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刻钟情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章 分手,为什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买买买!我们分手吧!”姜时宇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憋在他心里面,足足有四十六天十九小时零六分钟的话。

    “分手?现在?为什么?”

    “你不是说,我是你认识的人里面最漂亮、最有气质、最有品味的人。”

    “你不是说,你和我在一起,是因为你喜欢我的全部。”

    “你不是说,在你眼里,我全是优点,没有缺点。”

    被姜时宇提分手的女孩站在乐高店的收银台前,一只手拿了一个限量版的乐高配件,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你不是说,不论我是贫穷还是富有,是健康还是疾病,都改变不了我们之间关系的基础。”

    “你不是说,只有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时宇,你别开玩笑了,你不可能和我分手的。”

    一秒钟之前,女孩还在欣喜若狂地准备去收银台付款。

    一秒钟之后,因为被忽然进店的男生提分手,女孩震惊到忘记了自己原本要做的事情。

    她不过是最近这一个半月脱不开身而已,怎么“二十四孝”了两年多的男朋友,如此突然地跑到才十分钟之前才开门营业的商场里面,没头没尾的,上来就是一句要分手?

    就算是要分、就算要划清界限,也应该是半年前,在她家里出事的时候。

    那会儿,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死党,全都对她避之唯恐不及,深怕被她家里堪比天灾的人祸给牵连了。

    那些从初中就开始追求她的男孩子,也非常有默契地集体消失了。

    现在,她家的大麻烦明明已经有可能要画上句点了。

    在她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唯一不离不弃的男孩,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如此迫不及待地提出分手?

    如果现在分手,那家里出事之后,算是用她的命稳定下来的局面,是不是又要彻底泡汤了?

    作为最后一颗救命稻草的姜时宇,要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把她抛弃了,真不知道原本就深怕她会跑路,或者翻脸不认人的那帮闹事的,会做出什么样过激的举动来。

    关键是,撵都撵不走的姜时宇怎么可能会提分手呢?

    时间明明就已经证明了,姜时宇是唯一真正爱她的人啊。

    “你也不是三岁小孩了,到现在还会相信随口说一说的话吗?“

    “我追了你那么久,前前后后表白了多少次?”

    “我说什么你都不答应,弄到后来我都词穷了。”

    姜时宇无视女孩的震惊:“只有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是我最后跟你表白的那天,在我姐的婚礼上听到的结婚誓词。”

    “因为词穷才随便记了一下,也没有记全,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别说只是随便借鉴了几句结婚誓词用来表白,就算是一字不落地全背下来了,又能怎么样呢?”

    姜时宇今天说出口的这个分手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

    “我为什么不可能和你分手?今时今日,认认真真结婚的人,也有一多半都是要离婚收场的。”

    “我姐那会儿要死要活地非嫁给她的同学不可,现在还不是已经在办离婚手续了?”

    “结婚了的尚且能离,我怎么就不可能和你分手了?”

    “也是你自己说,你对我的爱,从来就那么一星半点。”

    “总不至于现在我要和你分个手,你就要反过头来想要死缠烂打吧?”

    姜时宇看着把手里的东西当宝贝一样捧着的女孩,就有些心气郁结。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嘛?”

    “我承认,我答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很爱你,我纯粹是因为想要气一气我的爸爸妈妈,才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男朋友。”

    “当时的我,叛逆到只有和爸爸妈妈对着干这一个原则,他们不让我做什么我就偏要做。”

    “我那个时候还小,爱情、亲情、友情,只要带情字的我都不懂。”

    女孩始终不愿意相信姜时宇说分手的话是认真的。

    满脸真诚地对姜时宇说:

    “现在的我,已经是一个全新的我了。”

    “该明白的,不该明白的,从我家里出事的那一天开始,我就都看明白了。”

    “在我自己都已经放弃的时候,你依然对我不离不弃,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决定要跟你过一辈子了。”

    女孩语气诚恳,眼神真挚。

    “你要相信,我对你的爱,不管是一星半点、屈指可数,还是灿若星辰、数不胜数,那都是唯一的。”

    “以前,我拥有的很多,愿意付出的很少。”

    “现在,我拥有的很少,但我愿意给你我的全部。”

    看到被分手的女孩此时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姜时宇心里面端的是五味杂陈。

    她终是在乎自己的不是吗?

    可是她如果真的在乎,为什么过去的一个半月,在这次见面之前的整整四十六天十九小时零六分钟,她根本就当自己是个空气,连条消息都没有发过,更不要说是打电话了。

    是因为自己终于提了分手,才终于听到了女孩的表白吗?

    他真的是她的唯一吗?

    为什么唯一这两个字,现在听起来,要多讽刺有多讽刺呢?

    姜时宇没有办法继续留在这家卖乐高的店,他甚至没有办法直视女孩的眼睛。

    明明是他自己忍受不了提出要分手的,现在还能说些什么、期望些什么呢?

    再怎么样,横在两人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也不会得到解决。

    唯一,多么刺耳的唯一?

    姜时宇有点失望地看了女孩一眼,转身快步离开。

    刚刚还在乐高店兴高采烈地买买买的女孩,一下子就急了。

    原本她两只手各拿了一个装着限量版乐高配件的盒子,见到姜时宇要走,想也没想,就把两个装限量版配件的盒子都抱在了左侧,腾出右手,一边跑一边去拉姜时宇。

    “你等我一下,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你火急火燎地过来跟我说要分手,我是不会接受的。”

    “分手也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吧,总不能你说分就分?”

    “你至少要让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吧?”

    “该不会是你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女孩一路狂奔,快出店门的时候,才终于追了上来,右手将将拉住了姜时宇的衣角。

    被买东西的女孩给缠上了的姜时宇刚想抽回自己的衣服,就听到乐高店门口的防盗警报器,嘀嘀嘀地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