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刻钟情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章 人至贱则无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姜时宇见买买买明明脚扭了,脚踝都已经肿了,却还是要像没事的人一样走路,就默默地走进了离得最近的商场咖啡厅。

    买买买以前很懒,每天走路都很少,但就算是一天两千步封顶的“运动量”,家里都还有给她请专门的形体老师。

    说是形体,但几乎没啥具体的上课内容,就是教买买买怎么走路走地好看的。

    买买买的原则是,路能不走就尽量不走,但每走一步都要仪态端方。

    听起来好像挺高大上的,实际呢,就是闲得有点神经。

    整天无所事事的人,总也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这种神经,导致了买买买的行走能力和她的年龄达到了风马牛不相及的高度。

    买买买走路,从来都不看路。

    是那种着急走几步路就会把自己的脚给扭了,或者干脆直接就摔倒的。

    姜时宇最开始和买买买谈恋爱的时候,就整天要和雷达似的,看看买买买前进的路线上有没有什么不平整的地方。

    四肢健全的、超过二十岁的成年人,走路能力却和个两岁小孩子似的。

    人类行走的能力并不是天生的,而是需要后天不断地熟能生巧的,是姜时宇和买买买相处久了才再度明白的道理。

    这也是买买买一开始出去打工,每天都会被开除的原因。

    因为担心,买买买非要出去打工,姜时宇就寸步不离地跟着。

    但买买买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性情大变,非说一定要凭自己的努力站起来。

    最近这几个月倒是好了一些,姜时宇几乎都没有再听到买买买说自己的脚出了什么问题。

    姜时宇还以为买买买的行走能力,有了质的飞跃。

    直到刚刚看到买买买的脚踝才发现,买买买的进步是怎么来的。

    买买买的脚踝肿的很大,但她除了走路稍微慢一点,就看不出来有任何的异常了。

    曾经的买家大小姐,在短时间之内提升的,不是走路能力,而是忍耐力。

    “时宇,对不起,最近这段时间是我做的不好。”

    “我也是想要自己学会承担责任。”

    “我家的这些事情,要是都让你帮我解决的话,就会有更多的人,觉得我和你在一起,是要给买乐高找后爸。”

    “你是知道的,我和买乐高根本就不属于这样的情况。”

    买买买在姜时宇对面坐下。

    姜时宇没有像平时一下,一坐下就把买买买要喝的和他自己要喝的都点好。

    服务生在旁边站着,却等不到姜时宇开口,只好看了看买买买。

    “你给他来一杯美式,不加糖,加六分之一的奶,奶不要冰箱里面直接拿出来的,要先热一下再加,然后给我一杯水就可以了。”买买买现在特别理解服务员站在桌边无人搭理的感觉。

    “你还记得我喜欢喝什么啊?我以前去你寝室,每次喝的都是加糖不加奶的咖啡。”姜时宇说这句话,不知道是惊喜还是幽怨。

    “我以前不是一直都没怎么长脑子吗?先天比较不足,未来会好好努力的。”

    “时宇,这么久都没有和你联络,是我的不对。”

    “如果你今天不说,我还真的没有发现时间过的这么快。”

    “以前每天都觉得日子好无聊、好难熬,现在却是连今夕何夕都没有时间想了。”买买买还是买老大的时候,压根不知道“歉意”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现在却觉得,这个世界有太多需要她觉得抱歉的事情。

    “所以你就一次都没有想到我?”姜时宇从始至终都在纠结同一个问题。

    “我是没有时间想吧,我现在每天想到都是怎么打工赚钱,怎么让买乐高刮目相看。”

    “我知道你对我把买乐高有意见,我以前也是一样。”

    “可是,买乐高一直到现在都还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我是需要负主要责任的。”

    “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是吓到了,才会这么没有安全感。”

    “他才三岁,他有些混乱也是正常的。”买买买在家里出事之前,对买乐高又多么厌恶,现在就有多么抱歉。

    “他本来就一直是阿姨在带的,让一切都维持原样不好吗?”姜时宇更愿意接受他和买买买以前相处的模式。

    “别说我现在没有能力请阿姨来照顾买乐高,就算真的让你帮我找到了,也一样是没有办法解决现在的问题。”

    “自从见到我,乐高根本就不愿意跟着从月子里就一直带着他的阿姨,换成别的阿姨,肯定更加没有可能。”

    “三岁的小孩是叛逆期,会有他自己的一套逻辑,用成年人的道理和他说,根本就说不通。”

    “你让我看着一个三岁小孩,不吃不喝就这么饿死吗?”

