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章 祖宗手扎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采下最后一个大石榴,陆灵蹊便站在树上打量四周。

    此时秋分早过,再有两天就是寒露了,可从榆寨到这里,好像树叶就是比其他地方绿一些精神一些,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过去。

    但现在,她站在这高高的地方,有心往灵气方面一想,便迅速看出不同来。

    好半晌,陆灵蹊才跳下石榴树,“二丫姐,榆寨的水从哪来啊?”

    “你渴了?”不远处的张二丫忙把箩筐中的葫芦拿过来,“爷爷让我带的,我们寨子的水,一半凉山上来,一半取自寨里的八角井。”

    陆灵蹊不见外地先喝一口,“这水……是八角井的水吗?”

    水质甘甜,虽然感觉不到明显灵气,但喝着真舒服。

    “是!”张二丫点头,“我爷说,八角井每天清晨打出来的第一桶水最好喝,所以,每天一早,我娘都会去打第一桶水,你现在喝的就是。”

    “那明天我跟大娘一起去打水。”

    陆灵蹊突然对榆寨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夜晚,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独居一室的她,才正式打坐。

    外界半天都见不到的一颗的各色灵光,在这里好像刚刚观想的时候,便索绕在身边,青、红、绿、黄、白、金……

    从修仙界被贬到这灵气湮灭之地的老祖宗,就怕后人有灵根也不知道修炼,所以,手扎写了一个又一个,尤其是第一步的引气入体讲解的特别详细。

    “寒漠荒园灵气湮灭,想引气入体,我陆家子孙可能都要奋斗终身!”

    手扎上泪迹斑斑,“但我们不能因为它艰难,便不去做。凡人七十者稀,我陆信的后人,哪怕成不了仙人,我也希望,你们能长命百岁!

    只要能引气入体成功,天地灵气自会洗涤肉身,七十之寿,唾手可得!

    到时身轻体健,不论从文从武,都能事半功倍。”

    老祖宗生怕后人,对无望的修炼冷了心,“我之一脉,乃世间少有之畅灵体质,百人中顶多三人没有灵根,只要你们不放弃不自弃,待到更换锁龙印的封印之时,寒漠荒园的禁锢定会破开,到时天地之间灵气勃发,不说一飞冲天,抓住时机,进阶到炼气三层一定没问题。

    那时便可称修士,便可放出神识。

    只要有了神识,便能打开我的储物袋,里面有丹药有灵器,定能保得你们安全穿过二十万里寒漠。

    穿过了寒漠,穿过西狄草原,便是我的家乡,那里天地灵气充足,是所有修士的乐园!

    真正的大修士,可飞天,可遁地,有移山倒海之能……”

    一颗又一颗,青、黄、白,三色灵光进入身体。

    除了它们,陆灵蹊还知道,另有数颗与黑暗溶在一起的黑色灵光,也进到了身体。

    她是木土金水四灵根,按祖宗手扎所说,这样的灵根,如果根值不高,很难进阶筑基。那什么筑基,远在天际,她从没想过。

    不过,她的根值在测灵盘上,显示的都不错,虽然没有满盘,却也辅满了大半的测灵盘。

    这也是因为,她为什么能在未成年前,便找到气感的原因。

    按着早就练习了无数次的功法行功,虽然看不到,可是陆灵蹊就是知道,那些灵光被流转的气血所引,正慢慢顺着功法运行的轨迹在体内畅游。

    它们舒服了,她也好舒服,灵光走过的地方,好似春回大地,旭日东升!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三个周天,直到外面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咯咯咯……”

    张家大娘已经起身,外面的响动,让陆灵蹊遗憾地吐了口浊气。

    时间真是太短了呀!

    好在知道了这个地方,以后就不用愁了。

    “大娘!我和您一起去。”

    陆灵蹊想知道,榆寨的灵气从何而来。

    这所谓寒漠荒园的禁锢,似乎并没像祖宗手扎上说的那样全面破开。

    “哎吆!这一大早的,你怎么不多睡一会?洗漱水大娘一会就能挑回来。”

    张大娘显然不同意,“你看二丫她们都还没起呢,这早上的露水重,乖,快回去再睡一会吧!”

    “我换了个地方,一时睡不着,大娘,您就让我跟您一起吧!”

    “那……就跟着吧!”张大娘怀疑小丫头是想家了,也是,十来岁的孩子,乍离父母,怎么能不想,“一会儿,大娘给你做鸡蛋饼吃。”

    若不是教孩子们认药草,这孩子怎么也不会留在榆寨,“吃完饼,你再好好睡一觉。”

    “我确实要再睡一会。”

    陆灵蹊笑眼弯弯,“不过,我爷说,睡前吃太饱会伤了脾胃,所以,大娘,我早晨喝点粥就好。”

    “那不行……”

    要是把小丫头养瘦了,他们榆寨以后真没脸再踏陆家的门了,“你正长身体呢,鸡蛋饼我又没让你一定要吃撑着。”

    昨天每家都分了粮,知道小丫头要在他们家住,各家又都送了几颗鸡蛋,“今年的鸡长得好,一天一个蛋,基本没变过,我家有六只老母鸡呢。”

    本来,小丫头头一次到他们榆寨,又是教大家挣钱的法子,怎么着也要杀只鸡才是待客之道。

    可是陆懔也不知道怎么跟老爷子说的,非让他们吃什么,给小丫头吃什么。

    “没有粮食……,”陆灵蹊想到什么,再也不拒绝,只是好奇地问,“它们也长得那么好吗?”

    “呵呵!地里虫子多,它们能找着吃的。”张大娘笑了,农家喂鸡,有几个全喂粮食的。

    “噢!”

    说话间,二人已经到了老榆树旁的八角井

    此时的天空才微微放白,陆灵蹊只见井口升腾着浅浅的雾气,深吸一口,心肺好像都被洗了一般,满是欢喜。

    “哎哟,灵蹊啊,你可不能站这么近。”张大娘拉上一桶水,发现小丫头就站在井口边,可是吓了一大跳,“快下来。”

    “大娘,没事,我稳着呢。”

    “小祖宗,这真不是弄着玩的。”

    眼见张大娘放下桶,真要来拉她,灵蹊只能往后退一退,“大娘,你天天打第一桶水,有没有感觉吸一口井雾,身上都松快些?”

    “呵呵!”张大娘被她认真的小样子逗笑了,“休息一夜,哪有不松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