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刻钟情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七章 拒之门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买海洋和安淑仪失踪的情况下,买买买如果想要获得,买氏被清算或者重组之后留下来的财产,按照现行的法律,就必须要等到他爸爸妈妈被确认失踪的四年之后。

    如此漫长的四个春夏秋冬,就算买买买能等。

    遇难工人的家属也不能等。

    他们之所以偃旗息鼓,是因为买买买被逼“自杀”,更是因为姜时宇又适时放出去订婚的消息。

    姜时宇的表态,大有帮忙解决一切问题的架势。

    工人家属愿意给买买买时间,是为了让他的未婚夫接下这笔债务。

    可订婚宴在众多媒体的眼皮子底下,就这么泡汤了。

    姜时宇在那之后也没有再出来主事和表态。

    引起了诸多猜测。

    紧接着,又有消息灵通的人探听到姜时宇已经出国的消息。

    工人家属得到确切消息之后又一次坐不住了。

    买海洋在视频里面许诺过要给予的赔偿,买买买上一次在家被围的时候,只说自己没有钱,也没有明确否认赔偿的意思。

    他们必须要趁热打铁。

    如果现在,所有的媒体都帮忙盯着的时候,还要不到赔偿,等到四年之后就更加没有可能了。

    时过境迁,还有几个人会关注买氏大楼倒塌的事情?

    不明所以的买乐高问买买买:“买小妹,这些人为什么一直找你要钱?”

    买买买也很想问,她为什么要接下这从天而降的债务。

    可她能问谁呢?

    买买买想了想才回答:“因为爸爸之前录视频的时候答应要给他们。”

    “既然爸爸答应了,那就给他们吧。”在买乐高看来,这件事情的逻辑再简单不过。

    “要给也得要有钱啊,我现在哪来这么多钱?”买小妹要是有钱的话,之前也不会被围成那个样子。

    宁愿吃下安眠药也不把钱拿出来,不是买老大的性格。

    买买买有钱的时候,对别人向来大方。

    陌影和买买买说,她可以选择毁掉一部分的约。

    最迫在眉睫的,最需要毁掉的,不是基金会答应过的那些长期赞助或者奖学金。

    基金会是买海洋和安淑仪个人出资的,并不隶属于买氏。

    因为基金会的公益性质,并不在被查封的范围之内。

    到目前为止,基金会都还在正常运作。

    未来,在没有买海洋和安淑仪后续资金注入的情况下,基金会有没有能力达成已经签署的约定,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此时此刻,买买买最应该撕毁的,是给遇难工人家属的赔偿。

    这么做,听起来有些不地道,却合理合法。

    在买氏新大楼倒塌中死伤的这些工人,本来就已经拿了建筑公司和买氏买的两份保险赔偿了。

    在政府的极力推动下,这些钱从一开始就已经到位了。

    买海洋口头承诺要给出保险公司1:1的赔偿,更多的是仗义疏财,觉得这些人是在买氏的大楼出事,他就应该承担点额外的责任。

    可买海洋人都没有回来,录的一段视频,也就失去了意义?

    买买买因为过量的安眠药昏倒之前,被迫按下的那几个关于赔偿金的手印,因为不是出于自愿的,就算是闹到法庭,她也不用再多出一分钱。

    也就是说,只要买买买愿意,她完全可以不理会这笔额外的赔偿。

    话虽如此,买买买却没办法就心安理得地这么想,她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她不希望经由自己的手,做出让买海洋失信于人的事情。

    可不希望又能如何?一时间确实也没有办法筹到这么多的赔偿金。

    “没钱买大哥可以帮忙,组装乐高,做乐高展览,还可以把乐高统统都卖了。”买乐高一下子想出来好几个解决方案,还是不带停顿的。

    “你不是最喜欢玩乐高的吗?都卖了你舍得啊?”买买买有点羡慕小孩子的视界,那么简单那么单纯。

    仿佛人世间的一切事情,都可以举重若轻,似是一个游戏,犹如一组玩具。

    “我si买大哥,我si男子汉,男子汉要有担当。说道要做到。”买乐高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奶声奶气的霸道。

