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 淬体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大哥,您……您这是怎么啦?”

    看到老大如此狼狈地回来,郭原和崔亮都是一惊,他们还有那么多兄弟呢?

    “遇到了硬点子。”周康的声音异常冷凝,“兄弟们全死了,”他一边说话,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两个兄弟,“这段时间,你们没出去被人注意到吧?”

    “没!”

    崔亮连忙摇头,“大哥,是……是谁?”虽然很害怕,可是他还是想知道仇人的名字。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们惹不起。”

    想到那个能御使火球术的修士,周康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地颤了颤,在修炼未成之前,他绝对不能再跟他碰面,“从现在开始,白日不能起火,一切以安全为上。”

    “那人还在找……”

    “小心无大错!”

    这一次之所以会被那少年盯上,何尝不是抢宝时,闹的动静太大。

    周康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抢榆寨,直接拿银子买带灵气的粮食,那样谁也不会想到这里的不对。

    他现在最怕那少年追到这里,那样的话,榆寨有灵气的事就瞒不住了,万一人家也在这里修炼,他恐怕再没本事报仇了。

    周康瘸着腿,查看从榆寨抢来的粮食,“你们做的不错,避过这段时间的风头,咱们把该分的分,换个地方,照样吃香的喝辣的。”现在不行,他们还有用。

    “我们都听大哥的。”

    享原和崔亮对视一眼,喜意重新爬上面容。

    也是,现在就他们三个了,那之前抢来的财宝,绝对够他们吃香的喝辣的几辈子。

    ……

    陆灵蹊虽然对狼盗有诸多猜测,却不敢跟榆寨里的人说。

    她在这里才两天,偷着摸着修炼,收获都比外界好十几倍,对进阶炼气一层,非常有信心。

    她都如此,狼盗中的那个修仙者,那么早发现这里的不对,又如何没修炼?

    祖宗手扎里修仙者的各种法术,根本不是凡人能抵挡的,所以父亲没来之前,她根本不敢胡乱说出来。

    是夜,天才黑,借着省灯油的便,她便关了房门修炼。

    可能是有了紧迫感,灵力运行的远比之前快速,随着进入身体的灵气越来越多,陆灵蹊的筋脉都开始灼热起来。

    一周天,两周天,三周天运行起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在蒸笼里似的,几乎眨眼之间,衣服好像就被打湿了。

    可是她不敢放松,反而推动灵力越发的快。

    轰!

    一股磅礴的热流,从小腹处升起并且向各处筋脉散扩散。

    陆灵蹊心中一喜,这是祖宗手扎中开辟丹田,并且进阶到炼气一层的现象。

    从现在开始,她终于也是修仙者了吗?

    灵力还在运行,但此时进入身体里的灵气是之前的好几倍,也更听指挥,才入身体便流进筋脉,随着功法的运行进入丹田,再流转回筋脉,彼此往复。

    好高兴啊!

    若不是身边索绕的臭气越来越重,重到她无法忽略,就更好了。

    可惜!

    陆灵蹊知道,进阶炼气一层后,灵气淬体,原本体内的杂质会排出来,杂质越多,味道越臭。

    爷爷说,当初太太爷爷四十七岁淬体成功,整整洗了三盆水,三进院子,事后好像都能闻到那臭气。

    虽然她还小,不会像太太爷爷有那么臭,但味道也不轻了。

    哪怕现在身处农家,不远的地方就是旱厕,可要是把别人臭醒了,传扬出去……

    陆灵蹊的眼睛迅速睁开,狼盗就在凉山上,万一听到,那可糟了。

    拿起一套衣服,她迅速开门冲向寨旁的小溪,寻了个隐密处,也顾不得水冷,连忙大洗特洗起来。

    好半晌,一身轻爽的她,才从水里爬上来。

    满天的繁星一闪一闪,好似撒在深蓝色布匹上的碎金子,陆灵蹊望了一会,朝它们露了个大大的笑。

    天地,在眼前果如家中几份手扎说的那样,更清晰,也更灵动。

    以前的天空,好像看不到这么多星星。

    露水在草叶上微微颤动,小蜘蛛缩在草叶下蛛丝织成的窝里,似乎睡得正酣,她好像还感觉到了诸多草木在吸气呼气吞吐灵雾的样子。

    真好!

    她终于是修士了,比爷爷和爹更早淬体!

    爹说,他将来淬体成功,一定像太太爷爷那样,把淬体时留下的臭衣服,也给后人留着,臭一臭他们的同时,也向他们昭显他有多厉害。

    不知道,她反过来把臭衣服给爹看,会不会被打屁股。

    也许,可能,肯定……

    陆灵蹊摸了摸屁股,严重怀疑,到时会被爹和爷爷混合双打,甚至娘也会加入进来。

    唉!

    算了吧!

    陆灵蹊遗憾地叹了一口小气,认命地在蹊边揉起衣服。

    只要榆寨不变,爷爷和爹娘到这里住上三年五载,总能淬体成功,一家人都成修士,想来谁都不会把臭衣服留着了。

    ……

    凉山,周康也在修炼,只是他虽早是炼气一层修士,可修炼速度远非陆灵蹊以为的那么快。

    一个御物术把身体里的灵气全都炸干,也移不到五米。

    火球术更别提了。

    那少年用火球术杀他们兄弟时,那举重若轻的样子,一次次地现于眼前。

    周康对修仙之道,比之前更为迷恋!

    只是……

    按残卷所说,他的灵根恐怕不是太好,若不然,又如何会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娃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就算那小子从娘胎就开始修炼了,有他修炼的时间长吗?

    周康狠狠吐了一口气,再次坐到蒲团上打坐。

    灵气啊灵气,你们快进我身体。

    他一边运转周天,一边祈求着。

    周康非常急切自己的修为,只有修为上去了,他才能再找那少年,把被抢走的宝贝再抢回来。

    身为修仙者,如何会对凡人的东西感兴趣?

    那少年当时明明冲着他从大户李家,刚抢到手的紫木盒子去,那盒子虽然只有巴掌大,可是当时就试了,怕有三十几斤重,连刀都没砍开。

    他辛辛苦苦当狼盗,抢夺财宝的同时,到处找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就是找失落在凡人界的仙家之物,没想到,居然被截胡了。

    周康眼现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