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刻钟情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五章 从云端到泥底(3)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订婚倒计时的第七天,姜时宇到国外和他爸爸妈妈商量具体的订婚和进入董事会的宴会的细节,顺便帮买买买把订婚用的首饰给带回去。

    买老大则是在自己的家里醒来。

    买买买伸手按了电动窗帘的开关,落地玻璃窗的曼巴绿窗帘,缓缓地拉开。

    金色的阳光迫不及待地从窗帘打开的缝隙里面洒落到买买买的房间,慢慢地爬到了买买买的脸上。

    买买买在买爸买妈都不在家的时候,还是很愿意住回自己的房间的。

    这么多年,睡过最舒服的地方,还是自己房间里面的圆床。

    买买买伸了一个懒腰,在太阳照射到眼睛之前的一秒,从自己的床上坐了起来。

    因为在上大学之前,这个动过,买买买已经重复了十几年,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知道自己应该要在哪一秒坐起来。

    这是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买买买都会和阳光玩的小游戏。

    这天又是一个好天气,蓝天高悬,白云游荡。

    买买买在窗帘打开之后,又按了中控的“服务铃”,等着菲佣把早餐送到房间里面来。

    买买买现在几乎都不怎么回家,回家之后,一天基本有20小时都在她的那张圆形的多功能床上。

    床的升降功能什么的,那都是小事。

    买买买的爸爸妈妈给她特别定制的这张床上,按摩区、娱乐区,还有可以随意用游戏手柄控制位置的全自动的床上餐桌。

    如果不考虑卫生间的需求,就算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都可以自这张床上生活地很好。

    当时请的设计师也不是没有设想过,把卫生间和床连在一起,设计一张二十四小时都不用下去的床。

    那个时候偶尔还会尿床的小买买买,自己认真想想都觉得骨悚然的话。

    最后因为过不了买买买自己这一关,二十四小时的设计理念,就作废了,但一天待上二十三小时,肯定是毫无压力的。

    买买买按服务铃要表达的意思,是她起床了,二十分钟之后,要在房间吃早饭。

    国内当时都还没有正规的菲佣,买买买家里的几个费用,都是去香港找了劳务派遣公司,面试好了再带回来的。

    因为已经在买买买家里工作了很多年,菲佣们都极其了解买买买的喜好。

    按铃之后二十分钟,费用们可以做到分秒不差的程度。

    买买买要用这一千两百秒,把自己收拾妥当。

    佣人们要用这一千两百秒,把早餐送到房间。

    买买买喜欢和时间做游戏,她把准秒的早餐,当成是自己早上起床之后,玩的第一个游戏。

    买买买只要在家就会玩这个游戏,乐此不疲。

    佣人们更是对这个游戏,有着超乎寻常的热衷。

    能抢到给买买买送早餐的机会,对于买家的佣人们来说,是美好的一天的开始。

    买买买会在“准秒”收到早餐之后,发放一天里面的第一个“守秒”奖。

    买家大小姐是睡醒就按铃。

    虽然起床的时间差不多,但是也不可能是精确到秒的。

    所以,买买买基本上每天按铃的秒都不怎么一样。

    买买买按铃之后,显示屏会记录下具体的时间,等听到佣人的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买买买会再看一下表,刚好一秒都不差的话,送饭的佣人就会收到买家大小姐,一天之中发出的第一个红包。

    两百块钱并不算多,但对于出来做家政服务的佣人们来说,也是一天最美好的开始。

    买买买上了大学,因为买乐高“离家出走”,最伤心的,要数她家里的佣人们。

    大小姐热衷发红包,只要能踩中秒数,一天收到十个200块封顶的红包也不奇怪。

    一天两千块,不论对于谁家的佣人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买买买在家里待的时间锐减,严重影响了佣人们的收入水平。

    这也是为什么,只要买买买回来,佣人们都和过节一样的高兴。

    分秒不差都已经成为了标配。

    可是,这一天,明明都已经过了一千三百二十二秒,却仍然没有人来送早餐。

    这让买买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说,现在连家里的佣人,都已经有钱到,看不起两百块钱一个的红包了?

