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 飘渺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无相界,天涯飘渺阁。

    阁主秋宇拿着散修联盟发来的贴子,沉吟良久!

    “师兄,我们不能再犹豫了,寒漠荒园的锁龙印既然破开了,那里的灵气要不了十年,必会回复。”

    飘渺阁三大长老,踏雪真人的性子向来比较急,“听说千道宗、乐机门、天剑宗、太霄宫诸派,已经派人前往西狄借道,散修联盟既然有意与我们一起,何不顺水推舟?大家联合一起,势也大些。”

    “势大?”秋宇真人扔了手中的贴子,“不被拖累就不错了。散修向来良莠不齐,虽然组成了联盟,一样是一盘散沙。”

    “那我们就自己去。”踏雪都急得站了起来,“西狄那边,我认识方哲大喇叭……”

    “急什么?你以为西狄能放着口边的肉不吃?”

    秋宇真人冷哼一声,“锁龙印既然破开了,古修大能封印在那里的五行天地,必然也会重现世间。”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了,寒漠荒园的灵气全被那五行天地截去,里面蕴养的五行之物……,只怕要让天下血流成河了。”

    宝物虽好,可是有数。

    人人都想得,那就只能争,只能抢。

    “玄幽殿出事,便宜了山海宗和幽都。锁龙印破开,我们若是不能联合一处,便宜的,只怕就是西狄草原的那些人。”

    秋宇真人深觉此二者之间,可能有什么联系,“寒漠荒园那里,各宗只能合作,所以,昨夜我便飞剑传书,给诸宗掌教了。”

    没人牵头,他来牵头。

    “外面诸宗朝西狄借道的传言那般多,恐怕就有西狄人在推波助澜!”

    秋宇看向一直没吭声的两个师弟师妹,“阁内的事,要麻烦你们了,大乱将至,不论外面乱成什么样,但我飘渺阁不能乱。”

    “是!”

    清漓和云鹤真人互视一眼,一齐点头。

    “踏雪,从现在开始,你先带刑堂之人,肃清我阁范围内,所有可疑人员。”

    “是!”

    踏雪真人应下时,急急走出。

    “师兄,无想师妹那里……”清漓才开个头,就被云鹤拉了一下,“别拉我,让我把话说完。”

    她望着自家掌门师兄,“太霄宫陆传早就娶妻生子,陆信和无想师妹该受的惩罚,也早受过了。寒漠荒园的灵气若始终湮灭,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现在,那里的灵气因为锁龙印的破开,要不了十年,必然回复。

    陆信乃畅灵之体,当年,他带走的孩子,定然也有灵根。

    陆家几经内斗,现在早不复太霄宫第一世家的称号。

    陆岱山那个老东西只怕也早就后悔了,师妹的后人,我们若是不找,他恐怕就要先找了。

    这个亏,我咽不下……”

    一想到,那老东西干的事,清漓就不止是恶心,“当年师父欠那老东西的情,我们没办法,但现在,无想师妹受了这么多年的罪,陆信大好前途,也被偏心的陆岱山毁了,他要是再回头当好人,把失落在寒漠荒园的后人接回去……

    别看师妹现在疯疯傻傻的,可万一哪天清明了呢?到时候非吐血不可。”

    “陆家应该不会找。”

    秋宇转着自己手上的储物戒指,慢吞吞道,“陆岱山当年根本就没想过给陆信和那孩子活路。”

    清漓一下子就急了,“怎么回事?”

    “他不仅丹田被毁,就是神魂也被仪芬那个毒妇下了暗手,储物袋带着也没用,他打不开。没有丹药,在寒漠荒园那个地方,能侥幸再活三年,就不得了了。”

    什么?

    清漓和云鹤的脸上一齐变色。

    “那孩子三岁就跟陆信一起流放进寒漠荒园,传送时对他神魂伤害也难说得紧。”

    父子二人俱都带伤,能活得可能性太小。

    “陆家如何,与我们飘渺阁再无关系!你们……以后也不要再暗里行事了。”

    秋宇真人看向师弟师妹,“现在就是一个废灵根的陆氏子孙,陆岱山看得也极重,要是发现什么,一定不会与我们干休的。”

    亏,他们已经吃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损失再扩大。

    “无想师妹现在……也挺好。”

    虽然疯癫了,可修为却一进千里,飘渺阁需要她,“陆信和那个孩子的事,以后……你们就都忘了吧!”

    ……

    遥远修仙界的事,陆灵蹊当然不知道。

    以灵力梳理脑部的伤,她其实没受多长时间的罪。

    只是……

    去县里求救济的张老虎二十多人,在六天后终于抬了三个人回来了,另外还带回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贺兰郡周边几个郡县,倒塌房屋众多,全都死伤惨重。

    他们只伤了三个人,是因为,他们一直在县衙外。

    “灵蹊,别急!”

    张老虎安慰小丫头,“只要路况稍好一点,我就去打听你爷爷和你爹的消息。”

    “……好!”

    不好又怎么办呢?

    大灾之后常伴大疫!

    陆灵蹊修炼到炼气一层后,耳朵特灵,早就听到某些人私下里说,城里倒塌的房子太多,死的人也太多,已经有人感染了时役,现在官府根本不准人员流动。

    只有榆寨这里得天独厚,虽然也死了八个人,虽然大家还住在这稻场上,忍着早晚的寒凉,可真没几个人生病。

    “陆老哥和你爹娘好人有好报,一定不会有事。”

    可惜他们都是医者,若是地动时大难不死,肯定也在忙着救人,毕竟,他们都被官府征了几天帮忙救人。

    但现在时疫来势汹汹,当医生代表了更多的危险。

    “今天的大窝棚搭好,你先搬进去。”

    “不了,张爷爷,我就在这住的挺好。”

    小窝棚几乎全由稻草扎起来的,她一个人住,还能修炼呢,“我的被褥厚实,而且,我也习惯了一个人。”要是能早点进阶到炼气二层,她自己就能回去找人。

    “那好吧!”张老虎看看这个一米来高的小窝棚,“明天我帮你再扎一层。”

    “嗯!”

    “晚上睡觉前,记得到大窝棚里,喝碗热粥。”

    “好!”

    目送老头出去,陆灵蹊又掩好草帘。

    爷爷和爹娘都是有本事的人,她都没事,他们更不会有事。

    这几天,她虽然一直这样安慰自己,可心底的某处,还是害怕的,所以,就装着头痛头晕,不能听吵,窝在这里抓紧时间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