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九星毒奶 » 正文
| 繁体版

497 陪练王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好家伙,这鬼脸真的这么猛?”江晓执刀横在身前,只听得“咚”的一声脆响,鬼脸银侣那散发着白色光芒的拳头,重重击打在刀身之上,江晓弓着身子,竟然向后滑了3米开外。

  银侣第二星技·圣力之印(白银):给目标增加一定的力量。

  说起来,古塔之巅异次元空间内的生物,真的都是非常的奇葩。

  四种生物:银侣、草侣、金侣、衣侣。

  每一种鬼脸生物的战斗技艺都是精湛的令人发指,但每种生物的星技却全都是辅助类的星技,这让它们成为了一群铁桶,而且还是带刺的铁桶。

  江晓执刀上前,纯粹凭借刀法技艺,再次与银侣杀作一团。

  他对眼前的这位银侣可谓是赞不绝口,但与此同时,江晓的心思也活泛了起来。

  或许...可以扔一个银侣进入祸影之墟?

  让它给自己喂招?这样的话,刀法技艺会进步很快吧?

  来的时候,江晓准备的非常充分,在祸影之墟中还放了数把刀刃,匕首、以及以备不时之需的弓箭。

  呃...当然还有很多日用品、衣服、军靴等等,最重要的是还有小食品。

  咳咳,言归正传。如果给这银侣一把刀刃的话,会有怎样的效果?

  拥有武器在手,它能不能发挥出更强大的战斗力?

  据网上说,来此历练的星武者们,几乎任何武器,鬼脸僧侣们都能够驾轻就熟,简直就是十八般兵刃样样精通!

  这可是一个天然的陪练!而且还是王者级别的陪练!

  这家伙的身体素质并不算太高,但是技艺相当精湛。

  太适合目前的江晓了!

  草侣和银侣都只是白银段位的的生物。

  如果想要增加一些难度的话,可以扔两只进去,在有人类为敌人的时候,这类鬼脸僧侣是不会自相残杀的。

  当然,如果逼自己一把的话......

  江晓可以尝试着找一哥金侣、或者一个衣侣扔进祸影之墟中。

  但江晓能够想象到自己的诱饵会被虐成什么模样。

  熔岩鬼巫只是辅助类别的生物,它门毫无战斗技艺、全靠身体素质横行霸道,就能够将诱饵虐成智障。

  那么这种战法成熟、技艺精湛的黄金段位鬼脸僧侣,怕是几招就能将诱饵给斩首了!

  呃......

  还是扔一个白银段位的鬼脸僧侣试试吧。

  对,先试试,一点点的增加难度。

  毕竟诱饵目前并没有星技,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说干就干!

  想到这里,江晓的眼眸愈发的炽热了。

  不出意外的话,未来的几天时间内,江晓都会在其他几个师生的陪伴下,组队行动,根本没有机会开启祸影之墟。

  虽说方星云老师答应后明明,在几天后会给后明明单独行动的时间,但江晓并不认为她会放任自己单打独斗。

  而且时间是不等人的,与这种格斗王者的对战当然是越快越好。

  江晓面色凝重,一个矮身上步,躲开了鬼脸银侣的拳头,顺势肩膀一送,肩膀处青芒浮现,直接将鬼脸银侣撞进了长廊入口之中,送出了八米之外。

  这还仅仅是黄金品质的青芒,江晓没敢太过招摇,谁知道后明明的感知有多强。

  江晓二话不说,拎着刀追了上去。

  “小皮!”方星云眼看着银侣和江晓消失在入口处,急忙快步追了上去。

  而在长廊之中,江晓刀刃青芒闪烁,银侣接连向后飞去。

  银侣都傻了!

  这是啥情况?这人怎么突然改变套路了?

  原本江晓一直没用星技,纯靠技艺与银侣拼杀,一人一鬼勉强算是五五开。

  这真的让江晓动了歪心思。

  要知道,江晓的夏家刀法可是黄金段位,而鬼脸银侣竟然凭借着赤手空拳,与金品的夏家刀法打了个不分上下?

