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 石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官府那边,听说从狼盗那里得了不少好东西,或许你们也可以去哭哭穷。”陆懔心下恻隐,“能磨出多少是多少,他们总不至于一点也不给。”

    “是是,贤侄说的是。”

    是个好法子,这里张老虎感恩待德,那边四蛋的红豆饼只吃了半个,就又收进了怀里。

    “干嘛不吃了?”陆灵蹊很不解,“不好吃吗?”她都听到他肚子比刚刚叫得还凶。

    “不是,我……我想带回家,给我娘尝尝。”

    “噢!我这里还有呢。”

    小丫头忙把她荷包里的红豆饼全倒出来,只是她的荷包小,全倒出来也没几块,“你等着,车上还有我娘给我准备的糖呢。”

    “不要!”四蛋忙拉住她,“你娘给你的糖是让你路上解闷的……”

    “我路上都没闷过。”陆灵蹊两眼弯弯,“放心吧,出门的时候,我爷爷也给了我零花钱,大不了遇到再买就是。”

    她迅速爬回马车,只是捧着糖罐再出来时,四蛋已经跑远了。

    真是的。

    陆灵蹊觉得,这些人幸好遇到她爹了,否则就凭他们的样,不要说打劫别人,说不得还被别人打一顿。

    好半晌,车队正要重新启动,已经坐在车辕上的她却又看到四蛋了。

    只见他兜着什么东西,正急步跑过来。

    “你给我带什么了?”

    陆灵蹊一下子就蹦了下去。

    “我在山上捡的石榴,可甜了。”

    三个好像大人拳头的石榴泛着红润的光,陆灵蹊一看就喜欢了,“这么漂亮的石榴可以卖钱的,你知道吗?”

    “我不卖钱,送给你……和陆叔!”

    陆懔笑咪咪地摸了摸他的脑袋,“行,那我们就收下了。”

    四蛋的眼中一下子绽出无数亮光来。

    陆懔顿了顿,“灵蹊,把你认药材的画书暂借四蛋。”女儿的书,是他们夫妻特别画的,“好好认一认,看着长得像的就采下来,回头的时候,拿来我瞧瞧。”

    “嗯!那些东西都能卖钱。”能把功课送出去,灵蹊哪能不愿意?

    她爬上马车,很快就把厚厚的一本书拿了过来,“看的时候小心着点,不要弄脏了。”

    爹娘的心血,真要交到别人手里的时候,女孩儿突然又有些不舍了。

    “嗯!我一定保护好它。”

    四蛋拽了一下,没拽过来,忙向她保证!

    陆懔在旁笑了,对女儿道:“去林城顶多一个月,我们就回来了。”

    “那好吧!”

    看到女儿松手,陆懔把其中一颗石榴一掰而开,一排排好像红宝石一样的石榴子,看上去非常诱人,“拿着吃吧!”

    他要分给四蛋半个,可是四蛋已经抱着书跑到张老虎那里了。

    陆懔笑笑,只能拿着石榴让女儿吃。

    陆灵蹊先掰下一颗到父亲口中,才往自己嘴里送一粒。

    牙齿轻轻一触,一股子清凉甜美的汁液绽放在口中。

    咦?

    好像有灵气。

    父女二人的面色同时一变。

    陆懔拿起几颗石榴子细品,再次确定后,朝正挥手跟张二等人道别的张老虎道:“老叔,我把灵蹊留下吧,她认识的药草多,平时让四蛋他们带她多转转,说不得我回来的时候,还能带些走。”

    “这感情好!”

    老头欢喜,不过很快又迟疑起来,“只是寨里简陋……”

    “她也不是细致孩子。”陆懔哈哈一笑,“常跟我爹各个山里转。灵蹊,到了榆寨好好教大家认药草。”

    “噢!”

    虽然不情愿,但谁让石榴子确实有灵气呢?

    “爹,您要早点回来接我。”

    “自然!”陆懔把石榴放到马车上,从坐垫下把被褥和一个包袱抱下来,“老叔,这孩子就交给您了,你们吃什么,她吃什么。”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陆懔呵呵笑,“我们陆家就没娇养的孩子。而且,您也别看她小,猴儿似的,走到哪祸害到哪,山上的野鸡野兔,有她在肯定要倒霉了。”

    “哈哈!”

    张老虎大笑,“这不是跟你当年一样吗?”

    “您别揭我短啊!”

    “哈哈哈……”

    几句话一说,原本应该走的陆灵蹊,便被留在了榆寨。

    好在她常跟爷爷在外采药,露宿林下都干过,现在张家还给她单独弄了一间房,更没有不适应了。

    “书……书还你。”四蛋磨蹭到她房间,把怀里的画书拿出来。

    “不用,你先看一下,吃过饭我们就上山,到时我再现场教你们。”

    有灵气的石榴,可遇不可求呢。

    陆家世代往各个大山跑,就是想采点年份长,带点灵气的药草。

    这榆寨除了张家有几间好砖房,大都是草屋,教他们认认药草,赚点铜板也算礼尚往来。

    终于吃了一顿饱饭,十来个半大孩子,背着箩筐,很快便跟陆灵蹊一起进山了。

    “这是千金藤,它开的花又叫金银花,具清热解毒,舒风通络之效。”

    刚到山脚,陆灵蹊便看到可采的了,“留根砍藤,明年照样发枝开花,回头我教你们怎么炮制成简单的药材,到时我家统一收。”她望着一张张兴奋起来的脸,笑着加一句,“有它在,或许家里的盐就有着落了。”

    哇!

    孩子们兴奋极了,“我知道东边的山洼有更大的一片呢。”

    “我家院子上爬了好多。”

    “我家也有。”

    众人一轰而上,很快,这一片的千金藤便遭殃了。

    “我们还要先上山,这东西先晒着,回头再取。”

    陆灵蹊常跟爷爷采药,知道怎么做最省时省力。

    更深的山里,他们还小不能去,但是能去的地方,也有不少能用的药草,果然,没多远,她又发现能用的了,“这是仙鹤草,止血止痢又杀虫。”

    采下一株仙鹤草,她拿给大家看,“以后遇到什么外伤,用它敷一下也是可以的。”

    “上次我摔了,我爷给我用过。”四蛋目中满是惊奇,“它能卖多少钱?”

    “我……认识,不过多少钱,我就不知道了。”陆灵蹊挠挠头,“反正你们采下来,我爹回来时,给的价钱肯定公道。”

    那是!

    对陆家人,他们绝对相信。

    每个人都把仙鹤草死死地记在心中。

    “这是天南星,燥湿化痰,袪风解痉,外用消肿止痛,可解一般的蛇毒。”

    “这是小苏……”

    “这是……”

    走一路说一路,直到四蛋指向不远处还吊着一颗石榴的粗壮石榴树,“这石榴树以前都没结过果,今年统共结了五颗,那一颗太高,昨天太急没顾上,这次……”

    “不用,你们采药吧,我会爬树。”

    陆灵蹊绝对是爬树好手,抱住树干,双脚微微用力,就那么滋溜滋溜往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