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他的陆太太很甜 » 正文
| 繁体版

第406章:你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姜珂(3千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被扰乱思绪,姜珂扭头看向手机,然后伸手拿起。

    待看到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怔了一下。

    打电话给自己的人,竟然是萧莫宇!

    和萧莫宇的来往,还是止于自己哥哥出事,他出现在抢救室外那次。

    虽然只是过去三天,她却觉得这个人,在自己世界里存在的身影,气息,越来越稀薄。

    没做过多的犹豫,她接通电话。

    电话那端,是男人依旧温润的嗓音。

    “小珂,我今天才听说,你……出事儿了,你现在怎么样?”

    萧莫宇谦谦君子的形象,从未改变。

    他本来开口要说他听说姜珂流产的事情,不过想到自己这么说话,可能会触及到姜珂的伤疤,他聪明的转了话锋。

    自己是在省委出的事儿,姜珂自知事情瞒不住,虽然不至于闹到满城风雨的地步,但至少,省里和州里的高官,都能知道自己流产的事情。

    “我没有什么事儿。”

    她轻描淡写的略过。

    一则是不想更多的人,关注自己的事情;二则,关于流产的事情,她不想再多说一句,省得心情受影响。

    “那不是小事儿,我不信你没有事儿。”

    姜珂没有与萧莫宇面对面,不清楚他这会儿神色如何,但听他焦灼的口吻和声音,不难听出他对自己的关心。

    “小珂,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和我也不会怎么样,但现在你父母和你哥接连出事儿,你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让你依靠的人,对我,你就不要这么抗拒了?”

    “……”

    “你忘了你对我说过什么吗?你说过,你对我,和对你哥哥一样。这个时候,你就算是不需要我,也别把我推开,好么?”

    萧莫宇的话,听得姜珂心头直起刺。

    这个世上,最怕碰上痴情的种,就算一头撞进南墙拔不出来,头破血流,也不知错!

    她不想让萧莫宇再继续在自己身上牵扯精力,却还无法做到说绝情的话。

    她自认为自己对萧莫宇足够残忍,可是她的残忍,得到的不是他转身离去,而是在暗处,默默无闻的守护。

    有些人,她不忍心伤害,也不想伤害……

    “你真的不要再继续对我这么好了。”

    姜珂没有那么贪心,有陆靳城对她的好,让她赖以生存,足够了!

    “你对我好,关心我,不会让我心安理得,只会让我觉得惭愧,你懂吗?”

    “你为什么要惭愧?”

    “……”

    “你是我喜欢的女孩子,你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能剥夺我想对你好,想照顾你的权利啊!小珂,你不用惭愧,真的不用惭愧,我只是在做我觉得值得,并且是我想做的事情。”

    姜珂心里五味杂陈。

    有烦躁,有内疚,有无奈,还有不忍心……

    她不止一次和萧莫宇把话说清楚,她就想不明白了,像他这么聪明的人,在感情的事情上,怎么就一根筋?

    “我不想对你说什么难听的话,我都已经为别的男人怀过孩子了,家道中落,我再也不是之前的姜珂了,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

    天下的好女孩,一抓一大把。

    除了漂亮,姜珂自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

    能让陆靳城为自己死心塌地,她觉得已经够难以置信的了。

    再加上一个萧莫宇为自己神魂颠倒,她都怀疑现在的男人是不是剑走偏锋,都喜欢任性又不讲理的异性了。

    萧莫宇说:“喜欢你的笑,喜欢你的怒,喜欢你的皱眉,喜欢你的跋扈,就连你哭,都成了我喜欢的样子。”

    不像陆靳城说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萧莫宇把对姜珂的喜欢,总结一番。

    她全部的样子,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所喜欢的样子。

    “像我这样的女孩多了。”

    “不!”

    萧莫宇开口否定姜珂的话。

    “你这样性格的女孩是多了,但你却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姜珂。”

    萧莫宇的话,把姜珂堵得哑口无言。

    一向是痴情女子绝情郎,到他们两个人这里,颠倒过来,成了心口处,一块残缺的豁口。

    时间静默,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但是电话却也没有挂断。

    半晌,萧莫宇开口。

    “小珂,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可是我不想你再喜欢我。”

    姜珂回答的果绝。

    他的喜欢,让她有压力,有负担,如一张无形的网,密密麻麻的困住她。

    “感情很自私,你坚持不该坚持的事情,叫愚蠢,你懂吗?”

    虽然知道自己这么说他很残忍,但是姜珂就是要他萧莫宇知道,他喜欢一个永远不会喜欢他的人,付出那么多精力和感情,是愚昧至极的做法!

