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465章禽兽!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1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路克对这两种感觉都不陌生,只不过以往基本是用手,现在却是全身都接触了到了。

    那种感觉……一言难尽。

    不过,他依然留有余力,观察着昆丁的反应。

    现实里,昆丁早就该被这翔一般的液体给呛醒,现在他却依然保持昏迷。

    难道,由于昆丁的昏迷,对噩梦中的刺激接收不到,或者接收不良,导致弗莱迪弄出来的这翔一般的攻击失效了?

    路克心中念头飞快转动,污血泥潭却似永不见底,两人的身体在不停地向下沉没。

    另一边,南希沉入了污血泥潭后,立刻感到窒息感。

    那滑腻腻的污血从她口鼻中疯狂灌入,浓烈的恶臭和血腥味,让她如坠地狱。

    那种感觉,就和普通人掉进粪坑中的感觉差不多。

    似乎很漫长,又似乎是短短的瞬间,她在污血泥潭中下坠的身体猛地一空,眼前也从一片黑暗变得略微明亮起来。

    她瞪大双眼,感觉自己落到了一张柔软的床上,头顶目光所及之处,一团黑红色的血污正在飞快缩回,转瞬间就变回了灰白色的天花板。

    这里是……自己的卧室?

    南希满脸茫然,但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的T恤和牛仔裤变成了一套白色的儿童连衣裙。

    她面色大变。

    这裙子的样式和颜色她很眼熟。

    那是她梦里见过的那个小女孩穿的裙子,而那个小女孩应该就是小时候,在巴德姆幼儿园的自己。

    “三!二!一!”伴随着低沉的话语声,房间的门打开了。

    弗莱迪的身影斜倚在门口,手中的爪子在门上敲击着,发出笃笃笃的敲门声:“我要进来了哦,小南希。”

    “不,不要过来。”南希恐惧地喃喃着。

    弗莱迪却嘿嘿嘿地逼近:“你的眼神说着不!不!我的嘴却答到好!好!”

    说话间,他伸出爪子对着床这边弹动了一下,南希挣扎的四肢立刻被无形的绳索束缚,大张着固定在了床上。

    “求,求你,不要!”南希彻底沦陷入了绝望中。

    弗莱迪用优雅的姿态,跳上了床,侧卧在了她的旁边,左手撑着脑袋,右手的钢爪下探,尖锐而冰冷的爪尖压迫在了她光溜溜的小腿上,慢慢向上滑动。

    爪尖在皮肤上摩擦出轻微的滋滋声,南希感到无比恐惧,似乎小腿在流血。

    事实上,她的小腿只是出现了几道细微的白色刮痕。

    弗莱迪的爪子继续向上,撩起了白色连衣裙的裙角:“记得嘛,这是我最喜欢你穿的那条裙子。”

    南希艰难地摇头:“不,我不知道。”

    弗莱迪嘎嘎地笑了声:“你已经记起来了。我知道,我留下的礼物你已经看过了,你的心中现在充满了痛苦与恐惧,它们在呼唤着我。”

    随着他口中的话语,爪尖也在渐渐地上移,带着连衣裙的一角缓缓上升,越过了膝盖,越过了大腿。

    南希痛苦地闭上双眼:“谁,谁来救救我!”

    弗莱迪怪笑着:“这里没有其他人,包括你的小男朋友。”

    伴随着他的话语,裙子发出嗤啦的一声响,下摆被爪子割裂了开来。

    “睁开眼,看着我!”弗莱迪突然喊道。

    南希明明无比抗拒,却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随即猛地瞪大:“OMG!”(喔!我的上帝)

    弗莱迪却哈了一声:“不,这里只有我!而我,只会让你下地狱。”

    可南希却恍如未觉地喃喃:“昆丁?呃……路克?”

    弗莱迪愣了愣,猛地转头。

    此刻房间角落的天花板上,一团绽开的黑红液体“吐出”了两个人,正在飞快缩回。

    其中一个人脑袋和四肢都耷拉着,明显处于昏迷中。

    另一个人却在半空中扭动了下身体,姿态从平躺变成了直立,轻巧无比地落在了地面上。

    看着床上两人投来的视线,这站着的人以手扶额:“弗莱迪!弗莱迪!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老想着对漂亮的女孩纸做这么龌龊的事!你个死太监!”

    弗莱迪的惊讶一闪即逝,缓缓起身:“又是你?”

    路克:“对啊,我就是惩奸除恶,正义化身的——天行者!”

    弗莱迪愕然,旋即大笑,笑得都弯下了腰:“哈哈,哈哈,天行者?哈哈,我好害怕!咦,你的光剑呢?你的披风呢?更重要的是,你的原力呢?”

    说着,他居然又转身上了床,趴在了南希身边,爪子在她光滑的肌肤上一点点掠过:“我喜欢爪子划破她们皮肤的声音,更喜欢她们的尖叫和哀嚎……”

    “禽兽!放开那个女孩!”路克大喝一声:“让我来~”

    弗莱迪:“哈?!”

    南希:“what?!”

    路克尴尬地笑了:“哈哈,那什么……串词了!应该是——不准碰她!”

    弗莱迪听见了这熟悉的台词,觉得节奏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中。

    他的爪尖继续向上,嗤啦嗤啦地割破白色连衣裙,把它变成了开襟衫一样的东西:“这么美妙的东西,我怎么能放弃呢。”

    一边说着,他的爪尖就在南希的胸口处停下,微微用力下,那里也开始凹陷,尖锐的爪尖似乎会在下一刻就插进去。

    路克看着这情形,突然开口说了句:“咦,这么大的女孩子,怎么没穿贴身护胸?”

    弗莱迪:“哈?”

    南希:“what?”

    路克在问出这个问题时,抡起手中的昆丁就砸了过去。

    弗莱迪看着呼啸而来的昆丁,脑袋有点没转过弯来,瞬间消失在床上。

    昏迷中的昆丁就这样,重重地砸到了南希身上,让她发出一阵痛苦地喘息声。

    她叫不出来。

    昆丁的身体重的要命,这一下仿佛把她肚子都砸扁了。

    弗莱迪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床边:“哇喔,现在我好像有两个玩具了。”

    路克撇撇嘴:“没事,反正那个男的在上面,你随便杀。”

    弗莱迪:“哈?”

    南希:“what?”

    路克这才慢慢地走了过来:“我又不是基佬,干嘛要保护一个男人。男人,就应该自力更生。”

    弗莱迪:……

    南希:……

    你这话说的好有道理,我们竟然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