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喜上眉头 » 正文
| 繁体版

148 果真很冒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定国公世子耐着性子劝了女儿几句,女儿却不买他的账,反而愤然道:“父亲根本不知我的境地有多么可怜!蓁蓁,你来与我父亲说一说——”

    她是有嘴说不清的急脾气,不如让蓁蓁好好替她诉诉苦。

    张眉寿点头。

    “徐伯父,晚辈冒昧了。”

    定国公世子叹了口气,摇头无奈地道:“此处没有外人,无甚冒昧的。张姑娘曾帮过小女,有话只管直说。”

    女儿自己瞎闹还不够,竟还请了“小说客”来,倒也新鲜。

    就在定国公世子倚在椅子里闭上眼睛准备借机休息片刻时,却听面前的小姑娘说道:“晚辈疑心贵府有手脚不干净、图谋不轨之人。”

    定国公世子刚闭上的眼睛顿时睁开了。

    小姑娘诚不欺我也……这话果然很冒昧啊!

    徐永宁惊得瞪大了眼睛,就连徐婉兮也震惊不已。

    她是想让蓁蓁说说她的好话,助她洗脱冤屈来着,可绝没想到上来便是这样的狠话啊!

    这明显言过其实的胡话,没准儿还得需要她来圆场。

    徐婉兮有着一刻的欲哭无泪。

    “此话怎讲?”定国公世子皱着眉问:“张姑娘可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

    面前的小姑娘神情一丝不苟,倒不像是胡编乱造。

    张眉寿取出了袖中的信封来。

    将心中所疑暗下说给定国公世子来听,是目前来看最为可行的法子。

    “先前定国公夫人养着的魏紫有枯败之象,晚辈斗胆自荐帮着老夫人带回去养了几日,却意外发现致使花株枯败的原因竟是出在了花盆里的土壤之上。”

    定国公世子已看到了信封中装着的细碎干土。

    “晚辈觉察出异样,便将魏紫换了盆续养。也因此留了个心眼儿,悄悄找人验看了花盆中的土壤——果不其然,这土壤中竟是掺了毒的。”

    定国公世子脸色已堪称凝重。

    徐永宁亦是大惊。

    “竟对一盆花下此毒手,未免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且这人定是冲着祖母去的,祖母爱花如命,正所谓杀人诛心,杀人不见血,莫过于此了!

    他听闻祖母近几日便是因为这盆花而食不下咽。

    凶手的目的,竟险些就达到了!

    正满心疑云的定国公世子听闻儿子此言,没忍住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

    “蠢材,谁会对一盆花下毒!”

    徐永宁边揉着脑袋边道:“我哪里知道谁会这么干……可这人确实挺蠢的。”

    “蠢材是骂你!”定国公世子更气了。

    骂完之后,眼见三个孩子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马脸色涨红尴尬。

    “此事事关重大,我不与你蠢货瞎扯!”定国公世子起身就要离去。

    “徐伯父!”

    张眉寿追了上去。

    她话还没说完呢!

    满腹心事不敢耽搁的定国公世子停下脚步,弯下身听她小声说道:“听老夫人院子的大丫鬟称,昨日世子夫人出事前,曾在老夫人那里用过一盅燕窝。”

    她虽话未说得直白清楚,定国公世子却并非愚钝之人。

    他心底的惊骇越来越重。

    他直起身又要走,却再次被张眉寿喊住。

    定国公世子只好又弯下腰听她说。

    “徐伯父,我是瞒着家中,找人验的毒,我会对此事闭口不言,还望徐伯父也替我保守秘密。”

    定国公世子哑然之后,旋即点头。

    这小丫头……心思不光敏锐,竟还这般周全,小小年纪没有半点好大喜功的浅薄,反而极懂得自保。

    再回头看向自家的两个孩子,像个楞头鹅一般茫然地看着他,不免觉得人比人气死人,饭是别人家的香,孩子也永远都是别人家的好。

    定国公世子立即吩咐手下开始清查此事。

    同时让人去请了季大夫。

    他忽然想起来季大夫昨日曾暗下与他说过“夫人此胎滑得蹊跷”,但彼时他心思乱纷纷的,加之季大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故而并没有去深思留意。

    但眼下想来,不免让人心惊了。

    堂堂定国公府,竟有歹人将手伸到了老夫人的院子里——他必要亲自将那心思歹毒之人揪出来严惩!

    张眉寿在徐婉兮的院子里又呆了一盏茶的工夫,便请辞离去。

    徐婉兮听她大致说了一遍事情原委,如今正兀自惊心不已,待看了一眼同样揣揣不安的二哥,心下格外没底,连忙捉住张眉寿的衣袖,恳求道:“蓁蓁,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有些害怕……”

    张眉寿轻声劝道:“婉兮,这是你们的家事,我若再待下去,实在不妥。”

    “可是……”

    “除了今日,明日我再来看你都好。”女孩子的语气仍旧柔软,却仿佛透着不容置喙的意味。

    徐婉兮唯有失望地点了头。

    “那我送你出去。”

    张眉寿点头。

    徐永宁也跟着出去。

    出了院子,张眉寿便让兄妹二人止步,由丫鬟引着离去。

    “二妹。”徐永宁看着张眉寿的背影消失,若有所思地说道:“不然,咱们去祖母那里吧。”

    他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徐婉兮有些讶然地看了他一眼。

    他二哥向来是家中油瓶子倒了都懒得去扶的主儿。

    “若真有什么蹊跷,我也不想你被冤枉啊……”

    徐永宁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遂解释道。

    他总不能说是因见与妹妹一般大的张家姑娘这般有主意有担当,有些自惭形秽,忽然生出了一种想要试着自我抢救一下的想法吧?

    他旋即又想到了王家破落户亲戚——朱公子。

    比他尚且年幼两岁,却投壶投得比他好,射艺压他一头,四书五经竟也可侃侃而谈,关键是长得还比他俊俏,这就太过分了吧!

    身边的人如此优秀,徐二公子觉得再不努力就真的要成为父亲口中的蠢材了。

    定国公府上下,一整日皆陷在紧张压抑的气氛当中。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府中四下掌了灯,自此一夜未熄。

    日出时,东方朝霞万里。

    徐婉兮屏退了丫鬟,独自一人坐在花园子里的荷塘边。

    她彻夜未眠,天色未亮时便坐在了这里发呆。

    莲姑远远瞧着她,想到昨夜在老夫人的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事情虽已得到查明解决,姑娘的“冤屈”也已得洗,可姑娘的心事却俨然更重了。

    不多时,一主一仆两道身影走了过来。

    一身靛蓝长衫,五官透着几分书生气的男孩子朝着莲姑走近,揖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