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章 玄幽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凡人感觉不到灵气,那狼盗为什么别家不抢,就抢了榆寨呢?

    吃过早饭,睡下的陆灵蹊总觉得不对,狼盗里一定有修仙者,否则不可能那么巧。

    只是她从来没听祖父和父亲说过有其他修仙者的事,现在出了一个狼盗,虽说他们被官府绞了,可谁知道,有本事的那个有没有死?

    万一人家跑了呢?会不会再来榆寨啊?

    爹不在,她小胳膊小腿,肯定打不过人家。

    唉!好愁啊!

    她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只是到底年龄还小,愣是在各种愁中睡着了,直到外面传来喧哗声,她才揉着眼睛爬起来。

    此时,夕阳已悬在半空中,像一团燃烧的火焰,把周边的云采山栾也染上了金色的光辉,周边的院子跟树木也都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

    陆灵蹊揉了揉眼,才发现,两辆大车停在不远处,来来往往的人,个个喜笑颜开。

    “灵蹊醒了?懔叔从前面的镇上,又叫人给寨里送了好多东西来。”张二丫最先看到她,“还有给你的信和包袱,你看,就在那呢。”

    堂屋的板凳上,确实有一个大包袱,看样子像是棉袄、厚被什么的。

    陆灵蹊一看就高兴了,榆寨有灵气,她确实不会再走了,没想到,爹也想在了她的前面。

    “信呢?”

    “信在包袱里。”

    “那我爹他们走远了吗?”

    “嗯!说是昨天晚上在镇上歇的,今天一早就走了。”张大丫把包袱帮她送进房,“饿了吧?我给你弄饼去。”

    “谢谢二丫姐。”

    陆灵蹊高高兴兴地打开包袱,只是她没想到,信居然装在一个巴掌大灰扑扑好像很旧的荷包里。

    别人不知道这荷包是什么,她却是知道的。

    陆家人不放弃那无望的修炼,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这荷包的存在。

    表面装不了两个苹果的荷包,其实努力用精神力勾通,便可看见一个四四方方好像桌面大的空间,可以放下很多紧要东西。

    祖宗从修仙界而来,除了带有他们打不开的储物袋,还有四个这样的荷包,父亲走商贩药,祖父拿了两个给他装贵重之物。

    现在,居然分她一个了?

    陆灵蹊小心拿起这个陆家传承了无数代的宝物,没意外,里面除了信外,还有五两碎银子,父亲在信里,如平常一般叮嘱她好好教人药草,不要淘气,他一个月必回来。

    “灵蹊,吃饭!”

    张二丫把鸡蛋饼和米粥端过来,“信回头再看。”

    “已经看完了。”陆灵蹊朝她笑笑,“你们今天上山采药了吗?”

    “采了。”说起这个,张二丫就特别高兴,“我们今天把山洼里的千金藤都采下来了,正在稻场上晒着呢。”

    “那明天我们还上山。”

    鸡蛋饼有没有灵气陆灵蹊不知道,但是真好吃,“你们都吃过了吗?”

    “一会儿东西搬完就吃。”

    真是沾了陆家的光,要不然,那没有一粒米的野菜粥,大家都不敢吃饱,张二丫努力不让自己咽口水,出去前,尽量用正常的语调道:“我娘说,要是不够,你自己到厨房拿。”

    “够了够了。”

    看到门重新被带起来,陆灵蹊三下五除二,以最快的速度填饱肚子,才把纳宝囊放在额间。

    塞得满满的空间里,还有一封信,她忙把它拿出来,“灵蹊,”父亲力透纸背的字再次现于眼前,“为父仔细想了榆寨,狼盗单独抢寨里的粮食,可能与灵气有关。平常无事,你就好好玩,千万别让人发现你修炼,一切等为父回去再说。

    纳宝囊里的东西,是防特发事件的,如寨里有陌生人去,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危急之时,就往山上跑。”

    陆灵蹊放下心来,父亲什么都帮她想到了,那她就不用再想了。

    纳宝囊里除了两双鹿皮靴子,两身半新不旧的衣服外,其他全是父亲走商时,常带的大面饼,这东西耐放,往往半年都不带坏的,只是吃的时候,实在考验人的牙齿。

    “唉!都不知道放两颗糖。”

    陆灵蹊很遗憾她丢在马车上的糖罐,更遗憾母亲没来,若是母亲来了,一定还会在这里塞上几包点心的。

    这乡下地方,有银子她也买不着啊!

    因为那三个带灵气的石榴,因为女儿留在榆寨,陆懔非常大方,不仅又送了一车粮,还有其他很多生活必须品。

    张老虎带人去了县里还没回来,所有送来的东西,全堆在张家。

    夜晚,陆灵蹊再次趁人睡着时,偷着爬起来修炼。

    她喜欢灵气入体的感觉,喜欢感受它们一路过时,血脉的兴奋。

    也怪不得老祖宗会说,修炼是世上最美妙的事。

    陆灵蹊沉浸在酣畅淋漓的修炼中不可自拔,直到外面再次传来公鸡的鸣叫,才恍然而惊,躺回床上。

    今天要上山,可不能再像昨儿那样白日睡觉了。

    ……

    数百万里外,一座黑幽幽好像全由玄铁制成的大殿凌空浮在半空之中,下面坊市中来来往往的修士,好像都忘了头顶的这个存在。

    可是突然,咔咔好像什么裂了的声音,在接连不断地晌起,所有听到的人寻找声音出处的时候,不可避免地抬头。

    “不好了,玄幽殿裂开了。”

    “快快,快报文昌真人!”

    “走!”

    知道玄幽殿由来的修士,个个惊慌,就在一些人返身逃出坊市的时候,一个青袍老者,直直冲上,翻飞的手印一个接着一个。

    很快,十数道全由灵光组成的大网便紧紧地包住了好像要裂开的玄幽殿。

    正在所有人都松一口气时,一个更大的‘咔’响在每个人的耳边。

    滚滚黑水从一道裂缝中冲出,坊市的禁制在它面前,如薄冰遇热水,连一息都没坚持住。

    “啊……,救命……!”

    一个倒霉被淋了正着的修士,痛苦地嘶吼,可是好像一切都迟了,只见他在数息之间,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都崩开,血肉翻涌中,很快只剩白骨。

    咔咔……

    更恐怖的声音响起,又数道裂缝崩开,向下倾泄着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