    “所以,你是觉得,爸爸答应过他们的事情,我们一定要帮忙做到,就算让你卖掉最心爱的玩具,你也乐意,对吗?”买买买的这个问题,是在问买乐高,也是在问她自己。

    买乐高用无比坚定的眼神回应买买买,嘟着嘴,头点地和装了弹簧似的。

    “那如果,让爸爸成为一个重承诺守信用的人,就代表我们都将一无所有,也无所谓吗?”买买买蹲了下来,让自己的身高尽可能地接近买乐高的。

    即将要做的这个决定,对于买买买来说,并不容易。

    如果只是她一个人还好说,现在还多了一个买乐高。

    买买买在犹豫和矛盾中,找出了买乐高的亲子鉴定。

    陌影说过,如果能够证明买乐高和买海洋夫妇的血缘关系,在查封和冻结买海洋资产的时候,就要考虑未成年子女的生活和教育需求。

    也就是说,这份亲子证明,可以给买乐高基本的生活保障。

    买买买已经成年,享受不到这样的福利,

    可这也就意味着,没有了爸爸妈妈的庇护,买乐高也不会面临“食不果腹”的情况。

    买买买混地再怎么不好,买乐高也不会跟着挨饿受冻。

    买氏大楼倒塌,最终的伤亡数据,是26死,99伤。

    之前家属们闹上门的时候,提出的要求是死亡赔偿一百万,受伤赔偿三十万。

    保险公司就是这么赔偿的,1:1赔偿,是买海洋在视屏里面说过的原话。

    买买买如果有心帮买海洋履行承诺,就必须要支付高达五千五百七十万的赔偿金。

    买家大小姐的零花钱,在赔偿完游客之后,剩下的已经不到十万了。

    想要像赔偿游客一样,拿仅剩的这点“零花钱”支付赔偿款,无异于天方夜谭。

    姜时宇在医院守着买买买的时候,就给过她一张卡。

    买买买没有看过里面有多少钱,但就算她看过,也没有脸用。

    及时雨的妈妈,那个特地到医院看她,让她安心的姜氏母公司掌门人,被她气的到现在都还在医院手术。

    好好的订婚宴,也因为买乐高的出现泡了汤。

    那么好的及时雨,那么好的姜妈妈,她怎么就能够心安理得的把自己的问题转嫁到姜时宇身上?

    买老大有点后悔,这绝对是她长到这么大,做过的最不地道的事情。

    买买买连老二三四的钱都不收,自然也不会在都没有和姜时宇成为一家人的情况下,拿他的钱。

    现实摆在眼前,如果不想让买海洋失信于人,就只能变卖自己名下唯一的房产,和那些泡了水的手表。

    买买买并不傻,她知道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

    她本来还有些犹豫,买乐高的话,让她下定了决心。

    比起可能的一贫如洗,她更愿意守护爸爸的声望,就像爸爸一直以来对她的保护一样。

    半尺寸王国不太适合急卖,一般人买去都没有什么用。

    没有那栋大楼在旁边,就这么样的一栋只适合三岁小孩住的小楼,并不具备市场价值。

    买买买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那些世家子弟,最多也就是家里有一个尺寸需要特别定制的房间,直接建一栋楼的,放眼国内,也就只有买买买家里。。

