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309章老G的朋友来了(为上月投月票的书友加第2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今天两人手中没有特别紧急的案子,上午去追查一宗某别墅的珠宝失窃案。

    因为失窃的首饰很值钱,也算成了抢劫案,交到了重案组最能办案的一组人手上。

    在这个金钱国度,富人总是有特权的。

    应付差事地去别墅问过情况,两人就去吃午餐。

    下午两人直接去靶场练枪,失窃案就那么回事,抓到人也就判个几年,又没伤人,两人才不心急。

    练了两小时的枪,两人离开靶场,正要上车时,路克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下号码,满脸诧异地接了起来:“葛瑞森,找我有事?”

    这位老G叔叔可是比他忙多了,两人之间很少打电话。

    不像罗伯特和凯瑟琳,几乎三五天必然和他电话联系一次,交流各自的情况。

    老G在那边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知道托特-维斯这个人吗?”

    路克一愣:“知道,最近才见过。”

    那边老G明显也愣了下,片刻后才说到:“我……有点事,需要你帮忙。”

    路克:“你说。”

    老G:“我这边有个朋友,刚坐飞机去了洛杉矶,她可能会去找托特。”

    路克:“what?”这特么是什么神展开?

    下意识地吃惊后,他立刻问道:“她?”

    老G:“是的。所以,务必在机场截住她,我马上赶来。”

    路克:“好吧,她的全名是……。”

    一小时后,路克坐在车上,无奈地拨通了老G的电话:“葛瑞森,你的那位朋友并没有在飞机上,虽然票确实是她订的。”

    老G:“……她,可能会去找托特麻烦。”

    路克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老G:“她怀疑她妹妹是托特杀的。”

    路克:“what?她妹妹是谁?”

    “莎兰-波奇。一个演员。”老G答道。

    路克:“……原来是她。好吧,我知道这案子,其实前几天它就是由我在调查。所以,你那位朋友怎么会认为是托特杀了莎兰?”

    这案子也就艾尔莎这个小组的人知道托特是第一嫌疑人,根本就没对外公布。

    莎兰的这个姐姐应该是在拉斯维加斯,她是怎么知道这情况的?

    老G:“……她看过她妹妹寄出的信件和录像带,提到了这些事。”

    路克无语:这么巧?

    他想了片刻,给老G说到:“你不要急,我会去盯着托特家,不会让你的朋友干出不可挽回的事。”

    老G:“谢谢,把托特家的地址发给我。最多两小时,我就会赶过到。”

    挂上电话,看着边上赛琳娜已经在查询托特的资料,口中念到:“托特今天……呃,在家休养?因为昨天不明情况的食物中毒导致腹泻?”

    路克奇怪:“这都能查到?”

    赛琳娜:“昨天他在餐厅用餐时就感觉肚子疼,和厨师吵了起来,还动了手,餐厅就报了案。”

    路克琢磨了下,隐约有点回过味儿来了。

    托特这家伙,不会是开始走霉运了吧?

    他随口问了句:“那是餐厅的问题吗?”

    赛琳娜摇头:“暂时不清楚。不过除了托特外,当天这家餐厅没有任何一例腹泻的案例。”

    路克嘴角挑起,说道:“那就是说,我们只要去盯住托特先生的家就好。”

    如此倒霉蛋,哪怕是坐在家中,也会飞来横祸的吧!

    比如……某位来寻仇的姐姐!

    两人赶去托特的住所,这位编剧的家也在比弗利山庄。

    虽然不是豪宅,但三四百万美刀的小别墅对于一个编剧来说,已经是很奢侈的了。

    当然,托特本身就是一名作家,写的恐怖小说还是有那么点名气和水平的。

    不然他也不会被皮尔斯这大导演看上,并由此踏入电影圈,成为了皮尔斯的御用编剧兼副导演。

    此刻已经是傍晚,天空已经阴了下来。

    路克两人把车开着绕了托特家一圈,借机布置了四个监控头,然后就在托特家几十米外停下车,开始蹲点。

    慢慢的天色黑了下来,一个女人开着车,停到了托特的屋子前。

    她按动了门铃后,很快铁门就打开了。

    路克和赛琳娜对视一眼,都不由得吃惊:“托特怎么会放她进去?”

    进去的这个女人,两人下午才看过照片,正是老G的“那位朋友”。

    路克想了想,道:“我进去看看,你在这里注意监控,有情况就告诉我。”

    赛琳娜点头。

    路克飞快下车,穿过街道后,他手中带上了手套,脚下的鞋子也换了一双。

    他这才开启电子监测功能,绕开了为数不多的几个监控,轻而易举地从一处矮墙翻进了托特的家。

    这个区域内巡逻的警力很多,大多数小偷小摸的惯犯都不会选择这里作案。

    一个是太容易被抓现行,另一个是才进来就被赶出去。

    因此,这些地方的住宅围墙大多数并不夸张,监控更多是安装在室内的报警系统。

    一旦有事,按下警报,本区的巡逻警察最多五分钟就会出现在家门口。

    这就是有钱人的待遇。

    路克也因此,轻易地进入其中。

    托特是独居,曾经有老婆,但早已离婚,据说他老婆也受不了他的怪脾气。

    路克动作也不匆忙。

    老G的那位朋友,看着可不像很急的样子,她的身上也没有携带枪械刀具这些东西,倒是其中有一种绳子的味道,他相当熟悉。

    那似乎是牧场道具里的某种粗麻绳——吊死莎兰-波奇的绳子,也是这一款。

    路克凑到门前,手中微微用力,发现门是锁着的。

    他手中突然多出一点小工具,只是飞快地探进锁眼片刻,咔哒一声,门就打开。

    基础盗窃能力,就是如此方便。

    走进房间,路克好整以暇地打量着这个屋子的环境。

    走到过厅边缘,他停住,手中多了个摄像头探了出去。

    七八米外的客厅沙发处,正在上演一出好戏。

    托特满脸菜色:“伯利医生呢?他怎么不来?”

    身穿护士服的女人温柔地笑道:“他接到了一个急诊病人,暂时让我过来。他说你的情况不严重,先打了这一针。如果明天没有好转,可以去医院。”

    托特不满:“我给了他钱的,他是我是私人医生,怎么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