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刻钟情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四章 从云端到泥底(2)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谁说我是逗你玩的?我现在简直不要太认真好么!你没看到我脸上写了‘无比认真’这四个字吗?”买买买毫不避讳地看着姜时宇。

    “呃……这种事情,你不应该和你爸爸妈妈商量一下吗?”姜时宇还是没有办法相信买买买的随口一说。

    “商量什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我说了算,我干嘛要和他们商量?”

    “我早就已经不归他们管了。”

    “我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想和谁订婚就和谁订婚,想和谁结婚就和谁结婚。”

    “我早就已经不在那个说话不算话的爸爸,和做事不靠谱的妈妈的势力范围之内了。”

    买老大从小就自带气场,从说话到做事,无一不是霸气十足。

    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买买买实在逼一个根本就不爱她的人娶她。

    姜时宇已然傻眼?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

    姜时宇又喝了一口咖啡,梦没有温度,他喝的咖啡还是烫的,应该是真的。

    姜时宇的反映迟钝,引起了买买买的不满:

    “怎么,你现在不想和我订婚,也不想要尽快把我娶回家,是吗?”

    “你不是很喜欢我吗?”

    “还是说,我是那种你只是喜欢,想要谈一场恋爱,却不想娶回家的人?”买买买的每一个问题都自带一种大姐大的气场。

    买家大小姐对自己爸爸妈妈的意见不是一般的大,再加上被娇惯着长大,脾气也不是一般的大。

    上一秒还说要在事实和法律层面上都把姜时宇的家变成自己的家,下一秒就很有可能把无名之火发泄到姜时宇身上。

    买老大的话听意思是逼婚,听语气的话,绝对是要砸场子的。

    “怎么可能?梦寐以求。”姜时宇将信将疑地看着买买买,想要确定她说的是不是真话。

    买买买这么说话,换成一般人听了肯定会有些不舒服。

    但姜时宇自从在幼儿园认识了买老大,就抑制不住自己内心深处,如洪水般的受虐倾向。

    姜时宇不怕被买买买“虐待”一辈子,就怕买买买什么时候觉得无趣了,连虐待的心都没有了。

    “梦寐以求不就好了吗?你这都什么表情啊?要高兴,要兴奋,要欣喜若狂你知道吗?”“你家得要先订婚是吧?那我们明天订婚吧,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买买买轻松愉快地拍了一下手,就和愉快地决定下一顿饭要吃日料一样。

    “明天订婚?那肯定不行的啊。“姜时宇都没有怎么过脑子,就直接决绝了。

    买买买听到唯命是从的及时雨对自己说不字,气就不打一处来:“为什么不行?”

    姜时宇同学这是长本事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要拒绝你的意思,你确定你是是认真的?”姜时宇赶紧解释。

    买老大不说话,只是递过去一个凶神恶煞的白眼,用表情来演绎什么叫老大不高兴。

    “我刚刚是在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如果你是认真的,那我回去就找我爸爸妈妈一起安排一下。”

    “下个月我生日,家里人觉得我既然回国了,就应该学着接手国内的生意,省得他们换了三四个职业经理人还是不满意。”

    姜时宇想在脑子里面飞速运转的,是订婚的细节安排:

    “我生日那天,原本就安排了一个晚宴,亲戚朋友和生意上的主要合伙人都回来,算是我回国之后,正式进入董事会的一个家族加商业聚会。”

    “和我姐姐订婚时候的规模差不多,场地什么的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

    “要不然我们就在下个月我生日那天订婚好吗?”

    “我和你的订婚仪式,总也不能太过随便。”

    姜时宇对买买买随口说出的话,也一样很重视,他想都没想就说”肯定不行“,是不想委屈了买买买。

    “订个婚还需要等专门的时间的吗?”买老大朋友多,从小到大,也在家里搞过很多宴会和派对。

    从来都是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买老大说要明天下午搞派对,就绝对不会拖到明天晚上。

    而且买买买还是那种从来就只动口不动手的。

    一声令下,什么都被打点地妥妥当当的。

    一声号令,买买买想请的人,就会在她指定的时间,出现在指定的地点。

    买买买一直都觉得,不管什么样的派对,都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买买买都已经答应要和姜时宇订婚了,姜时宇居然说要等上一个月,这就让买老大再度老大不高兴。

    “专门选时间的话,那都还要找风水大师算时间。”

    “我没有要等专门的时间,但是我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怎么把生日宴、入职宴和订婚宴结合在一起。”

    “这可是你给我的第一次官宣的机会,我怎么都得要认真安排一下。”

    姜时宇对待买家大小姐说过的话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大小姐本人。

    “是这样的吗?看来就算只是订婚,也比我想象中的要麻烦的多了。”

    “哎,算了,总归也是要经历一遍的。”