    好在,买氏之前开发的别墅区是在市中心,闹中取静、绿树成荫,光地皮就很值钱。

    只有正常层高一半的小楼,规划有四层楼。

    看上这块绝版的别墅用地和周边环境的人,买过去之后,只要推倒重建,从四层变成两层,就能变成一栋层高正常的房子。

    因为占地面积够大,就算只有两层楼也一样是一栋豪宅。

    就是可惜了里面那一系列私人订制的设备,当年买的时候,全都是价值不菲的。

    要是不急着卖,一个一个拆分开来,找合适的买家,“乐高王国”是有可能满足赔偿需求的。

    可是生活并没有给买买买不着急的机会。

    买家自主地这个别墅区,已经有十几年,都没有别墅用地出售了。

    小楼底下的地皮,因为是稀缺资源,就成了唯一容易出手的资产。

    上面就算只能建两层楼,往下也可以再挖两层,挖地下室没什么人管。

    半尺寸小楼一挂牌出售就吸引了很多投资人的目光。

    三天之后,小楼以4042万的价格成交。

    这个价格,对于小楼的实际价值来说,是大打折扣了的,鉴于小楼层高的特殊性和急卖,也不算太不公道。

    只是,这么一来,买买买卖掉了自己的全副身家之后,离赔偿金总额还差一千五百多万。

    怎么办?

    买买买冥思苦想了很久,又想起来,她十六岁的时候,安淑仪和买海洋送了她一份亿元保险做生日礼物。

    十年的期限,缴存一个亿的保险金,不计较存款的利息增值的话,十年之后保单的现金价值就会和缴存的金额持平。

    十年再往后,保单就会开始增值,现金价值开始超过实际缴存的金额。

    也就是说,这笔保险,买买买二十六岁去拿,可以拿到一个亿。

    到了三十岁,就会拿到两个亿。

    再往后,就要看专项信托基金的运营情况。

    过去的五年,买氏夫妇已经缴存了五千万保费。

    可买买买的保险经纪说,如果现在提前兑现,能够拿回的,最多也就一千三百万,连她爸爸妈妈已经缴存保险金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保险经纪强烈建议买买买不要提前支取保单的现金价值,保险有豁免条款,确认买海洋和安淑仪出事的话,就不需要交接下来的保费,买买买到了二十六岁,还是能够拿到一个亿。

    又因为这笔钱来自保险,买氏再怎么被查封,都不会牵扯到这笔钱。

    保险经纪和买买买家里很熟,也是站在买买买的角度在劝她。

    被买乐高的话给感染了的买老大,没有多少犹豫,就选择了提前兑现。

    买氏新大楼倒塌的画面一直都在买买买的心里面,如果不完成赔偿承诺,除了会让爸爸失信于人之外,买买买自己也有些寝食难安。

    半尺寸王国和保单现金价值加在一起,离赔偿金额的总数就只差两百万多一点了。

    买乐高说,可以把他的三架乐高超跑都卖了。

    对买大哥心存歉意的买小妹,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那些泡了水的宝贝上面。

    虽然大部分都泡坏了,但有一组江诗丹顿艺术大师面具系列珍藏腕表却得以幸免于难、

    这组表一共四只,是买买买2014年去纽约玩的时候,碰上一个拍卖会,用六十万美金的价格拍下来的。

    拍回来的时候,这四只表由一个透明的水晶盒装着,因为设计地很特别,买买买没有把那个盒子遗弃。

    当时也没有想过,这个盒子居然是有密封性的。

    因着这个盒子的保护,这组极具艺术价值的腕表,在泡水事件中,得以独善其身。

    手表作为一种奢侈品,价格的空间是很大的。

    保值的手表,二手的价格要在原价的一半以上,市场最好的会接近原价,甚至二手价格还有高于原价的。

    不保值的表款,二手价格一般就只有原价的两到三折。

    也就是说,一只三百万的表,二手的价格可能还赶不上原价只有六十万的表。

    钟表收藏,是不是行家,差别很大。

    买买买这种外貌至上的玩家,到手的表,多半都是不保值的。

    拍卖得到的这一套除外。

    上过拍卖会的表款,都是收藏级的,而且是最是保值。

    尤其买买买当时拍下来的这一组表,是两个佛像和两个图腾,回到国内的升值空间,比美国要大得多。

    就算临时寄卖再怎么掉价,硕果仅存的这一组表,也能够凑齐最后缺的这两百多万。

    有寄卖手表的表行,看到这样的表,肯定二话不说,自己就先收下了。

    或是慢慢卖或是等着继续升值,怎么都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理应受到礼遇的事情,却硬生生地被一个完全不成立的理由给拒之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