    买买买一直对钱没有什么概念,她红包发两百块,是因为最高就那个额度。

    遇到五月二十号什么的,买买买的准秒包就会变成520,买买买的原则很简单,一个红包能发多少就发多少。

    这也是为什么,在买买买去念大学之前,佣人们把每年的五月二十号,都定为狂欢节。

    洗簌完毕的买买买回到床上,拿起了自己房间的服务零装置,她得要研究一下,刚刚起床的时候,是不是按漏了,又或者是服务铃因为使用频率不高变坏了。

    买买买检查了两遍确认指令已经成功发送出去,装置也没有坏之后,就开始好奇今天这是怎么了。

    佣人集体罢工,逼她自己下去吃饭?

    买爸买妈都不在家,谁有胆子逼她下楼吃饭?

    而且,就算爸爸妈妈在家,那也得要回避才对。

    要不然的话,暴脾气的买买买绝对做得出来上一秒见到人,下一秒就又要离家出走的事情。

    正当买买买打算下床去楼下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佣人敲门的声音终于响起来了。

    没有了往日里那种期待收红包的兴奋,也没有了因为自己又一次准秒完成任务的自豪,就这么默默地把早餐送到了买买买的床上。

    “花花,你这是怎么了?”买买买看到来的是能把交代的,奇奇怪怪的任务,都很出色地完成的花花就更加奇怪了。

    其他人可能还会前后差一点时间,但在花花身上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花花很能干,算得上是家里保姆的领班了。

    其他的佣人之所以也能做到准秒,多半都是花花培训的。

    只不过,买买买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花花了,不是因为她回家回的少,而是花花被分配去照顾买乐高。

    买乐高出生之后身体就不太好,家里换了六七个保姆都没有能照顾好买乐高的,只有花花能够搞定。

    买买买因为花花不再是自己的专属保姆,还生了好长时间的气,好在其他人也跟着花花学会了怎么伺候买家大小姐。

    不然,就花花被挖墙脚这件事情,就足够让买买买大发脾气了。

    “小姐,你以后还会给我们发工资吗?”花花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工资?你想问的是红包吧?这不是准秒才发的吗?你这都已经过了快三分钟了,怎么还会发呢。”买买买喜欢发红包,但也是有原则地发。

    准秒奖,必须是准秒才发。

    就算是花花也不能例外,何况花花在那时候的买买买眼里,已经算是一个叛徒了。

    “大家不是在说红包,就是明天是发工资的日子了,我们几个都在想,会不会收不到工资了。”花花是性格比较直接的四川人,有啥说啥,也不会拐弯抹角的。

    “干什么呀?你在我家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吧。什么时候欠过你工资吗?而且,工资不是你这个领班负责给大家发吗?我什么时候管过工资的事情?”买买买以前是最喜欢花花给她准备的早餐。

    色香味俱全不说,还切成了一口一块的大小,吃起来特别方便。

    “是大伙儿让我过来问问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是不是以后都不需要我们了?”花花并没有接过买买买的话。

    这么难沟通的花花,买买买以前是没有见过的。

    这个人不就是因为沟通能力好,才从最后来的保姆变成了领班的吗?

    买买买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现了错误。

    “你说的都是什么呀?什么大事啊?能有比我吃饭的事情还大?”

    “再说了,你们是我爸爸妈妈请的,就算我以后泼出去了,或者和我的爸爸妈妈闹翻了,那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殃及不了你们这些小池鱼。”

    买买买这会儿对花花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喜爱了,毕竟花花照顾的那个人,已经不是她了。

    花花支支吾吾地,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你干嘛到我房间摆出一副便秘的样子?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你是想要收红包,还是良心发现不舍得我走?”买买买叉了一块烟熏三文鱼在嘴里,满意地吞下肚子。

    “我其实还是最喜欢花花你给我做的早餐了,你要是这么舍不得我,你就直说。我说不定还可以考虑一下把你也带走。”买买买以为佣人们让花花上来问,是担心她月底订婚之后,就再也不回来,然后就影响收入问题。

    买买买在家的时候,脾气通常都不太好,唯独对花花另眼相看,毕竟,能每次都把时间精确到秒,还能教会其他人的佣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就带我一个人走?其他人都不管了?”花花说话的时候有些犹豫。

    “本来就不是我该管的事情啊。你平时的聪明劲儿哪里去了?你今天是脑子遭遇积水还是怎么了,一大早这么莫名其妙,还让不让人吃早饭了?”买买买本来就有限的耐性,已经被花花给消耗殆尽了。

    “大小姐,你今天是不是没有看新闻?”花花有话憋着不说也是哪儿哪儿都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