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刻钟情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 他想要的东西就这么重要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苏念瑶,希望看到王晓梅从收银台回来之后会说“念瑶,还是你记性好,这张卡向日葵颜色不对的根本就刷不出来”。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

    王晓梅很快就拿了无线刷卡机过来让姜时宇输密码。

    苏念瑶趁着姜时宇输密码的空档,又从王晓梅的手里,拿过刚才的那张卡片看了看,私人银行那四个小小的字,仿佛瞬间放大了一万倍,烫金的大字从她的头顶上砸下来。

    苏念瑶很想献唱一句——多么痛的领悟。

    但她现在根本就不敢出声。

    被自己蠢哭了的苏念瑶,胆颤心惊地把私人银行黑配金的卡片交还给姜时宇。

    苏念瑶和王晓梅一样的忧心忡忡,一样地担心今天将是自己在这家店工作的最后一天。

    在苏念瑶的心里面,试用期的王晓梅,其实反而是没有太多压力的,走也就是走了,总归也没有多少损失。

    可苏念瑶已经在这家乐高店一年多,她很清楚,这家乐高中心,最赚钱的是做乐高培训而不是卖乐高玩具。

    苏念瑶就是因为想要做一名乐高老师,才会在这家店工作。

    店长昨天才刚刚答应,下个月就让她从销售转培训了。

    就差这临门一脚,这简直比媳妇熬成婆的时候,发现新媳妇跑了还要让人崩溃。

    今天一前一后来到乐高店的这一男一女,明眼人一看就气质非凡啊,怎么她一听到店门口的防盗警报,一想到自己下个月的工资可能要泡汤了,就看谁都像是贼了呢?

    苏念瑶的心里在进行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姜时宇只是淡淡地把自己的银行卡接了回去,看都没有再看苏念瑶一眼。

    二十分钟之前还在“义愤填膺”地提分手的男孩,转过头,极尽温柔地对被吓到腿软的女孩说:“你现在自己能走路了吗?”

    语气、表情、动作都是极尽温柔,压根就不是个想要分手的样子。

    “当然可以啊,我谁啊,我有什么不能的?我简直能的不能再能了。”女孩说话的时候,带着灿烂无邪的笑容,坚定地仿佛刚才那个哭着说“及时雨,你帮……帮我”的女孩,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那我们现在走?”姜时宇喜欢这样的笑容。

    女孩的笑容让姜时宇沉醉。

    沉醉到忘记了自己才刚刚提出过分手。

    “好呀,你刚刚那个刷卡的单子呢?这两个配件一共多少钱,七千二是不是?我等下就把钱还给你。”女孩也没有再关注刚刚说自己是小偷的那两个店员,只是微笑地站了起来。

    “买买买,你是不是就知道……”前一秒还极尽温柔的姜时宇听到女孩的话,瞬间就炸了,怒气比之前被误会是小偷同伙的时候,还要大得多。

    “好啦好啦,你先别生气嘛,要生气也不在这里,我们找个地方聊一聊,你还没把话说清楚呢,你必须要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忽然要和我说分手,我是不会这么随随便便就接受的,我得要知道原因。”女孩赶在男生发火之前把话给接上了。

    “有什么好聊的?就买一个玩具,你都要和我算的这么清楚。你真的有当过我是你男朋友吗?”姜时宇一听到“把钱还给你”这几个字就生气。

    这是最近半年多,姜时宇听得最多的一句话。

    要么就是这句话,要么就是更为悲惨的彻底忽视,整整四十六天,没见面、没消息、没电话。

    就和他姜时宇是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似的。

    姜时宇质疑完自己正牌男朋友的身份之后,浑身就散发出让人有点压抑的低气压。

    把大佬给当成了贼的苏念瑶和王晓梅,这会儿都提心吊胆,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将要面临什么。

    很明显,大佬发火了,而且火气很大,但这火气怎么好像不是对她们发的呢?

    这到底是啥情况?

    神仙吵架,一个不小心,就央及池子里的小鱼和小虾米?

    这位“及时雨”大神,明明是不喜欢女朋友买买买,为啥同时也不希望女朋友和他算得清楚呢?

    还有这位喜欢买买买,一听到报警就吓得腿软的女孩,又是何方神圣呢?

    怕警察怕成这样,居然不是小偷而是小神?

    总之,不管是大神还是小神,都够她们两个小店员喝一壶了。

    把银行卡交回到姜时宇手上之后,苏念瑶和王晓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无声地给对方打打气,等待着随之而来的神仙之怒。

    结果大神在质疑完自己的正牌男友身份之后,就带着肃杀的气息,离开了商场。

    小神也二话不说地就跟了上去。

    好像发生在乐高店的,这场精彩纷呈的抓贼、报警、英雄救美的戏码压根就没有发生过。

    看着两个径直离开的背影,等在乐高店外面看热闹的人一个个都面面相觑,更不要说一直以为自己处在风暴中心的店员苏念瑶和王晓梅了。

    这就算完了?