    电话那端的萧莫宇,苦笑了一下。

    “我懂!可是我就是这么愚蠢,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

    姜珂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他封固了自己的头脑,油盐不进,自己多说无益,任何话,无非是废话,反倒不如,再也不张口。

    “我不想和你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

    萧莫宇说:“每次我们谈这个话题,都不欢而散,不说也罢!”

    不想让姜珂和自己生气,亦或者难堪,知道她的身体情况,萧莫宇岔开话题,问关于姜律的事情。

    “我哥的情况不是很好,不过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后续治疗,还要等医生那边制定出来治疗方案。”

    萧莫宇问姜珂:“交通队那边怎么说?车祸原因,查到了吗?”

    陆靳城对姜珂,避而不谈关于姜律的事情,即便她问,他也是说:“暂时还没有出来调查结果”,所以,姜珂并不清楚自己哥哥车祸一事儿,到底是什么原因。

    “还没有吧,我不清楚。”

    姜珂说她不知道情况,萧莫宇倒也没有多问。

    陆靳城外派回来,定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忙政府,忙市局的事儿,不一定得空管姜律车祸一事儿。

    “我很关心你哥车祸一事儿,如果有信儿,记得打电话通知我一声。”

    姜珂说好。

    话题聊到这里,姜珂不想再同萧莫宇继续说下去,萧莫宇却在沉默了两秒后,再一次问她身体情况如何。

    姜珂说:“我真的没有什么事儿,你不用担心。”

    现在的年轻人,流产和玩的似的。

    姜珂虽然做不到像他们那么疯狂,但是,也不至于病秧子一样,病歪歪的倒在床里。

    似有听出姜珂话语里的不耐烦,萧莫宇没有继续追问。

    “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那你好好休息吧!”

    “嗯。”

    ——姜小姐嫁到分割线——

    关蕾一事儿的案子出来新线索了,线索的矛头,直指萧莫宇父亲萧东升的秘书张译汶。

    虽然事情明面上,不是萧东升搞出来的事儿,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张译汶是受萧东升的指使,做的这件事儿。

    究其原因,依照陆靳城多年办事的侦查能力,能猜得出,弄死关蕾的真实目的,无非是杀人灭口,堵住她的嘴。

    联想到蕾蕾的死因,可以想象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

    锁定嫌疑犯,关于接下来的抓捕展开工作,陆靳城做出思量。

    林易站在一旁,见自家州长双手搭成塔状思量,缄默半晌,小心翼翼问他。

    “陆州长,这件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

    陆靳城眸底讳莫如深。

    查了张译汶,等于说,自己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树立了萧东升这样一个敌人。

    一个老谋深算的袁书記,就足够让人头疼,再来一个萧东升,无疑是雪上加霜,让他的处境,变得越发举步维艰。

    沉沉思量良久,而后,他长出一口气,说。

    “向检察院申请逮捕令,然后对张译汶进行逮捕!”

    ……

    市局逮捕萧东升的秘书,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对萧东升不同立场与观点的对峙。

    像萧东升这种能在偌大的海州占据政要位置,主管好几个部门和通讯等业务,必然有两把刷子,不是吃素的人,

    张译汶被逮捕,面对警方和检方的指控,他拒不认罪。

    待一段不知道从哪里搞出来的录音对话作为证据,摆在他跟前,他再怎么想否认,也否认不了。

    没有办法为自己洗刷罪证,他知道认罪。

    张译汶主动交代了自己找到蕾蕾,指使她嫁祸姜文骥,说她有了姜文骥的孩子,试图瓜分姜文骥财产一事儿。

    被问及是否有其他人指使他这么做,张译汶否认,说一切都是他自己搞出来的事情,和其他人无关。

    审讯和笔录的干警都不傻,想也知道这是萧东升授意他这么做的,不然,他张译汶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然想从堂堂海州州长的手里占便宜。

    不过张译汶承认罪行,却没有真实交代他犯罪的目的。

    他只说自己找蕾蕾是为了威胁姜文骥,得到姜文骥的财产,自己从中获取丰厚的利润。

    而没有把自己其实是想侮辱姜文骥名声,让他落下道德败坏的名声,说出去。

    在萧东升身边任职多年,如何把事情的牵连程度,和自己罪行的严重程度降到最低,张译汶心里有数。

    ————

    第二更3000字~~啊……还有月票的小仙女们,把你们的月票投来啊,月票都不涨了,名次也往下掉,Q烟直糟心呀~~o(╥﹏╥)o哭唧唧,爱我,就给我月票好吗?卖惨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