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403章两位,我们还要再加个班(2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路克嗯了一声:“大概有一公里的路程。”

    艾尔莎:“刚刚接到维斯顿-巴吉尔的自首电话,他开枪打死了菲力-斯威克,就在那栋别墅内。你们既然在附近,那就去看看。对了,鉴证科的人没走吧?刚好让他们跟你们过去。”

    路克看向那边,两个鉴证人员才满脸如释重负的表情,关上了他们SUV的后备箱的门:“是的,他们还没走,我们立刻就过去。”

    挂断电话,他脸上带上了灿烂的微笑,向两个鉴证人员走了过去:“不好意思,两位,我们还要再赶去新的案发现场,一起再加个班?”

    两个鉴证人员:“WTH?!”(什么鬼)

    这次路克两人倒轻松了。

    赶回了下午才去过的斯威克别墅,把那位自首的维斯顿-巴吉尔铐上,等待巡警过来看守现场,他们就带着人回警局。

    维斯顿-巴吉尔,就是那具海中女尸温蒂-巴吉尔的丈夫。

    他容貌普通,略显阴柔,身材消瘦,神色悲痛中带着茫然。

    虽然这位才用一把左轮打死了一个人,但路克两人也没有板着脸。

    谁让这位维斯顿是温蒂的正牌老公呢!

    而被打死的那位,却是就要和他老婆温蒂双宿双栖的斯威克先生。

    审问并没有进行多久,一切就结束了。

    这段婚姻的破灭,让维斯顿对生活彻底失望,这才带枪找上斯威克,打死了对方。

    因为,他觉得是对方杀害了温蒂。

    路克两人也不确定这位维斯顿的心路历程。

    维斯顿到底是因为温蒂的死,还是因为温蒂的出轨,而杀了菲力-斯威克,没人知道。

    这案子终归是没有麻烦地完结了。

    法官或许会看在这位维斯顿先生那发绿的人生悲剧上,适量给他减刑,但那和路克两人没什么关系。

    艾尔莎从隔壁的观察室出来,看着维斯顿被警员收押,才侧头对着路克问道:“所以,到底是谁杀了他老婆温蒂?”

    路克摇头:“那要看鉴证科,他们或许能给点惊喜?”

    艾尔莎呵呵笑了声,直接闪人,鬼才知道鉴证科多久能出结果。

    赛琳娜那边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接通说了两句挂断:“好了,鉴证科的人找到了一张销毁不太彻底的驾照,并且进行了修复,成功查明了那具果体无名女尸的身份。”

    路克一边走回办公桌,一边问:“是谁?”

    赛琳娜也回到办公桌,将就在他的电脑上打开了一份文档:“是这位……的老婆。”

    路克看着那照片:“哈?”

    电脑屏幕上,菲力-斯威克的大头证件照还是很好辨认的。

    他看了下斯威克老婆的资料,口中不禁叹息:“好吧,这位女士连姓氏都改回来了,看来她和丈夫的关系也不怎么样。”

    贝拉-布朗尼,三十三岁。白人女性,身高五尺八寸(英制,即172厘米),棕色长发。

    再看看照片上的脸,虽然与小船上的女尸区别有点大,但还是同一人,因为照片上的这脸可没被人揍过。

    路克拿起衣服:“走吧,请你吃晚餐。”

    赛琳娜:“吃什么?”

    “你想吃的海鲜大餐啊。”路克笑道。

    此刻天色擦黑,刚好是吃晚餐的时间。

    两人来到餐厅前,赛琳娜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揽住路克给他脸上来了一口:“午餐变晚餐,这个可以有。”

    路克笑着道:“至少,我们有熟人,很好订位。嗨,尼娜。”他对一处抬手示意。

    一个眼熟的女招待很快过来,笑着把两人引到一张小桌前:“要吃点什么?”

    路克随手把桌上的菜单放赛琳娜手中:“龙虾在今日套餐的后面。”

    说完,他才笑道:“让她先选一下,我们先谈一点工作上的事。这个女人,你有印象么?”

    他的手中,赫然是贝拉-布朗尼照片。

    女招待尼娜就是上午给他们提供过消息的那位,两人午餐取消后,路克借着过来的机会,又订了晚餐的位子。

    对于路克这种讲诚信的人,女招待尼娜也实诚得很。

    她看了那照片几眼:“有点印象,有次我看见她和斯威克先生在停车场吵架,感觉她好像就要动手杀人的样子。”

    路克和抬头看来的赛琳娜对视一眼,继续问道:“她也是这里的常客?”

    尼娜摇头:“不是,很少见到她。如果不是她和斯威克先生争吵的那事,我都不太记得她。”

    路克:“这位贝拉女士,前两天开走了餐厅的小船没还回来,你们不知道么?”

    尼娜:“经常有人忘了还小船,对于陌生的客人,我们会把他们的押金扣下。”

    路克:“那这份押金的名单在哪儿?”

    尼娜:“在经理那里,需要我帮你叫他一声么?”

    路克:“谢谢你,尼娜。”

    从押金名单上,找到了贝拉-布朗尼的名字,再问了下她开船离开的细节,路克两人也就安心享用起丰盛的特色晚餐。

    结账时,尼娜得到了一百美刀的小费,让她相当意外。

    一般小费,顶天也就餐费的20%,多出来的部分当然就是她的“情报费”,这让她满脸微笑,一路送两人到出门。

    上车后,路克说到:“这案子应该没什么悬念了。”

    赛琳娜懒洋洋地点头:“斯威克那么有钱,他老婆贝拉出轨被抓后,分不到财产,正在分居办理离婚手续中。如果没有了温蒂,她或许就有机会挽回斯威克,或者是挽回一大笔钱。”

    “所以,她跟踪了温蒂,并且找到机会用船撞了对方一下。”路克接口道:“可温蒂是不是她杀的,那还是个未知数。毕竟,贝拉看着也不像能把人打得胳膊脱臼的样子。”

    赛琳娜却一副索然无味的样子:“如果是她,那这案子还有什么意义呢?”

    路克闻言,也默然无语。

    案件里的两对夫妇,斯威克死了。

    斯威克的妻子贝拉,死得比斯威克还早了两天。

    温蒂极可能是被贝拉杀害,唯一活着的温蒂丈夫维斯顿-巴吉尔亲手打死了斯威克,要进监狱待很长的时间。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婚姻游戏,四个人都输得一塌糊涂,再无翻本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