    “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我现在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是乐高他比我还要成熟,他说的道理,甚至是他的价值观,都要比我更正确一些。”买买买不知道自己对买乐高是什么样的感情。

    太过于复杂,以至于无法形容。

    “我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说你要远离家,远离买乐高,你说你希望生活在一个没有买乐高的世界里。”

    “那时候,我让你跟我一起到国外念书,你说你英文不好,出去了不知道要怎么生活。”

    “半年前,你家里出事,就连佣人也一个接一个地走了。”

    “你打电话问我要怎么办。”

    “我当时就说了,让你不要害怕,我会马上回国想办法让你的生活恢复原样。”

    “请新的保姆,找新的家庭老师。”

    “你说你爸爸妈妈过两天就回回来,你说你暂时不需要我的帮忙。”

    “你说你一切都很好,只是不想要见到买乐高。”

    “然后呢,买乐高把你弄进了医院,你家的事情稍微稳定了一点,就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姜时宇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幼稚,可他却没有办法不生我气,他到国外帮买买买置办订婚的礼服,就几天的时间,买买买差一点就要去喝孟婆汤了。

    姜时宇想起他赶回国,在医院见到毫无血色的买买买,就心有余悸。

    买买买变成这个样子,是买乐高一手造成的,而且还是蓄意为之。

    “买买买,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我是不是真的很爱你。”

    “像你家当时那样的情况,我还是竭尽所能,说服了我的爸爸妈妈,让他们同意我在入生日宴上把你介绍给所有的人。”

    “我觉得我为了你,什么都能忍,做我最不想最不想做的事情,接受我最不愿意接受的工作安排,为你做的一切,我都甘之如饴。”

    “但我大概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我为了你什么都能忍,但我忍受不了你完全不爱我,彻底忽视我。”

    “我接受不了你让一个小孩,横在我们两个人之间,你觉得他说的话,比我说的话更值得你去改变自己。”

    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你都因为他,对我越来越冷漠,你想说,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姜时宇还是希望买买买能够意识到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并且适当的做出一些改变。

    他没有真的很想分手,他只是被冷落了太久。

    “时宇,说真的,我没有想过你会和我提分手。”

    “我当时想到要和你分手,是因为我家里出事了。”

    “我说我怕连累你,实际上是担心你会和其他离我而去的人一样。”

    “我想给自己留最后一点尊严。”

    “所以,你今天这么突然和我提出分手,我就想,会不会也是因为你家里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能就这么离你而去。”

    “听了你刚刚说的这些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提分手,完全是因为买乐高,并没有其他的因素?”买买买最后说的这句话,虽然像是在问个问题,但更多的还是在思考。

    “算是吧,你以前也没有什么心思在我身上,但你至少还会时不时地捉弄我。”

    “我甚至非常享受你以前变着法子作弄我的样子。”

    “我觉得我已经到了人至贱则无敌的程度了。”

    “可你现在,却连捉弄我的心思都没有了。”

    “你让我明白,什么叫人至贱则无用。”

    “就算我更贱一点,接受我们的生活里面有一个无处不在三岁的小孩。”

    “那你能发现你的生活里面还有一个我,还有一个男朋友吗?”

    姜时宇这一天的情绪,一直都处于崩溃的状态。

    这大概是年少时爱情最经常有的状态。

    会自己和自己约定。

    会因为对方根本都不知道的约定而歇斯底里。

    情窦初开的年纪,谁还没有那么一点做作,谁还不需要那么一点存在感。

    姜时宇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让自己从四十六天的牛角尖里面钻出来:

    “如果不是今天我在商场遇到你,你能想起你上一次给我打电话,已经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吗?”

    “你可曾有过那么一次,想要和我说一句话的想法?”

    “你说买乐高是你最不想接受的人,然后你两个月之前就费尽心思,拼了命地给他准备生日礼物。”

    姜时宇说这番话的表情很复杂,有愧疚、有无奈、有不甘,甚至还有些期待。

    姜时宇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自己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分手,可他真的被冷落地太久了。

    可如今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和承受范围。

    “我再确认一下”,买买买结束了思考,“你要和我分手,是因为,你没有办法接受买乐高,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