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刻钟情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 从云端到泥底(1)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和姜时宇相处的经历,像决堤的泪水一样,从买买买的眼前滑落。

    答应做姜时宇女朋友的最初两年,买买买还是刁蛮任性的小公主。

    不冷不热地和姜时宇谈着不知道算不算恋爱的恋爱。

    基本上都属于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

    倒不是买买买天生就对感情不认真,而是她做了太多年的买老大,一直都拿姜时宇当小弟罩着。

    买买买接受姜时宇,不仅姜时宇觉得意外,买买买自己也觉得很突然。

    可能是因为要和家里人斗气,也可能是因为姜明泽婚礼现场的氛围。

    忽然间的角色转变,让买买买多少有些不适应。

    姜时宇和买买买相反,追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买买买的首肯。

    第一次谈恋爱的男孩子,多半都把感情看的特别重。

    姜时宇深怕买老大一个不高兴,就要解除和他的恋爱关系,就像她当初答应的时候那么随便。

    充满了危机感的姜时宇对买买买有求必应,下了一场又一场的及时雨。

    姜时宇并不是唯一围绕在买买买身边,对她大献殷勤的人。

    毕竟,那个时候买买买的颜值、身材都在线不说,家境还散发着钻石般的光芒。

    买买买从来都是站在C位,众星拱月的那一个存在。

    买老大身边朋友很多,男的女的,弯的直的,形形色色的。

    在超过二十年的成长历程里面,买买买一直都以为,自己是那种,生来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完美存在。

    买买买对自己的魅力深信不疑,就算是这两年,她和家里闹僵了,也还是一样呼风唤雨,要啥有啥。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买买买有了一种错觉,她觉得自己拥有的一切,完完全全都是依靠她自己大姐大的人格魅力。

    每天都有一堆人围着买买买转,姜时宇只是其中之一。

    要说姜时宇的与众不同,那就是他拥有买买买男朋友的“官方认证”。

    姜时宇很珍惜这个正牌的身份,只要买买买需要,他都会竭尽所能地满足买买买的一切合理和不合理的要求。

    姜时宇最幸福的时刻,当属买买买的家人给她打电话,而他刚好在旁边的时候。

    买买买接起电话,总会二话不说就甩回去一句:“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你管那么多是要干嘛?”

    尽管,买买买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一听就是老大不高兴,但这也一次又一次地肯定了姜时宇正牌男朋友的身份。

    或许,是男孩子在少不经事的时候,在感情上会比较容易满足。

    也或许,姜时宇是一个特例,他全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还有空没空地对自己正牌男朋友的身份感到沾沾自喜。

    姜时宇一度都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能从朋友到友达以上,当然也能从恋人未满慢慢变成恋人圆满。

    总归有一辈子的时间让姜时宇,他了解买老大的叛逆,所以也没怎么急于求成。

    一直到买买买家里出事之前的一个星期,友达以上的姜时宇,忽然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及时雨,我真的是太郁闷了,我觉得我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学校竟然说,接下来整个大四的上学期都不需要上课。”

    “这就算了,还让我们把宿舍也给腾出来,要么回家,要么到实习单位去实习。”

    “以前呢,实习单位都是自己找,今年学校居然给安排,还好巧不巧地安排一大堆人去我爸爸的公司实习,你说学校是哪根筋出了问题?”买买买特别不喜欢回家,她总是说自己家的豪宅是人间炼狱。

    姜时宇到学校来接放假了还不愿意回家的买买买,这会儿刚帮忙收拾完行李。

    听到买老大的抱怨,姜时宇就笑着附和:“对呀,怎么这么不凑巧,会不会是你爸爸妈妈看你太久没有回家了,就想着把你全专业的同学都给一起请回家里的公司去?”

    “对!肯定是这样!这简直太要人命了,我想要毕业的话,我怎么着都得要回家住了。”

    “学校怎么能和我爸我妈狼狈为奸呢?”

    “像我这种宇宙无敌超级讨厌回家的人,要怎么度过这漫长的一个学期?”

