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367章小宝宝事件的来龙去脉(2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生意就是生意。

    既然要用宇宙立方公司的皮和克里斯谈生意,流程就要做全套。

    弄好了这个,他再给金妮打去了电话,约定了晚上见面,说两人晚上要讨论一下公司的重大发展思路。

    金妮在电话里呸了他一口,然后又mum~了一口,才笑着挂断了电话。

    路克挠头:我说真的啊,你这是什么态度?晚上一定要让你知道董事长发威是多么可怕的事。

    弄完这一切,他开始慢悠悠地准备晚餐。

    今天提前溜班,有大把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在不确定史密斯先生搞出了什么大事件前,一动不如一静。

    在他用自制小程序在网络上搜索可疑信息时,笔记本上的某个程序发来了提醒。

    他看了下提醒,打开了一个论坛,将某条乱码信息编译后看了一遍,满脸无语之色。

    史密斯先生,还真是个疯子。

    这是史密斯用他留下的那个联系方式发出的信息,被某台电脑转发成了网络信息,成为了某个大型论坛的一条乱码贴。

    信息的内容不算太复杂,但很劲爆,也透露了小宝宝奥利佛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

    前天晚上,史密斯在东区救下了一个带小婴儿的年轻孕妇,杀掉了二十多个追杀而来的枪手后,孕妇还是被枪手杀害,他只能抱着小婴儿离开。

    让史密斯感到吃惊的是,无论孕妇还是那场枪战,第二天都没有任何消息见诸报端,那些新闻媒体似乎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第二天中午时,他经过艾斯沃斯公园,想把小婴儿通过陌生人的手,悄悄送入福利机构。

    结果就发生了路克入局的那场枪战,史密斯还是不忍心小宝宝落入那群黑衣枪手的掌握,再次抱走了他。

    在那之后,史密斯又遭遇到了另一方黑西装的追杀,他越发感觉到这件事的蹊跷。

    晚上,在路克的不露面的帮助下,史密斯杀光了进攻他临时住所的黑衣枪手。

    按着线索,他追查到了那个摇滚酒吧的二楼,发现那里有一处人工受孕的秘密地点,里面好几名黑西装和孕妇都死了。

    而他救下后的孕妇,就是从昨晚从这里逃出去的幸存者。

    那晚战斗后,史密斯辗转好几处地方寻找线索,发现了胡子大佬和黑西装安保两方的来路。

    胡子大佬是汉莫森防务公司的黑打手。

    黑西装则是市议员亨利-艾斯沃斯的安保团队。

    亨利-艾斯沃斯得了白血病,需要移植骨髓。

    他是否找过儿子和弟弟,或者是找过后骨髓不匹配,这不得而知。

    最终,亨利想到了人工受孕,用新生儿给自己制造可匹配骨髓的办法。

    胡子大佬和其背后的汉莫森防务公司也探听到了这个消息,他们想让亨利直接死掉,于是派出人突袭摇滚酒吧的秘密地点,清理掉了其中的代孕女子和安保。

    亨利-艾斯沃斯的病情随时可能恶化,现在他的救命稻草就是那个唯一幸存的小宝宝。

    史密斯联系上了他,登上了市议员的私人飞机。

    起飞后,他却在最后关头发现亨利-艾斯沃斯已经和汉莫森妥协,并且出卖了他。

    他只能暴起发难,挟持了亨利,最后一枪毙了这位市议员,再从其私人飞机上跳机,也就有了保龄球馆的天降飞尸事件。

    路克看到这里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史密斯这家伙,果然比约翰警探还莽啊!

    约翰警探也就杀劫匪够狠,史密斯则是一言不和就是干,哪怕是大人物也丝毫不手软。

    事实上,路克遇上这种事都不会这样硬刚。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正直的警探,遇见亨利这种大人物就……一定要换张脸去送他最后一程。

    路克庆幸地抹了抹自己没有汗的额头:还好。亨利-艾斯沃斯,汉莫森董事长,胡子大佬全都是史密斯先生的手笔。

    汉莫森董事长和胡子大佬更是人间蒸发。

    史密斯先生是位超级杀手,有了那几十万的现钞,他能躲去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五年十年都不用冒头。

    路克在那里,喝着茶,偶尔看看烧烤架上的肉,反复思量是否有手尾没收拾干净。

    最后,他确定没有。

    那包现钞是去巴黎旅游时,塔哈大佬的保险柜里弄来的,牵扯不到路克身上。

    给史密斯的枪是达蒙父女交换给他的那批,他一直放那地下室里没动过。

    最后扔给史密斯的格洛克,也是自行换过枪管的私货,没有记录。

    史密斯拿到的那张名片,是备用的秘密联系方式之一,上面没名字只有一个号码。

    名片看似从他内兜里摸出来的,却是从储物空间里取出,连扔出名片时,他手中都多了一层薄膜手套。

    真正巨大的麻烦,还是史密斯干掉了亨利-艾斯沃斯。

    但亨利市议员“飞机失事”时,路克正和索尼娅他们站在保龄球馆前呢。

    所以,天下太平!

    路克得出了这个结论,笑眯眯地对屋里喊了一声:“赛琳娜,来尝尝这烤肉的味道。”

    赛琳娜刚洗完澡,穿着浴袍就出来了。

    美滋滋地切了一小块烤肉尝了尝,她点头道:“味道刚刚好,不过火候还没到。”

    说着,她脱掉浴袍,露出里面的比基尼,进了边上早就放好水的大澡盆子。

    晚上她还有很多训练,现在得抓紧机会,泡澡、日光浴两不误。

    下午四点,艾尔莎电话过来了:“你在哪儿?”

    路克调整了下情绪,让语气变得低沉疲惫:“查案啊,刚回家。”

    艾尔莎:“在家等着,我有事找你。”

    路克:“what?”

    艾尔莎:“……我怎么觉得,你突然精神了不少?”

    路克立刻压低声音:“不是,这不是感到……惊喜么。”

    艾尔莎哼哼两声:“行了。有事找你,电话里不方便说,就这样。”

    路克放下手机,挠挠头。

    艾尔莎为什么会突然想到来找自己?怎么久了,她虽然知道自己的住址,却从没上过门。

    用她的话来说,每天上班就能见到,没必要往家里跑。

    路克也觉得有道理,反正某小组长除了睡觉,基本都不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