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章 强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打劫!”

    一声大喝,带着巨树倒下的声音,把马车中昏昏欲睡的陆灵蹊一下子惊醒过来。

    “别怕!”父亲温暖有力的大手帮她紧紧衣服,“是张老叔吧?我啊,陆家药铺陆懔!”陆懔安慰完女儿,一边介绍他自己,一边就掀开车帘跳了下了去。

    “原来是阿懔!”

    张老虎朝一群拿着锄头菜刀的手下挥挥手,“不好意思,大水冲了龙王庙。”

    “听说今年的榆寨遭灾,没想到……”

    看到面带菜色的几个小儿拿着木棍也混在人群中,陆懔叹了一口气,“从贺兰郡过来的时候,家父就让我带了些东西。”

    他朝第二辆马车上的伙计招招手,“车上都是米粮,老叔着人搬下来吧!”

    啊?

    马车中的陆灵蹊没想到,故事中常要人命的打劫,会在父亲这里如此收场。

    她从车帘中伸出小脑袋,看向那群强盗。

    强盗的形象跟说书先生口中的人高马大,满脸凶相不一样,大都衣衫佝偻面带菜色,其中一位老爷爷,若不是锄头撑着,她都要怀疑他要倒下去了。

    “这……这怎么好意思?”

    张老虎等人看到马车上满满的麻袋,一时之间,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叔见外了不是?那年地动,家父的性命都是您救的,事后更在榆寨养了大半年的伤。”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陆懔虽然觉得,这十多年,陆家回报榆寨的挺多,可是真见到这群被逼为盗的可怜人,还是不忍心了。

    “惭愧!”

    张老虎和榆寨几个老者面带惭色,奈何落到这步田地,肚子比脸面重要。

    榆寨自那年地动之后,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先是旱灾,再是兽难,这些年连虫子都比别的地方多,好不容易今年的年景好了吧,又被狼盗抢了。

    可怜,陆家自从跟他们结缘,就一直在接济,现在陆家老太爷身体也不好了,他们真是没脸再求人家。

    没想到,人家一直想着他们。

    “陆家大恩大德……”

    说话间,好些人就要跪下去,陆懔忙拉住起头的张老虎,“老叔,你们这样跪,是要折我的寿吗?”

    这?

    怎么能呢?

    可是不跪一跪,他们心下着实难安。

    “大牛、二牛、黑蛋、四蛋……,你们快过来,给你陆叔磕头。”

    八个半大的小子忙扔了手上的木棍,过来给陆懔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头。

    “够了够了。”看到有两个把额头都磕红了,陆懔忙拉了起来,“快卸粮给大家伙做饭吧!”

    “对对对,卸粮!”

    强盗们全都高兴起来,连那遥遥欲倒的老爷爷,居然也能跟人合伙抬起一麻袋的大米。

    “这是小灵蹊吧?”

    张老虎看到这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在好奇看他们,不由笑了,“你满月的时候,张爷爷还过去吃了满月酒呢。”

    灵蹊有些不好意思,“张爷爷!”

    “在家皮得不得了,现在装什么斯文,下来玩吧!”

    陆懔知道女儿坐了一天的马车,早想下来蹦蹦了,“老叔,后面的三辆马车上装的都是药材,听说往林城的路有些不好走,您看能不能叫几个兄弟,帮忙推一推。”

    肯定的呀!

    张老虎扬声大喊,“张二、李田,你们各带五人,陪阿懔走一趟。”

    “好嘞!”

    “不急不急,等他们把粮食送回寨里再说。”

    “四蛋,你陪灵蹊玩玩,看着点,别让她摔了。”

    手上有粮,心中不慌,张老虎感激陆家,对陆家的孩子当然就看重的很。

    四蛋穿着露了两个大脚指的鞋子,异常快地窜到灵蹊身边。

    “四蛋~”女孩看到父亲对他们的亲近,倒不排斥,不过,她明显对小伙伴的名字更有兴趣,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如月牙,“你家前面还有三个蛋吗?”

    “……”

    四蛋慢慢点了头,以前从不觉得自己的名字有问题,可是现在,莫名地就在陆林蹊的面前感觉到了点羞愧。

    不是因为衣服,不是因为吃食,因为一个名字,真是……

    “四蛋哥,给你吃!”

    看到瘦的只剩一双大眼的男孩脸都红了,陆灵蹊忙从荷包里掏出一块点心,“这是我娘给我做的红豆饼,可好吃了。”

    “谢……谢谢!”

    带着香甜气息的红豆饼才一出来,四蛋就忍不住口水泛滥了。

    “拿着,你吃一块,我也吃一块。”

    灵蹊怕他不好意思,又摸了一块小饼,轻咬一口,“你们当强盗,打劫到人了吗?”

    “噗!咳咳!”

    才吃到嘴里的红豆饼差点喷出来,四蛋忙捂了嘴巴,现在粮**贵,他哪能浪费了。

    “别急,慢点吃,还有呢。”

    陆灵蹊忙给他捶背,“你们……是不是才刚做强盗啊?”

    “咳咳……”

    四蛋一下子咳得惊天动地起来。

    一直注意女儿这边的陆懔,动了动耳朵后,忍不住莞尔,“狼盗在贺兰城外被官府杀了个干净,我们才知道榆寨情况。”

    “被杀了?”张老虎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真被杀了?”

    “是!他们好像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连郡城那边都调兵了。”

    “该!”

    张老虎太激动了,“那帮祸害!你说我们穷哈哈的榆寨有什么?这一片多少……唉!”

    老头到现在都没想通,那帮东西,怎么就看上了榆寨,明明这周围还有很多富户的。

    “狼盗的心思,我们也猜不着,不过……”陆懔望了望寨子方向,“老叔,榆寨背靠凉山,凉山上也有很多药材。”

    陆家的接济对整个寨子而言,实在是杯水车薪,最主要的还得他们自己立起来,“这一次就让张兄他们跟我好好认一认药材。”

    “那感情好……”

    “贺兰的彭先生说,今年可能会有雪灾,你们能准备的多准备一下吧!”

    “彭先生?就是那位千金一卦的……”

    “是,就是他。”

    张老虎的脸上马上苦了起来,“我这就回去准备着。”就算老天不给活路,他们也不能束手待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