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章 少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虽然榆寨里,张老虎带着青壮,把倒下的房子,又修回了大半,可几场雨一下,外面的时疫不仅没被截住,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种情况下,没人敢出去,但粮食,哪怕大家天天喝粥,却也是越吃越少。

    陆灵蹊偶尔出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大人们脸上的愁容越来越多,但这种时候,到外面寻粮,根本不可能。

    “快吃吧!”

    张大娘把碗递给她,接过的时候,陆灵蹊明显感觉她的粥比大家碗里的浓稠很多。

    咕!

    一旁的张小弟喝完自己碗里的粥后,肚子还在响,小家伙才养回来的一点肉,这些天,又都没了。

    陆灵蹊朝他招招手,可谁料小家伙‘蹬蹬蹬’反而跑远了。

    “你吃你的,别管他。今儿一早,他们几个孩子还打了鸟烤着吃了。”

    “噢!大娘,那凉山……”

    “凉山你们谁都不能去。”张大娘忙打断她,“那里裂了好几个大口子,谁知道有多深。”

    陆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苗,外面的情况谁知道什么样,无论如何,她也不敢让陆灵蹊去涉险,“你们小孩子,一个都不准去,听见没?”

    “听见了。”

    陆灵蹊虽然心里打着主意,可是面上,绝对是听话的乖宝宝。

    “……别担心没吃的,等这两天房子弄好,你大爷他们就会一齐上山。”

    外面不能去,那就只能往山上找吃的。

    她家老爷子打猎也算一把好手,打着肉,熬点汤,加点米,再放点野菜,大家省着点,总能挨到明春。

    “噢!”

    陆灵蹊几大口把碗里的粥喝了,“大娘,我找小弟他们一起打鸟去。”

    “去吧去吧!”

    有这群小魔王在,张大娘严重怀疑,寨子里的鸟儿过不了多久,就挺不住要集体搬家。

    陆灵蹊出去的时候,张小弟早跑没影了。

    不过,她也不是真的要找他们。

    拐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陆灵蹊抱着一颗大树,滋溜滋溜爬到上面远眺凉山。

    寨子里没粮,可是狼盗那里有粮啊!

    地动那么厉害,如果那一片塌了,正好把那些家伙压死了,就省心了。

    可惜,她虽然爬得挺高的,但凉山那里山雾缭绕,什么都看不出来。

    怎么办?

    真要等下去吗?

    万一那块塌了,粮食进水泡了怎么办?

    要是他们可怜哈哈地饿着肚子,结果那里大把的粮食泡坏了……

    陆灵蹊想了想,正要爬下大树,突然看到远方一个背剑的青衣少年,脚步异常轻盈地顺着当初那个瘸腿狼盗走的地方,也走进了山雾,慢慢不见。

    咦!

    是他们的同伙吗?

    她顺树滑下的时候,到底没忍住,也摸向了凉山。

    一场地动,原先大家踩出来的路,早就不可见。

    沟壑不平,好些老树都连根而起,伏在一旁。

    陆灵蹊顺着记了很多遍的方位,花了好一会的工夫,才到当初听到声音的地方。

    那里果如她所想,塌了一块,露出一个一片裂口。

    只是这裂口,想要爬进去,恐怕很不安全,陆灵蹊感觉,它随时都有可能再塌下来。

    “又是你?”惊怒的声音,带着一点回音,从裂缝中远远传来,“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周康又惊又怕,他想不明白,这么隐蔽的地方,这少年怎么就能跟狗一样,在发生地动后,还是找来了。

    “怎么找来的,你就不必管了。”

    少年的声音,冷漠中又带了丝高高在上,“想要活命,就把你这些年找到的东西,全都拿出来吧!”

    “没有,我真的没有了。”

    周康正要朝偷摸而来的两个兄弟使个眼色,就见人家双臂轻展,两个小火球在手指上点着的时候,朝二人轻轻一踢。

    仙人的手段,哪是凡人能比的?

    那豆大的火星,溅到身上的时候,瞬间好像被油泼中,大火从头到脚。

    “啊!救命!”

    “啊啊啊……”

    外面的陆灵蹊听到连狼盗都害怕的时候,就觉不妙了,早已一退再退,退到了数米外的草丛里。

    祖宗手扎上说,修士进阶到炼气三层后,神识便可放出,可查的范围在五到八米呢。

    她不敢让人家发现,但退了这么远,好像还闻到了烧头发和肉的焦臭味,结合里面的惨叫和动静,又如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火球术,她也在学习。

    冬天就要来了,学火球术,是想着生火取暖的。

    没想到,她的火球术,还时灵时不灵,里面的人,就已经用它来杀人了。

    “饶命,饶命……”

    痛苦的哀嚎随着烧肉味远远传来,陆灵蹊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周康,你不想像他们这样死吧?”少年说这话时,脸上还带了满满的笑意,“机会只有这一次,你可把握好了。”

    “真没了,真没了。”

    周康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我的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他指着洞中,一袋又一袋的粮食,“这里的粮食,都带了一丝灵气,我不骗你。”

    “嗬!灵气?”

    少年一把吸过一袋,随手那么轻轻一拍,麻袋转眼便没了,只有一袋的麦子落在脚下,“就这东西也值得你抢?”

    “它真的有灵气啊!”

    周康不想死,“不仅它有灵气,整个凉山朝榆寨的这一面,都有灵气,不信……不信你可以打坐试一下。”只要是修士,就绝对抗拒不了这里的灵气。

    “试一下?”

    少年不知是不屑他,还是可怜他,“周康,你见过修仙界真正的灵米、灵面吗?”他用脚碾了碾地上的麦子,“别废话了,据我所知,你身上还有一个青玉葫芦,一串木珠,一株铁树。这三样宝物,你都不配拥有。”

    “没有!”

    周康骇然,他都不明白,他的东西,这人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有青玉葫芦和铁树,那什么木珠,我……我从没见到过?”

    “是吗?”

    淡淡的两个字,好似云淡风轻,又好似杀意满满。

    周康感觉性命就在人家的随手一挥间,连忙跪倒,“真的,真的,我发誓!我真的没有什么木串啊!”

    “那……把东西,交出来吧!”

    “青玉葫芦和铁树不在这里,我藏在另外的地方了。”

    “带路!”