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刻钟情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章 不问自取便是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资深店员苏念瑶一开始并没有真的想要报警,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算上之前的工作,她已经做了好几年的店员了,真报警的话,她们自己也要跟着去警局做笔录之类的。

    麻烦不说,还得要请假、还需要调班,还会被扣工资。

    “你别拽这个头盔,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红武士头盔,这样扯来扯去会弄坏了的,我今天是真的要买的。他的招行卡你们不收,那我拿手机给你们付钱,现在不是已经可以手机支付了吗?我支付宝里面有钱。”偷乐高的女孩,腿软归腿软,手上还是很有力气的。

    已经到手的玩具,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

    苏念瑶用力抽了好几下也没有把限量版从女孩的怀里抽走。

    “都说了,这个限量版我们不会卖给你了。”

    王晓梅越说越生气。

    “你不想着偷我们的,我们就谢天谢地了。”

    “你这种小偷的钱,我们可没本事收。”

    见过偷东西的,没见过偷东西被抓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姜时宇面对现场的状况,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一只手扶着女孩,另外一只手开免提,开始打电话。

    没头没尾的,开头就是一句:“你能不能到你们商场的乐高店来一下。”

    “去不了啊大哥,我这会儿在马来西亚呢,你姜大少要大驾光临,不会早点说一声啊?”电话对面的人一副鞭长莫及的架势。

    “你一个总经理,不好好在这里管商场,跑去马来西亚玩什么?你不怕人还没有回来,工作就先没有了吗?”姜时宇的心情很糟糕。

    “嘿嘿,这我还真不怕,你还不允许我们商场总部在马来西亚吗?”

    “我这回可不是旅游,是到总部出差的,就等着开完会,升职加薪,回去做大中华区的总经理呢。”

    接到姜时宇电话的人想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说吧,姜大少这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是有何指教,你是不是又要给买乐高……”

    电话那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姜时宇给截断了:

    “买什么买,现在是卖乐高的人,说我们偷了店里面的东西,你让人来帮忙解决一下。”

    姜时宇不想在这么开着免提的情况下说太多话。

    “我去!谁这么不长眼啊?你让店里的人过来接我电话,我来和她说道说道这家店是怎么回事。”接电话的人在震惊过后,想了个远程的解决方案。

    听到这句话,姜时宇就关了免提,把手机递给店员:“你们总经理让你接电话。”

    “你逗我玩呢?我们这么小小一家玩具店,你找什么商场总经理?”

    “总经理和我这种小人物有什么关系?”

    “我在这儿工作了两年,都不知道商场的总经理姓甚名谁、长什么样子。”

    苏念瑶被拿着一张假卡出来招摇撞骗的姜时宇给气笑了:

    “你怎么不直接说你要找国家总理来帮你解决这件事情呢?”

    “你莫不是韩剧看多了,以为商场总经理每天上班,店员们都要排队等着给总经理鞠躬的?”

    “你们这团伙还挺庞大的啊,这是连冒充总经理的人都找好了?”

    苏念瑶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限量版乐高配件。

    “我告诉你,商场总经理,那是连我们店长都不会有交集的人。”

    “只有老板们找商场要好的铺面开店的时候,才会需要接触到商场总经理。”

    “总经理可没有兴趣管我们一家玩具店买了几个乐高。”

    “你下次想要找个不在现场的人冒充,我建议你让人冒充店长,这样的话,可信度还高一点。”

    30368号红色武士头盔,在苏念瑶的脑海里面,持续不断地拉响红色警报。

    忽闪忽闪地叫嚣着:五千块,五千块,丢了要赔五千块。

    苏念瑶不敢有一秒的懈怠。

    “那好吧,既然这样,你就让你们店长出来一下吧。”姜时宇叹了口气,他今天好像选了一个特别不合适的地方提分手。

    姜时宇有些懊恼,他说分手那句话的时候,明明没有发现,有店员就站在能听到他和女孩对话的地方。

    过去的这四十六天,是他自己被负面情绪给淹没,以至于他必须要在自己窒息之前,找一个缺口。

    “反应倒是很快嘛。”

    “我刚一说店长不在,你就要找店长。”

    “是不是你接下来就要给店长打电话了?”

    苏念瑶拿出电话,在按键上按了110,一副随时都会按下通话键的架势:

    “就不要再把别人都当成傻子,想着拖延时间了,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我呢,也就是个小小的店员,我也不想让事件升级。”

    “只要你们把想从我们这里偷走的东西留下,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要再出什么花招的话,我就只能直接报警了。”

    做笔录麻烦,扣半天工资可惜,可怎么也比丢了一整个月的工资要好。

    “不要报警。”再次听到报警这两个字,已经坐着的,没有办法再腿软瘫倒一次的女孩,再度受到了惊吓。

    两个穿着制服的人在这个时候走进店里,女孩惊叫一声,整个人都缩到了姜时宇的身后,瑟瑟发抖。

    “才来了两个保安就吓成这样,这种小偷就应该送到警察局去待着。”路人丙蛮有一种世态炎凉的感叹。

    姜时宇无心听旁边的人在说什么,只是转头温柔得对被吓得和惊弓之鸟使得女孩说:“这拿着的这两个乐高配件,今天先不买了行不行,我现在带你离开这里,我回头让人来买。”

    “不行的,这……这个很难买的,万一……我们走了,被人买走了,就真的没有了。我之前找了好久……好久……都没有找到,昨天夜里才听说这里有的。”才被报警这两个字给吓哭的女孩,听到说不能买限量版之后,就哭得更伤心了。

    怕警察归怕警察,但是让她把已经到手的限量版给交出去,也一样是没有可能的。

    “怎么会有这种,不知悔改,就知道买买买,买不起就用偷的女孩子。你可不能学这种人,长大了要懂得自尊自爱,不能学这种虚荣又败坏社会风气的人。”这是一个之前就在店里面,一直都没有开过口的,带着小女孩来挑乐高玩具的一个妈妈的声音。

    因为看到了活脱脱的一个反面例子摆在眼前,这位妈妈就直接拿来教育自己的女儿。

    “我没有要偷,我是真的要买的。我手机里面钱够的,我有钱,我可以自己买的。我刚才就是一着急,先出来找人了……”女孩一边哭,一遍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行为。

    带着孙子过来商场,原本要去早教中心的路人丁老伯伯也看不下去了:

    “先给钱才拿人东西的那才叫买,没有给钱还拿人东西的就叫偷。”

    “不问自取便是偷,偷东西被抓了还想着要跑的,那就变成抢劫了。”

    路人丁邀了摇头:

    “有手有脚的女孩子,趁着还年轻,多念一点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