  江晓的金品夏家刀法可是能虐顶级星武大学的二流单挑选手!

  这鬼脸僧侣是什么情况?

  难怪你们能培养出来这么多世界冠军苗子!

  难怪那句“自古敏战出中原”!

  从这里面被虐出来的敏战,哪个不是格斗大师?

  鬼脸僧侣!

  你不如祸影之墟,谁入?

  想玩我的巨刃?跟我走,我家有的是!

  当师生三人跑到入口,看向长廊深处时,刚好看到江晓的身影一闪即逝,没入了另一个转角。

  “来呀!来呀!”江晓大声嘶吼着,恶狠狠的敲打着自己的胸膛。

  银侣看来已经开始适应了江晓的风格转变,它同样改变了风格!

  只见它飞奔而来,身子左移右闪,在这黑暗的长廊里,那急速晃动的肩膀险些让江晓认为自己看重影了?

  嗖!

  左下盘!

  银侣一脚飞踹而来,瞄准的就是江晓的左膝关节部位,下一刻,银侣的身影突兀的消失不见了,一头扎进了祸影之墟中。

  “花里胡哨的,晃悠什么......”江晓揉了揉眼睛,刚才随着对方的身体摇晃,江晓的眼球也是左右移动,可把江晓给累坏了......

  “小皮!”不一会儿,方老师一马当先,又拐了一个弯,可算是看到了蹲在地上的江晓。

  如果不是刚才听到江晓的那句“来呀”,她可能已经走岔了路。

  她心中一紧,急忙上前,蹲了下来,一手按着江晓的肩膀,关切的询问道:“怎么了?”

  “这哪是什么银侣啊,简直就是逗猫棒。”江晓揉着眼睛,不满的说道。

  方星云明显愣住了,她听到了什么?逗猫棒?

  一时间,方星云脑海中浮现出了非常萌的画面,随着逗猫棒左右移动,一群小猫仰着脑袋,紧盯着逗猫棒,小小的脑袋也左右摇晃......

  江晓嘟嘟囔囔的说道:“啊,刚才那家伙晃得我眼睛都快花了......”

  方星云:???

  赵文龙询问道:“银侣呢?”

  江晓道:“跑了,估计不太喜欢我这青芒吧。”

  黑暗之中,赵文龙全神戒备,拳上覆盖着莹白色的光芒,星星点点向外迸溅着,给周围提供光亮。

  后明明眉头紧皱,若有所思的在黑暗的长廊中搜寻着,突然开口道:“那边!”

  说着,一支火矢射了出去,沿途一片明亮,但是众人什么都没看见。

  而在后明明的视线中,拐角处的蓑衣一闪即逝。

  江晓倒是好奇的望了过去,后明明不是那种说谎的人,这只能证明,还有其他鬼脸僧侣隐匿在这边。

  江晓道:“你说,我是不是被嫌弃了呀?”

  方星云关切的询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江晓道:“我没用星技的时候,那鬼脸银侣跟我打的热火朝天,你来我往,我一用星技,它就跑了,不跟我玩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这种鬼怪有着一定的智商,而且特性也是藏在暗处偷袭人,刚才那样的单挑行为,并不多见。”方老师开口安慰着江晓。

  说话间,一个带着浅绿色丝线的斗笠,从远处的长廊滚了过来。

  霎时间,所有人都扭头看去。

  那斗笠不快不慢的滚到了江晓的面前,最终化作一团白色的星力,碎裂开来,消散在长廊之中。

  众人抬眼望去,却是在拐角处,看到了一个身披浅绿色丝线蓑衣,光着脑袋的鬼脸僧侣。

  草侣?

  慢慢的,鬼脸僧侣的头顶星力凝结,一个破破烂烂的斗笠再次扣在了它的脑袋上。

  斗笠之上,那道道浅绿色的丝线,似乎在告知众人它家中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呃......

