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正文
| 繁体版

519章你好像说过,要请我喝一杯(2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里约,离海总是那么近。

    不到十分钟,两人就到了海边。

    很多地方都有灯光,还有不少人在沙滩上闲聊。

    路克走进一家商店,买了各种零碎东西,背着瑞贝卡在海滩上找了个人少的地方。

    把刚买来的毯子铺上,将她放了上去,他笑道:“请你喝果汁?”

    瑞贝卡调整了下姿态,坐在毯子上:“喝什么果汁,给我一瓶酒。”

    路克笑着点头:“好的。瓜纳拉还是树葡萄?不喜欢的话,番石榴和针叶樱桃口味也有。”

    瑞贝卡瞪着这个满脸微笑的年轻人,最终无奈点头:“随便。另外……谢谢你。”

    路克递给她一罐树葡萄,自己也坐了下去:“不用,小事。”

    良久,两人都没吭声。

    路克将小电筒咬在口中,开始检查刚买来的医疗物品。

    一旁的瑞贝卡传出了隐隐的啜泣声。

    他没有去打扰她,只是把买来的大毛巾搭在她身上,既能帮她抵御微凉的海风,也能擦擦眼泪鼻涕啥的,一举两得。

    对于瑞贝卡身上发生的一切,他最多能略表同情。

    身为一个警探,还是洛杉矶重案组的警探,见识过的人间惨剧不胜枚举。

    瑞贝卡的事情不能说随处可见,但还排不进最惨系列前十。

    而且对于瑞贝卡来说,她并不需要什么安慰。

    仇人已经被她亲手干掉,一切都将随风而逝。

    今后她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只能看她自己的内心,旁人无能为力。

    他把她的右腿拉了过来,飞快地清洗了伤口,再用纱布给她包扎好:“好了。你运气不错,子弹只是擦过,伤得不严重,几天就好。”

    瑞贝卡默然片刻,突然开口道:“你这化妆技术可不怎么样,路克-科尔森警探。”

    路克并不吃惊,笑道:“还能被你记得,真是荣幸之至。”

    瑞贝卡撇撇嘴:“能把X轻易制服的人,还是一个年轻人,我记忆中就只有你一个了。”

    在某种意义上,瑞贝卡和路克走的是相同路线。

    找到目标,利用超强的实力莽过去,并不需要很多辅助技巧——比如化妆和面孔识别。

    和路克照面已经是好几月前的事,他又对脸进行了部分伪装,因此瑞贝卡在酒吧没立刻认出路克。

    而她了结了妹妹的仇恨后,很少再想美国的那些人和事,更从没想过会在巴西遇见一个洛杉矶警探。

    当路克突然揽住她,躲过了X先生的两次攻击后,她才隐约怀疑起来。

    一直到她和X先生说起最后一个任务,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路克的身份。

    最后,她束手待毙时睁开双眼,却发现路克又悄无声息地站到了X先生身后。

    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虽然,她不知道路克为什么会帮她,但总不可能是去帮X先生的。

    “为什么救我?”她随口问道。

    路克沉吟片刻,答道:“因为你很漂亮,所以我想请你喝一杯?”

    瑞贝卡哈地一声笑出来:“路克警探,你总是那么嘴甜。但是,我不相信。”

    路克耸耸肩:“实话是,我知道公寓楼那次你放了我搭档一码。而我给你那一枪有些不地道,这次就还上这份人情。”

    瑞贝卡叹了口气:“不。我杀过很多人,他们或许有很多都是无辜的。”

    “但你以为他们是坏人,对吧?”路克轻笑着道。

    他觉得,这位手上无辜之人的性命估计不太多,不然她早就怀疑互助会了。

    毕竟,连路克这个给了她一枪的小警探她都不愿动手,那杀其他身家清白的人,她的疑心必然更大。

    从公寓楼枪战来说,瑞贝卡是个有底线的杀手。

    不到紧急时刻,她甚至不愿击伤唐纳德和赛琳娜来逃跑。

    当然,幸亏她击伤的是唐纳德而不是赛琳娜。

    不然路克今晚依然会救她,但肯定要让她吃够苦头,最后关头才出手。

    亲疏有别,路克就是这么护短的人。

    瑞贝卡并不知道他心中转动的这种小心思,不然怕是会掏枪。

    她只是苦笑:“但人是我杀的,这是事实。”

    路克想了想,道:“那等有人找到你报仇,你再纠结这个问题不迟。逝去的不要太挂在心上,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瑞贝卡茫然:“可活着,又能干吗?”

    亲生父母因为她死了,妹妹也死了。

    那对养父母很可能是互助会安排的,没有什么感情不说,关系还相当恶劣。

    这种冷漠的家庭环境,让年少的她面对X先生的招揽毫无抗拒之力。

    想到X先生,再想到他最后说的那一段话,她的心中涌出无尽的悲哀。

    要说她对X先生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他冷酷强大,容貌也算英俊,收拾打扮也很有品位。

    他将她从那个没有温暖的收养家庭带了出来,给了她强大的实力,大把的金钱。

    但最后,她发现这一切背后是从头到尾的谎言和恶意。

    想到这里,她心中涌起一股怨气。

    哪怕X先生被她活生生地烤熟了鸟蛋,也难以排解。

    她突然转身,扑到了路克身上:“你好像说过,要请我喝一杯?”

    路克奇怪:“这不是请了么?难道树葡萄的味道不好?那换番石榴的吧,听说这个甜一点。”

    瑞贝卡原本心中郁郁难言,听见这话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我说的是,酒吧里你向我搭讪时的那话。”

    路克挠头:“你说,让我省下钱去请小女生喝汽水的啊。”

    瑞贝卡瞠目结舌:“WTH!”(什么鬼)

    这特么是什么脑回路?这种人能有女朋友?

    她哑然片刻,没好气地道:“能把你这拙劣的化妆去掉么?看着就别扭。”

    路克莞尔。

    看看天色,他估摸着今天是没法去狂野丛林摸小BOSS了,也就在脸上动了起来。

    不到两分钟,他除了肤色还是小麦色,其它都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瑞贝卡:“你把脸照一下,让我看看。”

    路克笑道:“你这不是要记牢它,以后报仇吧?”但他手中动作不停,将电筒打了在自己的……下巴上。

    从下往上的白色电筒灯光的照耀下,她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一个扭曲的鬼脸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