    这事儿就这么过了?

    难道说,大神和小神觉得小鱼和小虾米都不够塞牙缝的,准备找店长过来秋后算账?

    无数个想法从苏念瑶的脑海里面像流星一样划过之后,第一个实实在在的想法,是应不应该立刻弄份简历,看看有没有其他的乐高培训中心愿意找她做老师。

    如果再晚一个月,如果她已经拿到了培训师的资格该有多好。

    …………………………

    “时宇,你别走这么快嘛,我刚冲到店门口拉你的时候,把脚崴了一下。”

    “我现在没办法走太快,你等等我。”

    女孩追了一路,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你至少要和我说清楚为什么要分手再走啊。”

    “之前我们家那样的情况,你都没有提分手。”

    “你现在说分手,我挺想不明白的。”

    “我家里出事的时候,我就想到要和你分手,我是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你当时说你和我在一起,和我家里是什么样的状况完全没有关系。”

    女孩再次追上了姜时宇。

    猛吸了两口气之后才转到了姜时宇的对面,用直击人心的眼神看着姜时宇:

    “在所有人都离我而去的时候,是你留在了我的身边。”

    “我知道我那个时候,动不动就和你说分手,是我的不对。”

    “你让我明白,你只是想要和我这个人在一起。”

    “我和你在一起,也只是因为你是你。”

    “你这么突然要和我分手,是不是你或者你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脚崴了?严重吗?”姜时宇蹲下来看了看女孩的脚,他在听到女孩说自己扭到脚之后,就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没事,没事,你稍微走慢一点我就可以跟得上了。你有一定要我分手的原因吗?为什么是现在?就算是要分手,你也要先把原因跟我说清楚。”女孩从最开始,就在纠结分手的时间点。

    “那你先和我说清楚,你为什么一定要还我钱?”

    “你现在除了会跟我说要还我钱,是不是已经没有任何话要和我说了?”

    “每次一见面,就和我说钱。”

    “既然,我们之间,已经只剩下你还我钱这一件事情能聊了,那还要继续交往做什么?”姜时宇没有办法不生气,同样的问题,横在两人之间,已经有半年之久了。

    “我们不要再为这件事情吵架了,好不好?”

    “你知道,我也不是故意的,以前我们家钱多的时候,你不管送我什么,我都无所谓啊。”

    “因为我随时都可以回赠点什么,这样我们的关系就是平等的。”

    “你追我的时候,我爸爸妈妈都还在,咱们也算是门当户对。”

    “外人看起来,可能我家还更有钱一些。”

    “那个时候,身边有些人说你是因为看上了我家的钱,才要疯狂地追我,和我在一起。”

    “你听了也会不高兴,是不是?”

    “我现在也是一样的想法,我想自己努力看看。”

    “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看上了你们家的钱才和你在一起的。”

    女孩尽量安抚男孩的情绪:

    “在别人都躲我和躲瘟疫似的时候,只有你对我一如既往、不离不弃。”

    “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

    “我不是要和你见外,我是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对等的,这样说你能理解吗?”这显然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因为这件事情吵架了。

    “对等,怎么对等?”

    “我为你花一块钱,你就要为我花一块钱的这种对等吗?”

    “你是拿钱来衡量感情的对吗?”

    姜时宇因为过度的沮丧,而感到异常气愤:

    “买买买,你不觉得你的这种做法很幼稚吗?”

    “过去的这一个半月,你每天晚上都出去打两份工,就是为了买这两个玩具配件是吗?”

    “我都说了,我一定会帮你买到这两个限量版的。”

    “你就不能把花在找这两个玩具配件上面的精力,分一点点到我身上吗?”

    姜时宇的质问到了这里,忽然停了下来,虽然只停了不到秒钟,但眼睛里面却经历了犹如惊涛骇浪的挣扎:

    “他想要的东西就这么重要吗?”

    “重要到你连想一想我,给我打一个电话都没有时间吗?”

    “你有意识到你自己已经和我失联超过四十六天了吗?”

    “你是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还是发过一条信息?”

    姜时宇终于问完了自己的问题。

    从来都不缺钱的姜时宇,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有一个喜欢买买买的女朋友。

    如果可以,姜时宇倒是希望自己交的是一个喜欢买买买,并且认为“包”治百病的女朋友。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同样都是买买买,但此买非彼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