  “嘿嘿,嘿嘿。”草侣怪笑着,一手指向了江晓,确切的说,是指向了江晓手中的巨刃。

  那意味非常明显。

  方星云:“......”

  江晓也是一阵懵逼,刚吹完牛逼,自己的青芒把银侣打跑了,又来了一只草侣?这要是用青芒打不跑,这不就露馅了吗?

  而且......

  这群鬼脸僧侣有问题吧?

  江晓本以为,刚才是一只比较特殊的银侣对他的刀法感兴趣,现在看来,所有僧侣都对他的巨刃很感兴趣?

  卧槽,我到还行,夏妍在这里该怎么活?那岂不是一步一个坎?

  江晓傻傻的询问道:“我这把刀这么招人喜欢吗?它们不是潜伏偷袭类型的吗?为什么一个个的都要找我单挑?”

  赵文龙却是开口道:“发现问题是好事,这就是提早熟悉古塔之巅的意义。”

  方星云点头认可道:“等正式选拔赛开始的时候,为了避免鬼脸僧侣被你吸引而来,你最好更换武器。

  小皮,可能是你这把刀很不常见吧,常规尺寸的刀怎么样?你能驾驭么?”

  江晓摇了摇头,道:“不行,方老师,虽然都叫刀,但是其中的差别太大了,完全不是同一种武器。”

  方星云顿时一脸担忧,道:“这就有些难办了,国家队选拔赛,你的对手毕竟是其他学校的学员,而不是这些鬼脸僧侣。

  你的巨刃如果这么吸引它们的话,对你们三人的行动都会很不利。”

  江晓道:“没事,反正是我们组队,我在他俩后面,辅助他俩,实在不行,我就上弓箭。”

  后明明闻言一愣,随即眼神不屑的看了一眼江晓,你以为弓箭这么好学?你说会就会?

  方星云惊异道:“弓箭?你还会弓箭?”

  江晓默默的点了点头,一副高手寂寞的模样:“巨刃技艺,说到底是别人家的绝学,是夏家刀法。实际上,我自身真正的绝学,是拳脚和弓箭。”

  赵文龙:???

  后明明:???

  方星云忍不住嗔怪的敲了一下江晓的额头,他说的越大,当然也就越不靠谱,众人也就越不信,方星云明显认为江晓又在这皮呢。

  在赵文龙面前说拳脚,在后明明面前说弓箭?

  这孩子简直太可怕了,说谎都不打草稿,脸都不红?已经皮入骨髓了!

  此时的方老师还没有意识到,真正可怕的是...江晓并没有说谎......

  就在长廊远处草侣约战、师徒四人聊天打趣的时候。

  江晓的祸影之墟中,可谓是一片刀光剑影。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2分钟之前。

  头带斗笠、身披蓑衣的鬼脸银侣一脚踹来,却发现自己踹进了一片灰白的岩石之中,踹进了一片星空里?

  “桀...桀桀......”鬼脸银侣站起身子,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口哨:“嘘~”

  鬼脸银侣猛地转过身,却是看到了一个头戴面具、身穿漆黑迷彩的人。

  从对方的话语中,银侣听了出来,这家伙应该是人类。

  只见那身穿炫酷黑迷彩,脸带圈圈面具的神秘青年,开口问道:“喜欢玩刀?呵?”

  说着,青年左手一甩,一柄巨刃扔了过来。

  鬼脸银侣那黝黑鬼脸上的一对银眸,微微亮起,黝黑的手爪抓住飞来的巨刃,一个精巧的卸力,巨刃顺势斜斜插入灰白石质的地底。

  鬼脸银侣抽出了巨刃,无师自通一般,双手甩出了一个刀花,弓步侧身,看向了神秘面具人。

  面具人同样双手甩了个刀花,弓步侧身,看向了鬼脸僧侣。

  鬼脸人、斗笠蓑衣。

  面具人、漆黑迷彩。

  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的人,拖着一模一样的巨刃,凶狠的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