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342章座右铭:一场暴乱,一名骑警(1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几分钟后,赛琳娜吃着起司火腿面包,喝着牛奶,看着路克把某种蛋糕装盒,不禁好奇:“这是什么?”

    路克:“欧培拉。我发现你和艾尔莎对提拉米苏的感觉不错,这东西也有巧克力和咖啡味,就是做起来有点麻烦。”

    其实何止是麻烦,简直是让人蛋疼。

    也就路克能爆肝,并且刻意将这种反复试验的过程,作为控制调整情绪的手段,才会熬夜做了两个多小时,最终试验出这批勉强合格的产品。

    他给赛琳娜的点心食谱里,又可以多一项经典轮换花式,一举两得。

    都不用吃货娜开口,他已经把一小碟欧培拉蛋糕放到了她的面前:“少尝点,免得一下吃腻了。”

    赛琳娜emmm~:“怎么可能?我一辈子都吃不腻这些甜美中带着苦涩的东西,它们是上帝赐予我的礼物。”

    路克:“……需要我提醒你,这是我熬夜做的,不是上帝降临后创造出来的么?”

    赛琳娜:“我是说,我的味蕾,以及我怎么都吃不胖的体质,OK?”

    看着路克的表情,她还是立刻补充了句:“当然,最感谢的还是你了,亲爱的。”

    吃货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烈的嘛!路克莞尔。

    等赛琳娜吃完早餐,两人出门上班。

    在警局晃悠了一圈,现在办理的案子要给艾尔莎打个招呼,让她有点心理准备。

    艾尔莎只是点头,表示明白了,示意两人稍等,拿起电话说了几句。

    片刻后,她对着大厅门口努努嘴:“那边看见没,你们的老乡在等你们。”

    两人看过去,只是一眼就确定,那是个德克萨斯人。

    “他是谁?”路克问了句。

    艾尔莎:“德州骑警,专门为马克-欧文这案子来的。”她刚才的电话就是在通知这人。

    两人出门,过去和那人相互简单介绍了下,就一起去了鉴证科的停尸房。

    塞缪尔-佩特里,这就是那位半拉子白人老头的名字。

    当然,说人家是老头有点过分,但这位已经年近五旬,头戴一顶白色牛仔帽,挺着个大肚子的中老年男人确实显老。

    他是德州巡警,也就是德州骑警(Texas-ranger),属于州警。

    同时,塞缪尔也是路克两人手中这案子受害者的上司。

    路克之所以觉得罗杰和马丁交来的案子棘手,光这两个案子就足见一斑。

    帕尔默大美女是DEA精干探员,遭遇枪击,运气好连续逃过了三次。

    而眼前躺在尸检床上的这位叫马克-欧文的德州巡警则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三天前,巡警马克押送一位谋杀案的嫌犯韦德-戴维斯回德克萨斯受审,结果在出城后没多久的僻静公路上,遭遇了伏击。

    马克身中三枪,当场死亡,嫌犯不知所踪。

    “马克是个好孩子,所以,我要来接他回家。”看着床上那面色惨白的马克,塞缪尔脱下了帽子,放在胸前。

    默然片刻,他才继续道:“我很想说,拼死反抗罪犯是正确的,但……”他面色平静中带着哀伤,注视着不远处的那张年轻的脸。

    路克也叹息一声:“但,它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说着他伸出手:“节哀顺变。”

    塞缪尔和他握了握,再和同样说着“节哀顺变”的赛琳娜握了握。

    黑人法医斯科塞斯开口:“两天之内,所有鉴证结果都会出来。”这速度堪称告诉,明显是为这案子加班了。

    三人微微点头。

    路克:“出去谈吧。”

    片刻后,两人目送塞缪尔宽大的背影离去。

    赛琳娜苦笑摇头:“德克萨斯骑警?”

    路克知道她在叹息什么:“他们的座右铭:一场暴乱,一名骑警。”

    两人相视苦笑,出门查案。

    马克押送的那位可是谋杀案嫌犯,还是德克萨斯的大地产商,毫无疑问的有钱人。

    押送这样一位嫌犯,千里迢迢回去,德克萨斯骑警居然就派了一辆警车,一名骑警过来。

    他们也真是心大。

    在局里翻阅卷宗,并且和之前协查这案子的一组警探沟通交流下,中午时间,两人开上车出门,一辆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们。

    路克经过时,对那辆车上的黑人女警招了招手,示意出发,两辆车先去吃午餐。

    午餐很快速,但却能让两组人事先交流一点情报,不那么正式的场合也能让大家的交流更轻松一点。

    快速的午餐后,两车四人到了洛杉矶县警局。

    走进去大厅后,路克皱起了眉头。

    这里乱糟糟闹哄哄,不少人都在快速地走动,并且大喊着什么。

    他给一起前来的另一组警探微微点头示意了下,黑人女警探索尼娅-贝利带着她的搭档,就去前台的黑人女警说明来意。

    前台的黑人女警满脸惊讶地看着索尼娅的搭档:“亚力山卓-克鲁兹?我要感谢你帮我赢了五十块,因为我打赌,你肯定还会再进来的。好吧,这次你又干了什么事?”

    索尼娅面色如常:“是的,他做了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成为了一名洛杉矶警察。”

    黑人女警:“……虽然,我知道洛杉矶警局招人越来越困难,要求也越降越低,但这……真是太荒唐了。”她的脸色全是那种嘲讽和不屑一顾,手中还拿起了电话,完全不想理会两人的样子。

    索尼娅平静地道:“我们正在调查一起杀警案,所以,我们可以等你打完了这个重要的电话,再慢慢回答我们的问题。”

    黑人女警顿住了,尴尬地放下了电话:“不好意思。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索尼娅:“两天前,一名叫韦德-戴维斯的嫌犯被移交给了德州骑警,我们想要知道,是谁负责这次移交事务。”

    黑人女警:“那你们要去找丽拉-琼斯,两天前是她值班。”

    索尼娅:“我们要到哪儿去找她?”

    黑人女警指了指大厅一角:“她刚去了大尼克的办公室。”

    路克一边听着这边的谈话,一边打量这里的情形,突然开口问道:“这里出了什么事?”

    黑人女警愣了下:“你是……”

    路克掏出警徽皮夹亮了亮:“西区重案组,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