    “那本小姐就勉为其难地等你一个月好了。”买买买倒是很难得地妥协了一次。

    姜时宇和买买买相处了这么久,早就习惯了透过现象看本质。

    换了别人听起来,买买买刚刚说话的语气,要多勉强有多勉强,可姜时宇却确定这是买买买在认真思考了一下之后,仍然没有立马就反悔的意思。

    这样的“本质”让姜时宇欣喜若狂。

    “买,你还真的是时时刻刻会给我惊喜呢。”

    “说实话,一直到刚才,我都还没敢想,要怎么和你求婚。”

    “我怕你二话不说,就把我给往死里拒绝。”

    “我都已经做好了锲而不舍地追你到三十岁才有机会抱得美人归的打算了。”姜时宇认认真真地开始计划订婚仪式。

    “你怎么能确定这是个惊喜呢?搞不好是个惊吓也不一定。”买买买忍不住对姜时宇翻了一个白眼。

    “我从小被你吓到大,唯一的梦想就是能被你吓一辈子。”姜时宇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胆子是被买买买练出来的。

    比起订婚,买买买更在意的,是什么时候可以名正言顺地从自己的家里面被泼出去。

    买买买知道姜时宇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她唯一不能确定的事情是,她可以做得聊自己家的主,姜时宇那么软弱好欺负的性子,做不做得了他自己的主。

    姜时宇一直都说,他从小到大,就只欢过买买买一个人,也说过很多次,说他妈妈一直也很想要见买买买,但买买买始终不乐意。

    一来呢,姜时宇的家人常年定居国外,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见得到。

    二来呢,买买买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去把别人家里给闹了一个天翻地覆。

    反倒是姜时宇在买买买极少数回家的日子里,跟着进去了好几回,但每次他去的时候,家里都只有买买买一个主人和六七个佣人在。

    买买买的父母,姜时宇至今都没有正式见过。

    只不过,买家生意做这么大,姜时宇家里也不是小门小户,在当地都有不小名气,父母之间,在好些个不同的场合,倒是相互打过几个照面的。

    买买买的爸爸妈妈一开始是不希望买买买太早谈恋爱,怕她张扬的性格会让她受委屈。

    在从佣人那里侧面打听到买买买的男朋友是姜时宇之后,非但没有反对,还和姜时宇的爸爸妈妈亲近起来,甚至还在国外一起吃过饭。

    买家爸妈和姜家爸妈感情热络地就差互称亲家了。

    买买买并不知道两家的父母已经“背地里好上了”,以至于,姜时宇说他的家人对他和买买买的感情都非常支持的时候,买买买还是将信将疑的。

    毕竟,买家大小姐的刁蛮任性,在常年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大家族里面,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了。

    姜时宇的爸爸妈妈即便是在国外,也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买买买之所以会愿意等到下个月,是因为她的爸爸妈妈刚好有两个礼拜的时间都不在家,她就算回去,也不会见到她不想见的人。

    而且,说是下个月生日,其实也就是两周之后的事情。

    毕竟她和姜时宇都已经谈了两年多的恋爱了,再多维持恋爱关系两个星期也没有什么。

    两周,原本是人生里面,和短暂的一个组成部分。

    只不过,同样的时长,放到人生的不同阶段,绝对值相等,但相对值却会天差地别。

    从妈妈肚子来到人世的那一天,从小学生变成初中生的那一天,从未成年变成成年人的那一天,都是相对值超乎寻常的日子。

    对于买买买来说,人生相对值最大的一天,就出现在和姜时宇约定好要订婚之后的第七天。

    在对最大的相对值出现之前,姜时宇忙的不可开交。

    原本要进入家族企业的董事会就已经有够他忙的。

    再加上有买老大这样一个什么也不想管,并且讨厌买买买这件事情的女朋友,姜时宇连买买买在订婚宴上应该穿什么样的鞋子,戴什么样的首饰,都得一手包办。

    买老大这个人,不喜欢自己去买不说,还相当的挑剔,这个也不满意,那个也不满意。

    弄得姜时宇恨不得一天有48个小时。

    虽然忙碌异常,还要亲自到国外去给买买买拿订婚要用的首饰,但只要一想到买老大以后就是自己一个人的老大,姜时宇就做什么都是甘之如饴的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有施虐的倾向,就有人有受虐的倾向,别人看不明白,姜时宇却始终都觉得他和买买买是绝配。

    买买买从来是幸运的,前面的二十年有爸爸妈妈宠着,在和家人的关系出现裂痕之后,又有姜时宇宠着。

    她一直都以为自己可以这么肆意张扬地过一辈子。

    这也是为什么,她觉得两周的等待时间并不漫长,她是和一辈子在比。

    可惜的是,买买买才等了几天,没等来订婚,就先等来了自己家的商业航母从云端直接跌落泥底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