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锦绣农女:捡个将军来种田 » 正文
| 繁体版

第204章 人约黄昏后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李果儿自然是重重的点头,表示她所说的绝无虚言,都是真真的。

    然而就在她说绝无虚言的时候,两家药铺的店小二脸上的热情顿时没了,眼中是轻蔑不屑,又是当日那副高傲的样子,施恩般的望着李果儿。

    李果儿经过两家店铺的这一番盘问,心中警铃大作,觉得今日她不能这样冒冒失失的再去百草堂了。

    百草堂外头,只怕也少不了这回春堂杏林阁的眼线,若是她再这般进了百草堂,岂不是成了谎言不攻自破......

    拉着五妹李柔儿,李果儿传音给身后的阿西和李染儿两人,四人相继进了街上相对而开的两家成衣铺。

    李果儿和李柔儿姐妹二人进的这家成衣铺,掌柜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见姐妹二人粗布麻衣,微微错愣了一下,笑着迎上来,对着李果儿开口询问道:“两位姑娘是买布料,还是买成衣?”

    中规中矩的询问,眼神不卑不亢,也不嫌弃李果儿姐妹二人身上是发白的粗布麻衣。

    李果儿含笑不语,不动声色打量了这件铺子,见铺子里头除了做好的成衣之外,还有专门的柜台,用来放置一些布匹。

    店里头虽然没有几个客人,但是干净整洁的环境,却是让人耳目一新,顿时生了几分好感。

    “掌柜的,我想和我妹妹迈几件成衣,你看你店里可有适合我们姐妹穿的衣裳?”李果儿笑着望向老板娘,目光却是缓缓的从店里头挂着的那些成衣上移动。

    她看的是棉布做的成衣,这间成衣铺多是棉布的布料和棉布做的成衣,少有些是绸缎,锦缎,雪缎。

    这一眼,李果儿顿时明白了,这件铺子走的是中高端的销售路线,适合一般的家中有几个闲钱,地主乡绅等人家,她们姐妹这粗布麻衣进来,只怕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如此一想,李果儿对这位老板年的好感又蹭蹭的上升了好几个档次,难得有开铺子的,不以衣服好坏评价上门来的客人......

    老板娘沉思了片刻,淡笑着指向角落里,几件成色不怎么好的棉布衣裳,含笑着对李果儿道:“姑娘和妹妹,不妨看看这边的这几件,都是适合你们这个年纪穿的,花样子款式虽不及这边的,但胜在是新的,姑娘若是看中,小妇人便以一半的价钱卖于姑娘。”

    李果儿姐妹浑身上下的样子,不像是能买得起好衣裳的,也难怪这成衣铺掌柜,给她们介绍那边角落里,不怎么鲜亮流行的花色款式。

    李果儿含笑点点头,借着衣袖的遮掩,从袖子里拿出一张二十两的银票。

    “掌柜的,我们姐妹被外头的坏人盯上了,借着贵店躲一躲,这二十两银票就当是跟掌柜的买衣服的,麻烦掌柜的借后院一用,为我们姐妹遮掩半个时辰。”李果儿压低声音,递上二十两银票,小声的在老板娘耳边开口。

    成衣铺老板娘愣了一下,见李果儿不像是说谎,沉思了片刻,吩咐铺子里的几个招呼客人的婆子守好铺子,她带李果儿姐妹去后头换衣裳。

    李果儿点点头,替自己选了一件白色,一件红色的衣服,又替李柔儿选了粉色和鹅黄色的两间衣裳,在店铺老板娘的引领之下,进了后头换衣服的隔间。

    李果儿迅速的换好红色的衣服,跟老板娘要了一个红色的帷帽,戴在头上,从成衣铺正大门走了出去,李柔儿则是被留下来,美其名曰试衣服......

    红色帷帽的李果儿,出了成衣铺,果然瞧见不远处几个鬼鬼祟祟的杂碎守在外头,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冷笑。

    手上捏了一个法诀,李果儿面上的易容术撤掉,同时掀起一阵风,将帷帽吹开,貌美如花,倾国倾城的一张脸出现在人前,看着被她帷帽下的容貌惊呆了的过往行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踏着欢快的步子,李果儿在过往行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下,朝着百草堂而去。

    百草堂之中,魏舒扬正给一名病患看诊,看诊的是个梳着妇人头,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子。

    “魏大夫,奴家这几日胸口老实疼得很,闷得慌,魏大夫可有什么良方?”一双狐媚的桃花眼,扑闪扑闪的,对着魏舒扬放电,魏舒扬拼命压抑着想要甩开这小妇人的动作,硬着头皮继续诊脉。

    年轻少妇见魏舒扬不为所动,故意的娇嗔一声,对着魏舒扬抛了个媚眼。

    魏舒扬心中十分烦躁,这小妇人那根筋抽风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对着他一个未婚男子抛媚眼,发骚......

    好歹他也是百草堂的少东家,来这百草堂中历练,怎地这百草堂的掌柜,安排他给这些深闺寂寞的女人看诊呢?

    李果儿进来的时候,正好瞧见这少妇对着魏舒扬发嗲,眉头皱了皱。

    美色误人啊!

    魏舒扬虽不说十分的俊美,但是也不凡,好好的昨个儿郎中大夫,既然也有已嫁为人妇的女子,撒娇卖嗔的打着看病的苗头黏上来......

    迟疑了一下,李果儿清了清嗓子。“魏大夫,你不说今日约小女出城游玩吗?怎地小女子一个人在城门口等了你许久,你倒好,在这里给人看病,浑然忘记了你我人约黄昏后。”

    “......”

    魏舒扬错愣,那对着魏舒扬放电的少妇更是满脸错愣。

    这是怎么回事?他几时和这位红衣姑娘人约黄昏后呢?

    少妇眼中闪过几分懊恼,但很快便恢复淡定了,反正她只是耐不住寂寞,那个捡回家的男人身子还没好,这才打着身体不舒服的由头,前来勾搭勾搭这百草堂的少东家。

    能勾到手也不赖,勾不到手也没什么损失,凭她吴家在宛平镇的权势地位,她才不愁嫁呢?

    若不是家中和这百草堂的掌柜是姻亲,百草堂的掌柜和她爹书房谈话的时候,被她不小心听到,百草堂的魏大夫其实是百草堂的少东家,她才不会装病来这里呢?

    “哎呀,魏大夫贵人多忘事,小女子格外伤心,也罢也罢,这出城游玩就算了,魏大夫不请我进去喝杯茶水吗?人家眼巴巴的在城门口等你老半天......”李果儿硬着头皮,装出一副被伤了心,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