    “哦不对,还要学期后面接踵而至的寒假。”

    “我现在几个月回去几天,都觉得要窒息。”

    “让我在家里待上一个学期,那真的会要了我的命啊。”

    “我一点都不想回到那个不属于我的家,你说我该怎么办?”买买买的抱怨还在继续。

    姜时宇来的时候,买买买的舍友都已经去实习好几天了。

    只有买买买,是整个年级,唯一一个拖到学校赶人的最后一刻才依依不舍地走的。

    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穷的没有钱买回家的票,或者没钱在外面找房子的人做的。

    想买买买这样的绝对是一朵奇葩。

    就在本地念大学的她,可是连暑假,都没有回过家的。

    及时雨看买老大的心情不好,就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安慰一下。

    姜时宇开玩笑说:“那既然你不喜欢你自己的家,要不你来我家好了。我直接把你的行李都搬到我家去。反正,我爸妈都在国外,你想怎么闹腾就这么闹腾。以后我家就是你家。”

    姜时宇只是想到哪儿说道哪儿,随便说几句话哄买买买开心,并不敢当真。

    买买买要是愿意的话,也就不会谈了两年恋爱一次都没有去过他家,更不要说是住。

    要上课的时候,买买买说,宿舍离教学楼足够近,可以大幅度缩小每天的活动范围。

    放假的时候,买买买说,宿舍足够小,可以大幅度降低每天的运动量。

    买买买从小家里就大到房间都数不清,到了大学,发现一个比家里的厕所还小的房间,居然要住四个人,高兴地好几天没有睡着觉——光和同寝室的妹子们聊天都能聊一夜。

    买老大向来都很有老大的风范,对妹子们那叫一个照顾。

    对朋友们也很讲义气。

    唯独姜时宇,经常就会受到买老大一言不合就喜欢拳打脚踢的特别对待。

    买老大有句名言——男朋友就是用来虐待的。

    对于姜时宇来说,买老大多多少少都是有点求而不得的存在。

    但好在,买买买对自己是特别的。

    两个人的感情进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姜时宇心里比谁都更加清楚。

    说是正牌男友,他和买买买但离那种可以走进婚姻殿堂的恋爱关系,至少都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姜时宇等着买买买用一个“g-u-n滚”字打发他,没想到买买买紧接着就来了一句:

    “你、家、就、是、我、家?你的意思是要把我娶回家吗?”

    “嗯……等一下啊……你容我想一想……”买买买做出了正儿八经的思想者的状态,(特别备注——有穿着衣服的)。

    本来已经做好了接受“滚”的指令,麻溜的到宿舍门口转一圈再回来的姜时宇,忽然就不知道自己下一个动作要做什么了。

    买买买是要想什么?

    让他换一个你滚法?

    真真正正地滚出去?

    姜时宇有点后悔自己的口无遮拦。

    现在整栋宿舍楼,就只剩下买买买一个人,买买买也不会有估计自己男朋友面子的需求。’“时宇,时宇。”买买买有点兴奋地喊姜时宇的名字。

    姜时宇看向买买买的同时,在心里为自己默哀。

    “时宇,我觉得,你家就是我家这个主意好像还不错呢。”买买买依然在兴奋。

    “还……不错吗?”姜时宇仍然担心下一秒自己就会遭受到买老大的“暴力”对待。

    “对啊,对啊,如果我在大学毕业之前,可以成为泼出去的水的话,就不再是那个没有信用的家庭的一份子了。”

    “这样我就可以摆脱那个家里的一切纷繁芜杂和不如意了。”

    买买买越说越兴奋:

    “时宇你真的是太有才了,怪不得能做我这么久的及时雨呢?”

    “那,要不,我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吧。”

    姜时宇往后退了两步,让自己在一个和买买买有着安全距离的桌子前面坐下。

    顺便拿起了他自己刚刚用胶囊咖啡机做好的咖啡。

    有咖啡在手上,买买买就算要下脚,也不至于到把他“踢飞”的程度。

    确定好自己的人生安全之后,姜时宇才“壮着胆子”问:“决定什么?”

    “还能决定什么?当然是把你家变成我家啊。”

    “要变,就得把法律层面和实施层面都给变了。”

    “你们家接收泼出去的水都是个什么流程啊?”

    “麻烦不麻烦的?”

    “是直接去领个证呢,还是得要先摆个酒啥的?”

    “我想想啊,你姐姐那时候,好像是还要先订婚的是不是?”

    “这样会不会有点麻烦啊?”买买买的问题越问越多,越问越具体。

    姜时宇喝着自己在打包胶囊咖啡机之前煮的最后一杯咖啡。

    听到买买买不带停歇地一连问出五六个关于结婚的问题,差点因为吃惊到闭不拢嘴的状况,让已经喝到嘴里面的咖啡,直接从嘴角流出来。

    英伦绅士姜时宇,很少有这么有失风度的时候。

    “买老大,你又逗我玩了。”

    “还好没有喷你一身咖啡,不然我还要把你的几大箱子,都重打开帮你找要换的衣服。”姜时宇深深地觉得,买买买是在给他挖一个深深的坑,等着他不怕死地跳下去。

    姜时宇笑着喝了一口咖啡压惊:“就算买老大是在跟我开玩笑,我也还是挺开心的。希望我真的能等到你愿意屈尊和嫁给我的那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