔养的老婆,她以为自己是莎朗斯通,在广场上给路过的男人抛媚眼,还露出自己的大腿。我们就满足了她的愿望,把她弄上了车,然后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哈哈,这下她满意了。她能继续到地狱里去当她的哔哔了。”比利脸上全是狰狞与癫狂,似乎是在发泄。

    喘息了两口气,他才继续道:“一切都将结束。今晚,我要搞了你女儿,让她从初女变成和她老娘一样的哔哔,然后,再杀了她。哈哈,怎么样?开不开心?满不满意?放心,你会和你的宝贝女儿一起下地狱,你们一家三口能在那里团聚。”

    路克心中吹了个口哨:呵呵,所以我从来不在现场和敌人瞎哔哔,简直是暴露一切秘密的必然桥段嘛。

    有这一段录像,比利至少已经涉及一年前的那起谋杀案。

    听到了这位作死少年的内心独白,路克也不担心那个尼尔会被提前杀掉。

    这位尼尔就是那位女孩希德内的老爹,传说中失联半月的潜在嫌疑人。

    比利今晚看来是想干票大的,再全部栽赃给这位尼尔,因为这位老爹确实是最有可能杀了一大堆人的凶手。

    谁让他老婆莫丽恩被人杀了,今天还敲好是莫丽恩的祭日,这简直是个再完美不过的杀戮借口。

    路克悄然返回,快速地给赛琳娜说了下刚才发生的事,听得她满脸无语。

    片刻后,她才道:“这么说,我们至少已经能把比利这家伙送去坐牢了?”

    路克点头:“问题不大,但是证据从来不嫌多,我们行动吧。你去监视那个斯图,我去跟着比利。你一旦遇见危险,不要犹豫,直接开枪。”

    赛琳娜点头:“知道。”

    比利已经拖着尼尔去了屋子的后院,两个嫌疑人都在屋内,他们不用再盯着外面。

    两人跟着比利到了屋后,正打算从后门溜进去。

    突然,房间里传来一阵尖叫和嘈杂的声音,片刻后一大堆孩子出来,呼朋唤友地开上车,向某处而去。

    耳边传来赛琳娜的低声问话:“怎么回事?我们需要跟上去么?”

    路克默然片刻,深吸几口气:“不用了,我们的主角全都在屋里,那边可能是他们搞出来转移大家注意力的小手段。”

    灵敏嗅觉中,比利和斯图都没离开,而且比利已经进了屋子。

    两人悄然地进入了屋内。

    一群孩子狂欢的家,真的太松懈了。

    刚才呼啦啦地走了绝大多数人,现在只有少数几个人在里面。

    赛琳娜悄然躲进了客厅一边通道的第一间房屋内,这是个客房,里面只有凌乱的被褥,显然刚才有人在这里愉快地玩耍过。

    她皱皱鼻子:这些死小孩,精力真是太旺盛了,找到机会就乱来。和某个才十八岁半的家伙差不多。

    虚掩房门,她就在那里观察着客厅中的一切。

    那些人都背对着这边,没谁注意到她溜进来。

    客厅中另一个男同学独自在看恐怖片,比利刚才进来,和希德内上了二楼。

    杜威也在,只不过他正在向一个成熟艳丽的女人献殷勤,两人躲在角落的位置嘀嘀咕咕。

    路克这边,却绕去了后面的车库门。

    车库里,10号妹纸塔图姆正在和一个人对峙着,两人的谈话声从车库门上的狗洞传来。

    “哦,你想要我怎么样,装作害怕的样子么?好吧,哎呀,我好害怕,谁来救救我啊。”塔图姆满不在乎地声音响起。

    “好了,玩够了吧,我还要拿啤酒上去呢,快点让开。”塔图姆敷衍了事地叫完,就想上楼,她以为眼前的面具人是同学在开玩笑。

    下一刻,塔图姆就啊地一声惨叫。

    路克这时刚好赶到,用小镜子看着里面的情形,发现那人拿刀割伤了她的手臂。

    他想了想,便把摄影机从狗洞里伸进去,摆放到了旁边。

    然后,他手中就捏住了两个钢球。

    车库里,面具人和塔图姆纠缠了起来,但他明显是猫抓耗子的意思,步步逼近,却又不急着杀死塔图姆。

    终于,塔图姆急着,把手中的啤酒瓶扔了过去,砰地一声砸到了面具人的小腹上,一下把他砸的弯下腰去。

    一击得手,她再接再厉,第二瓶啤酒扔出。

    面具人勉强抬手,挡在脑袋前,避免啤酒把他的脑袋开瓢。

    趁着这个空档,塔图姆从死角冲了出来,想去开回屋的门。

    面具人却挣扎着挥舞着手中的刀,吓得她立刻退了回去。

    惊惶的她四下寻找着逃跑的方向,突然看见了车库门上的狗洞,猛地冲了过来。

    路克:……你是不是对自己宽广无比的胸襟有所误会?还是平日对自己扎实无比的下盘太过忽视?你哪儿来的自信,能带着它们从这狗洞钻出来?

    下一刻,塔图姆的脑袋就从洞里钻了出来,然后是她壮阔的胸襟……的一半,剩下那一半已经被卡在在洞内。

    她死命地往外挣扎着,一时间都没注意到路克就在门边满脸佩服的表情看着。

    路克没办法不佩服,这妹子穿着贴身薄线衣不说,连护胸都不带,挣扎之间波澜壮阔,特点鲜明。

    以他的定力,头都不由得跟着晃了好几下。

    接着,车库门就开始缓缓上升,塔图姆惊恐起来,看向车库门的顶部。

    要是这门这样升上去,她会被卡死在这门上。

    可刚才她急着爬出来,胡乱挣扎下,已经变成了侧躺姿态,手脚都用不上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车库门带着向上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